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4-Jul-08, 10:44 PM | Diary | (443 Reads)

從留言的一些聯想: 

人叉:

名字:

你其用什麼筆名留言的,人──什麼,電腦解不到碼,請告知。 

Mantra

可能是我悟性問題,不完全明白你講的關於Mantra的看法,請引申,賜教。我知道從前Mantra是秘傳的,即由合資格的Guru口傳。未經Guru同意,學生不能隨便把Mantra告訴別人。記得以前學超覺靜坐,還要簽保密同意書。

Guru傳法的MantraInitiation,起動靈性能量。這一點,我不完全了解,不太肯定Initiation是否只一次,只是幾年前我問TM的朋友陳老師,對多年前給傳授的Mantra有點印象模糊(還懂唸,只是想再查證一下),陳老師說,關於Mantra的問題,特別是原來的唸誦,只能向傳咒(TM稱之為特音)的老師查問,她(伍老師)是有記錄的。 

Papaji似乎不太重視Mantra,見他較少提及。或許原因,是他不教授靜坐冥想的技術。Mantra是大學問,我不敢在此班門弄斧,只望各方高人賜教。 

巧兒:很久沒有見到你的留言,多謝你的鼓勵與祝福,旦願如此。 

天:一人住一間病房(本來是雙人房,只因沒有其他人來,讓我一人獨佔)、雙人房、四人房、六人房與不知道有幾多人的大房都住過。單人房真的可能悶了一點,雙人房有時也不錯,但住了三個人「不滿員」的四人房與六人房則感覺也不錯。病房要靜中帶旺,不嘈雜但有點人氣,又能有點私人空間,最適合養病。

有時公立醫院的大房,比較擠逼,例如東華醫院、威爾斯醫院的大房,好像較缺乏個人空間,對瑪麗醫院的大房則印象較好。 

許平兄:真是很多謝你的關心。關於自己的情況,我有時不懂怎樣說,也不懂怎樣說。不同的人對我這種情況有不同的詮釋,有些甚至是想當然地給我詮釋,當然有時不是壞事。

幾年來,我定期──或隔一陣子便去找一位另類療法醫師,除了向對方買一點藥,也聽她如何詮釋我的情況。她對我這種情況說單靠藥物之類治療是不行,還要靠認命/改命、消業等功課。她信佛,所以後者提議的方法,比較佛教,其實也不是太複雜的道理。對於她的提議,我尚在努力學習中。

對於讀書,我也沒有以前積極,只會隨緣閱讀。

關於扶乩,的確很多學問,希望有機會與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