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5-Dec-05, 2:58 PM | Works | (566 Reads)

今天我在星期明報有一篇文章,周五晚寫得急,見有些錯字,多手做了改正,此為修正版. 

尋找七十八歲香港人 

記者:誰是七十八歲老人?是你?你真的是那個在報紙賣廣告,問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普選的那個七十八歲的香港人﹖

老人:你不信?以為我是冒認,冒認對我有什麼好處﹖

今天我在星期明報有一篇文章,周五晚寫得急,見有些錯字,多手做了改正,此為修正版.

尋找七十八歲香港人 

記者:誰是七十八歲老人?是你?你真的是那個在報紙賣廣告,問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普選的那個七十八歲的香港人﹖ 

老人:你不信?以為我是冒認,冒認對我有什麼好處﹖

記者:冒認有什麼好處?好處起碼是可以做五分鐘英雄,平日沒人注意的譚香文,就是憑那忽然重要的一票,給特首吃了檸檬,做了今次政改方案少數贏家,起碼像李笑好一樣,忽然當主角﹔七十八歲老人忽然人氣急升,成了香港民主運動一顆新星,難保沒有人會來冒認。

老人:要不要我給你看身分證﹖還有電費水費電話費單…… 

記者:身分證只能告訴我們你是香港的合法居民,卻不能證明你就是那位老人家。

老人:那麼如何才能證明﹖ 

記者:你有沒有報紙廣告的收據﹖

老人:老人家老眼昏花,只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普選,卻看不見收據丟在家中哪個角落﹖

記者:即是說你沒有證據,那麼,唔該借歪﹗

老人:呸!推動民主是硬道理,不支持民主,便只有死路一條,你知道嗎﹖我支持民主,支持雙普選,支持香港人可一人一票選舉行政長官,支持立法會廢除委任制,要全面直選,我是徹頭徹尾、如假包換的民主派。

記者:單憑口講,如何能證明你是真正的民主派?單問一句「我有生之年能看到普選嗎」便能證明你是真正的民主派?你不過是玩文字遊與廣告Gimmick而已。 

誰能證明誰是真正的民主派?煲呔挾高民望上位,上任初期跟民主派眉來眼去,險些令人產生錯覺,以為他也是民主派,是人民選出來的特首;從未被歸邊為民主派的民建聯,今次卻號稱手握七十萬市民的簽名,恍如代表主流民意的民主派。那邊廂,以香港民主運動的正統的泛民主派,卻從一而終反對被特首稱為民主一大步的五號政改報告書,陳方安生不過是由銅鑼灣步行至灣仔,便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新精神領袖。政改方案不是已得大多數香港人與立法會議員支持嗎?為什麼還會被少數的反對派所否決?現在,人人都說自己是民主派,又人人都不是民主派,究竟誰是民主派,早已搞得一塌糊塗,不同機心的人給同一標籤綑綁在一起,因此,你算老幾﹖

老人:好了,是否民主派,我同意你說不過是玩偷換概念,已不值一哂,但我可以發誓我是如假包換的七十八歲老人,你不用懷疑。

動機成疑

記者:你由1984年到現在,你早不現身,遲不現身,現在才出來自揭身分,恃老賣老,是否想撈政改新聞水尾的剩如價值?或不想跟黎智英等人不再糾纏?為什麼是七十八歲,為什麼要由1984年算起,是因為那年中國鐵定收回香港,還是暗示奧維爾的《一九八四》?假如你是真的,廣告信息暗晦,含沙射影,一個七十八歲的老人,不會選擇這種風格去表達自己的信息,你不見早前幾個老人家刊登的廣告都是喋喋不休,一片字海,又不會閃縮匿名,所以,你的身分與動機不免叫人疑惑。 

老人:我告訴你,這種廣告的設計手法叫簡約主義,你要知道,不是所有老人家都囉唆。人生七十古來稀,我食鹽多過你食米,你要學懂敬老﹗你們做記者的總是滿腦子陰謀論,我不過是出於一片真誠,問了一個我這一代老香港心底中最想問的問題,你卻可以上綱上線,給我這麼複雜的聯想。香港民主道路曲曲折折,彷彿無語問蒼天,路走了二十年,究竟是愈走愈闊,還是愈走愈窄,問題的答案,你不想知道嗎?

記者:特首不是已說了答案嗎?他相信自己會在有生之年看見普選,但現在一切又再原地踏步,七十八歲的你,身體還算硬淨,但我怕在你有生之年,已沒有機會見到香港實行普選,就算你能長命百歲,但終歸不能把眼放得太長,香港凡說要人放長雙眼的人,似乎都沒有好下場。

老人:凡事都要扯到一生一世,由有生之年說起,其實是由唐英年開始,但花花公子哪會悲春傷秋,唉!但說出實情的人常最寂寞。望盡天涯路,知心有幾人,儘管今次是一場沒有真正贏家的仗,但罪魁禍首不是泛民主派,是非總要分清。香港的民主道路將來還有沒有我的足印,我始終慶幸在大時代的轉折中,我盡過一分力。

記者:我不是要挖苦你,這不過是阿Q精神,最終你可能只是拿了你登廣告的老人金,去為他人作嫁衣裳。

老人:誰人要做嫁衣裳?為世侄們做點事,貼點錢,又何妨?

記者:Well,我們還是返回基本,我仍然想問:你就是七十八歲香港人?

老人:XYZ……

文﹕趙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