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7-May-07, 6:18 PM | Works | (1095 Reads)

星期日明報(五月二十七日見報)

作者個人按語:限於字數上限與大眾化讀者對象,文章寫得較為佻皮與簡略--與客氣,日後如有機會與時間,當要寫個詳細與認真的香港心靈文化十年發展考察報告

Picture
        在佛誕日,我到秀峰禪院禮佛,遇見這尊非常美麗的觀世音菩薩像,瞻禮讚嘆,深被感動

十年潮流:回歸綠色與宗教復興

      香港回歸十年,特區政治經歷兩朝政府,政治經濟民生的回顧檢討大不乏人,但同樣換了日月新天的宗教與心靈文化,又有誰來料理它們的新面貌呢? 

水晶、香薰、花藥、瑜伽、靜坐、素食、有機食品、靈性音樂、另類治療、命理玄學、回歸自然、傳統宗教復興...,成了這十年「後嬰兒潮時代」,三、四十歲一代的新心靈地圖座標。

剛過去星期四,是一年一度的佛誕(或稱浴佛節),全二百幾個佛教道教團體(道教也禮拜佛祖)都舉行慶祝活動,最大型的一項,在維園舉行。

      佛誕的公眾假期效應

佛誕是法定公眾假期,是回歸才出現的新生事物,對佛教弘法起了大作用,最近新聞報道孔教團體申請把孔子誕列為公眾假期。

其實,道教團體一直想爭取道祖老子)誕成為假期,但特區政府以每年公眾假期有上限規定,除非取消其他假期(如減少天主教的假期)為理由,一直議而不決。

傳統宗教復興,只是香港心靈文化新發展的冰山一角。

然而,十年來,香港人經歷幾許風雨,為香港人精神心理查找不足的調查研究,差不多每個星期公布一個,香港人失眠心悸,處理壓力不當,壞膽固醇多,情緒病比起SARS更難搞,浪費食物,濫用膠袋,身材不是過肥便是過瘦,四成小朋友沉迷上網,公共交通中四處都是巴士阿叔,口角動武的手機片段,常是電視第一手真相,最Hit的電視節目是晚晚「嗌霎今宵」的《溏心風暴》。

彷彿香港人人抑鬱,個個痴呆,然而,這只是傳媒流行濫調或調查常見誤差,香港人心靈文化銀的另一面,又是哪種流動風景?

十年來,香薰、水晶、洋燭、心靈咖啡屋、新紀元書店、新派紙紥舖、塔羅牌、電腦星座算命、靈媒神婆的攤檔商舖,已成商場與樓上店舖潮流的常見部份,而各式各樣的靜坐冥想、新派氣功、潛能開發的課程心靈旅遊團,更是許多人下班後與假日的流行活動。

今天,New Age新紀元)潮流已跟早年面目全非,曾風靡一時的世紀末預言落空──視新紀元運動為撒旦邪教的基督徒大可鬆一口氣,其實,哪有人希望滅世浩劫真的來臨,尤其是在「911襲擊」之後。

那個曾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令稀皮士一族孜孜追求的空冥新世代,已經不是對未來的猜想,而是眼前的當下現在,儘管不一定浪漫瑰麗。

  風水師玄學家要形象夠潮

按三元九運之說,世運於年前轉入八運,在新運中,玄學長賣長有,豪宅樓盤宣傳也要以風水師的Endorsement為噱頭,師奶節目是玄學家、營養師的「必曝渠道」。

其實,只要有慾望與恐懼,便有人算命睇風水,豈止是趨吉避凶,更是要改變運程。一宗巨額遺產爭奪案,又把「風水師」的古老銜頭,風水師治的迷思,重新帶大眾話題議程之中。

所謂新玄學家身穿名牌時裝,留長頭髮,用iMac,玩Blackberry,講Chinlish,為客戶算八字睇風水捉用神造生基,跟傳統長衫馬褂大相逕庭,玩潮流人物定位,多過要塑造大師形像,在傳媒的曝光率,多過一味靠閃的三司十一局官員。

每年,他們都像小學生班長點名,說誰與誰今年刑犯沖太歲,雖然稜兩可,唔識就嚇死,識就笑死,但已儼如庶民社會的靈性老師,也讓幾千年的神秘國粹,靜靜地起革命。

每年年頭年尾的生肖運程書,紅彤彤的封面,組成報攤上的小紅海,姓姓乜姓物的新一代師傅,指點著白領與師奶兵團未來一年的吉凶迷津。儘管它們跟H招股書同樣浪費紙張,卻是大眾年度的精神食糧。

  瑜伽熱安撫OL寂寞心靈

在「後董建華時代」,香港OL下班後的熱門活動,不再是搣脂瘦身,而是趕上瑜伽課程──再加SPA。雖然沒有政府進修基金的資助,瑜伽中心在幾年間成行成市,也讓附屬用品市場也膨脹起來。

二十歲的女性希望瑜伽練習服表現身材,三十歲的女性希望保持能穿貼身練習服的身材,四十歲的女性則希望練習服能令人看不見她的身材。

練習瑜伽,安撫著無數年青男女下班後的寂寞心靈,是除了去「吃餐好」之外的新選擇。

據非正式統計,這幾年香港瑜伽中心達六、七十間,具規模的也有二十間,這還未計社區中心與上門私人教授的個體戶教練。美國老牌New Age雜誌《Yoga Journal》也在去年十一月推出香港版,雖然代理商是小本經營,市場反應只屬一般,但人們相信真正的大茶飯其實在中國大陸

2000年後,北京給本來是國粹的氣功吃紅牌,但給屬舶來品的瑜伽開綠燈,內地辦瑜伽博覽,參加者動輒成千上萬。大抵,揉合印度靈性智慧與美國消費文化的現代瑜伽,不會聚眾鬧事、搞個人崇拜。

在滾滾紅塵中,這是通俗的一面,那麼檔次較高的潮流,又如何?

  一行禪師旋風式訪港

早在今年一月初,朋友己給我長篇的電郵,預報從越南法國梅村弘法的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hn),五月中會來。朋友的興奮溢於電郵,正等待一宗盛事的發生。禪師雖然不諳華語,卻剛好填補了台灣佛光山星雲大師「封人」後,在香港留下的空虛。

一行禪師是國際佛教的明星級法師,雖然已年逾八十,但仍風塵僕僕,弘法足跡遍及全球。今次不是第一次來香港,主持的活動愈來愈大規模。

今年再來,剛舉行的大型開示(佛教稱法師演講為開示)與禪修營等活動,香港高等學府爭相爭取主辦協辦,參加人數動輒上千,禪修營有一千人參加,在會展中心的開示有五千人入場,是城中在炎夏來臨前的盛事。有大學高級行政人員對我說,在禪修營中聆聽法師開示,忽然澘然淚下,釋放了某種被封鎖的情緒。

無論如何,一行禪師以「愛與了解──幸福之道」的開示,對許多只有興趣皈依,沒有時修行的後嬰兒潮一代,是一次叫人感動,沒有冷場的視聽聚會。

除了清歌嘹亮的靜心外,觀眾還可以聽開示,學英文。一行禪師沒有艱澀的宗教術語,是運用Simple English的好例子,任教香港大學衍空法師的即時廣東話翻譯,亦嘉言雋永。禪師不扮高深,只求傳真的作風,台上一眾弟子衲履鮮明,在巨大而簡潔的舞台布景下,展現的是一幅現代全球化佛教的新圖

一行禪師佛教法師,也是靈性老師,正如我在剛出版的拙作《讓沉默說法》中認為:世界大同必然由靈性老師推動。

Picture

香港是許多國際級靈性老師絡繹不絕的地方,例如去年有來自印度,創辦全球「生活的藝術」(Art of Living)運動的古儒吉大師Sri Sri Ravi Shankar),本周訪的則有來自日本河內晢老師,風頭未必及得上一行禪師,卻仍是本地個別社群,如印度裔與日本裔族群的盛事。

  佛教法師粉墨登場

被攝入新心靈文化圖鏡頭中的,還有自五月初便在地鐵站內張貼,寫著「華嚴經」三字巨大書法的廣告海報。

華嚴經》是佛敎最高深的經典之一,但今次不是講經,而是進念.二十面體在六月中的「多媒體生命劇場」(姑且不去理會其定義),演出賣點是「以著名的禪師、詩人、學者及和平主義者」一行禪師的文本為基礎,衍空法師擔任創作顧問及文本創作,僧徹法師當「華嚴字母唱誦」的創作顧問,又邀請十位法師粉墨登場,現場唱誦華嚴經文。

縱使什麼是《華嚴經》,行色匆匆的地鐵乘客不甚了了,但「華嚴經」這三個大字,已印在大家的腦海中,等待佛教所講的「遠種子」相應。

水漲船高,香港大學開辦佛學中心,中文大學則開辦道教研究中心,一股宗教熱潮直席捲香港,連帶宗教雜誌如《溫暖人間》,也成為暢銷刊物,還未計如雨後春筍的網誌、研習班、禪茶室──法住學會佐敦道鬧市開設的喜耀,都儼如城市人的俗世清泉

  道教復興的經典過案

從新紀元文化角度,有人說當水瓶座時期來臨,科學會跟宗教結合,創造「新科學」與「新宗教」,是耶非耶,但由於太長線(二千年為一周期),我們只好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但從種種蜘絲馬跡,不僅佛教,曾被宗教史學家認為衰落了三百年(自清康熙朝開始)的中國本土宗教,也轟然復興。

道教道家內容龐雜,許多香港壇堂宮觀,都是上世紀中從大陸走難南來,輾轉經過幾代,如今又像香港商人般北上尋根重振祖庭,熱潮剛好遇上胡溫新政,要在神州大地建立和諧社會,其中方法是推廣道教清靜無為、社會和諧的理想。套用道教徒的術語:這不僅是凡人的力量,道運正在轉變。

早前在香港大球場舉行的大型「萬人齊誦道德經」聚會,有一萬三千幾人參加,主辦機構正在申請列入健力士紀錄,是一次香港道教的動員活動。

因得「股神」李兆基的站台,傳媒反應非常理想。雖然事後有道壇通過扶乩,得悉太上道祖認為只摘錄《道德經》部分章節誦讀有所不足,玄門弟子應把全經五千字讀畢。

但從俗世眼光去看,加上今年同期道教聯合會主辦的道教節連串宣傳,這是成功公關協作(Synergy)的經典:能在短時間內,以有限資源,把信息廣泛傳播,激烈地改變了大眾對某些事物的既成認識,為古老的民間宗教,注入了現代信息,重新定位與包裝。

綠色生活潮流無孔不入

四月底周兆祥領導的Club O的綠色團體,在香港大學一處名叫Global Lounge的餐廳舉行的禪食午餐聚會,提供食物與設計節目內容,還有心靈音樂Live表演。

大學師生反應非常熱烈,雖然是雨天,但餐廳水洩不通。除了不同國籍的學生分享經驗外,人們對新派素食(生機飲食加半熟食)配合靜心細嚼的飲食經驗十分好奇。校方對這次活動很滿意,又食又拎,還希望日後多辦。一種新飲食文化,正開始在校園中扎根。

Club O在旺角一幢舊樓的會所,差不多每天都舉辦活動,由催眠到中醫,由素食到手療,不少是免費的,都很受歡迎,參加者以中產階級為主。

經歷過一陣子的低潮,香港素食文化正在復興,中上環曾是素食重要市場,上世紀九十年代最高峰期,曾同時有逾十家素食食肆雲集,但後來大部分都消失了。

最近,城中最Hit的素食餐廳是在西港城旁的哈佛提素Harvester,餸菜以重量收費,湯飯則任食。賣的是清菜紅米飯之類的簡單素食,卻是中上環素食族群的聚腳點,每天都見排隊人龍,也是傳媒的熱門訪問對象。

  若我們把視線由中上環,移往西貢,便看到另一幅圖畫。西貢除了以吃海鮮與甜品聞名,但也(像南丫島漸成為有機食品與綠色貨品商店的墟集,儘管貨價匪廉,但不乏顧客。

  另外,西貢也是城中放生活動(把水族放回大海)的熱門地點,就算在非假日,一船又一船的「放生友」,在不管雨晴的一天出發,帶著一籮又一籮的水族出海放生,為放生誦經的聲音,時刻都在海灣內充滿負離子的優質空氣中縈迴,真是功德無量,也成針對海鮮的另類消費。

這還未計無數以心靈、環保、綠色、有機為題的慈善與教育活動設計,還有在新界愈來愈多的有機耕種農場...,總之,綠色生活潮流已無孔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