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9-Sep-08, 7:55 AM | Diary | (2749 Reads)

九月二十二日(一),是日日誌:繼續留院,每天生活在重覆的模式之中。

早上六點睜大眼醒來,吃過麥皮早餐和第一輪藥(止痛劑),醫生來巡兩次房後,因藥力又再呼呼入睡。早上的病房很忙碌。中午前醒來,醫院派飯,中午來探的朋友較少,但因只有一小時探訪時間,還是比較匆忙。

午後,常會睡魔來訪,有時會睡上一兩個小時。下午常會見痛,吃藥也幫助不大。傍晚前醫生會來巡房,較熱鬧。傍晚來探訪的人較多,有時會待到九點才全部散去。之後看一會電視,聽一會電台才睡。

近日睡眠狀態較佳,少了半夜醒來睡不著的情況。

這天早上,往臨床心理科見臨床心理學家,有學生在場,一小時的會面,大部份時間都是我在交待事情,已厭倦覆述病歷,過份一點那不過是我像,玩棟篤笑般的個人遊戲。中氣不足,要說一小時說,加上沒有水喝,也不要期待我能說多少笑話。在醫院無聊,去談談笑,也不算壞事。

九月二十三日(二),是日日誌:繼續留院,平淡的一天,忘記了細節。打風。

九月二十四日(三),是日日誌:跟昨天相同,大抵是醫生見我面色蒼白,便叫我去輸血。是日下午至晚上,有明燒,個人很不自在,殘廢了,下不了床。妹妹Rita帶了兩個兒子從澳洲回來。

九月二十五日(四),是日日誌:Ditto跟前天況一樣。Doris來做能量治療。

九月二十六日(五),是日日誌:被通知下週一起開始電療。雖說既來之則安之,但心情總有點忐忑。

九月二十七日(六),是日日誌:Ditto。周末的病房,仍然忙碌,中午來探的人不少。傍晚想清靜,但事與願違,仍有訪客。

九月二十八日(日),是日日誌:Ditto。充斥各種不適與感覺的日子。這陣子,記起一周內來探訪的朋友還有StanleyClub O的幾位會員、Doris許平、楊淨等。 


| 23-Sep-08, 3:01 PM | Diary | (2526 Reads)

九月十七日(三),是日日誌:續寫,留院,經濟海嘯與毒奶事件,亂世浮生,「後奥運世代」竟然以這樣的調子開始。但住院生活依然平淡,病房早上六時便亮燈,無論是否想起床,也被迫醒來。無事,事隔幾天,也記不起做過什麼事。

傍晚,忽然收到女兒的電話,說和妻子來探望,真是喜出望外,是一年來最令我開心的事情,放下電話,忽然小哭起來。只想,有時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此刻才明白什麼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九月十八日(四),是日日誌:繼續留院,醫生說,情況惡化,活不了多久,心想只能既來之則安之。

有讀者留言說不宜登入發放負性能量的網誌,言下之意,我這個有點虛弱的網誌,正散發負性能量。朋友或醫生會問,此刻心情如何,我只會說,此刻,什麼也沒有想,既來之則安之,只希望不用依賴止痛藥,生活可以過得「無痛」。沒有什麼特別要想,內心反而清明起來。

九月十九日(五),是日日誌:來探的朋友,進進出出,事後不容易記起誰來過,誰沒來過。只希望朋友來電說話簡短一點,不要像問卷調查般查問病情,也不用送我我一時間用不著的東西。

傍晚,妻子與女兒來探。

九月二十日(六),是日日誌:週末的病房,早上比較忙碌,下午比較清靜。傍晚妻子偕女兒來探。

這一期留院,來探望過的家人朋友同事有:妻、女、母親、弟建華、姐Ruby譚浩堅、Thomas(劉)、Thomas(羅)、Esther、陳婉瑩、徐詠璇、張翠容、劉掬色、文潔華、方先生、Helen KwanGloriaJolieEmily、徐己然、阿孔、李永達、李智明、梁小琴、麥先生、文海亮、胡寶玲、羅月兒、蕭鏡泉、葉富強太太Helen、鄧特抗和太太Helen、陳惜姿、馬靄媛Elte吳可怡、葉振宇、YensVenus、何楚凌、DAAOKittyMayJeniceHiddy何秀蘭、梁家樂與太太、沈德偉、肅子昌、區惠蓮、何鸞、MandyLucia等,如有遺漏,稍後補上。

九月二十一日(日),是日日誌:談奶色變,連早上醫院派的牛奶麥皮也不想吃。近日胃口又復差,其實整體而言,人是虛弱,只覺得沒有什麼好吃。

晚上看《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大結局。


| 17-Sep-08, 12:44 PM | Diary | (1997 Reads)

九月十四日(日),是日日誌:中秋節,繼續留院,有多位朋友來訪,一時記不了那麼多,名字稍後補上,朋友來多帶生果、月餅、湯水,一時太多了,雖然胃口忽然好了一點,但不能多吃,無福消受,希望大家見諒。肥明小琴送來冬蟲草藥膳,不勝感謝!

九月十五日(一),是日日誌:公眾假期。留院。仍有多位朋友同學來探,包括當年學生會幹事會同學。

香港沒有按巴西預言家預測海嘯地震,但中國發生毒奶事件與美國雷曼兄弟要求破產保護。

九月十六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往腫瘤科為電療造設計度位。下午醫生說明天把我轉往東華醫院。晚上,有多人來訪,從略。沒有精神像以前記得那麼仔細,心領了。

九月十七日(三),是日日誌:留院,未有轉院。有點累。


| 13-Sep-08, 10:37 AM | Diary | (2095 Reads)

九月七日(日),是日日誌:投票日,中午陪母親吃飯,我胃口仍未改善。Leona來訪,但沒有精力傾偈,也沒有精力回堅尼地城投票,只好送上心意祝福。

九月八日(一),是日日誌:中午往瑪麗醫院見泌尿科,看CT檢查報告,內容並不叫人開心,為免影響大家心情,不在網誌公開了。回上環雜誌社,忽然精力全失,臥地,身心靈俱疲乏。傍晚往見Dr Rose,聽了她的開解。區惠蓮來陪返回荃灣,怕我中途有事。

九月九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往見瑪麗醫院腫瘤科醫生,看跟進治療安排。下午入泌尿科病房,輸血。

九月十日(三),是日日誌:輸血至中午,下午Pain Control醫生來安排止痛藥。朋友來探,細節從略。

九月十一日(四),是日日誌:留院,身心疲憊。多人來探。

九月十二日(五),是日日誌:留院,睡眠不算好,也要面對痛楚。多人來探,帶來大堆飲料。

九月十三日(六),是日日誌:留院,醫生早前表示要留院至完成電療。下午可能要做PCN Revision,又是一苦。

整週沒有上網,沒寫日誌,或令大家擔心。


| 06-Sep-08, 10:55 PM | Diary | (1645 Reads)

九月二日(二),是日日誌:一切從簡,在家休息,身體沒氣,奇怪,氣都往哪裡跑了。傍晚往碼頭邊逛了一會。

九月三日(三),是日日誌:中午,往做經絡治療。下午往《文化現場》雜誌社上班,不夠氣,氣往哪裡跑了?傍晚往飛雁洞塘尾道分壇問病問事。

九月四日(四),是日日誌:中午,往瑪麗醫院抽血檢驗。下午往《文化現場》雜誌社上班。

九月五日(五),是日日誌:早上,往雜誌社開會,中午和同事往茶樓飲茶。下午在雜誌社,覺得有點累。必須解決這問題。傍晚,往堅尼地城,把遲送達的生日禮物給女兒,是兩頂Cap帽,女兒似乎很喜歡。深夜,左腳奇痛,不能安睡。

九月六日(六),是日日誌:左腳仍然像扭傷的痛,何時扭傷?中午往做經絡治療。下午幾位朋友來訪,吳太LuciaRita吳太能用雞蛋探測人體與環境能量,殊不簡單,多謝關心。晚和母親、姐與弟等吃飯。 

另篇:立法會選舉

行文時,明天是2008年立法會選舉,我仍是港島區選民,不知道明天有沒有精力往投票。

今年選舉形勢比四年前更混亂,港島區參選者中有同學蕭敏華Man相當勇猛,辭工參選,但勝算很難說。

今年我會投何秀蘭,希望她能重返立法會,希望大家也投她一票。相對其他參選者,何秀蘭其實不錯。


| 01-Sep-08, 10:37 PM | Diary | (1179 Reads)

八月三十日(六),是日日誌:早上,近中午,往銀行辦點事。下午。往柴灣印刷廠睇埋版,但不太舒服,似乎有點燒,可能是著涼,看完版後,只能的士來的士去。晚上在家,看奧運金牌訪港,人們似乎來得很急。

八月三十一日(日),是日日誌:無事,亦無力做什麼事。傍晚做了一陣子推拿,但未解決腰痛的問題。

九月一日(一),是日日誌:中午做按摩推拿。下午回家,雜誌社准我這兩天放假。回家。傍晚,往海邊走一趟。女兒開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