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9-Aug-08, 11:14 PM | Diary | (1683 Reads)

八月二十五日(一),是日日誌:中午,推拿按摩,這陣子要靠這種方法來穩住身體的不適感。下午,上環雜誌社工作。傍晚回家──其實我記不清楚這天做過什麼。對生活的態度有點改變,有時可能是吃了會令人有睡意的止痛藥,迷糊過去了。

八月二十六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往荃灣海濱放生,但我記不清楚我是有去過。下午,往瑪麗醫院做電腦掃描,大抵不會掃描出什麼好結果,為了做掃描,吃了兩天瀉藥,肚子很不舒服,近期偶有便秘。

後回家,發覺在私人角落屈身躺下是最舒服,後來發現這是回到母體的姿勢,是有含意的。

八月二十七日(三),是日日誌:中午,做經絡治療,下午上環上班,但狀態不算好,我好努力想把事情「管理」得好一點。

傍晚,往飛雁洞塘尾道醫壇,因連日都有師兄弟來探問。問病,得葛洪醫仙乩文,其實是否葛洪並不重要,這是一段來自「仙界」的信息,或許也值得與關心小弟的讀者與朋友分享,也是一段很正面的信息:

戊子年七月廿七日(2008/8/27

良緣天賜 求仙引路 病入高峰 急轉危彎 中元道誕 預料火猛 正在燃燒 數字酵素 令你心慌 沮喪不已 其實道命 沒有害怕 治得人生 丈夫道志 無愧兒女 道業不負 延續道命 求生意志 世代說法 現代用語 所謂意志 就是心光 意志力堅 念道行善 善果行因 心經道卷 菩薩般若 本命之續 今問仙方 說明良策 姑且一試 轉路陽光 大地笑也「藥花二十一 丹符十次 三幅符轉 靈光在頂 葫蘆施藥 百解果一個 仙丹一粒」

中元即盂蘭節,至於仙方實際是什麼,大家可以不理會。 

八月二十八日(四),是日日誌:下午上環上班,忽然,全無精力,要躺在地上蜷曲身體,休息超過一小時,才能回氣。從來未發生過的事情。晚回堅尼地城家。

八月二十九日(五),是日日誌:中午,做能量治療。下午,拖拉至近四點才到上環上班。

傅魯炳的悼文紀念冊,我在六四吧認識當酒保是「革命」前輩的,沒有太深刻印象,今天讀其生平,發覺相當坎坷。2004年被驗出患淋巴癌,但從簡略的記錄中,他對醫療制度非常不滿,後者亦治療不了他,後來停止提供治療。2006年中轉危,無意糾纒下去,緊閉雙唇、閉目,不再咽氣,離去。讀至這段,感觸極大。不過離去時,太太、朋友都在身邊,並不寂寞。

晚,回荃灣家,找尋如何自處的空間。


| 26-Aug-08, 1:31 PM | Diary | (897 Reads)

八月二十三日(六),是日日誌:早上,讓自己安靜。下午兩點到上環一樓上咖啡室出席《文化現場》讀者會,有六位讀者出席,討論內容屬高質素。之後,往隔籬街見Dr Rose

荃灣,往碼頭放生了一些沙蜆,打風後,手腳有些倒瀉籮蟹。這陣子,把個人活動減至最少,也不想什麼東西,遇身體有不適,便去用手按,可算是自我觸療,只是在荃灣家中也嫌不夠清靜。看了一會奧運,晚上早睡。

請注意:感謝各位朋友留言關心與提議,暫時未有Mood回應,請容我稍後一點。

八月二十四日(日),是日日誌:是日無事,傍晚去了荃灣海傍。


| 22-Aug-08, 11:48 PM | Diary | (1229 Reads)

八月二十日(三),是日日誌:中午,旺角做經絡治療,下午上環上班,傍晚見Dr Rose,談最近情況,悲從中來,澘然淚下。

八月二十一日(四),是日日誌:早上往「放生」了一些沙蜆,下午上環上班。

八月二十二日(五),是日日誌:颱風鸚鵡,早上八號風球,下午九號風球。早上,往做經絡治療,留至傍晚回家。忽然有沉重心情。


| 19-Aug-08, 11:21 PM | Diary | (771 Reads)

八月十六日(六),是日日誌近中午,往旺角經絡軒做推拿按摩,紓緩腰腳痛的折磨,之後坐了幾小時,在沙化上睡著了。近五點,和己然師傅Lucia,往始創中心自然素食吃點東西,但食物質素普通,紅色的布置有點刺眼。

胃口仍不好,脾胃虛弱,身體有點失控,對這具肢體軀殼愈來愈陌生。後回家,覺電視直播奧運,很是吵耳,是個人心情作祟吧!對清淨、自在,似乎要有新的詮釋。

八月十七日(日),是日日誌:在家休息,拉下窗簾,校細電視音量(甚至關調,室內要有點動靜),一個人好好安靜一下,調校一下自己。傍晚,買了兩斤沙蜆,往碼頭放入海中,不知道這樣行不行,只管做了。

後往街市剪髮,理髮師說要給我一個日本最流行的髮型。頭髮剪短了,照鏡,人更消瘦憔悴。

八月十八日(一),是日日誌:早上,不自在感又再強烈。中午往做推拿按摩。看電視直播劉翔因傷退出比賽。謎一樣的事情。下午,往上環上班。晚上,人仍不自在,躺在墊高了的枕頭上發呆──或入靜,感覺一下身體中不同形式的不舒服飾。

八月十九日(二),是日日誌:早上拉下窗簾再睡至中午。下午,上環上班。身體情況沒有怎樣改善,在街上走,有點辛苦,但吃多了東西,「發現」中環有餐廳有芫茜皮蛋魚片湯。

另:星期六下午《文化現場》雜誌辦讀者反應會聚會,有沒有朋友有興趣?如有興趣,請與我聯絡。


| 15-Aug-08, 11:19 PM | Diary | (896 Reads)

八月十四日(四),是日日誌:炎熱。是日農曆七月十四。

活動一:

近中午,往旺角做經絡治療,腰痛與腳痛(主要是左腳)的問題,在這次PCN Revision之後,似乎嚴重了,當左腰左腳出現閉塞感覺時,痛楚便逐漸出現,有時要經過幾個小時的累積,那種痛楚令人不安,也影響走路,變得一拐一拐。

叫人不舒服感覺,使人不容易安靜下來,專心寫稿,令一些積壓了的工作,無法盡早完成。往做經絡治療,推拿按摩腰腿反射區有關穴道,可以紓緩痛楚,但問題是不能每天都往做推拿按摩。當然,自己可以為自己按,但我想關鍵是個人要鬆弛,由別人推拿會較容易做到。

下午,往上環雜誌社工作,又為新一期努力。個人雖然有點累,但最近愛說「勉勉強強」,尚可。要感謝出版社的同事,對我目前情況的體諒與寛容。

活動二:

晚,往沙田體育學院奧運馬術比賽,是馬會邀請,一行人等都是傳媒人與專欄作家。

先往九龍塘理想酒店集合,坐車往沙田,再在沙田馬場轉乘穿梭巴士往比賽場地。會場熱鬧得像嘉年華會,各種設施與建築,一看便明白什麼是不惜工本。

入場安檢,比想像中簡單,不過是遞交門票,與把背包放入透視機器中。我們是嘉賓,給安排到有空調的餐廳中,吃自助餐,質素普通,不算好,招呼則不錯──馬會的公關大員說,是美心供應,與馬會無關。

是晚仍是「盛裝舞步」比賽,比較靜態。不大懂得欣賞,但總算來看過。

PicturePicturePicture

九點半,乘車離去,後搭超人的順風車回荃灣家。 

八月十五日(五),是日日誌:早上,本來有些事想做,但身體很不舒服,磨至中午勉強出門,往和母親與弟吃麵。之後,往上環工作。勉勉強強。

傍晚往堅尼地城,去看女兒打乒乓波,女兒球技進步了很多,偶爾還能扣殺,似模似樣。女兒的態度好轉了,她始終是我最大的能量來源。

Picture


| 13-Aug-08, 11:25 PM | Diary | (1174 Reads)

八月十二日(二),是日日誌:在醫院,無大事。中午一姓的精神科醫生來看我,只叫我重述了一次病歷,問我睡眠狀況,結論是繼續跟進,並給我開了點安眠藥。傍晚本可出院,但留待明天。病房氣場不大好,令人很頭痛。 

八月十三日(三),是日日誌:早上,腰痛與腳痛,是反射區式不適,吃止痛藥也不大見效。中午出院,回荃灣家。其他活動細節沒有太好心情細述。多謝大家留言鼓勵關心。


| 11-Aug-08, 10:21 PM | Diary | (1269 Reads)

八月十日(日),是日日誌:在醫院,無聊亦無事。整天看奧運比賽電視直播,有點頂唔順。

八月十一日(一),是日日誌:仍在醫院。

下午往腫瘤科見該科醫生,醫生三個意見:一、化療不能根治,二、我腎功能不好,如做化療會有很多限制,三、八月尾尚有一個CT Appointment,須看檢查結果有否其他發現。  

後回泌尿科病房,要寫《溫暖人間》稿。可能心情不好,未能放鬆,腰腿續痛。

其餘事情不記錄了。 

另,《文化現場》讀者會短訊:

《文化現場》文化評論雜誌定期舉辦讀聚會,了解讀者對雜誌的意見,下一次讀者會將在八月二十三日星期六下午二時在上環一家二樓咖啡室舉行。

有興趣、又有看過《文化現場》的朋友,如有空的話,歡迎參加,有意者讀給我電郵,以備安排。 


| 09-Aug-08, 4:11 PM | Diary | (1972 Reads)

八月六日(三),是日日誌:是日打風,八號風球懸掛了大半天。留家寫稿,腰有點痛,暫時沒有比較有效的止痛方法,痛楚是很消耗能量的市情。 

八月七日(四),是日日誌:有雨,早上,往旺角做經絡治療,按摩腳底與隻腳有助減痛。下午,往上環文化現場》上班,開會與面試來應徵者。晚上早回家休息。 

八月八日(五),是日日誌:是日立秋。早上,有雨,往瑪麗醫院入院,做PCN Revision,十點前到達,忙碌了整個上午做準備功夫,最費時間的是打針斗,年青醫生搞了半小時也不成功,找來兩位醫生幫手,勉強趕及時間。

Revision只做了半小時,比以往快,但腰痛問題沒有改善,手術中忽然心跳加速,至分鐘120幾次,醫生找不到原因,後醫生巡房時有醫生說說可能是貧血,晚上輸血,近深夜心跳口復正常。

醫生並沒有告訴我上次頸骨位腫塊報告,不過我在File中看到有關報告,果然不是好東西,醫生說是擴散了。醫生又說,如果腎功能不好,不能做化療。

晚上看電視直播北京奧運會開幕,最有趣的是最後用「威也」吊起李寧在高空扮奔跑,燃點會場火炬,有港產片「吊威也」Feel,舞林高手飛簷走壁,場面必定令老外想起《臥虎藏龍》的場面。

其他事情,不記錄了。 

八月九日(六),是日日誌:晚上輸血,睡得不好。早上往照X──照肺,後醫生看了一眼,說沒有什麼特別。下午等候見心理醫生,但沒有人來,大抵今天是周末。電視整天直播奧運賽事。


| 05-Aug-08, 9:08 PM | Diary | (1025 Reads)

八月三日(日),是日日誌:晴,熱,無事,在家休息,傍晚外出一會。

 

八月四日(一),是日日誌:晴,熱,早上,近中午,往荃灣海邊放生了一些沙蜆。下午,告假,在家。

 

八月五日(二),是日日誌:雨,一號風球,上午近中午,往旺角做推拿治療,下午,上環雜誌社上班。晚,回家休息。


| 03-Aug-08, 11:46 PM | Diary | (1462 Reads)

各位朋友:感謝大家大量的留言,緣結三生,想來總覺得未算白活一場。有時在想,我何德何能,要讓大家這樣關心?

當然,留下一段鼓勵的文字,或幾句溫柔的說話,不算太難的事,「網上探病」更是廿一世紀初或Web 2.0時代的事情,從前探病,可真是辛苦的事啊!

記得小時候往公立醫院探病,公共醫療服務聊備一格,病床非常矜貴,於是有陣子,為多收一點病人,房間走廊都擠滿人,許多人要睡帆布床。那種帆布床值得一提。

帆布床屬於偉大的帆布時代──歐洲人揚帆出海,探索這個星球,沒有帆布,基本上無法成事,今天帆布的留存物只剩牛仔褲。雖然,今天牛仔褲其實也不用帆布,而是改良了的其他布料。

帆布床只用幾枝木棍撐起,架床很考工夫、費氣力,是大人的手藝,搭得不好,這種床很易塌散,以前也睡過這種床,晚上總會塌一兩次。

後來這種床被尼龍床取待,最終完成了歷史任務,但這種設計很富《漫天風雨待黎明》或《別問我是誰》情調的床,仍叫人懷念。

說回醫院。那時跟大人去公立醫院探病,探病時間的醫院總是人頭湧湧,睡帆布床的親戚要把個人物件綁在床底下。

四處都有人埋怨沒水喝,那是ICAC成立前的年代,阿嬸只給那些給了利是的病人倒水。所以,我們去探病會帶瓶水去。

因為當時年紀小,今天想來,那是雞精、葡萄適還沒出現的年代,如果不煲湯煮粥,在物匱乏的年代,也不知大人會帶什麼去探病,但傳統以來煲湯煮粥是家人的「專利」。

話題扯遠了,只是想用另類一點的手法,跟大家說句多謝!


| 02-Aug-08, 11:40 PM | Diary | (480 Reads)

八月一日(五),是日日誌:晴,早上,在家,中午,往附近釣魚用品店買了一個可裝氣泵的膠箱。

下午,到《文化現場》上班,今天最後「埋稿日」(即所有Pre-press印前工作要完成日子,又即要完成所有Artworks製作),比較忙碌。兼職編輯方先生則事入了醫院,犯了血光之災,不能來上班。不過,見慣風浪,再複雜的情況也遇過,只相信最後雜誌一定可以如期出街。

傍晚,往灣仔社區電視,攝錄了一輯三集每集十分鐘的清談節目,是Webcast,所以一切比較簡單,節目名稱是《文化好東西》,是我臨時想到的,第一輯是和嘉賓陳雲港英時代董建華時代和現在曾蔭權時代香港文化政策的變化與發展,題目雖大,但不難,只嫌十分鐘時間太短,但網上節目,十分鐘已經很長,加上我們又不靚仔。 

七點許,到柴灣印刷廠繼續埋版,區惠蓮帶了暑假來做Intern,但很幫得手、讀中大的阿瑜,來幫手,否則我一人不知要搞到幾點才收工。洪磬Sophia則早走,雖然千頭萬緒,但埋版工作大致於十時半完成。

不經不覺《文化現場》已經到了第四期,今期專題是「2008文化旅人」(文化藝術與旅遊),但今期最好看的文章,是舞蹈家楊春江的小自傳,他的身世簡直出人意表,大家如找到雜誌,應該一讀。盧燕珊北京奧運建築,觀點獨特,亦是好文章。今期因是暑期版,所以頁數較前稍減。柴灣長途跋涉回到荃灣,已是十二點幾,但也比原先預計的早了。

妻子和女兒往澳洲旅行三星期回來,和女兒談了一陣電話。望穿秋水,很掛念她們。 

八月二日(六),是日日誌:早上起床有點頭重重,中午往上環雜誌社,抵達時剛好見到從印刷廠來送稿的大叔。今早,要看「藍紙」,沒有問題的話,便可上機印刷。今天只有我一人上班。

從家中出來,腰腿一直不舒服,捱著,連吃飯也沒心機。兩點鐘,往旺角經絡軒關醫師不在。已然師傅說由推拿肩膊做起,我說腰痛奇苦,不如返其道而行,由腳底反射區做起,希望可以紓緩腰痛。結果,效果果然不錯,按摩湧泉穴,百會穴還出現靜電感覺。

關醫師回來,看我鎖骨的腫塊。說就是這個東西把我的精力鎖起來。描述也很形象化。

傍晚回荃灣,街上太熱,人太多,無事可做。


| 01-Aug-08, 10:05 AM | Diary | (770 Reads)

七月三十日(三),是日日誌:炎熱,個人很疲倦。終於明白,近頸骨位處腫塊,不是好東西,逆來順受,稍後日子仍是艱難。

下午到上環雜誌社上班,個人能力似乎有限,辦公室仍然有難。感謝Jolie見我沒「正經飯」吃,給我「布施」了一頓份量不多──我也吃不下太多的晚飯。早回家,休息。 

七月三十一日(四),是日日記:炎熱,早上有微雨。中午往中環荷李活道文武廟,和Andy Hei’s Gallery黑國強Victoria Cheung等見面,後往附近一家西餐廳吃飯,除沙律吧外,其餘的竟出奇地難食。黑國強承繼家族古董生意,近年有興趣搞文化藝術文物展覽,是有心人,傾談很投契。

下午到雜誌社上班,為新一期雜誌埋尾。

傍晚往見Dr Rose,告訴她我的新病情,她亦告訴我她最近對治療病人及對以佛法治療的體驗,說放生是最「有用」的功德,但放生要懂竅門。她的意見,我在消化,似乎幾年來我做的事,包括所謂功德,「效率」都不算高。

後回荃灣,忽然很不舒服,不自在感強烈。J順路來送飯,但今晚胃口不算好。晚看電視《向世界出發林燕妮韓國華溪寺禪修一集,集中有些禪師曾見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