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May-07, 9:14 AM | Diary | (3643 Reads)

五月二十六日(六),是日日誌:有雨。下午,往北角一酒樓參加日本河內晢老師的演講會,在酒樓舉辦談「心靈文化」的題目,環境氣氛似乎不太配合。有五百人參加,擠滿會場。我幫手拍攝。

河內老師的演講內容跟去年來港時差不多,主要談「魂魄」的觀念與它的重要性,然後是為在場觀眾做「一念歸命」的能量提升加持(是與老師能量接通的一種加持),最後是如何與逝去之靈如何一起成長。

Picture
演講會爆滿。

Picture
他們叫我去跟河內老師擁抱,我去做了。

河內老師的「魂魄理論」很有趣--我補充:綜合河內老師的演講,人擁有肉體、幽體、靈體與魂魄,魂魄無處不在,似乎是一全息存在,也是真正的存在,在我們聽來驟覺奇怪,其實,河內老師的教導很富日本文化特色。
Picture
河內老師唸誦這些句語,指會加強人與眾人的和諧。我想它們是從日文翻譯過來,譯成中文後有點古怪,但跨過文化障礙,背後的理念是慈悲之心。

在場有觀眾問這些理論是否迷信,我認為這不是迷信與否的問題,信仰經驗一事有其神秘的一面,我想,問題應是它對我們的成長與提升有什麼關係?迷信一語觸不著核心。

日本人擅長在個別觀念或「狹小」的空間中,做精微的研究與仔細的探索,例如日本學者可以花巨大的精力,去研究《妙法蓮花經》中究竟是哪種蓮花,又像「日蓮正宗」把「妙法蓮花經」的經名當咒語來唸,持咒者一樣能有神秘經驗。

最近香港有宗貨車壓扁的士,後者乘客在車內唸其咒語,竟有驚無險,究竟是他好運,還是咒語的靈力?便要看你怎樣去看。

從在場河內老師的學生售賣的老師相片、符籙與Sessho(在日語字典有指攝政大臣,現是指一種DNA記憶水晶柱體,實情如何,我也僅知皮毛)等,除了一般的靈性老師崇拜外,也很重視靈力(俗稱超能力)的作用與表現,強調老師的靈力,這也很富日本特色。

Picture
去年河內老師日本一演講會中攝得的能量照,叫學生們嘖嘖稱奇。

河內老師昨天來港,Fay曾叫我接機,但要趕稿,也不想太奔波,沒去,他們之後往澳門,今天早上往濕地公園(他們本來打算往米埔,但五月不是遊覽米埔的好月份,無鳥兼炎熱),明天往深圳演講,相當風塵僕僕。

在場見到小姐杜家祁小姐──(我按:小姐家礽請留電郵,我把相片送給你。)

我沒有留下吃飯,後往灣仔上氣功課,今晚人少清靜,練功效果很好,亦有長功感覺。

五月二十七日(日),是日日誌:大雨,早上送女兒往中環上主日學,我往麥當勞看書,台灣郝明義的《那一百零八天》,其中談宗教治療的經驗,深受感動。

Picture

後和女兒去吃午飯,回家。

下午三點,黃雨,往銅鑼灣參加「六四十八週年遊行」,到達時,見隊伍準時起行,零星的參加者,狼狽地冒兩擔著旗幟追趕跟隊,情景有點黑色滑稽。

亞視記者來訪問,問行貨問題:點解還要來遊行?我答因為阿乜水提醒,也沒啥新意。遊行隊伍由最初幾百人,增加到千幾人。沒見熟人,我好像變了歷史文物。我給分派了一塊記錄一位叫包修東死難者的展板。

Picture
崇光百貨門前的人群與水影。

走至菲林明道,雨停,離隊,往氣功中心打氣。中心很靜,見老師,今天我是第二名「顧客」。回家,往街市買菜,在靚姐檔口遇Dr Rose夫婦。七點,雨後微涼,又往灣仔室內體育館金蘭觀的氣功課,今晚練功比較亂,可能有點肚餓。

十點回家吃瓜粒湯飯、火龍果與涼粉。


[28] Re: phoenix
phoenix :

我有能力見到幽體,用看幽體感覺看世界昰同,我的幽體是一隻魔鬼,靈體是藍色的光體,而魂體即昰元神是一隻小青龍,我有頻死經驗,所以看到,我想問與有緣靈為一體是咩意思,我諗完後比一隻金色,紅色,灰色的靈入左身體,點解禁



我有小小神通'只限看自己未來及前世'我證明了靈魂真的會進化'我見到我是個道士攦太極'及是一個憎人'一條龍|一隻六翼天使


[引用] | 作者 phoenix | 12-Apr-13 11:3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7] Re: James
James : 真心想幫你的人其實是最覺累的人 :何奈折 :那類人就會吸引某類人,是個千古不易之道理。神棍騙子滿地都是,有人敬而遠之,行正道,精進修身;有人趨之若鶩,謀求金光護身。區惠蓮 :葉漢良說對你這種人 , 說鼓勵的話是沒用的 , 我贊成 , 再補一句 , 罵都沒用 , 因為你腦部閉塞, 即是土星過境, 與冥王星同度 , 這種情況 ...
能量照是Aura照花幾千元就可照


[引用] | 作者 phoenix | 12-Apr-13 11:2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6] 我吾明其中一句句子用法

我有能力見到幽體,用看幽體感覺看世界昰同,我的幽體是一隻魔鬼,靈體是藍色的光體,而魂體即昰元神是一隻小青龍,我有頻死經驗,所以看到,我想問與有緣靈為一體是咩意思,我諗完後比一隻金色,紅色,灰色的靈入左身體,點解禁


[引用] | 作者 phoenix | 12-Apr-13 11:1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5]

難為佢o的學生當期時仲夠膽去我個blog度留言,話「當日會有很多有緣人士見到阿彌陀佛!」,真係人行邪道,不見如來,一早批佢係古靈精怪,點知有人真係中招。末世真係妖魔橫行啊!

黛
[引用] | 作者 | 12-Nov-08 10: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4] Re: 美美
美美 :
何奈折 :那類人就會吸引某類人,是個千古不易之道理。神棍騙子滿地都是,有人敬而遠之,行正道,精進修身;有人趨之若鶩,謀求金光護身。

金石良言,金石良言呀!安身立命之道!喜歡跑道場的尤重之,重之呀…
OK仔:周刊寫的過程句句如實,其他的您可以聯想得到,有料到,唔係猛龍唔過江,過去了,不好說,不好說呀…

日 本 邪 教 淫 辱 港 女 實 錄

一 個 自 稱 「 靈 魂 之 父 」 的 日 本 人 河 內 , 在 日 本 開 壇 設 教 後 , 更 來 到 香 港 招 收 信 徒 , 而 信 徒 中 , 有 近 九 成 是 女 性 。
這 個 「 靈 魂 之 父 」 教 主 的 思 想 和 行 為 古 怪 , 然 而 港 日 兩 地 信 徒 都 深 信 不 疑 , 除 了 主 動 獻 上 金 錢 外 , 更 為 教 主 一 言 一 行 瘋 狂 迷 。
教 徒 結 伴 陪 教 主 行 砵 蘭 街 , 爭 相 舔 教 主 吃 剩 的 碟 , 跪 地 乞 求 教 主 賜 能 量 , 觀 看 教 主 小 便 發 射 能 量 … …
一 班 港 女 更 被 游 說 親 赴 日 本 「 進 修 」 , 結 果 是 寬 衣 解 帶 任 教 主 和 男 教 徒 淫 辱 , 聲 言 藉 此 超 度 靈 魂 。
已 經 脫 教 的 年 青 女 信 徒 Ceci , 向 本 刊 爆 出 該 邪 教 黑 幕 , 以 及 自 己 在 教 內 被 淫 辱 的 過 程 。

上 月 二 十 六 日 , 日 本 教 主 河 內 晢 親 來 港 布 道 , 並 在 凱 旋 門 附 近 的 西 九 龍 中 天 地 舉 行 「 生 命 原 動 力 」 演 講 會 , 入 場 門 票 由 二 百 五 十 元 至 四 百 五 十 元 , 雖 然 收 費 不 便 宜 , 但 記 者 當 日 所 見 , 參 加 人 數 不 下 千 多 人 , 當 中 近 九 成 是 婦 女 , 而 場 內 的 工 作 人 員 更 清 一 色 是 女 士 , 大 家 神 情 皆 十 分 瘋 狂 , 不 斷 仰 天 或 垂 頭 禱 告 。
原 來 , 此 教 派 於 ○ 五 年 經 一 名 居 港 的 中 日 混 血 兒 張 媽 媽 傳 入 香 港 , 張 媽 媽 先 將 河 內 晢 的 能 量 灌 輸 包 裝 成 自 然 療 法 來 吸 引 人 , 少 了 宗 教 色 彩 , 多 了 能 替 人 治 病 解 憂 等 功 效 , 這 種 包 裝 , 成 功 吸 引 到 港 女 加 入 , 最 後 才 慢 慢 洗 腦 對 教 主 搞 個 人 崇 拜 。
演 講 會 內 有 各 種 河 內 晢 的 產 品 售 賣 , 其 中 包 括 靈 異 照 片 , 就 連 小 小 的 鎖 釦 也 要 售 價 一 百 元 。

神 秘 力 量 醫 百 病
六 十 一 歲 的 教 主 河 內 晢 , 身 高 約 五 呎 四 吋 , 膚 色 啡 啡 黑 黑 , 外 表 與 普 通 日 本 農 夫 無 異 。 他 自 稱 為 靈 魂 之 父 , 並 可 以 用 念 力 驅 逐 教 徒 身 上 惡 靈 , 由 於 其 教 派 沒 有 稱 號 , 所 以 信 徒 均 稱 呼 他 為 老 師 , 而 且 大 家 都 相 信 他 帶 有 神 秘 力 量 , 能 夠 近 距 離 接 觸 他 便 是 莫 大 福 氣 。
河 內 晢 未 出 場 演 講 前 , 女 主 持 先 不 斷 向 觀 眾 宣 揚 他 的 神 蹟 , 如 絕 症 病 人 得 到 他 的 探 訪 , 就 即 時 痊 癒 過 來 , 各 種 奇 難 雜 症 都 能 醫 好 等 ; 女 主 持 隨 即 再 叫 觀 眾 跟 她 重 複 唸 一 連 串 口 號 , 這 些 口 號 全 是 頌 讚 河 內 晢 恩 典 , 在 口 號 聲 中 一 些 人 情 緒 已 進 入 恍 惚 狀 態 。 至 河 內 晢 正 式 出 場 時 , 千 多 名 觀 眾 及 信 徒 齊 舉 雙 手 , 像 了 魔 似 的 , 翻 白 眼 不 停 狂 叫 老 師 名 字 , 瘋 狂 氣 氛 令 身 處 其 中 的 記 者 也 覺 震 撼 。
一 輪 演 講 和 歌 唱 後 , 教 主 的 助 理 向 現 場 觀 眾 推 銷 一 座 價 值 約 八 萬 元 的 「 晢 晶 」 水 晶 柱 , 當 中 內 含 教 主 DNA 及 能 量 , 即 場 購 買 就 可 以 上 台 接 受 河 內 晢 的 祝 福 及 傳 輸 能 量 。
河 內 晢 的 教 徒 異 常 瘋 狂 , 但 已 經 脫 教 的 Ceci 卻 覺 是 噩 夢 一 場 , 她 指 出 河 內 晢 所 宣 傳 的 個 人 崇 拜 神 秘 思 想 , 其 實 徹 頭 徹 尾 是 一 個 騙 財 騙 色 的 局 , 她 們 不 單 損 失 金 錢 , 更 遭 教 主 和 男 信 徒 輪 流 洩 慾 , 她 把 自 己 的 經 歷 說 出 來 , 以 揭 穿 這 個 邪 教 如 何 黑 暗 。
廿 七 歲 的 Ceci 共 花 了 十 多 萬 元 購 買 老 師 的 產 品 , 其 後 在 日 本 「 進 修 」 時 , 更 被 教 主 和 師 兄 淫 辱 , 回 港 後 懷 孕 , 才 被 家 人 發 覺 。

美 艷 少 女 被 迷
年 約 廿 七 歲 , 外 貌 漂 亮 的 Ceci , 是 會 計 界 的 專 業 人 士 , 在 今 年 一 月 , 因 工 作 上 的 人 事 關 係 弄 至 不 快 的 Ceci , 辭 職 後 便 一 直 賦 閒 在 家 , 終 日 百 無 聊 賴 的 Ceci , 某 日 打 了 電 話 給 表 妹 閒 聊 , 自 此 , 她 就 踏 進 了 河 內 晢 的 魔 掌 。
由 於 Ceci 當 時 身 體 常 有 小 毛 病 , 及 剛 得 悉 母 親 患 了 癌 症 , 因 此 情 緒 十 分 低 落 兼 疑 神 疑 鬼 , 令 到 她 要 向 外 尋 找 心 靈 慰 藉 。
Ceci 的 表 妹 阿 珍 , 一 早 已 是 河 內 晢 的 信 徒 , 當 她 得 知 Ceci 的 狀 況 及 生 活 上 的 空 虛 , 她 即 與 另 一 女 信 徒 趁 機 趕 往 Ceci 的 家 , 並 用 「 晢 晶 」 水 晶 柱 替 Ceci 治 療 。 「 佢 話 『 晢 晶 』 有 老 師 能 量 , 我 三 個 人 摸 住 『 晢 晶 』 , 又 真 係 好 似 有 輸 出 , 因 為 我 掌 心 好 似 熱 熱 。 」 Ceci 糊 裡 糊 塗 , 在 其 他 人 不 斷 吹 噓 下 , 也 彷 彿 感 覺 到 有 能 量 流 動 , 隨 後 也 聽 信 了 這 些 人 的 傳 教 。
今 年 二 月 , 在 張 媽 媽 的 帶 隊 下 , Ceci 聯 同 阿 珍 及 其 他 十 女 一 男 的 教 友 , 親 到 日 本 金 澤 市 探 望 河 內 晢 及 聽 他 講 道 。
「 一 來 當 旅 行 散 心 , 二 來 想 加 深 認 識 老 師 , 因 表 妹 及 其 他 教 友 一 直 講 到 老 師 好 神 奇 , 又 話 佢 ○ 九 年 一 月 一 日 會 死 , 所 以 要 趁 ○ 八 年 去 多 日 本 。 」
有 女 信 徒 激 動 到 跪 在 地 上 嚎 哭 , 翻 譯 Mary ( 藍 色 牛 仔 褲 ) 解 釋 這 是 因 為 靈 體 得 到 解 放 , 而 白 頭 佬 大 師 兄 依 舊 站 在 背 後 攬 女 。

性 交 傳 能 量
金 澤 市 在 大 阪 附 近 , 原 定 五 日 的 行 程 結 束 後 , 她 與 表 妹 及 另 外 四 名 香 港 女 教 友 , 被 張 媽 媽 及 她 任 翻 譯 的 女 兒 Mary 游 說 , 在 河 內 晢 的 教 壇 內 多 逗 留 三 日 , 「 張 媽 媽 同 Mary 話 我 同 老 師 有 緣 , 所 以 留 多 幾 日 , 話 可 以 做 入 室 弟 子 , 接 收 到 老 師 多 能 量 。 」
第 六 日 早 上 , Ceci 突 然 被 張 媽 媽 及 Mary 叫 進 另 一 房 間 , 並 開 始 向 她 灌 輸 以 性 行 為 來 傳 輸 能 量 的 最 高 層 次 教 義 , 教 主 和 教 內 師 兄 會 協 助 她 「 修 道 」 。 Ceci 表 示 , 當 時 她 還 被 灌 輸 性 交 除 了 可 傳 輸 能 量 外 , 老 師 及 大 師 兄 等 人 還 可 藉 此 超 度 她 身 上 的 邪 靈 , 因 為 很 多 靈 體 得 不 到 性 滿 足 , 就 會 因 此 而 煩 擾 她 , 令 她 精 神 及 健 康 出 現 問 題 。
上 月 廿 七 日 晚 , 日 本 大 師 兄 白 頭 佬 在 卡 拉 OK 內 以 傳 能 量 為 名 , 對 本 地 女 信 徒 毛 手 毛 腳 。

穿 衣 或 脫 衣 做 愛
至 晚 上 男 女 教 友 的 擁 抱 會 上 , Mary 更 拿 出 簽 名 紙 給 女 教 友 簽 同 意 書 , 一 欄 是 穿 衣 服 的 性 交 傳 輸 能 量 , 另 一 欄 是 脫 光 衣 服 的 性 交 傳 輸 能 量 , Ceci 與 表 妹 及 另 一 香 港 女 教 友 選 了 脫 光 衣 服 , 而 另 外 三 名 女 教 友 則 選 了 穿 衣 服 性 交 。
「 Mary 恐 嚇 話 如 果 唔 簽 名 , 萬 一 有 邪 靈 唔 安 息 而 搞 出 事 , 屆 時 老 師 未 必 幫 到 我 。 當 時 困 個 總 壇 內 , 經 過 咁 多 日 洗 腦 , 個 人 已 經 冇 咩 判 斷 能 力 , 加 上 佢 咁 樣 講 , 我 六 個 女 仔 唯 有 乖 乖 簽 名 。 」 而 即 晚 , Ceci 是 第 一 個 被 傳 召 獻 身 , 入 到 房 間 , 她 已 見 指 派 的 男 師 兄 脫 光 了 衣 服 睡 在 床 上 等 她 , 「 做 之 前 , 我 要 講 一 句 日 文 , 意 思 係 請 你 給 我 能 量 同 超 度 靈 魂 , 完 事 後 , 要 對 方 講 一 句 日 文 , 意 思 係 , 靈 魂 已 經 安 息 , 否 則 記 錯 程 序 就 要 再 做 過 唔 走 得 , 試 過 有 一 次 俾 人 搞 幾 次 後 , 才 走 得 … … 」
三 日 內 , Ceci 分 別 獻 身 給 河 內 晢 、 他 的 女 婿 及 一 名 白 頭 佬 大 師 兄 , 有 一 晚 , 她 甚 至 要 輪 流 獻 身 給 他 們 三 人 。
Ceci 回 憶 當 日 獻 身 事 件 時 , 神 情 恍 惚 也 不 知 是 怒 還 是 悲 , 而 陪 伴 她 來 向 記 者 爆 料 的 親 姊 阿 Ann , 此 時 卒 按 捺 不 住 , 繼 續 爆 出 Ceci 回 港 後 仍 未 醒 悟 , 還 與 表 妹 打 算 在 今 年 的 三 月 及 四 月 再 到 金 澤 探 望 河 內 晢 。 及 至 Ceci 有 了 身 孕 , 全 家 人 震 驚 , 在 連 番 審 問 下 , 她 才 無 奈 地 和 盤 托 出 事 件 的 始 末 。 「 佢 香 港 教 友 仲 癲 到 叫 佢 唔 好 墮 胎 , 話 師 父 同 師 兄 係 唔 會 隨 便 令 人 懷 孕 。 佢 咁 好 彩 受 孕 , 即 使 生 出 BB , 都 係 教 內 優 良 品 種 。 好 彩 細 妹 終 於 聽 家 人 勸 服 走 去 墮 胎 , 我 成 家 人 , 而 家 廿 四 小 時 輪 流 看 住 佢 , 怕 佢 又 走 返 去 教 會 , 受 班 人 引 誘 把 持 唔 住 。 」 阿 Ann 表 示 , 家 人 強 逼 Ceci 向 本 刊 道 出 真 相 , 亦 是 要 她 和 該 邪 教 一 刀 兩 斷 。

但 一 早 入 教 的 表 妹 卻 十 分 沉 迷 , 家 人 百 般 規 勸 也 於 事 無 補 , 近 日 更 打 算 再 到 日 本 探 望 河 內 晢 , 「 佢 一 早 灌 輸 思 想 , 話 外 間 人 會 誤 會 老 師 係 邪 教 教 主 , 會 誤 會 女 信 徒 係 淫 邪 , 叫 我 保 守 秘 密 , 若 被 人 發 現 , 就 叫 我 唔 好 受 人 影 響 , 所 以 表 妹 唔 聽 屋 企 人 講 。 」 Ceci 還 表 示 , 表 妹 已 開 始 疏 遠 她 及 不 接 她 電 話 。
Ceci 脫 離 邪 教 後 仍 在 痛 苦 中 掙 扎 , 但 記 者 所 見 目 前 的 一 班 港 女 信 徒 , 簡 直 奉 河 內 晢 為 神 。
上 月 二 十 七 日 , 記 者 參 加 了 信 徒 跟 河 內 晢 遊 沙 田 及 唱 卡 拉 OK 的 旅 行 團 , 每 人 收 費 五 百 元 , 當 河 內 晢 到 沙 田 文 化 博 物 館 參 觀 時 , 他 用 手 觸 摸 每 一 石 像 的 額 頭 , 有 保 安 人 員 上 前 制 止 , 但 竟 被 一 眾 女 信 徒 衝 前 護 主 並 破 口 大 罵 : 「 你 有 眼 不 識 泰 山 , 師 父 唔 係 普 通 人 , 佢 而 家 傳 緊 能 量 俾 石 像 。 」 保 安 員 聽 得 目 瞪 口 呆 。
河 內 晢 用 完 的 點 心 碟 , 女 信 徒 如 獲 至 寶 舔 得 乾 乾 淨 淨 , 她 說 這 樣 舔 碟 能 吸 取 老 師 隨 身 的 能 量 。

舔 碟 看 小 便
當 河 內 晢 行 沙 田 道 風 山 時 , 他 在 樹 下 當 眾 小 便 , 眾 女 門 徒 不 但 不 怕 尷 尬 , 還 爭 相 圍 攏 觀 看 他 整 個 小 便 動 作 , 隨 行 的 女 翻 譯 聲 稱 , 河 內 晢 是 為 拯 救 樹 林 的 亡 魂 及 灌 輸 能 量 , 還 叮 囑 未 夠 道 行 的 信 徒 不 要 仿 效 , 否 則 後 果 迥 異 。
至 下 午 , 在 酒 樓 吃 完 小 點 時 , 有 女 信 徒 竟 拿 河 內 晢 剛 吃 完 的 點 心 碟 , 像 狗 隻 般 狂 舔 , 其 他 女 信 徒 也 互 相 爭 奪 , 說 可 以 攝 取 老 師 能 量 。 「 老 師 係 魂 魄 之 父 , 我 吸 收 佢 能 量 , 之 後 就 可 以 一 齊 超 度 世 間 靈 體 。 」
至 傍 晚 , 河 內 晢 忽 然 興 之 所 至 , 表 示 要 參 觀 旺 角 砵 蘭 街 , 說 這 樣 是 超 度 妓 女 靈 魂 , 於 是 一 行 過 百 人 操 落 砵 蘭 街 , 見 慣 大 場 面 的 馬 伕 和 北 姑 也 為 之 「 嚇 窒 」 , 紛 紛 避 道 而 行 。 其 後 , 眾 人 再 到 卡 拉 OK 耍 樂 , 在 場 內 , 信 徒 們 跪 在 地 上 等 候 河 內 晢 的 能 量 傳 輸 , 有 些 則 與 大 師 兄 們 跳 很 親 密 的 熱 舞 。
每 逢 週 二 晚 , 張 媽 媽 會 與 本 地 信 徒 在 佐 敦 德 成 街 的 會 址 開 會 及 傳 道 , 以 進 一 步 向 教 徒 催 眠 。 該 會 址 位 處 大 廈 閣 樓 , 但 根 據 該 會 址 上 的 門 牌 號 碼 , 記 者 卻 找 不 到 田 土 廳 有 此 記 錄 , 懷 疑 上 址 門 牌 屬 虛 報 或 是 僭 建 閣 樓 。
本 週 二 , 記 者 再 致 電 張 媽 媽 求 證 , 她 一 接 電 話 即 表 示 沒 什 麼 可 以 透 露 及 隨 即 掛 線 , 而 追 隨 了 河 內 晢 數 年 的 阿 菲 , 卻 反 叫 記 者 熟 讀 河 內 晢 的 演 講 實 錄 再 說 : 「 我 唔 會 答 你 膚 淺 問 題 , 我 唔 相 信 老 師 為 人 係 咁 , 你 睇 老 師 書 就 會 明 白 。 」
「 咁 行 山 時 隨 處 小 便 , 都 當 係 傳 能 量 ? 」 記 者 反 問 阿 菲 。
「 哼 ! 你 見 唔 到 唔 可 以 當 無 , 我 雖 然 見 唔 到 老 師 身 體 發 出 能 量 光 環 , 但 我 信 老 師 係 有 好 大 能 量 , 佢 唔 係 普 通 人 。 」
最 後 , 她 毅 然 掛 掉 電 話 。

邪 教 在 香 港 的 會 址 , 設 於 佐 敦 道 德 成 街 的 一 個 單 位 , 張 媽 媽 ( 左 二 ) 及 其 女 兒 Mary ( 右 二 ) 負 責 香 港 教 務 , 教 徒 平 日 在 此 聽 教 主 的 錄 音 , 並 修 讀 教 主 的 著 作 。
邪 教 難 滅
據 梁 永 鏗 律 師 表 示 , 若 當 事 人 沒 有 受 藥 物 、 酒 精 或 催 眠 等 方 法 影 響 , 而 自 願 與 教 主 或 教 友 發 生 性 行 為 , 是 很 難 成 功 檢 控 教 主 及 其 教 友 干 犯 誘 姦 或 強 姦 等 罪 名 , 「 香 港 有 宗 教 自 由 , 如 果 該 教 派 沒 有 觸 犯 法 例 , 即 使 該 教 派 與 正 統 宗 教 有 別 , 但 係 都 好 難 阻 止 佢 繼 續 傳 教 。 」
而 一 直 留 意 本 地 異 端 或 邪 教 的 新 興 宗 教 關 注 小 組 召 集 人 楊 子 聰 不 諱 言 說 , 近 十 多 年 日 本 經 濟 持 續 低 迷 , 日 本 新 興 的 異 端 教 派 如 雨 後 春 筍 , 「 我 會 叫 呢 異 端 做 操 控 性 教 派 , 佢 特 色 係 擴 展 性 強 , 因 佢 無 深 厚 理 論 基 礎 , 佢 靠 群 眾 運 動 維 繫 , 係 唔 可 以 停 , 因 一 停 低 , 教 徒 有 時 間 空 間 反 思 , 佢 理 論 基 礎 就 會 崩 潰 。 」
至 於 為 何 河 內 專 向 婦 女 教 徒 埋 手 , 楊 估 計 這 是 教 派 的 特 色 , 「 例 如 本 地 另 一 教 派 , 『 耶 穌 青 年 會 』 就 專 向 本 地 大 學 生 埋 手 , 向 邊 類 型 教 徒 傳 道 , 主 要 係 睇 教 主 想 從 教 徒 身 上 獲 取 乜 。 」
楊 認 同 梁 律 師 的 說 法 , 在 面 對 異 端 時 , 在 現 行 法 律 下 , 他 感 到 非 常 無 奈 , 「 好 難 打 擊 到 成 個 教 派 , 最 多 係 見 一 個 救 一 個 , 仲 要 係 位 教 友 肯 走 出 向 外 求 助 ; 我 方 法 係 直 接 同 異 端 教 派 傾 , 希 望 傾 到 佢 肯 放 人 , 佢 都 係 取 易 不 取 難 , 何 況 異 端 隱 密 性 好 高 , 佢 都 唔 想 留 個 有 離 異 心 信 徒 。 」


[引用] | 作者 James | 12-Nov-08 2:0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3] Re: 真心想幫你的人其實是最覺累的人
真心想幫你的人其實是最覺累的人 :
何奈折 :那類人就會吸引某類人,是個千古不易之道理。神棍騙子滿地都是,有人敬而遠之,行正道,精進修身;有人趨之若鶩,謀求金光護身。

區惠蓮 :葉漢良說對你這種人 , 說鼓勵的話是沒用的 , 我贊成 , 再補一句 , 罵都沒用 , 因為你腦部閉塞, 即是土星過境, 與冥王星同度 , 這種情況 , 除了勇敢虛心自省, 別無他法.....

悲哀是看到你擁抱這位「聖人」,可笑是連這張《能量照,...

那張所謂的能量照,只是用光學技巧拍攝或用電腦技術造吧!....為何一張這樣的照片便可令人信服?為何有這麼多無知的人(包括此Blog的主人)?.....唉!


[引用] | 作者 James | 12-Nov-08 12:3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2] Re: 何奈折
何奈折 :
那類人就會吸引某類人,是個千古不易之道理。
神棍騙子滿地都是,有人敬而遠之,行正道,精進修身;有人趨之若鶩,謀求金光護身。

區惠蓮 :
葉漢良說對你這種人 , 說鼓勵的話是沒用的 , 我贊成 , 再補一句 , 罵都沒用 , 因為你腦部閉塞, 即是土星過境, 與冥王星同度 , 這種情況 , 除了勇敢虛心自省, 別無他法.....

悲哀是看到你擁抱這位「聖人」,可笑是連這張《能量照,叫學生們嘖嘖稱奇...》相片,都登出來給大家「分享」!

何奈折、區惠蓮已說盡所有。

但你有醒覺的心嗎?又或許你跟本沒覺得有何不妥?

沒人知道自己會剩下多少時間,我認為是要爭取每個當下,做好料理自己的心之工功夫。

你是甚麼吸引來的都會是相同的能量,醒吧!


[引用] | 作者 真心想幫你的人其實是最覺累的人 | 09-Nov-08 12:2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1] Re: 何奈折
何奈折 :
那類人就會吸引某類人,是個千古不易之道理。
神棍騙子滿地都是,有人敬而遠之,行正道,精進修身;有人趨之若鶩,謀求金光護身。

金石良言,金石良言呀!安身立命之道!喜歡跑道場的尤重之,重之呀…

OK仔:周刊寫的過程句句如實,其他的您可以聯想得到,有料到,唔係猛龍唔過江,過去了,不好說,不好說呀…


[引用] | 作者 美美 | 08-Nov-08 2:0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0]

那類人就會吸引某類人,是個千古不易之道理。

神棍騙子滿地都是,有人敬而遠之,行正道,精進修身;有人趨之若鶩,謀求金光護身。


[引用] | 作者 何奈折 | 08-Nov-08 12:4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9] Re: 美美
美美 :
路人 :
James :水口 :請看今期974期的壹週刊有講河內晳, 好正.
我有睇過!真係好正!
http://www.hkextra.com/news/fullmag/view.php?mag=next&issue=974&site=11809761
我在 日本總壇 逃走的過程到現在還歷歷在目,
敬而遠之就是了,因果自負,因果自負就是了…

請問
可以說說在日本發生什麼事囑嗎?


[引用] | 作者 OK仔 | 07-Nov-08 10: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8] Re: 路人
路人 :
James :水口 :請看今期974期的壹週刊有講河內晳, 好正.

我有睇過!真係好正!

http://www.hkextra.com/news/fullmag/view.php?mag=next&issue=974&site=11809761

我在 日本總壇 逃走的過程到現在還歷歷在目,
敬而遠之就是了,因果自負,因果自負就是了…


[引用] | 作者 美美 | 07-Nov-08 12:0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7] 淫邪教主
James :
水口 :請看今期974期的壹週刊有講河內晳, 好正.

我有睇過!真係好正!

http://www.hkextra.com/news/fullmag/view.php?mag=next&issue=974&site=11809761


[引用] | 作者 路人 | 06-Nov-08 10: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 水口
水口 :
請看今期974期的壹週刊有講河內晳, 好正.

我有睇過!真係好正!


[引用] | 作者 James | 06-Nov-08 10:2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5] 日本教派-河內晢歌頌性交可以傳輸能量及可超度邪靈的理論

http://hk.myblog.yahoo.com/jw!.ysT6cOTGx54NcNDELmGeyI-/article?mid=33

教派往往令人迷失,各位所謂信徒回頭是岸吧!河內晢的DNA或能量真的能醫百病嗎?拿點科學頭腦出來想想吧!那些歌頌性交可以傳輸能量及可超度邪靈的理論,只有愚蠢的人才相信吧!由其所謂神蹟只是一些印刷品及水晶吧了。真的可信嗎?盡早脫離吧!....朋友


[引用] | 作者 James | 05-Nov-08 5:4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請看今期974期的壹週刊
有講河內晳, 好正.


[引用] | 作者 水口 | 05-Nov-08 3:3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明儀elaine :
發哥:
要有簽名架>>>>

當然啦!


[引用] | 作者 | 31-May-07 8: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Re: Re:
arden :
發 : Arden:如果你早一點想便好了,我是認真的--不過此書可能會得罪一些老師的學生--可增加拙賣點.如果看完,請給我寫點書評,可以嗎? 
今周日會參加一身心靈展覽會,稍後會寫一點《讓沉默說法》的讀後感。
展覽會在上環文娛中心六樓,有空來玩玩!
 

多謝你的通知.


[引用] | 作者 | 31-May-07 8: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發哥:

要有簽名架>>>>


[引用] | 作者 明儀elaine | 30-May-07 11:4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 Arden:如果你早一點想便好了,我是認真的--不過此書可能會得罪一些老師的學生--可增加拙賣點.如果看完,請給我寫點書評,可以嗎? 

今周日會參加一身心靈展覽會,稍後會寫一點《讓沉默說法》的讀後感。

展覽會在上環文娛中心六樓,有空來玩玩!

 


[引用] | 作者 arden | 30-May-07 1: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明儀elaine :
發哥:是你收到我寄給你郝明義的《那一百零八天》嗎?我看時便想起你,知你會感受良多。果然沒錯 : )

Elaine:送本書給你.


[引用] | 作者 | 30-May-07 8:5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發哥:
是你收到我寄給你郝明義的《那一百零八天》嗎?我看時便想起你,知你會感受良多。果然沒錯 : )


[引用] | 作者 明儀elaine | 30-May-07 12:1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Re:
:
黛 :
早前你說不知道發行如何處置,我還以為你的書未「見街」的啊!你會不會搞新書發佈會?我這種村婦不好意思電郵問你拿簽名,會面紅心跳,在發佈會卻可以蒙混過關啊。
也是不錯的提議,但其實做人光明磊落,毋須閃閃縮縮呢?書在書局已有發售,我見商務有擺出來.

面皮比較薄啊。


[引用] | 作者 | 29-May-07 11: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
早前你說不知道發行如何處置,我還以為你的書未「見街」的啊!你會不會搞新書發佈會?我這種村婦不好意思電郵問你拿簽名,會面紅心跳,在發佈會卻可以蒙混過關啊。

也是不錯的提議,但其實做人光明磊落,毋須閃閃縮縮呢?書在書局已有發售,我見商務有擺出來.


[引用] | 作者 | 29-May-07 12:0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早前你說不知道發行如何處置,我還以為你的書未「見街」的啊!你會不會搞新書發佈會?我這種村婦不好意思電郵問你拿簽名,會面紅心跳,在發佈會卻可以蒙混過關啊。


[引用] | 作者 | 28-May-07 10: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arden :
前幾天,在中環三聯買到你的新書了!!
這幾天在船上細味著,身旁的朋友問,這是甚麼書? 我語塞,今天忽然想到了,書的英文字應叫:
"The Beginner's Guide to Guru Shopping" - 請莫怒,純粹一笑!
認真的,中大曾有一科叫「宗教思想與現代人生」的通識課,邀請不同宗教、哲學流派的講者,主持一兩節課。如今天仍有此課程,《讓沉默說法》應可作為其中的讀本,讓大家輕鬆的瞭解下印度宗教/心靈文化。

Arden:如果你早一點想便好了,我是認真的--不過此書可能會得罪一些老師的學生--可增加拙賣點.如果看完,請給我寫點書評,可以嗎?
中大這個課程我不識人沒關係,哪只能看上天安排了.


[引用] | 作者 | 28-May-07 9: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前幾天,在中環三聯買到你的新書了!!

這幾天在船上細味著,身旁的朋友問,這是甚麼書? 我語塞,今天忽然想到了,書的英文字應叫:

"The Beginner's Guide to Guru Shopping" - 請莫怒,純粹一笑!

認真的,中大曾有一科叫「宗教思想與現代人生」的通識課,邀請不同宗教、哲學流派的講者,主持一兩節課。如今天仍有此課程,《讓沉默說法》應可作為其中的讀本,讓大家輕鬆的瞭解下印度宗教/心靈文化。


[引用] | 作者 arden | 28-May-07 4: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
發發,不知何解對此人總是有種怪怪的感覺。我曾經參與的氣功中心竟然於早前把他的宣傳單張獨立一張地寄送到我家(我好像沒有授權他們我會接受中心以外的宣傳單張)。有朋友又和我說,由於此老師經已預計於是次活動後會回到日本「圓寂」,所以大家一定不可以錯過是次活動云云。有修為的老師會這樣高調的嗎?我懷疑。
靈性老師要維持法體完整所以要用錢我不反對,就算不吃東西也要喝水啊!我只是覺得取之要有道而矣。

我接觸過一些日本靈性或修行團體,最初也是給我怪怪的感覺,例如最初去看池田大作錄影演講會,見錄影中的觀眾會叫口號,一時覺得很特別.後來想這便是文化差異,例如不熟識西藏佛教的人,會對大禮拜五體投地和用人骨做法器,覺得古怪,又例如對印度靈性老師要跪地摸腳,也是不習慣的,但久而久之又習慣了.
有時靈性老師的硬銷的確很難頂,這點我也明白的.


[引用] | 作者 | 28-May-07 3: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發發,不知何解對此人總是有種怪怪的感覺。我曾經參與的氣功中心竟然於早前把他的宣傳單張獨立一張地寄送到我家(我好像沒有授權他們我會接受中心以外的宣傳單張)。有朋友又和我說,由於此老師經已預計於是次活動後會回到日本「圓寂」,所以大家一定不可以錯過是次活動云云。有修為的老師會這樣高調的嗎?我懷疑。

靈性老師要維持法體完整所以要用錢我不反對,就算不吃東西也要喝水啊!我只是覺得取之要有道而矣。


[引用] | 作者 | 28-May-07 11:04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