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May-08, 1:15 AM | Diary | (439 Reads)

五月二十六日(一),是日日誌:有雨,下雨的月份開始了。中午,炮台山梁醫師,下午上環上班,傍晚,往尖東南洋中心百樂門宴會廳參加飛雁洞幼稚園校董會會議,我獲邀成為這間幼稚園的校董,是有趣的身份。幼稚園在藍田區。

席間酒樓老闆胡珠先生香港飲食文化革沿,對百年歷史如數家珍,對客家飲文化分析,尤為獨到,殊不簡單,儘管我亦博聞強記,也無法望其項背。有時間的話,或會把所提及的資料整理一下。

五月二十七日(二),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上環雜誌社工作,埋版週,所以比較忙碌。傍晚,去維德廣場地下一家日本Fusion菜餐,見港大Journalism今年的Mentee,一年班生Kristy林樂軒。這個學妹是今年學生刊物《學苑》的副總編輯,給我看的兩期《學苑》有板有眼。因有共同話題,所以談得投契。

當了她的Mentor一年,沒有機會見她,要到學期結束考試完畢後,才能見她,完成做Mentor起碼的責任。很高興有這樣一個純品的Mentee

林同學說不介意把她的照片上網。讓多點人認識,是寫作人的工作策略之一。
Picture 

五月二十八日(三),是日日誌:早上,往炮台山為一位港大學妹進行通靈,今次由我當Medium,對有關安排,略覺簡陋,但一般當Medium,不能對外談論Client的私隱,細節就此從略,但總之是有趣的經驗。有關靈媒的活動,找另一個時機再談。

下午,回上環雜誌社上班,為這一期的封面設計煩惱。傍晚往蘭桂坊香港大學校友會會所,和莊陳有沈德偉梅守正等八位同學吃飯,陳有交待前年籌款所得款項的運用情況。

席間,主要話題最多人發言是「副局長」,彈多過讚。拉點關係,行家邱誠武給召喚,在大學時代已認識邱武,他屬《中大學生報》陣營,畢業後因是行家,我們是《香港經濟日報》的同事,近年,較少來往。至於潘潔,因我較少搞政治評論,所以不認識。從口痕角度,特首為何會在國哀日宣布副局長名單,唔係幾老嚟。拎起手,已是一副爛牌。

無論如何,以我今天的狀態,副局長諸如此類的遊戲,距離我很遙遠。 

五月二十九日(四),是日日誌:繼續下雨,家居與雜誌社隔鄰單位都在裝修,噪音不輟。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和梁醫師另一位Client談了一會。

下午往上環雜誌社工作。傍晚往炮台山再參加類通靈活動,但顯意識上似乎拒絕進入狀態。都是一場自編自導自演的戲。


| 29-May-08, 12:40 AM | Diary | (338 Reads)

回應留言:好一陣子沒有回應留言,真是抱歉。忙是一個理由,有時魂魄唔齊是另一個理由──請注意:我只用「魂魄唔齊」一詞,而不用失「失魂落魄」。

真的很多事要做,有些要做的事情,也很離奇。 

人叉:你的留言很厲害,留言引經據典,我一時間消化不來,要像牛一樣有四個胃去反芻,無論如何,很感激。你也花了很多功夫,近於炸版,真不簡單。

老師Papaji給我們作為學生的教誨,其中一項修行原則是化繁為簡,當然不管是婆羅門,還是吠檀多的聖人,都必須精通各種經典,這種工夫不能苟且,但老師說尋道者最重要清楚的修行的目標,偏離了這個目標,其他的,都不重要。 

小學生:雖然好像四處去,但都屬「定點來往」,也幸好香港交通基建效率很高,雖未至往來無障礙,但也令我來去自如,有時還有飄移的快感。

三打西餅,訪客只吃了一打,大抵大家都不餓。當天,我家是第二個實習地點,大夥兒之前在另一家同學居所,獲熱情招待,有蛋包肉餃、糖醋排骨、炒米粉、雜菜沙律,對我那幾打有點寒酸的西餅,自然不感興趣。我也沒辦法,一來自己不諳烹飪,二來沒有時間去找尋較像樣的下午茶。我只是一個人,不能同一時間接下太多的任務。餘下的兩打,我晚上回來,吃了三件,清晨四點鐘醒來,肚疴,至七時才好一點。

餘下的西餅今天仍放在冰箱中。 

醜奴兒:天斬煞與門沖,都是香港城市巒頭常見現象,甚難避免。天斬煞的破壞力,要視乎兩座大廈間罅隙後是否望空(即是只見天空或大海),如沒有望空,罅隙有番相當闊度,影響會減低。有謂「天下萬煞,萬神化之」,化天斬煞有多種方法,包括放植物(忌神為木的人不宜),也可用某幾款百葉簾,細節從略。

門沖亦如是,兩門相沖,如對方很少開門,門便變成牆壁,影響減半。我在這裡居住以來,只見過對面單位開過一次門,究竟住了什麼人,也不甚了了,香港鄰里關係之淡薄,莫過於此。見煞與化煞,有很多學問與流派,如有高見,萬望賜教。 

Sam以前有人告訴過我為什麼要在佛誕吃蒝茜餅,但原因已忘記了,待去查證一下。也不要怪責店員,不然便是五十步笑百步了。今年,也有師兄給了一件蒝茜餅我吃,很好吃。 

暫時回應至這裡,睏了,要去睡覺。 


| 26-May-08, 1:35 AM | Diary | (607 Reads)

五月二十三日(五),是日日誌:早上,忘記了周大偉中醫師的Appointment。一早醒來,便繼續收拾家居。這是會上癮的活動,母親多年沒有收拾家居,我們說了多次要執拾,也找過菲傭來幫手,都不得要領,結果工作還是落到我處。

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到上環雜誌社工作,這天是最後截稿日期,比較忙碌,也較遲離開。晚上回家,繼續收拾雜物。

五月二十四日(六),是日日誌:早上有雨,清晨有雨的感覺很特別,早上收拾家居至下午,二點往觀塘功樂道一同學家中,上地靈課,同學的故事很曲折。

四點本,乘地鐵往北角書局街另一同學家中,上另外一節地靈課。七點半,接續回到銅鑼灣上餘下課程部份。

下課後回家,雖然有點累,還是著迷般繼續收拾。睡前,在網上收聽了一會由陳奕迅韋小寶廣播劇版本的《書劍恩仇錄》。

五月二十五日(日),是日日誌:早上,六時醒來,似乎太早,忽然想看影碟,找了《虎膽龍威》第四集,看了一會,才再睡著。十時起床,繼續執屋,要洗廁所和廚房,沒時間再收拾房間。下午,往附近翠濤閣一同學家中,續上地靈課。

因為下午第二節,是來我在荃灣母親家,一時間想不到到買什麼下午茶招呼來訪Dr Koo及約十五名同學,又沒時間去找尋,只好買了三打大班西餅。近五點許,一眾人來訪舍下。

屋子比較舊,不及翰林軒老家比較能見人,荃景花園畢竟是二十幾年樓,坐丙向壬,早前以為是用兼盤,但今次仍用大門同開8641格局,兩者中,同然是用八運較當旺的86門較佳。此屋雖近有天斬煞,稍遠處有警署,又犯對門沖,但未至不可居住,格局雖小,仍有小康可圖。

當然,這裡有個妥協位,就是家母年紀大,要她搬離此屋,會有困難與殘忍。在此屋我只是過客,較少個人的FootprintSignature,我大部份的個人物品,都放在堅尼地城迷你倉,但命運安排,輾轉入住此屋。

我們還談了很多其他東西。過了七點半,眾人離開。八點半,到荔枝角Club O,和周兆祥大余威哥Stanley小鳳姐等開會,見到Linda ChungLily。對不起,今趟又遲到。十時許回家,有點睏倦。 


| 23-May-08, 2:24 AM | Diary | (327 Reads)

五月二十日(二),是日日誌:國哀日第二日,早上,往香港大學Mentorship出版開會。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上環雜誌社工作。

傍晚再往炮台山參加靈性溝通聚會,至十一點,成效暫時未見。以前也受過通靈訓練,本來想多談一點,但感所參加的活動未見特別,暫且不提了。

五月二十一日(三),是日日誌:國哀日第三日,心情仍未算好,原因相當複雜。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在雜誌社工作,傍晚本想往堅尼地城家,但感還有很多事要趕,回荃灣家寫稿,但思緒未能好好組合。

五月二十二日(四),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到上環雜誌社工作,傍晚往堅尼地城家,後回荃灣家收拾。

因星期日地靈班同學會來做風水功課,我本無家可歸,在母親家只是過客,家母自家父九年前過世,便沒有裝修過家居,布置仍保持十年前樣子,傢具陳置陳舊,要招呼人家到訪真有點為難,但我也想研究一下這家不用問也知是「病屋」的住宅,風水如何的壞。只好硬著頭皮。


| 20-May-08, 12:28 AM | Diary | (360 Reads)

五月十六日(五),是日日誌:生活在淡淡的哀愁中,是因為天災太慘?是因為人生本來就苦?

早上好像睡不醒,中午炮台山梁醫師,下午上環雜誌社工作,傍晚往灣仔小童群益會,聽來自台灣的「心靈溝通師」免費講座,有多位朋友參加,但講座內容並沒有特別新意,暫時不作記錄。 

五月十七日(六),是日日誌:中午,往馬鞍山顧修全專業訓練中心地靈班同學阿Ken的屋企,上地靈實習課,至七時,後和三各同學往附近商場吃飯。 

五月十八日(日),是日日誌:早上,身心疲累未回氣,中午往東涌藍天海岸地靈班一同學家做實習課,上實習課學習所得較多。四點許,轉往荃灣朗逸峰另一同學的家中續上實習課。

六點,獨自在同學家電召的士欲往旺角,在樓下等候,一輛的士上來,同樣要接送一名電召要往旺角的男乘客,我便上車,未幾發覺上錯車,是因同時有個男人電召的士往旺角,鬧了雙胞。折回,換了的士。

旺角倫敦酒樓,約了StanleyJolie等出席飛雁洞舉行的呂祖恩師誕。至十時回家,要趕稿,和Stanley等談得投契。

得悉,四川彭州八卦亭老君廟及多處道教宮觀,都在今次地震中受到嚴重破壞。 

五月十九日(一),是日日誌:四川地震全國默哀三日。有雨,

中午往觀塘飛雁洞接受艾灸義診。下午二時二十八分,默哀一刻。後往上環雜誌社。傍晚,往炮台山參加溝通聚會。


| 16-May-08, 12:19 AM | Diary | (614 Reads)

五月十二日(一),是日日誌:是日佛誕,今年沒有往銅鑼灣秀峰禪院禮佛。

下午,我往商場找母親,母親問為何這麼遲,我說才一時半,母親給我看手表,正好是二時半。我很少看手表,也不戴表。這是近半年少有地看手表。

下午二時半,四川發生黎克特制7.8級地震,有人在香港也感到震動,我因站着看表,沒有感到地震,但隱隱感到一股強大的負能量在擴散。

後往觀塘飛雁洞向諸佛菩薩禮敬。我亦沒有地方可去。似乎,還有些事情發生過,但已記不起來。 

五月十三(二),是日日誌:情緒低落,這幾天腰有點痛。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往上環雜誌社。晚上往旺角Club O主持面相班,以為學員看相作教學示範。有一段時間,沒有這樣Intensive給人看相,要重拾零散了的能量。還是有辦法。

下課後,一位姓的學員,是退休公務員,請我到附近泉章居吃晚飯/宵夜。他亦有問題想我幫手解決。 

五月十四日(三),是日日誌:四川地震災情嚴重,很難過。得悉成都附近彭州亦有災情,其為一道教聖地,飛雁洞在此捐建一座八卦亭。中午,往炮台山見梁醫師,下午往上環雜誌社,晚上回堅尼地城家。 

五月十五日(四),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與--一時忘了名字──的文化題材男作者見面,談了一會。後見梁醫師。下午,往上環雜誌社。

傍晚,往油麻地Club O綠色生活百科網站綠色維基網開會。感謝小鳳姐方先生參與統籌義工工作,稍後會組織義工朋友聚會。之後,往雅蘭酒店一素食店吃飯。


| 12-May-08, 12:03 AM | Diary | (495 Reads)

五月五日(一),是日日誌(原來已有這麼多日沒有撰寫日誌,生活大概有種不自覺的空洞感,時間才會在不知不覺中流逝。)

奧運火炬傳遞像颱風登陸大陸,一切似乎仍逐漸遙遠了。緬甸有風災。)

早上,往觀塘飛雁洞參加義診,儘管不大肯定是否對自己有效,還是去了。下午,上環雜誌社。晚上,到堅尼地城,本想上家,但忽然下雨,加上精力不足,只好回荃灣

五月六日(二),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上環雜誌社,晚上旺角Club O主持面相班,尚算可以。

五月七日(三),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上環雜誌社。傍晚見Gloria

五月八日(四),是日日誌:近中午去和母親吃飯。後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回雜誌社一會。往見Dr Rose傍晚,往瑪麗醫院Esther給我熱湯。Thomas 送飯。驗血血色素4.4,吃了一點小驚,但也沒有能力去理會。眼前事物,也記得不大清楚。似乎仍在一種惡性循環中,未有走出來。晚上,輸血。

五月九日(五),是日日誌:瑪麗醫院泌尿科,早上,做PCN Revision,今次尚算順利。下午輸血,睡覺。

五月十日(六),是日日誌:留院,下午輸血。

五月十一日(日),是日日誌:中午出院,有點迷惘。精神稍好,但勞心的事,細節不談了。 


| 06-May-08, 11:09 PM | Works | (581 Reads)
星期日明報 

火炬接力現場目擊記(見報時題目:中果,渣油)

 

五月二日星期五,有雨。早上,我從荃灣乘搭地鐵,想土尖沙咀,觀看奧運火炬接力活動。剛搭入地鐵站,廣播便不斷重覆:「因為尖沙咀區有大型活動舉行,乘客請使用其他車站。」

我沒有理會,只覺車廂較平日寧靜,講手機的人少了,周圍氣氛有種緊張感。當列車抵達尖沙咀,跟我一起在這站下車的人不多,大抵是受了廣播的影響。

踏出車廂,四周人擠,垃圾箱塞滿了紅色的東西,好奇走近去看,原來都是國旗與特區區旗,地上還有不少,嘀咕誰會如此,看見有地鐵人員檢拾地上與垃圾箱中的國旗區旗。

車站內站滿了許多穿著同一種紅色T恤的人潮,操外地口音或普通話,拿著地圖與購物袋的遊客,許多人都在手臂或胸口上貼了紅色「中國加油」的標貼,有人索性把「中國」二字撕下來,貼在額頭或臉頰上。

各出口都站了警察疏導人潮。好不容易擠出了車站,雖然九龍公園前彌敦到處都是遊客、記者與警察,但才發覺這一地段的火炬接力已經完畢,要看明星當火炬手,人們早上八時便來霸位。那時,已近十一點。

雖然如此,街上氣氛仍有點緊張感,大抵是我很少在同一場合中看見這麼多國旗與愛國標語。在人群中,有人用普通話訓斥旁人說:「中國人一定要反對藏獨!」「一定要愛國。」又看見有個男人在背上掛了「迎奧運,識人權」的紙牌,有內地年青學生(從打扮與年齡估計)在他面前搖動國旗,用普通話喊「中國加油」。

既然錯過了,只好離去。下午二時過後,我在金鐘站旁太古廣場出口出來。有人在站前派發標貼與國旗。

我詢問維持秩序的女警,活動何時經過金鐘道,她說:「四時吧!」雖然還有兩小時,已有人群開始聚集霸位,分不清楚哪些是遊客,哪此是本地市民,但秩序早上比尖沙咀區良好。大抵因為下什沒有雨,而這又是香港白領為主的地區。接近四點,只見騎著電單車的警察的巡邏愈來愈頻密,警察也愈來愈多。

到了四點十分,終於封路,先是贊助商的花車,接著是警車,然後是由火炬護衛隊簇擁的火炬手登場,四周一陣騷動,維時大概幾分鐘,像是本能反應,當火炬隊伍過去後,人們在十五分鐘內散去,喧爛歸於平淡,沒有早上在尖沙咀看見的場面。大抵,如要示威與對峙,金鐘站不是立法會大樓,沒有戲性與劇象徵意義。無論如何,我做了現場「參與式觀察」,目睹本來是奧運活動,如何變成了愛國表態。


| 06-May-08, 12:34 AM | Diary | (758 Reads)

五月三日(六),是日日誌:睡至下午一時才起床,委實是疲倦。下午還想再睡,傍晚,往東涌探訪Esther和她的家人。Esther是小時候的鄰居,她的兄長最近做了幾個與腦部有關的大手術,從上海搬回來,現正休養,我們談了好一會治療的經驗。他提議我每天喝猴頭菇茶。感謝Esther邀請去吃她的「住家飯」,我已很久沒有吃過這樣的飯。

荃灣家,看了套舊片DVD,《The War of Worlds(強戰世界)。 

五月四日(日),是日日誌:無事可記。晚上早睡,半夜醒來,重聽港台早年廣播劇衛斯理的《老貓》。 

關於「貧窮的男人」的問題:本來只是偶爾「呻吟」一下,把自己「強戰」的一面卸下來,讓朋友與讀者多了解一下個人實際的生活情況,有一段較長的時間,我的確相信自己在貧窮線上徘徊。

我所指的「貧窮」,不是單指個人物質生活與個人收入,更包括精神生活。有段日子──或許更包括現實生活有種懸空感,是因為離家之後,個人生活似乎失去了軸心與目標。當然,對自覺(或自以為是)的所謂修行人,這種懸空感可能還有其他含義,例如失去精進的動力。

就算要做《維摩詰經》中的「有病菩薩」,或《福音》中「山中聖訓」的「神貧」,也不容易。

話題似乎拉遠了。貧窮是一種心境,有一陣子,我把自己每天生活安排得很忙碌,一是為了讓自己有種「精進感」,另一方面是「充實感」。你或許說我是自欺欺人,但對一個身體不舒服的人而言,這其實是別有一番不足為外人道的含義。有些感受與想法,也毋須明白的清楚說出來,說得太白,便容易流於俗氣。

有些感受,我也無法三言兩語說明出來。無論如何,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與支持。近日精力不足,恕我不逐一回答,一切心照,盡在不言中。 

另,關於《文化現場》:文化現場》於五月九日才正式出版,這是一本免費贈閱的藝展局資助文化刊物,大家可以在書局、文化中心、大學校園等地方找到。另外,亦可以在報攤以二十六元價錢購買。也多謝大家支持。


| 03-May-08, 12:39 AM | Diary | (878 Reads)

五月二日(五),是日日誌:有雨,早上,想去尖沙咀奧運火炬接力活動。我不會用「聖火」二字,你以為是宗教活動、武俠小說?

但抵達時,活動已經完結,只覺滿街是警察、大陸人士與留學生,後二者,以相論相,有一種集體形相與氣味。有點「香港已經淪陷」的感覺,不算舒服。是考驗素質與識見的時候,許多人在這個時刻在個人素質上露了底。

Picture

轉往炮台山梁醫師。之後,近兩點,往金鐘,想看香港路段,但女警說四點才是活動時間,只好在太古廣場遊蕩一會,四點鐘活動如期舉行,金鐘是小白領世界,香港味濃一點。這一段的火炬手是鍾建民

Picture

一個人在圍觀人群中,有點疏離與疲累。

荃灣和母親吃飯,之後便睡覺,半夜才醒來。


| 02-May-08, 1:50 AM | Diary | (756 Reads)

四月二十八日(一),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到上環雜誌社上班,籌備雜誌第二期內容。隔鄰寫字樓裝修,灰水氣味令人不舒服。晚,回堅尼地城家,有點吃力。回荃灣家,續讀藝術發展局待審批文學申請作品,這次應共有十本作品。 

四月二十九日(二),是日日誌:起床後仍覺精力未足,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往上環雜誌社。晚,往旺角Club O教授面相班,今堂談五官,因要遷就學員不同水平,在準備教材上,有點頭痛。因Club O沒有準備好Projector,開始時有點倒瀉籮蟹。 

四月三十日(三),是日日誌:起床後,有點情緒問題,往地鐵站咖啡小店喝了櫪即磨咖啡,好了一點。不過,擔心變成依賴。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下午往上環雜誌社。傍晚,印刷廠送書,把製成品拿在手上,有點奇妙的感覺。下班後,往大會堂餐廳Esther,已兩年不見。回到荃灣,很累,因把電腦的電線遺留在Club O,沒電腦可用,較早睡覺。 

五月一日(四),是日日誌:勞動節,是個從來都是個感覺奇怪的日子。早上,西貢發生大車禍。早上不願起床,因為虛弱,起床後仍欠缺能量。

中午,往油麻地美都餐廳鄧明儀與她的丈夫吃飯。一點半,走過兩三個街口百老匯戲院傍的Kubrick書店,參與主持《文化現場》雜誌創刊酒會,在書局舉辦這種活動,我還是第一趟,所以覺得很有趣。

Picture漫畫家小克的怍品,我把它用來作封面用。

Picture

來參加的朋友很多,憑記憶有:何慶基(他其實是主人家)、陳清橋藝展局代表)、楊慧儀、鄧明儀、謝至德、石家豪、馬靄媛、張玲玲、呂書練、鄭依依、文潔華、鄧樹榮、茹國烈、古天龍、吳正文、鄭嬋琦、謝健民、鄧小樺、何鸞、陳綺文、呂豐雅、鄭尚榮、陳曼霞、邵家臻、崑南、朗天、陳芳、張虹、林偉鴻、楊陽、謝恩光、董嘉欣、素黑、岑嘉宏、俞若枚、區凱聲、周光蓁、陳嘉銘、陳國慧、鄭可怡、謝傲霜、小草等等,還有很多未及去打招呼的朋友。忽然,又想起有些人漏了沒請。陳婉瑩送來了花籃。

雜誌的工作人員有,區惠蓮、洪磬、思恒、朱琼愛、祝雅妍、Orlean、方生還有印刷廠與設計的朋友。整體而言,酒會搞得熱鬧,早上,我仍像沒電的電池,但到了酒會開始,又不知從哪裡來了能量,功夫做足了,快樂的指數也提高了。

酒會到四點左右結束,我又好像把電力用完。步行往黑布街Club O,取回遺留的電腦電線。沿途仍在想雜誌第一期出版了,各方讀者的Expectation Mix會是怎樣?自問是出版策劃的專家,以出版論出版,是有一整套從實踐總結出來的理論,雖嫌久疏戰陣,但今次很有興趣想知道人們的反應。

跟著的Logistics仍然很複雜,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到達Club O,才發覺今天是風美茵醫師Workshop,有六十幾人參加,人頭湧湧,近乎全是婦女。坐了一會,寒喧一番後離去。晚上在荃灣家收拾房間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