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4-Nov-06, 6:02 PM | Works | (2488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緣起:大學同學聚舊,是大型聯歡與籌款活動,一眾同學忙了大半年,主席是莊陳有(是我中學與大學的同學),活動有高爾夫球賽,百萬行與聚餐,另為推動傷健人士平等機會籌款,籌了五十幾萬,對數後及加上其他捐款,已有百餘萬,相當amazing.我負責場刊出版等事宜,寫了一篇文章,現轉放於個人網誌--寫得不錯的呀!但透露了個人一些秘密...

無論怎樣,祝願我們永遠都是好同學!

1981 Class Reunion Souvenir Book  

我是這樣開始大學生活的

趙來發(Bachelor of Social Sciences

在公共屋邨長大,父親是建築工人,家中有五兄弟姐妹。

1978年夏天那個暑假,特別忙碌。六月,考完大學入學試,便去插隊參加金禧事件」,在別人眼中我是激進學生,示威請願,對初生之犢的我,只作等閒。

心中想只要成績好,若能考入貴族化的香港大學,對鄉親父老便有所交待,其餘的又算什麼,反正,考大學也不應如想像般困難。

結果在百忙之中,抽空去考了試,順利考入大學,大家對我的其他行為,便沒有話說。 

其實,我當時最想去理工學院讀美術設計,但一念之間想到,如果給大學取錄了卻又放棄,會令節衣縮食為我準備學費的父母,傷心一世。 

結果,我去辦了入學手續,繼而憧憬大學生活是如何浪漫,有沒有漂亮的女同學(我的中學是全男校),有沒有綠油油的草地(那時還是舊荷花池Chem Lawn的最後歲月),有沒有說標準牛津英語的老外教授(當然有),諸如此類。

 我參加了社會科學學會的迎新營,還和漂亮的女同學(是Wendy Lin),在今天已填海興建了馬場的沙田海灣泛過小舟,唱過情歌──感覺:Fantastic! 

但有一天,在街上碰見高我一屆的同學(梁泰康),他塗了髮乳,穿了黑皮褸,像占士甸。我沒有大學舍堂收容,他便叫我由西環山下爬上陡峭的正街,到般含道一幢古老洋房(今天已拆掉),找一處叫「星火堂」的自辦舍堂(Mini Hall)落腳。 

我便用個紅白藍膠袋把個人物品裝好,喘着氣叩門。一個相貎娟好但冷漠的高班女學姐(殷美玲)來應門,只說:「放下行李,自己去揀張床吧!」 

住下才發覺,入住的學生,若不是學生會幹事,便是評議會主席,或學運老鬼之類。原來這是學生運動份子的「私竇」,但人總要有棲身之處,只好聽天由命。(住客有:文海亮楊威寧韋志堅梁式玲張璧濤殷美玲伍淑賢黃妙容雷小春陳錦華,梁泰康等等幾十人和一隻貓。) 

過了幾天,發覺忘記了去開學禮,但轉個頭來,我當選了新一屆學生會財務秘書,要去管理過千萬的學生會資產,雖然,我連自己的零用錢也管理不來。

 大學生活──Well,從此不再很平凡吧! 

後按:在七十年代以前,港大被譽為貴族學校,如果沒有獎學金或政府借貸,像我這類來自低下階層的學生,根本無法應付昂貴的學費與生活開支。然而,隨著大學平民化,到了七十年代中期以後,愈來愈多大學生來自公共屋邨,為這所古老的紅磚大學打開了新的章篇。

除了當過學生會幹事外,二年班時還當了"學苑"副總編輯。還記得那天,學生會落了莊後,無處落腳,便去圖書館流連,當我在圖書館正睡午覺,呂大樂(現為中大社會學教授)與張國昌(執業律師)來找我,問我有沒有興趣終止"潛水",結果我做了一年編輯工作,我們三人合作無間,敢稱是港大史上最強的編輯組合,但這一承諾.也預示了我以後半生的工作與事業--當一個窮編輯。

一起當"學苑"編輯的還有曾強(執業律師),林滿馨(執業律師),馮文基(職業不詳),吳子進(職業不詳),陳潔芬(呂大樂夫人應耀康(某政策局副常務秘書)等。

也於是第二年又沒有讀書,到第三年才正式開始大學學業。最後靠背誦黃碧兒(現任禁毒專員)與黎偉聰港大測量系教授)的功課,發揮短期記憶的功力,方能畢業。


[7] 老同學

發仔:
無意中在網上找到你的網誌。
那次,因為要送大兒子去美國繼續修讀,所以未能出席上次學苑老鬼聚會,深感遺憾。
知道你患病,大樂去探過你,十分擔心。後來知道你已渡過一大難關,深感欣慰。
學苑的歲月,是令人懷念的黃金歲月。三更有夢、夢未碎時人已醒,但是,我的夢在大學畢業時已經提早醒了。那時準備畢業後,寫一部偉大的武俠小說,向金庸致敬。當時,還煞有介事,大樂幫我寫序,你幫我設計封面及插圖。到現在為止,每天都是營營役役,很多以前認為很重要的事情,已經一一淡忘。我還定期和Sunny 見面,談文論藝,但很多時候話題已經轉到股票和工作了。
最近,在高院上訴庭,見到紹強,他現在已經貴為資深大狀了。我還記得當年和他徹夜激辯馬克斯理論和唐牟的哲學,我問他還記得否,紹強說他已經忘記了。
還記得你從日本學畫回來,曾經說過日本京都的寺廟,最有唐風,亦最有禪意。過了那麼多年,我總算可以去京都慢慢細賞禪宗真意。人在寂靜環境下,可以追求更高境界,但是,一旦回到現實,可能爭強好勝之心,也是不止。我總是這樣想。
下次老鬼聚會,再慢慢細談。
昌少
2008/03/19


[引用] | 作者 昌少 | 19-Mar-08 10:1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各有前因 :
趙先生,
你的同學馮文基今早 (22/1/07) 在高等法院被債權人成功申請破產, 案件編號 HCB 8692/2006。
不是同名同姓, 1989年取 M.Phil, Thesis Title 是
Sociologists, History and Modernity: Some Observations on the Development of Sociology in China, 1930s and 1940s。

http://72.14.235.104/search?q=cache:ZWIwR3ZICTwJ:kaisource.com/beta3/958b6e905ba34f48the-espresso-project63a851fa7fa47d44901a8a0a8edf4ef6+kailab+eight&hl=en&ct=clnk&cd=6&gl=hk

http://www.mpfahk.org/textonly/tc_chi/quicklinks/quicklinks_pr/press_release_detail.asp?press_id=1405


[引用] | 作者 人心不古 | 25-Mar-07 7:0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亞占 :
現在還有「學苑」嗎?這名字令人想起大學的生活。

現在還有學苑,也有負責的學生來找過我.但今天的學苑像專題雜誌多過學生報紙,因為港大校園中有多份刊物報道校園新聞,同時現在的同學似乎對雜誌出版,掌握不了竅門,所以學生刊物常常缺乏了神采.
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是學苑的黃金時代,最初是社會派的陣地,出過很多好作者與文章,作者如黎則奮,曾澍基,吳俊雄,曾嘉燕,呂大樂,陳寶瓊等.
好了白頭宮女話當年到此為止.


[引用] | 作者 趙來發 | 01-Dec-06 12:0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現在還有「學苑」嗎?這名字令人想起大學的生活。


[引用] | 作者 亞占 | 16-Nov-06 10:5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讀者甲

你離開港大的一年我入學,何以印像中還是看過你和呂大樂等主事的學苑?抑或是史上最強,成為不散陽魂?


[引用] | 作者 MK | 15-Nov-06 10:0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老同學

一個承諾,預示半生工作。
一個承諾,還可預示甚麼?

窮-編-輯...好一個真相。還有無窮的文字工作。

看過這篇文字,發現,老同學就是這種味道了!

p.s. 我都想到一間"像樣"的圖書館睡午覺。


[引用] | 作者 無聊莉莉 | 15-Nov-06 4:4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只知你做學苑,唔知你係學生會財務秘書添,咁你真係我"大仙"啦,我是學生會康樂秘書- 冇甚貢獻,只負責搞function,帶給同學歡樂!


[引用] | 作者 venus | 15-Nov-06 12:43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