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Feb-08, 12:59 AM | Works | (897 Reads)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 美食終極煞星──手機 

後現代的城市生活,總是這樣:一群朋友相約去吃一餐好的,目的是什麼無所謂,不外乎是為某人慶祝生日,某人剛轉了工,有時找不著藉口,索性說「大家很久沒有聚過,不如聚聚吧!」

於是大家你電郵來,我電郵去;你SMS來,我SMS去,夾時間,選菜色,揀食肆,訂菜單,似乎十分重視,十分投入。

然而,到了聚會當日,卻發覺阿乜水臨時有事不來,阿乜姐公司要開會要遲點來,阿乜哥因阿媽八十大壽來Say Hello便要走,阿乜妹因接男朋友機八點便要走,阿乜仔遲大到八點幾才大模大樣的到來,阿乜嘢最終沒有出現又Call極唔覆。

  (閱讀全文)

| 28-Feb-08, 12:52 AM | Diary | (344 Reads)

二月二十六日(二),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後往上環上班,頗忙碌,傍晚,到銅鑼灣顧修全博士的八字課,上課之前,和Gloria新釗記,談了一些近期工作情況。近凌晨下課。 

二月二十七日(三),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做火療,險些燒著褲子,不過是小事。後往附近街市買褲。再之後,回上環上班,有些文件要趕著填寫。

六點,往香港大學出席──旁觀「百年校園奠基禮」(Kick-Off Ceremony不知是否如此翻譯),在西部校園工地舉行,我只是好奇,沒有機會來此工地看看,其實我只是旁觀者。冠蓋雲集,我中途離去,往銅鑼灣上八字課,今晚比較Intensive。十一點下課。


| 26-Feb-08, 4:41 PM | Chats | (1002 Reads)

笑話:有人給我這個笑話,幾好笑,與大家分享:

地方: 東京某日本料理店,壽司吧臺

人物:臺灣客 ABC 君及A

場景:四人不懂日文,但以手指點菜,終於吃飽了。該結帳了,但是不知如何用日語講。

  (閱讀全文)

| 26-Feb-08, 12:45 AM | Diary | (455 Reads)

二月二十三日(六),是日日誌:天氣清涼。是日無事,也沒精神做較多的事,留家寫作,整理一大堆舊文件信件。

看《投名狀DVD,不太喜歡這部電影,李連杰雖演得不錯,但故事脫離原來歷史,太平天國戰爭中的蘇州之戰,不是這樣的。唯一相近,是表現了中國傳統人海戰術式戰爭的血腥殘酷──當然,戰爭本來就是如此。整體而言,是一部造作的電影。

傍晚,和家姐等在商場吃飯。這陣子,傳播媒介太多陳冠希沈殿霞(搭單欣宜),後者的送喪過程竟巨細火遺得像要把消息告訴親戚朋友,真要悶出鳥了來。 

二月二十四日(日),是日日誌:天氣清涼。是日亦無事。繼續寫作與整理文件,精神不算飽滿,所以效率不算高。

下午四點往Club O參加銅人療法月會,已有兩、三個月沒有參加銅人療法的聚會,是太多事情要做。聚會後,沒地方可去,也要吃飯,便留下吃靜靜地吃了一餐「禪食晚餐」。

後回荃灣家,天轉清涼,有點雨,回來,又寫了兩篇專欄稿,又回復像寫稿機器的歲月。 

二月二十五日(一),是日日誌:天氣轉清涼。早上起床有點迷惘。

中午,往港大DAAO的同事Jo Fan沙厘娜餐廳吃午飯,沙厘娜的午餐跌了水準,從未如此難吃,連招牌奶茶也失色

後往上環文化現場》雜誌Office上班,忙碌。六點鐘,順路和何鸞往吃齋,中、上環一帶很難找似樣的齋舖/素食餐廳,勤於談她的神蹟經驗。

之後,往堅尼地城家收拾雜物,有難以入手感覺。上天似乎未有回應我的祈禱/祈請,還在等待。


| 23-Feb-08, 3:05 PM | Diary | (377 Reads)

回應留言 

Natalie怎會不記得,多謝你的問候,你還在發展論壇工作嗎?祝萬事勝意,工作愉快! 

J Chan少年時候,很喜歡祈禱,那時是天主教徒,路過教堂,總會入內坐一會,就算到了現在,路過教堂,如果有空,仍會入內。很多謝你的分享。 

Readandeat就是那杯茶或水,見微知著,讓我們曉得分辨哪家食肆有誠意,哪家食肆沒有。不是全部茶餐廳的那杯茶,都不能喝,例如不是每家新釗記都一模一樣,有時遇到一杯有茶味的所謂茶,簡直覺得自己在行運。 

Ak香港公立醫院飲食乏善足陳,只是體驗「港式大鑊飯」的機會。我不是關心它們該如何烹調,而是好奇它們為何煮得如此難吃。它們難吃最大的問題,不只是淡而無味,而是不管什麼材料,都是同一種味道,同一種溫度,同一種色彩,同一種口感,餐餐如是,千篇一律,一成不變,這才是問題。

儘管飢腸轆轆,但仍是嚥不下。在醫院,有時異常缺乏胃口,這些醫院餐是禍端之一。為了重開胃口,需要吃一點味道較濃、溫度較熱、色彩較刺激的食物,在無可選擇之下,有時只能倚靠快餐店的垃圾食物,例如一碗叉燒瀨粉、一碟炒貴刁,反而吃得津津有味。奈何! 

讀信報人:多讀不同宗教的書籍,也不算是同一時間信仰不同宗教,那只是「廣泛閱讀」的德性而已。

老師Papaji說過,心靈的信靠與宗教的信仰不同,要修行,便要超越世間的宗教的規範,我們是修行者,不是教徒。因為,最終我們會明白,其實沒有宗教,沒有儀式,沒有祭祀,沒有經典,沒有老師,沒有學生,也沒有傳承。

《薄伽梵歌》說「有為」勝於「無為」,但「有為」其實就是「無為」,「無為」也是「有為」。好像很玄,也大言不慚,其實道理並不艱澀,如何實踐才是關鍵。道理好像很簡單,但茫茫冥冥中,似乎有條不易踰越的界線。基督教如何與新紀元契合,並不是我最關心的,但也談何容易,我只關心如何才能體現真正的天人感應。說來好像很天真,請體諒。 

崇華師兄:祝道法有成,道運昌隆。 

MK祝願再無事非,天下太平。 

SC你肯留言,已經非常難得,我還敢求什麼?祝你諸事亨通,和氣大吉! 

孔昭:那我也不太清楚,也沒有去探究,不便評論。因我早已有老師傳承,暫時沒有打算在宗教範疇再找新老師。我只是交了學費去上課,學點技術性的東西。

從前,也曾得藏傳佛教的寧波車傳法,如修持《藥師佛咒》與《六字大明咒》等,所以對上師傳法並不覺得神秘。


| 23-Feb-08, 2:54 AM | Diary | (615 Reads)

二月二十二日(五),是日日誌:天氣回暖,有雨。早上起床,頭重重,兼心緒不寧。

中午往見梁醫師梁醫師說我有輕微中毒現象,但檢討過最近吃什麼,卻想不到端倪。梁醫師說我任脈不暢。

之後,往上環文化現場Office,工作了一會。再之後,往佐敦道想見周大偉醫師,但我忘記了Appointment是否今天,結果證實不是今天,再預約要等下周四,看來周醫師給我的治療,只屬邊緣作用

七點,往灣仔如氣功中心上氣功課,已有三個月沒來。主持康復班的是一位姓,從內地來的老師。下課,再給我補了氣,感謝。趙老師說我督脈不暢通。

拖著師奶手拉車──幾娘,只求方便,奔波了大半天,天雨,加上到處都是人,叫人疲倦。

似乎要想辦法打通任督二脈,才行。昨天,見另一醫師,若說要治療,便要從任督二脈入手。是啊!還沒有打通呀!

氣功課後,回荃灣家,寫《星期日明報》的稿,今個星期,苦無題材,但仍寫了二千幾字,寫完後,仍然清醒,所以清晨兩點幾,仍在寫網誌。

是日在交通途程中,讀了半本《薄伽梵歌》(多年前一個叫張保勝的大陸譯本,不是張寶勝,也不是張保仔,一笑),感受與得著跟十年前初讀,迥然不同。然而,我想,朋友中會讀這本經典的人不多,遑論要討論它。


| 22-Feb-08, 4:02 PM | Diary | (402 Reads)

二月二十一日(四),是日日誌:天氣回暖,但早上起床不算順利。是日元筲節。

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之後,想往上環文化現場Office,但無人。轉往觀塘飛雁洞看「投燈」,弟子善信投請各款經仙佛加持的聖燈,這是道教壇堂每年新春時的熱鬧活動,我請了一盞「十醫燈」,放在塘尾道醫壇,求個平安。

今天,我其實是應崇銘師兄的邀請,去看一位提供義診服務的醫師。一時間,忘記了醫師的名字。醫師逄初一十五在此義診。醫師了解過病程後,為我做艾灸與經絡按摩。醫師有幾句話,似乎是老生常談,但在治療中聽到,又另有感覺,就是:「要當這一切是發一場夢,不要當真。」

原則上,道堂義診,凡事皆請示仙真,所以在一個程度上是仙真在醫治。Well,這樣說,是假設你相信這套道教的治療文化。

我最近嘗試研究比較各個主要宗教的治療方法,例如道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與非主流宗教的治療文化,久疾成醫,似乎蠻有趣。

傍晚,往旺角Club O,主持週四「療癒之夜」的講座,今晚介紹新一個「心靈手相學」課程,課程下週開始,不過下週三跟Dr Koo的「八字班」撞期,未想通如何安排。

講座之後,Club O的手療師給我做了二十分鐘「手療」。一天之內,接受了三次與調節身體能量有關的治療,不知是否多了一點。

再之後,和以前港大的學生Tim談了一會,他要做人物Profile的功課。我餘下可以提供的,是我還算是香港一個新紀元類的人物。回到荃灣家,頭有點痛。

有些關於新聞的筆記:今天有三個記招,一個是陳冠希見記者,對許多人,這是「大新聞」,我則不感興趣。這是一宗是非混亂,搞不清犯事者與受害者的事件。差不多所有涉案方面都Overreacted

另一個是程翔假釋回後第一次露面聚會,程翔樣子清瞿了,說話似乎有點拖泥帶水,也難怪,就像叫一個有病的人覆述自己的病情一樣。

還有一個是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發布會。又一年。


| 20-Feb-08, 11:26 PM | Diary | (1018 Reads)

二月十八日(一),是日日誌:天氣回暖。看電視新聞,見沈殿霞逝世的消息。早上往茶樓飲茶。

中午往香港電台電視部,看訪問周凡夫談藝術節歌劇《弄臣》,這是為《4維賣藝》節目做的最後工作。三點,到炮台山城市中心梁醫師,做火療、針灸與推拿。又回到原來的生活軌跡上。

四點許,往上環為《文化現場》雜誌開工,Office寄居」在電影評論學會會址,稍後才正式移交。現在只有兩張書枱與一部電話和一個拖板。

傍晚,本想往堅尼地城家收拾東西,但因時間蹉跎,入夜天氣轉清寒,折回。在家寫報紙專欄。

二月十九日(二),是日日誌:天氣回暖。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兩點幾,往上環文化現場Office,五點往堅尼地城家。七點,往銅鑼灣顧修全主持的八字班。課堂下半部份,卻是教如何修綠度母法門。 

二月二十日(三),是日日誌: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兩點往上環《文化現場Office開會,至五點幾。眾人問為不玩Facebook,我說因對別人的情況沒有太大興趣知道。後往堅尼地城家。後回荃灣家。 

幾件事:

第一件事:早前二月,初整理電腦中的舊電郵,發現兩年前有一封前青文書屋羅志華給我的電郵,說有事相求,我忘記了有沒有回覆,好像沒有。不覆電郵電話是我的陋習。正想回答這個兩年前的電郵,但今天有人告訴我,二月初,羅兄在書籍倉庫整理存貨時,給書籍壓死。

這項消息,跟忽然發現兩年前未回覆的電郵,是奇怪的「共時」(Synchronization)現象,當中似乎有些玄機,或許羅兄在離去前還傳送了一個意念給我。願羅兄安息,離苦得樂,得到彼岸,或返天家。 

第二件事:Nostradamus的預言詩,有一首是──

La monde proche du dernier periode,
Saturne encore tard sera de retour,
Translat empier devers nation Brodde,
L’oeil arrache a Narbon par autour (3.92)

「世界將近完結,
土星將遲了回程,
帝國將由黑人統治。」(三,九十二)

看來,下一屆美國總統會是奧巴馬,雖然,奧巴馬不是純種黑人。 

第三件事:半年前,寫了一篇「沈殿-笑足四十年」的雜文,《亞洲週刊朱一心來問文章內容,現在再把文章多貼一次。 

 (閱讀全文)

| 19-Feb-08, 12:32 AM | Chats | (1632 Reads)

書介: 

在醫院時,基督徒的朋友送我一本《為身心靈醫治禱告》(Healing Prayers)的書,作者Cliff & Kathleen Richards著,全書都是如何向耶和華祈禱的範本。在醫院時,我也讀了多篇,其中有一章是:

 (閱讀全文)

| 18-Feb-08, 10:20 PM | Works | (668 Reads)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上週在醫院寫的稿子)

十怪

 

這個戊子年的春節,香港這個近七百萬人口的所謂國際化城市,似乎只有兩個話題,一是「寒冷天氣」(天寒地凍何時了),二是「藝人淫照」(有沒有看過,我們是不是朋友)。後者,已成為了庸俗的Media Hype,拜年時,一年才見一次的親戚,今年不難找話題,由於話題太Hype、太Hit,更令拜年時吃了什麼賀年糖果,蘿蔔糕、年糕有沒有煎燶,也不會理會。「食色性也」聖人老掉大牙的話語,人們從沒如此深深體會過。其實,不管是上述二者中哪個話題,都影響食慾,儘管大家樂此不疲。

 (閱讀全文)

| 18-Feb-08, 7:25 PM | Diary | (498 Reads)

二月十七日(日),是日日誌:天氣稍回暖。因某些原因,還是很疲倦,未有好好調整心情。

下午,往觀塘飛雁洞坐坐,是過了年第一次。人擠。上次年三十晚,在街上遺失弟子袍,玄門弟子說是「脫爛衣」,這種講法叫人不覺難過。晚上回家。

有些新聞聯想。

聯想第一條:忽然想到,這陣子一個老掉大牙的話題:虛偽。小人物沒有資格虛偽,虛的偽的,也沒有人關心,管你在人前形象底下還有什麼見不得光的性格與行為,所以理論上小人物只有真性情。

虛偽是公眾人物專利,是名人遊戲,只有當你有了名氣,受人注目,人們才會關心你實的真的、虛的偽的。其實,與其說是虛偽,不如說是a good play or a bad play of public images虛偽不過是一種扭曲了曝光遊戲──如果沒有扭曲,又是怎樣的樣子?

我們跟耶穌時代,拿起石頭向女人擲石的群眾其實一樣,追求的不是事情的對與錯,而是擲石時那一刻的快感。

愈來愈討厭「藝人淫照」,每次走過報攤,都有想嘔吐的感覺。每日幾嘔。

聯想第二條:讀電視新聞,爭取成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奧巴馬氣勢如虹,希拉莉漸招架不住。

真要問,美國人真的想要一位黑人總統嗎?奧巴馬身形很單薄,如果他當選,會否成為暗殺對象?世界似乎在轉,轉得愈來愈戲劇性。

希拉莉奧巴馬之間,真難取捨,「幸好」我不是美國民主黨人

--這些聯想,似乎也沒有新意。

還有一件事情:那次港大JMSC(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陳婉瑩姐,叫我幫她為JMSC成立十週年慶祝度度橋,一時未有新橋,不過每年二月是JMSC招生季節,不如向大家推薦一下該中心的Master of Journalism,唔錯呢!

我也是它的第一屆畢業生,雖然這個學位沒有幫我找工作──我也似乎不需要,但經Ying等經營十年,已成一個幾「正統」的新聞學研究生課程。

有興趣的朋友,可登入此網址看看:http://jmsc.hku.hk/cms/content/view/315/141/

又有一些想法:在醫院,除了喪睡(「喪」這個字雖然Hype Hype地,但始終是很差劣的文字質素)外,百無聊賴,構思了一個小說故事。這大概是一個「新紀元」式的人際關係(單稱愛情,Spectrum不夠寬闊)故事。「新紀元」文化不只是V Won Won」,抽下愛情塔羅牌,或擺下水晶催情陣,還包括很多套人際關係結構分析,例如把「九型人格」以具體人物來演繹,如果玩得好,會是幾好玩的人物Profile的參考架構

「新紀元人」的七情六慾和一般大眾並無分別,但演繹方式與Action Path,便可能很不同。

藉著撰寫這樣一個有點難度的小說,或許可以檢討一下自己的「新紀元」通識。


| 17-Feb-08, 10:08 PM | Diary | (360 Reads)

回應留言:

B、BT關平、Nobody、Molisa、Vanessa、莉莉、Winnie、路人甲、Elaine、馬仔、何哲思、kh、Lama、Ngau、斌念齊、Yung、崇華師兄、讀信報人、NN、孔昭、嘉燕與肥仔、秋、Leona、YY、DerekLindaKayying(或有遺留):

非常多謝你們的關心,入了院,又出來了,像例行公事,浮生若夢,莫過於此,總還算得上天保佑,仍是平安。祝大家來年萬事勝意,龍馬精神!

大家想要我寫什麼,做什麼,請儘管開聲。


| 16-Feb-08, 10:18 PM | Diary | (403 Reads)

二月十四日(四),是日日誌:天氣寒冷,東華醫院

因醫院中有暖氣,不大感覺到外間的寒冷,只是見到來探病的人仍穿得很沉重,便想到外間一定很寒冷。是日情人節,早上給太太送了花。

在醫院很沉悶──天花板的白光管太光亮,加上樓底較低,便形成輕度的光煞。護士──近乎全部皆沒有笑容,身材都是同樣的「的式」,同樣衫褲的制服,很少跟病人說話。同樣像大學時代讀過的一本社會學小書書名《One Dimensional Man》。

清淡得連和尚吃久了也想還俗的飯餸,我Order的素食,每餐都不是烚節瓜,便是烚菜心,配豆腐粒冬菇絲粟米粒,同樣的賣相,同樣的味道,素食沒有問題,千篇一律的味道才致命。電視機是廉價的LCD芒,只有從正面才能看得見畫面。我的床位在電視左手邊前座位置,所以根本看不見畫面。

病房中,又充滿各式各樣的儀器噪音,晚上十二點還不關燈,就算關了燈,也沒有意義,因為仍會亮著幾盞射燈,使病房仍然很光亮,對病人褪黑激素分泌應有影響,總之,晚上叫人不能熟睡,所以幾天下來,精神有點萎靡。

東華不准給Notebook充電,影響想在醫院寫作與上網工作的想法。由於醫院內沒有7-11之類店舖,想買報紙雜誌,便要走到院外,大部份病人都是無聊地坐在床上,眼神有點空洞,也不易看見笑容。

總之,是一處給人奇怪感覺的地方。到此,我似乎明白初來第一天見一名女人堅持要帶其父親出院的原因。

中午沈德偉兩口子來探病,帶來茶樓點心。傍晚,何鸞KennyThomas來探病。 

二月十五日(五),是日日誌:天氣寒冷。因為要完成抗生素療程,仍要留在醫院。傍晚,區惠蓮Thomas來探。《文化現場》雜誌的Office已經啟用,在上環

本來傍晚可以出院,但醫生傍晚還未巡房,辦完出院手續,可能已是半夜,所以要在醫院多留一晚。

Notebook下午不能上網,跟外間似乎失去聯繫,因有按時繳交台費,應是軟件衝突問題,但在醫院較難修理。 

二月十六日(六),是日日誌:天氣稍回暖。出院。

早上,睡得不好,早上忙於重新refurnish自己和搞出院手續。通常用NLP式講法,留院是一種狀態,出院又是另一種狀態,由一種狀態轉變到另一種狀態,需要一點功夫。

中午,因區惠蓮有車,來幫我把一大車行季──我帶了不少東西入院,護士們嘖嘖稱奇──運回荃灣家。感謝非常。三點幾,在愉景新城MichaelYvonne喝下午茶,聽他們談一些出版計劃。

荃灣家開了一部小暖爐與暖風機,仍覺寒冷。本想去灣仔上氣功課,但選擇了留家。

遙望未來,又將是哪種狀態?


| 13-Feb-08, 11:17 PM | Diary | (629 Reads)

二月九日(六),是日日誌:天氣寒冷,個人狀態沒有改善。新年流流,一過年便談不舒服,真不好意思,也不想令大家擔心,要說聲對不起。

祝願大家龍馬精神,萬事勝意!

是日,昏睡了半天,兩個團拜活動都沒有參加。入黑,想在凌晨前入醫院。

十點到瑪麗醫院。入修正病房D5,對面床位有個神志有問題的老伯,整夜大叫,旁人沒有其辦法。 

二月十日(日),是日日誌:天氣寒冷,中午,給送至X-Ray部門,做PCN Revision,右腰奇痛。

手術後,再給送往K17泌尿科,個人很虛弱,新病房較靜。傍晚,區惠蓮何鸞郭志良先生,最後者是一位來自恩群福音堂的新朋友,由何邀請來,為我作基督教式祈禱治療,很感謝。

祈禱時閉眼,見一巨眼,不惡亦不善,後想來其是冷靜,而非冷漠,是一種「上天式的觀察」(天在看)。

近翌日清晨,發了一個夢,夢中身處一古代山坡上的小鎮,小鎮居民正在慶祝某個節日。我站於山崖邊緣,山崖泥土忽然鬆脫,墮崖,愈是想抓緊泥土草根,鬆脫速度愈急。我呼喊,但並無人發現,繼續節日慶祝。未幾便醒來。 

二月十一日(一),是日日誌:天氣寒冷,但個人開始回氣。早上輸血。

下午,趁有空檔,為《溫暖人間》寫了一篇關於「藝人淫照事件」的評論。其實,對此破單一事件佔據香港報紙頭版頭條日數紀錄之「事件」,我個人甚覺嘔心,但還是要加把口一談。另,在宗教雜誌發表的評論,大家大概也應想到內容取向。

傍晚,何鸞區惠蓮再來探,Thomas也來,但趕不及送飯,我亦未有胃口,始終非常感謝。晚,右腰未痛,狀態趨好轉,但因睡了多天,反而不能早睡。

翌日近清晨,又有一夢,夢中家住一所用彩色玻璃建成的平房住宅,屋中大廳中間,有一同樣彩色玻璃舖砌而成的長方形大水池,上面舖有一塊大彩色玻璃,但此大玻璃不知何故碎裂。在夢中,我四處找尋適合呎碼大小的玻璃,試圖換上,惜夢醒前仍未果。 

二月十二日(二),是日日誌:天氣寒冷。早上,個人渴睡,醒後不久又睡至中午,期間要續輸血,因昨天輸血對HGB提升力度不大。下午繼續。

傍晚前,有醫院天主教牧靈部職員來探,對方也是從前《明報》的讀者。傍晚,區、何等續來,傾談之餘,後二者又為我向聖靈祈禱,非常感謝。

我則在嘗試「經驗」不同宗教治療文化的經驗,從而希望能總結出一種「有效的經驗」。

晚,或因輸血後特有的「亢奮」,一時又未能入睡,但睡眠質素已有改善。 

二月十三日(三),是日日誌:天氣寒冷。早上,醒後又再睡,隔鄰床大叔今天做前列腺切除手術,這應是泌尿科常見手術之一。

中午,轉院,給轉送往上環東華醫院,完成抗生素療程。可能要多獃三、兩天,無奈。

東華,以前來過,不過上次來,在裝修中,今次,則已完成裝修,病房設施較瑪麗醫院精緻,跟一般醫院無異,但病房「歸一」與「空間」感,則不及。

大抵,瑪麗醫院保留了港英時代醫院設計風格,而東華本來比瑪麗更古老,但因不斷裝修,已經變成典型特區時代的公立醫院,格局便大不同了。

下午,「千千猜猜」了幾小時,隔鄰床有粗眉女人,怒氣沖沖,對東華給她父親的服務,有如虐待,非常不滿,只過了一晚,便要帶父親離開。他們離去後,病房阿嬸埋怨此父女要求甚多。

聽過,「雙方面」的陳辭,我其實也搞不清誰對誰錯,但這是一個有趣課題。例如,女人投訴晚上病房姑娘不理會她的父親,而阿嬸則指其父親一晚要上廁所六、七次,自己不能行走,又不肯在床上用尿壺云云。

另給《新視綫》寫了一篇題為「新啟蒙時代」的文章。傍晚,來探,另Thomas上環生記買粥麵上來,均非常感謝他們的關懷。


| 08-Feb-08, 8:40 PM | Diary | (770 Reads)

二月六日(三),是日日誌:天氣寒冷,大年三十晩。唔好意事,因為病──發燒,沾寒沾凍,很辛苦,好像一次過將所有病谷了來。無力回覆電郵與SMS,所以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晚上,往觀塘飛雁洞開年,但體力與精神不支,清晨兩點早退,在車上遺失了弟子袍。 

二月七日(四),是日日誌:寒冷天氣與病情繼續,本想入院,但不想在年初一入院。整天睡覺。晚上撐起往Mega Box劉松飛主持等吃飯,但狀態差早退。 

二月八日(五),是日日誌:寒冷天氣與病情繼續,睡了半天。下午努力把《星期日明報》的稿寫完。 


| 06-Feb-08, 1:07 AM | Diary | (457 Reads)

Picture(天寒地凍中的財神與宮女,祝大家財運亨通,萬事勝意!) 

二月二日(六),是日日誌:天氣繼續嚴寒。無事可記,下午到商場走走,因為商場可供暖。買了一部暖風機,電氣店內多人搶購暖爐,有種亂世浮生感覺。

二月三日(日),是日日誌:天氣繼續嚴寒,身體不在狀態。無事可記。晚上,出外走走。

Jodie Foster的《The Brave One》(2007年作品)DVD,故事調子較黑色,講一名電台節目主持人,遭流氓襲擊,康復後為了安全感,去買了一柄黑市手槍,機緣巧合,當了儆惡懲奸的神秘殺手。有趣的是JF飾演的角色是一位City Walker,她喜歡拿著錄音機把城市的聲音記錄。

遭逄意外後,JF要面對深度創傷後的沉重心理壓力,自我放逐,復仇的衝動,慢慢地在內心滋長,當槍殺了一名持鎗劫匪後,她發覺自己是一個「陌生人」(Stranger)。

電影中,JF多次表達了她對這個「陌生人」如何不知所措。

這本來是一套普通關於復仇的類型電影,不過因為JF的演繹(導演Neil Jordan也原是擅拍文藝片),電影多了多重閱讀的層次。

我在病了之後,我也發覺自己變了一個「陌生人」,個人認知變得模糊不清,這是一種很微妙,又帶點黑色的感覺。

二月四日(一),是日日誌:寒冷有雨。晚上戌時立春,戊子年正式開始。

中午往樂富一家潮州酒家,和《4維賣藝》的台前幕後朋友吃團年飯,但我早上狀態麻麻,動作慢,所以一點四十分才到。

Picture(節目三位年青主持) 

三點往炮台山梁醫師,做了較完整的治療。之後,在街上蹓躂了一會,心緒不寧。

傍晚,往堅尼地城家收拾東西。晚十點幾,回荃灣,才想起有些稿未寫。

二月五日(二),是日日誌:天氣稍見回暖,但仍覺寒冷。 

所謂慾照新聞,品味異常惡劣,但新聞進展被construct為像L奇拿的對抗,港式新聞品味仍是這種貨色,不過反正是壞品味新聞,亦冇所謂。

中午,在地鐵站口見李永達為行人寫揮春,他給我寫了一張「身體健康」。往炮台山梁醫師,他明天起放假八天。

之後往維園年宵市場,後回荃灣寫稿,地鐵中,正想如何找呂大樂的地址,此時Fanny呂太)在身後出現,真巧。

Picture維園年宵市場)

電視新聞報道說程翔獲假釋回,是寒冬中的一點暖意。早前說過直覺覺得程翔快將獲釋,最遲是在奧運前,想不到比想像中更快。

傍晚往郵局,後往堅尼地城家收拾東西,是考驗。 


| 03-Feb-08, 1:11 PM | Chats | (927 Reads)
回應留言:Terry@Ontario我們雖素昧生平,你對我如此關心,實在非常感激,你的提議很有意思,我會努力。有此說話,真不知該如何說,我戲謔地說過,此刻,我在等待兩個奇蹟,一是能令修補家庭關係的奇蹟,另一是身體健康的奇蹟。或許,我很幼稚,我總希望奇蹟能夠發生。  (閱讀全文)

| 02-Feb-08, 2:18 AM | Diary | (882 Reads)

二月一日(五),是日日誌:寒冷,太冷了,很辛苦。

中國雪災持續,正在想,中國為何會在這個時候發生雪災,似乎事前沒有人預料得到,有何玄機?是給三十年粗放經濟發展的休止符?三十年經濟發展是陽,過去幾年是陽極,現在終於生陰,但這個陽盡而陰興的過程,太過慘烈。

抑或,這場雪災是《啟示錄》中「末世工程」的「啟動儀式」之一?這邊廂,香港娛樂圈也發生「911式」襲擊,對網上照片事件,傳媒用「貌似某女星」之語,很抵死。 

中午,趕往炮台山梁醫師。之後,和何鸞吃飯,談工作與宗教/靈異體驗。後往灣仔區惠蓮,想談工作。再之後,五點半許,往佐敦道周大偉中醫師,周醫師跟著放年假,兩週後再來覆診。此刻,才感到農曆新年快到,Holiday Blue立刻湧現。

七點,往麥當奴道科達中心一家叫「心齋」的素食店,和《號外》和《新視綫》(兩書同屬現代傳播集團出版,前者在香港,後者在內地)的朋友。出席者有趙柏偉曹民偉黃源順譚玉開區惠蓮談了一些在內地如何寫作「形而上」的題目。

心齋」是一間很有特色的中式素食素食肆,裝修日本食肆Feel,食物很精緻,感覺得出廚師很用心,收費不貴,晚飯最低消費是每位$180,套餐是每位$250,算是新發現。臨走時,我們還獲贈年糕和蘿蔔糕。可惜,交通是隔涉了一點。當然,我未至於說,搭的士來幫襯都抵,其由中環搭的士上來,也不過二十元有找。

Picture
(用冬瓜片包著蓮子)

Picture
(店內的布置)

十點幾回家,續寫《星期日明報》的稿件。


| 01-Feb-08, 12:26 AM | Diary | (1024 Reads)

一月三十一日(四),是日日誌:更加寒冷。日間最低攝氏十度,晚上九度。

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之後,往中央圖書館寫稿。四點往迷你倉辦續租手續,本不想去,但今天是限期。回荃灣家,傍晚妹夫Thomas來訪。

之後八點往廣播道香港電台電視部,看黃碧雲Flamingo的錄影工作。十年以上沒見過黃碧雲,她是當年舊同事,是建構八十年代香港文化副刊的舊拍檔。

Picture(與黃碧雲合攝)

今天,近年她多在西班牙,今天看她跳Flamingo,有板有眼,顯然是多年刻苦練習的結果。重見,八十年代的工作情景,又回來了,像昨天的事。有關跳舞片段,大家請留意稍後的4維賣藝》的播映,值得一看。

十一點回荃灣,晚上天氣更覺苦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