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3-Dec-05, 3:12 PM | Diary | (352 Reads)

是日冬至.早上在醫院發呆半朝.

十一點幾回家度假,只戴有框眼鏡出街,沒戴隱形眼鏡,看的世界有點變形.先去荃灣愉景新城和母親與弟弟建華飲茶做冬.見母親走路似較前辛苦,擔心,但為了不讓她擔心,在她面前我不談病.姐姐去了瑞士,妹妹去了澳洲,我沒法出門,只有我們兩兄弟來陪母親.

當巴士站站長的弟弟說,世貿會議期間,交通大混亂,為了不與已經怒火中燒的乘客爭執,最好方法其實是--閃,否則他們會把怒氣遷怒於你,又有些要求是不可能的,如要求巴士公司在封路上提供特別巴士服務,路封了,只有警車才可進入,除非你搭警車...

母親臨走時送我一大袋嫁女餅與臘腸,是慈母心意,離去時,她又總喜歡不斷回頭看我.想起朱自清的"背影",心有點沉重.

朱自清曾教我的中學老師王老師,王老師曾於下課後教我中文寫作,跟朱自清算有點淵源.

回家,買了粉麵三文治給家苗母女.晚上一家人在家中吃飯做冬,由妹仔媽咪煮,雖是吃素,但熱騰騰的飯餸,在一年將盡的冬夜,我已十分滿足,象徵一年的艱難與飄零又過去了.飯後還有蕃薯糖水,是一年來吃過最美味的東西.

十點幾,返回瑪麗醫院,外面不算太冷.抵達時醫院很靜,靜得像雪凝了的藍月.


[1] 祝好

發兄:

冬日雖寒,人間因您猶暖。

敬服您衰痛苦累中,仍竭力出的每分力,發的每點光,乃慈悲心之證!

感動之餘,送上問候和祝福,願您身心康裕!

王成


[引用] | 作者 王成 | 24-Dec-05 2:33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