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5-Nov-08, 1:23 PM | Diary | (2430 Reads)

上載了一張色彩艷麗的花藝圖片,點綴一下網誌的氣氛,不讓大家總覺愁雲慘淡。

花藝作者是麥太(信報專欄作者),露了漂亮一手。

Picture


| 23-Nov-08, 11:25 PM | Diary | (3604 Reads)

各位朋友: 

來醫院探望的朋友總會問,為何不寫Blog?答案是個人情況有點反覆,不是想睡,便是腰痛,個人有點空洞化,加上有兩天電腦電線消了,不能使用,所以沒寫。其實平淡的醫院生活也沒有什麼好寫,大多是今天又有位伯伯走了,又有誰來探訪過,沒個好看。都是報個平安罷了。 

前天,有朋友送來舊拙作,真是寫得不錯,今天個人退化了,不能寫出這樣精彩的文章。 請指教: 

 (閱讀全文)

| 10-Nov-08, 11:37 PM | Diary | (4205 Reads)

十一月五日(三),是日日誌:住在醫院裡的日子,久了,使本來的非常態,變了常態。每天相近的生活秩序,近乎一樣的時間表,使人容易迷失,記不清事物的先後次序。

有朋友讀過我上週的每日日誌,大部份訪客的先後日期次序都寫錯了。我不是歷史人物,20081152008116分別做過什麼,並沒有什麼重要性。

這些住院的日子,經姐姐Ruby整頓探訪時間的秩序後,結束了早前的無政府主義階段,加上電療結束後,醫生告訴我,這樣的治療不行了,那樣的治療也不行,生命好進入了新秩序中。

現時的生活時間表是這樣:早上五點幾醒來,但要六點幾才完全把魂魄召喚回來,跟著要吃醫院提的甜麥皮,質與量每天變化都很大,最近還多給我一隻小烚蛋。

完了後是吃第一輪藥的時間,吃二藥後,很快便會眼累,加上早上病房很靜──沒有哪人關心《香港早晨》,我會斷斷續續睡至十一點近十二點。

這時姐姐找來照顧我在病中中午至傍晚的起居飲食。我不能下床,大部份生活都在床上渡過。中午會有人來探。下午吃過藥後,再睡覺,但有時腰背膀胱會奇痛,常痛至五點便停,正好配合十二子午流注的時間。

傍晚,病房很忙碌,醫生巡房,護士派藥,親戚朋友出出入入。吃過晚飯後,八點後病房逐漸平靜。現在的同房伯伯都不喜歡看電視,約九點半便閂電視,十點便關電燈睡覺。姑娘再派第三輪藥。

有時,我會聽一陣子電台節目,才去睡覺。這大概是我近日的生活秩序。早陣子還出現過手震、幻視、幻聽等現象,日後,再跟大家談談。十一月六日(四)、十一月七日(五)、十一月八日(六)、十一月九日(日)、十一月十日(一),諸日大致如是。這週尚有多位朋友來探訪過,如Man、一些不同刊物的讀者等。


| 04-Nov-08, 3:42 PM | Diary | (4784 Reads)

十一月一日(六),是日日誌:周末,無事。

十一月二日(日),是日日誌:周日,紙短情長,能寫的事記不起來。中午,陳志雲來探,送我《與敵同行》全套DVD,留下傾了一陣子。

下午張大姐張敏儀來,談了一會。

傍晚Wendy來,等了會,Achutan。我不知後者今天到埗香港,是天意,是晚我有些不安。

十一月三日(一),是日日誌:秋意,濃。

十一月四日(二),是日日誌:識身敗壞,連做骨科手術也怕高風險。連續多天不太舒服。來探的減少了。

幾天的新訪客有:陳志雲、張敏儀、Achutan吳帆、CK、孔先生、大余、等。忘記者後補。


| 01-Nov-08, 3:40 PM | Diary | (3185 Reads)

十月十七日(),是日日誌:繼續留院,已經失去時空的感覺,無大事發生。病情繼續。

 

十月十八日(六),是日日誌:繼續留院,時空繼續交錯。

十月十九日(日),是日日誌:星期日醫生巡房減少,開始為將要見腫瘤科醫生而感到壓力。本週探病人數依然踴躍。

十月二十日至二十六日(一至日),是週週誌:整個星期無大事發生,痛症依舊。

 

十月二十七日(一),是日日誌:早上起床感到壓力好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林之感,感到有不利消息接種出現,不利消息陸續增加。

姐姐來帶我到教授樓看醫生,其實過往可以自己一個人獨立去處理,但今次一早起床便已渾身無力,到中午護士用推床把我運落教授樓。 

身邊遊走以我家姐為主,還有區蕙蓮Emily,閃縮出現的Jolie

像打了一場一敗塗地的硬仗。動一下也痛。事後姐姐告訴我醫生告訴她我暫時不能做化療,要留院觀察,我有一種好奇怪,是失落又不算是失落的感覺,未算是無助絕望的感覺。只是非常疲倦,整個世界像顛倒了。不過曾有朋友說,就算做了化療,副作用和治療龐大的開支,如果不能做,也未必不能不算是Grace

 

很疲倦,世界昏黑了。

 

十月二十八日(二),是日日誌:昏睡了整天,晚上睡醒,有幾張面孔在我面前。姐姐ThomasEstherWendy

姐姐跟我說了很多心事,澘然下淚,泣不成聲。想起人生有許多前塵舊事。

十月二十九日(三),是日日誌:一宿無話,發夢甚多。告訴醫生還是有幻聽幻視的問題,有很多人在無人的房間走來走去,有人在耳邊招喚,合上眼睛,便出現暗影,醫生與姐姐認為是止痛藥太多,是藥力過重的問題,吃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藥,身體的負荷過多,認真研究減少份量。幻視幻聽一事,覺得很有趣,到底是心的問題,還是藥的問題?

是日都是在昏昏迷迷中渡過。

 

今天下午做了PCN手術,很快完成,一小時內完成。

 

後來,各科醫生包括泌尿科、藥理科、痛症科、骨科來看我。骨科醫生認為其中一隻腳的枯萎情況相當嚴重,不能落床。

 

十月三十日(四),是日日誌:整天昏睡,無大事。

十月三十一日(五),是日日誌:無大事,在床上休息。

 

新來探訪的人包括:這數週來探訪的人包括鄭經翰黎則奮朱仔(由上海回來)、陳雪梅Kiki陳偉業司徒李碧儀

我狀態甚差,因為醫院認為太多人探訪,所以實施了新的限制,希望大家見諒。

另外,收到一些書的贈閱,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