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1-Jan-08, 2:24 AM | Chats | (523 Reads)

一月二十八日(一),是日日誌:寒冷,中國多省發生雪災。看見廣州火車站有五十萬等著回鄉的民眾,場面恐怖。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所謂盛世浮生,原來如此。

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之後,往中央圖書館寫稿,勞心勞力,傍晚,淒風苦雨,更覺人生飄零。一個人,往茶餐廳吃了一碟飯,嫌鹹。後往西環買個人用品,回荃灣 

一月二十九日(二),是日日誌:寒冷,很久沒有感到冬天的冰寒。

中午,沒有往炮台山梁醫師,往灣仔藝術中心,和何慶基、鄧樹榮、鮑海倫區惠蓮開會,是文化雜誌《文化現場》董事局成立會議,缺席者有呂大樂馬國明獲選董事局主席,當秘書。會後,和何慶基區惠蓮藝術中心五樓吃午餐。

三點鐘,我另約《明報周刊曾秀霞訪問,談如何閱讀《通勝》一書,今天懂得閱讀《通勝》的人不多,由傳統庶民生活手冊,演變為今天的廟祝算命書,卻是中國古典文化的載體,其實叫人有點意外。談得投契,只可惜限於媒體限制,不能談得深入。

五點,往中央圖書館,給香港電台的《4維賣藝》趕稿,但在圖書館無線上網經常斷線,叫人氣,圖書館貌似Hi-tech,實質仍是Low-tech

六點半,往維園那一邊,上顧修全的「命運工程學」(八字班)。今晚討論我的八字,有啟發性與可學習之處。凌晨十二點回家。續趕港台的稿件。 

一月三十日(三),是日日誌寒冷。冷得叫人有點失魂。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

兩點幾,往荔枝角Club O分社,本來是試菜會,但我遲到。其實,我食量小,食不了多少。後回家,往書局找香港歷史圖片,後往買紅色衣服。回荃灣家,趕港台節目另一篇稿件。

傍晚,往銅鑼灣顧修全的課。今晚,不太舒服,當然縱使不舒服,也不會告訴別人,另又可告訴誰。凌晨十二點,天有雨,銅鑼灣街上仍有人拍戲。回荃灣家,但一時又未能入睡。


| 28-Jan-08, 4:28 PM | Chats | (964 Reads)
回覆留言:

Colee/崇菲師兄:

持咒讀音,不管是佛家或是道家,都是大學問,不是路人甲式的小玩藝兒。這裡不妨談一些個人經驗。

我是照中文(試以國語/普通話)讀音去讀,但有高人朋友曾指出原咒語是古印度語,不是單音字,應把它們看一組發音去讀誦,這對不諳外語發音的人會有點困難。

所以,又有人說,心誠則靈,咒語的作用,不在於讀音,而在發心。最常舉的例子是,話說有個老婆婆把Om Ma Ni Pa Me Hum(吽),讀成Om Ma Ni Pa Me 牛的故事,不在這裡重覆。

這個只是故事,我──甚至不少修行大德都認為持咒的讀音正確與否,是很重要,因為讀音是一組振動能量,例如Om音,如能「正確」發音,我發覺身體是有反應的。

這也所以為何藏傳佛教重視由上師傳法這一環節,如咒語,普通如《阿彌陀佛咒》,本來毋須上師傳咒,也可唸誦,但如果是由上師所傳,效果便完全不同。又例如,道家符籙咒法,也要由仙真所真傳才算數,只有很少數的例外,不然,正一與全真弟子,學法不用要經歷多重考驗。

不過又有法師曾說,持咒最少分兩大類,一是為修法而持,這便需要得上師傳授,傳授其實是一種加持,許多時修行功課,也不只是持咒一樣。另一種是為個人功德唸咒,為健康,為他人,為冤親債主,諸如此類,便不用太講究,懷有一點善心便足夠。

我想像《佛說療痔病經》,便屬後者,只要有一點善心,便沒有所謂唸對唸錯的問題,淨土法門有一句老話,是「只管唸佛」,只管去唸便行了。 

崇華師兄:

多謝你的回覆與分析,我也跟進了兩個問題,請看電郵。

讀你給我的分析,忽然有所感悟。因為抱病三年,有人說我是行衰運,有人說我是行好運,你知病人比較膽小心弱,我也不例外,我一直弄不清楚當下的處境,有時會希望旁觀者清,給我一點不流於安慰、應酬或是責備的意見。

老實說,三年來能給我這樣意見的人不容易遇見,師兄是修道之人,精通《道德經》與命理,又是同門師兄弟,你的分析給了我不少新睇法,稍後有緣在洞相見,希望能進一步請教。以前世伯一諤居士曾說,命相之學,不在乎只是趨吉避凶,而是要論命鑑人。什麼叫論命,便只能悟,不能學。 (閱讀全文)

| 27-Jan-08, 10:28 PM | Works | (895 Reads)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 

由瞎吃到悟(我原來的題目是:瞎吃)(分段或跟見報不同)

有朋友說:現代飲食經營之道,不是要吃得好,要是要讓顧客「瞎吃」。「瞎吃」,英文是Mindless Eating,英文說法沒有中文的嚇人。

美國一位研究飲食心理學的專家Brian Wansink,以Mindless Eating為題寫了一本書,書名副題是Why We Eat More Than We Think(為什麼我們吃下去的,比心裡想的還要多?)

針對的,不是「如何吃」的技術問題,而是如何在現代世界生存之道。

 (閱讀全文)

| 27-Jan-08, 8:10 PM | Diary | (1232 Reads)

一月二十四日(四),是日日誌:天氣寒冷,有雨。

中午,炮台山梁醫師。之後往中央圖書館寫作,至六點,吃了點東西很,往中環大會堂,聽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SPACE的音樂會《由莫扎特至披頭》。

SPACE近期有不少人變動,楊健明院長退休,李焯芬教授接任,Helen Hung離任,往嶺南大學履任新職,SPACE有一位新Director of Communication,但我不認識她,記不起名字,今晚穿了件低胸套裝禮服。今晚主要是男高音與女高音演唱,女高音饒嵐唱功出色。除了饒嵐外,其餘水平一般。

聽了半場便離去,和今晚仍屬員工的Helen香港藝術博物館總館長鄧海超吳可宜,往金鐘紫玉蘭吃飯,鄧特抗(大學同學、Helen老公和港大教授)來join 我們。

談至近十一點,和鄧海超吳可宜,搭地鐵回荃灣家。

一月二十五日(五),是日日誌:天氣寒冷,大雨。

早上十一點,往香港電台電視部開《4維賣藝》工作會議,談最後幾集的內容。

會議後,往中環鏞記酒家,出席李嘉誠基金會飯局,介紹醫管局的寧養(善終)服務,出席者有瑪麗醫院梁道偉醫生屯門醫院施永健醫生李嘉誠基金會羅慧芳陳瑜張景如,此外還有香樹輝、蘇狄嘉、林超榮、梁新燕、葉小明、黎文卓、鄧達智、葉潔馨這個寧養服務很有意思,稍後介紹。

飯後,和是大律師,也是同學的梁新燕同路搭地鐵,我往炮台山梁醫師後往佐敦道,見周大偉中醫師,取藥。

再往九龍灣Mega Box參加飛雁洞丁亥年酬神宴。筵開三十幾席,有素有葷。

晚宴的Event Management崇訊師兄統籌,十分有效率。我負責庶務,但抵達時崇巧師兄已完成工作。弟子之中,我算不肖,既無制服,又不勤力。是晚一眾師兄弟,勤力團結。叫我想起武俠小說中的華山派聚賢莊之類搞武林大會,同門師兄弟各司其職的場面。我幫手了一會錄影拍攝,但最後還是坐下來吃東西。

Picture
(晚宴中的羅天大壇,最上的神紅-紅布-是傳統道堂酬神活動時的拍賣品,最利經商者,今天的成交價是十六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元,取其意頭,由神秘人投得。)
Picture
(左起:章園師兄崇訊師兄德強師兄崇煋師兄和他的招牌笑容。)

今年一眾師兄的「千字文章」輯錄為《雁子心聲》,洋洋灑灑,值得一讀。

十一點,搭崇菲師兄的綠色積架新車的順風車,回荃灣家。

一月二十六日(六),是日日誌:早上,狀態不好,不知是疲倦,還是因為天氣,是不能好好Focus自己,病灶痛,就好像梁醫師說他「看見」一隻可能是女人伸手在「鍊」,聽來有點恐怖。

中午,和母親去飲茶。之後,往土瓜灣牛棚,和區惠蓮、何鸞、朱琼愛、洪馨、大黃開《文化現場》雜誌開

工作會議。之後,在區惠蓮車上,何鸞(基督徒)見我狀態差,為我祝福祈禱,內容很感動。她說,我的深層悲傷,源自在內心深處的愛──感受到的愛不足夠。

對這句未必一定只限於基督徒角度的說話,我很有感觸,彷彿能解釋許多年來自己深層悲哀的因由。

後往沙宣道,帶去年MenteeEmily,到沙灣徑陳婉瑩家,和一眾MJ2000屆同學吃飯。參加有RaymondJames、陳惜姿、馬靄媛、MichelleMayella梁德民、IvyRain李碧心、Vivian、呂書練Elte萬金鳳,還有陳媽媽等。帶Mentee參加,是想讓她多識本地傳媒人,有利找工作,不過因為她是內地人,工作Visa可能較複雜。

Picture
(一眾JMSC師生)

話題離不開大家的近況,陳惜姿生了第二個小朋友,在中大,正想繼《天水圍十二師奶》一書後,為紥鐵工人寫一本《香港十二紥鐵男》(書名是我的笑話),Ivy最近升任《壹周刊》總編輯,梁德民正攻讀一個歸入物理學的新聞學博士課程,匪夷所思,Elte亞視新聞部馬靄媛JMSC陳婉瑩Michelle中央圖書館Raymond打理一本名叫Benchmark的財經雜誌,Vivian在一家高檔男性雜誌集團工作,Rain是理財顧問,萬金鳳在《明報》網站,呂書練想寫一本關於時裝的書,李碧心在「突破」,Mayella港台

話題還有大班搞電台「內幕」,談到這裡才發覺傳媒近期缺乏話題。

聽過了商台訪問陳婉瑩的節目,冒著寒風回家。

回到荃灣,看完動畫《火影忍者》,睡覺。

一月二十七日(日),是日日誌:寒冷。

 (閱讀全文)

| 24-Jan-08, 6:05 PM | Works | (919 Reads)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

 

水街宵夜傳奇

 

如果要問,從張愛玲到曾蔭權,要勾劃一幅香港跨世代的飲食文的心靈地圖,那將是一張怎樣的地圖?

為什麼會關張愛玲與曾蔭權的事?

沒有什麼,要在幾個難以命名的時代中找尋題材,找兩個無厘啦沙,但又有名氣的人物做Matching,錯摸之餘,又有點後現代Feel

  (閱讀全文)

| 24-Jan-08, 12:20 AM | Chats | (3661 Reads)
緣起:

我每天除了讀誦《地藏經》,有時會讀一本──其實是一篇《佛說療痔病經》,主要是持其咒。

是朋友給我的,他說「痔」在古代也包括癌腫等疾病,據說持誦此經會有好處,大家如果有興趣持誦此經,之後有任何好的、壞的經驗,也請告訴我,好讓參考。

佛說療庤病經

 (閱讀全文)

| 23-Jan-08, 4:32 PM | Diary | (542 Reads)
回覆留言: 

田野人師兄:我的日柱,應是甲午。我不如把我的八字電郵給你,請參詳。

Molisa怎會忘記你吖,靚女,化灰都認得你。講完笑,上次遺漏沒找你,對不起,有人最近又想再搞,看看進度如何,不過搞一次,需要很多能量。

David Chung蘇燦雲應該是在公關公司工作。

路人:有機會的。

斌念齊:我真的要「的」起心肝把Ramana的書翻譯。


| 23-Jan-08, 4:09 PM | Diary | (565 Reads)

一月二十一日(一),是日日誌:天氣乍暖還寒。

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之後,往中央圖書館寫稿,至旁晚回家。這幾天,很忙碌,要寫的稿很多,今天修改了給AM Post的稿,寫了一篇給《溫暖人間》的稿,給港台電視部節目《4維賣藝》第十一集的Synopsis,寫了一本小說的引言,覆了幾個電郵。至傍晚回荃灣家,再寫給新籌備的文化雜誌《文化現場》(C for Culture)寫了一篇關於文化評論與香港歷史的長文,寫了一半,倦極而睡。 

一月二十二日(二),是日日誌:沒閂收音機,早上醒來,是一片關於股災的新聞。

狀態中下。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因商場沒有空調,有點焗,不過可平衡室外較清冷的天氣。

之後,往中央圖書館,繼續寫作,完成給《文化現場》的長文。傍晚,往銅鑼灣,上顧修全教的八字課。至十一點四十五分下課回家,今天動了一天腦筋,又是倦極而睡。 

一月二十三日(三),是日日誌:天氣稍回暖。十一點才起床,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完成每天治療後,談了一會關於「走火入魔」的話題,有些個案很有趣。

梁醫師認為許多人們只是經絡閉塞,並非真的走火入魔,其或受環境中的負性能量干擾,而不是真的受「靈體襲擊」,不特別理會,或採月一般治療的方法,都可解決。難處理的不是「病情」本身,而是「病人」本身的恐懼。而「走火入魔」與「靈體襲擊」應是兩個獨立的題目。

我打算把這些題材寫成文章系列。

之後,往中央圖書館,給《文匯報》寫了一篇文章,寫Blog和回覆電郵,整理八字班資料等等。


| 22-Jan-08, 12:03 AM | Diary | (661 Reads)

一月十九日(六),是日日誌:天氣漸回暖。

中午,到荃灣地鐵站附近的書局,為寫作用買點書,但你知,不到書局由自可,一旦去了,總了多買了幾本雜書,包括一套台灣出版的手相書,吳九箴的《你可以成佛,卻不能成為悉達多》,還有《菊花與錨──舊日本帝國海軍發展史》。

另外,到附近百貨公司買了對鞋。下午在家寫作,寫了一篇香港飲食文化簡史。

十大中文金曲:傍晚,到紅磡香港體育館,看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音樂會》,已經是第三十屆,有種奇怪的情懷,但一時間又說不出來。

今年把十首金曲提早頒發了,所以餘下部份,似乎有點單薄,但如果像從前般「一晚過」,節目又太長。今年在翡翠台高清直播,所以要不能overrun

頒獎禮有點潛藏的悲情,大底特區政府正要公布港台前途諮詢文件,那等如為港台宣布死刑,但臨時,特首曾蔭權又把諮詢文件押後公布。用《信報》講法:不想把諮詢與民間電台的事件一起「綑綁」,令特區政府陷於不利處境。

節目在廣告時段播放黃家駒張國榮等逝世歌星的片段,忽然覺得有厭膩,大抵不是對他們厭倦,而是對這種集體回憶的腔調有點膩。 

Mentee沒有人陪我去,只好找了去年港大MenteeEmily Liu,她是陳奕迅歌迷。原來我一直不知道她的中文名字,但終於弄清了她原籍武漢,但父親在北京工作,母親在杭州工作,所以一年中會兩地走,現在是第三年,要找工作與繼續讀書的機會。

她應是個很純品的同學仔,但我其實對她所知不多,雖然,嚴格來說,我是她在新聞學上的Mentor(師傅)。

今屆的Mentee Kristy,則用電郵告訴我正忙於學生刊物《學苑》的選舉,不能來。真是江山代才人出。

十點半左右,頒獎禮音樂會結束,天有點雨。踏著水窪汪,穿過很久沒有來過的尖東,往地鐵站回家。 

一月二十日(日),是日日誌:繼續回暖。

早上不在狀態,中午想出外走走,便往觀塘飛雁洞,才記起今天是「結斗」日,下午洞中人擠,大抵因為年尾,很多人來問事,和一眾師兄談過的話題有:

 (閱讀全文)

| 19-Jan-08, 2:36 PM | Diary | (453 Reads)

回應留言:

莉莉:節哀順變。

巧兒:程翔是我的學長與行家,認識多年。這真算是他的劫數,但我預感,他可能在奧運舉行前後回港,希望預感成真。多謝你的電郵與分享。

MK從馬會處得到門票,多謝關心。

木土:多謝你的資料。能當乩手的,原來職業身份不重要,凡人總以此為一種參考標準。關於道教扶乩的研究,見諸文字的不多,所以對這種重要的道術,外人只覺最為神秘與難有定論。

1949年之後,中國大陸政府嚴禁道教徒扶乩,與皈依仙聖當弟子,所以這種傳承千年的道脈,暫時中斷。流落台港兩地的道教文化,有一半操控在江湖三教九流手中,另一半則由道堂以做法事為主的經生掌管,對扶乩進一步神秘化,就算是道堂弟子,有時亦難窺其堂奧。多年來接觸所及,我想扶乩文化,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我只是一知半解,所以也不想公開多言。有機會再分享。

Colee那天,沒有人肯坐中間位,為了早點開席,我便大刺刺的坐下,好讓早點吃飯。

其餘各位友好:多謝你們的留言,恕不再逐一回應,要聯絡的,自會私下安排,祝身心康泰!


| 19-Jan-08, 1:40 AM | Diary | (360 Reads)

一月十六日(三),是日日誌:寒冷。

早上十一點往上環藝術發展局開會,與ADC談政府對文化雜誌落實後安排,當事務性的程序完成後,便會收到撥款,忽然覺得工作殺到埋身。完會後,和歐惠蓮在咖啡室談了一會出版安排。從現在開始要找辦工室,建立編輯部門,組織內容,安排工作。如果可以,希望雜誌能在四月前出版。

下午二時半,順路帶炮台山梁醫師。後回家,累,狀態未回復。

一月十七日(四),是日日誌:寒冷。

早上十一時半,往炮台山梁醫師,遲到。下午,往中央圖書館寫作。傍晚回荃灣家拿忘記帶的東西,七點半到港大,參加Mentorship ProgrammeFocus Group,有七個Mentors出席。Mentorship港大十年前開始的一個聯繫社會人士、畢業生與本科學生的活動,本身發展出來的Synergy相當複雜。今年是十週年,是檢討的時候。

我也是大學的一位Mentor,不過,是參加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的Programme,帶了幾個Mentees,仍聯絡的還有兩位。

後往堅尼地城家執拾雜物。十一點回荃灣。是晚很冷。

一月十八日(五),是日日誌:寒冷。

早上十一點半,往炮台山梁醫師。一點半和SPACEDiana吳可宜,在金鐘泰國菜。三點幾住佐敦道,見周大偉醫師。六點往港大。七點參加Mentorship ProgrammeFocus Group,有七個Mentors參加。八點半後回荃灣家。睡前,又是有點不自在,心裡不禁會想,冤親債主總不肯放過。


| 16-Jan-08, 1:08 AM | Diary | (584 Reads)

一月十二日(六),是日日誌:天氣轉冷。

中午往尖沙咀,辦一些投資事務。下午往堅尼地城購買個人用品。回荃灣家。

傍晚,往新蒲崗利園酒家,參加一個名叫慈恩基金會的慈善組織的十週年晚宴,筵開二十席,齋宴,熱鬧而擠迫。是鄧明儀Elaine約的傳媒席,她的先生也一起來。是晚餘慶節目,主要是粵曲卡拉OK慈恩主要活動是在內地山區興建學校。

Picture(餘慶節目反映機構文化。)

回程時,在九龍塘地鐵站,踫見陳婉瑩馬靄媛,剛在港台做完節目。 

一月十三日(日),是日日誌:天氣持續轉冷。

早上,仍沒有一個星期日成功往元朗金蘭觀的氣功班。因為天氣轉變,精神不好。

下午往維多利亞公園,參加爭取2012年雙普選遊行,踫見繆熾宏曾嘉燕張月鳳方敏生張育堂等。六點鐘,到中環,回荃灣家。晚上,寫作。

Picture 
(這一趙的新聞主題是公民抗命Vs法治原則,但實際是對曾蔭權政府管治手法深層結構的挑戰,所以遊戲不易玩。)

Picture
(遊行不單只是糾眾示威,它是泛民組織重整聯絡網絡,籌款聯誼,測試特區政府社會管理,製造宣傳機會,乘機步行運動,調節社會大眾與反對派能量,重新布陣作法的活動。所以,每隔一段時候必須找個籍口遊遊行,示示威。)

Picture
太古廣場外傳媒圍訪陳太。)

一月十四日(一),是日日誌:天氣寒冷,精神不算好。

想起今天要做很多事情,不知如何入手。十一點半,往炮台山梁醫師,他開始多給我施針。

之後,去吃了齋飯,往中央圖書館寫了給《溫暖人間》與《明報》的稿,再往銀行辦了一點事。去Mc Cafe喝了一杯咖啡,想想事情應該怎麼做,人生有點--不懂形容。

然後往堅尼地城家,收拾一點雜物,見妻女面。

晚上折回銅鑼灣,上了大半課「八字班先修班」,然後回家,為港台節目補充了一些資料。 

一月十五日(二),是日日誌:天氣寒冷。

早上起床有點辛苦,中午往炮台山梁醫師

一點半往石塘咀金滬庭,和港大DAAO的同事,歡送Kiki,她轉往JMSC工作。後在DAAO辦公室寫作,手頭的工作,與面對的人事,又再開始複雜。

晚,往銅鑼灣上八字課。


| 13-Jan-08, 10:45 PM | Diary | (814 Reads)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

咖啡傳奇

 

在藍月的日子,如果你流落紐約街頭,你最可以做的,大抵是在滲透淡薄月色的街頭,踏入燈光暖黃的街角餐廳,泡一杯奶味濃郁的American Coffee

當然,如果不喜歡缺乏個性的美國咖啡,還可以選擇CappuccinoCaffè Latte

一杯甜苦交雜的咖啡,能解千愁,叫落泊天涯的異鄉人,有回家的感覺,雖然你未必知道家在哪裡。

有一年,我在芝加哥,在街上遇雨,狼狽走避,躲入街角的星巴克,跟當地的上班族一樣,邊呷咖啡,邊等待雨停。

咖啡跟音樂一樣,也是國際語言。

 (閱讀全文)

| 13-Jan-08, 10:20 PM | Diary | (2658 Reads)

回應留言:

生活奔忙,要處理的事太多,沒有及時──只能承諾及時,不敢說即時──實有歉意。近日要重新上路,要見的人,要讀的書,要做的事,要溫習、新學與探索的東西多著,生也有涯,智也無涯,何況還說要超越智慧。  (閱讀全文)

| 12-Jan-08, 6:17 PM | Diary | (1085 Reads)

一月九日(三),是日日誌:天氣回暖。

早上,十一點半,炮台山梁醫師,今天有點外感跡象,早上起床頭有點痛。中午後,往太古坊辦保險事宜。下午回荃灣仁濟醫院。談了一些家事。晚上在家寫作,稿債纏身。 

一月十日(四),是日日誌:

天氣回暖,有霧。

早上起來,仍有外感現象,晚上睡眠狀態不好,未能改善。中午,往華景山莊,陪劉松飛住持,訪問葉天發道長,是談弘道的問題,但我未有擬定核心題目,正整理葉道長交來的文章。葉道長家窗明几淨,大隱於市,健談。

四點,往炮台山梁醫師六點,到旺角Club O,為是晚講座準備。今日,亦為大余姐生日,所以有蛋糕吃。

是晚講座題目為「修行面面觀」,不太容易開展的題目,我準備了Powerpoint,但臨場覺得Structure不好,有不少漏洞,例如欠缺談論武術與氣功的修行觀。今次當是熱身,為開發新題目做Ground Work

吃過禪食晚餐後,講座反應幾好,有四十幾人來聽。九點完結,阿孔姐用手療技巧嘗試袪除我的外感。

回家,趕寫港大Mentorship的書稿,因負責的Kiki快調職,明天要稿件開會用,工作至三點,倦極而睡。 

一月十一日(五),是日日誌:

早上十二時,往炮台山梁醫師。然後往佐敦道,由May帶我去一家中醫診所,見的中醫師名叫周大偉

等候時,一個人往附近的喜耀書室看書,與寫香港電台的稿件。

該處是一家現代化管理的中醫診所,先有中醫負責病情評估,然後才見主診醫師,開藥可選擇傳統藥包,或是濃縮沖劑。求診的人不少,情況有如一般的西醫診所,只是等候時間較長,前後要三小時。

之後,往銅鑼灣警察俱樂部,參加《學苑》(港大學生刊物)的聚餐,出席者都是由「梁泰康閣」到「吳俊雄閣」、「呂大樂閣」、「吳子進閣」、「蕭敏華閣」的「老鬼」。

出席者有謤劍明陶貴梅文海亮應耀康陳寶瓊呂大樂陳潔芬蕭敏華梁泰康伍靄雯呂傑靈馮文基錢靄嫻林滿馨譚肖梅何立基唐淑芳鄒明慧──等。據說杜耀明吳俊雄曾嘉燕等會稍後來。曾強張國昌則有事未能來,前者要為姐姐慶祝六十大壽,後者要送兒子搭飛機往美國

Picture

有說──是我說的:這是港大學生運動歷史上,人才最濟濟的幾屆。

聚餐中途,我提早離去,往堅尼地城麥當勞看妻子與女兒,因有一點事。

十二點回荃灣,一時間又未能就寢。


| 10-Jan-08, 12:29 AM | Diary | (664 Reads)

一月八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十一時半,往炮台山梁醫師一時半許,往港大沙宣道李嘉誠醫學院蒙民偉樓,參加「朗朗在港大」(是郎朗)的聚會,聽眾坐滿了演講廳,有不少中學生。

Picture
(左為朗朗-是郎朗,右為徐詠璇
Picture
(大學生在發問)
Picture
DGS學生)

發問的問題,不外乎是如何成為音樂家,如何促進中西文化交流。對前者,朗朗郎朗)的答案是,勤力練習,多讀書,喜歡表演。

三點幾,回港大Main Campus,寫了一會稿。傍晚,往銅鑼灣顧修全主持的「八字班」,課程新名字是「命運工程學」,近十二時才下課。


| 08-Jan-08, 5:58 PM | Diary | (1236 Reads)

一月八日(二),是日日誌:

緣起:昨天,上港大,在舊同事房間門口旁,見貼了一張文件的影印本。

細讀,原來是中國古代(清朝,不太古)的男人給妻子寫「休書」的範本,辭藻華美,相當Stylish

不叫「休書」,叫「放妻手書」,更加Snobbish

再細讀,被休妻之女人,美麗的人生似乎重新開始,充滿黑色幽默。公諸友好,奇文共賞:  

 (閱讀全文)

| 08-Jan-08, 12:37 AM | Response | (618 Reads)

回應留言: 

qchat123hk佛偈容易說,多謝你的提點,也想聽聽你對因果、煩惱與修行的關係的分析開示,這是各東方宗教的共同題目。 

Wendy多謝你的關心與鼓勵,也希望你在2008年一切順利、生活愉快!

路人甲:祝你在2008年如意吉祥,百呎杆頭更進一步。 

Linda祝你工作順利,生活偷快! 

莉莉:你是否指阿邊個,我不認識他,但看到他逝世的報道,節衰順變。 

讀信報人:多謝你的分享,你現康復了,真好!另,在張愛玲原版的《色戒》中,並無逛尖沙咀購物一段,李安電影版中加此一段,又未嘗不可,只是有點突兀。

Leona既然如此,就讓召喚開始吧!──好像招魂,一笑! 

田野人師兄:你的名單是對的,但明儀的也沒有錯,可到此網頁看看:吳中四大才子,原來周文賓此人是虛構的。 

James涉及別人私隱,不宜公開,你不如給我你的電郵地址或聯絡方法,讓我交給Helen 

Colee師兄,已談過了。 鸞:已面談了。 

Vitasoy唉!一言難盡。 

MK情況今年較複雜,讓我想想,盡快跟你聯絡。 

孔昭:繼續聯絡,讓我也找找你。祝新年進步!現在應沒有肚痛了吧!祝身體健康! 

巧兒:祝身體健康,遇事如意! 

Readandeat有機會真想再去紐約住下,不知現在紐約有冇咁癲。


| 07-Jan-08, 10:16 PM | Diary | (672 Reads)

一月七日(日),是日日誌:天氣持續回暖。 

早上,醒來仍覺疲倦,說明睡眠質素不好。 

中午,往觀塘飛雁洞,取呂祖師乩批弘道文章,亦是每年年底給弟子一年表現的成績。這種「派發成績表」的方式,在各宗教中,相信亦僅只道教這家。把文章上載這裡,也可讓大家多了解不同宗教的文化,也算是一個個案研究。

讀新聞:有報道病人因輸血而受感染危殆,我往醫院輸血時,也曾出現敏感反應,但輸血的決定與過程,我都不能控制。

我早前遞交的文章內容如下:  (閱讀全文)

| 06-Jan-08, 11:25 PM | Diary | (621 Reads)

一月四日(五),是日日誌:天氣轉暖。

早上,眾人事忙,不用往香港電台電視部開會。往商場買了一盞枱燈。

下午三時半出法,五時到炮台山見梁醫師,說我今天狀態稍好,淡淡哀愁感有點退去。

六點十五分離去,步行往灣仔菲林明如意氣功參加練功班。李老師教新學員練習「四末湔海」、「易筋行禪」與「如意翱翔」,只有我是舊學員,只想練功,不想又再由頭開始,所以覺得有點悶。

下課後回荃灣家。睡得不好,這幾晚每到晚上便有痛症現象,不易入睡。 

一月五日(六),是日日誌:天氣再回暖,但晚上仍有點清冷。

中午往仁濟醫院兩點往土瓜灣牛棚,和區惠蓮何鸞洪磬May大黃等開會,談民政事務局遲遲未有撥款給文化現場》雜誌的應變,討論了一些策略與一些題目。

HAB不撥款,的確令人有點煩惱,如再拖下去,出版計劃可能被迫擱置,不過,也讓我近距離看清曾蔭權政府文化政策的真實面目。

散會後,和區惠蓮談了一回「紫微斗數」與「星占」的命盤研究。說,我衣著太差,黑黑藍藍,穿得太過「阿叔」。

我也同意,以前,我也曾講究自己的包裝,例如只會穿無印良品M&SIce Fire(很不協調的三個牌子),也只會打Armani領帶、手帕等,如今,狗屎垃圾都穿上身,白頭髮也增多,又不用護膚品與剃鬚。因為冇心機。

言歸正傳,六點,坐的順風車往尖沙咀北京道功德林,參加綠田園基金的二十週年聚餐,筵開幾十圍,是大Show

Picture
(素食最難做應數飲宴,因為素食者有很多不同的Perferences,有人不吃菇,有人不吃五辛,有人不吃蛋,有人不吃加工食品,有人不喝奶,有人不吃白飯,但又有人除了肉全部都吃。)

今次的身份是「周兆祥博士的友人」。今晚的嘉賓有梁振英,傳媒人有林超榮黃永等,還有張雷吳麗珠等藝人,後二者在宗教團體宴會中見,他們是這類活動的嘉賓常客,背後究竟有何邀請機制,令我有點好奇。飛雁洞長者宴,也有邀請他們,去問一下負責的師兄,便會明白。

二十年前,綠田園成立時,是香港唯一的有機農場,「有機」也是新生概念,但剛好配合當時港英政府推出「新界復耕計劃」,我也是發起人之一,因為是窮記者,沒有錢入股成為股東。

還記得當時其他發起人陳冠中畢浩明周兆祥等往新界睇地,後來,因急著要為新成立的農場設計一個Logo,我便用黑色斑馬牌原子筆,繪畫了沿用至今天。真是白頭宮女話當年。

二十年後,有機文化趨精緻化,能吃到有機食品,被視為一種福氣,香港現在有一百個有機農場,而有機耕作亦不再被指「多姿整」、「小眾」與「買貴菜」,已成為日常生活一部份,甚至是新生活通識。

見到不少很久沒見面朋友,如《香港經濟日報》的梁穎勤(如今負責「行政人員版」),她應該已完全走出人生的低潮(細節不提了),談起她的丈夫,也是我的舊同事黃志華,說他正在嶺南大學讀文化研究碩士課程,走出了像「家中一株植物」的境況(是我的戲謔,不要介意)。

又見到一年多沒見面的Lois,像見到家人一樣高興。早前忽然想起很久沒見過一些朋友,包括曾是《明報》的舊同事Lois,嘗試重用念力「召喚他們」,幾天後,Lois在這一個她理應不會出現的場合見到。

大話西遊:少年時候,自覺天生有些念力,有時能探知他人在想什麼,但那時不懂是什麼,也沒有好好整固與運用,幾年前大病來,喪失了大部份能力,反而出現了一些強迫性行為,叫人手足無措。

強迫性行為包括:大量拍照,把周遭所有事物都拍下來,把所有乘搭的士與巴士司機名字、車牌記錄下來,每十五分鐘寫一段日記等──有點像講諾貝爾數學獎得主John Nash的電影中,主角思覺失調時,以為跟CIA聯絡,做了大量筆記,舖天蓋地地貼滿整個房間。如今,念力好像又回來了一丁點,通過九牛二虎之力,自療他療,強迫性行為則明顯減少了,除非想投訴司機,否則也不再理會他們叫什麼名字。

但仍很著緊拍攝──所以,不明白我狀況的朋友會不明白失掉女兒照片,對我有幾大打擊。幾年來,我不會──也不願意公開提及這些心理問題,如今肯公開講出來,或許是表明了我已「肯正面面對」它們。這也是我有時跟很熟的朋友,說「我的問題比大家所知的嚴重」的底蘊。

早前,參加NLP課程,能感應到有起做習作的同學的心念,例如她昨天跟穿綠色衣服(原來是大學生的Grown)的人聚會,十年前,在外婆家為外婆做家務,最近,和家人去旅行,去禮拜了一座大佛像等。一下子,連自己也嘖嘖稱奇,像一直亂了碼的電腦顯示忽然不再亂碼一樣,也忽然對世界看得清楚了一點。

在今晚宴會中,還有大學同學Jane Lee,現在在港大SPACE工作。我買了一盆香草,送給阿孔姐,答謝年來的關心與照顧。
Picture

經營新西蘭蜜蜂產品的畢先生,想找我幫他寫一本「綠色營商之道」的書籍,對這個題目身體力行的企業家,在香港畢先生莫屬,我亦樂意為他寫這本書,因為這本書可以反映過去二十年香港綠色運動的發展。

問題只是我目前有一大堆書債,如果能驅除情緒的問題與「的」起心肝,未來一年可能是我有生以來著作最多產的一年。我一向對寫書結集不大在意,如今似乎非改變不可。

是晚宴會很熱鬧,菜色很豐富與美味。
Picture(農作物--提醒我們這是一個農場舉辦的活動)

全有機菜譜有:

五色大拼盤(蔬菜沙律、香煎滷豆腐、香拌魚翅瓜、紅菜頭拌超甜粟、青椰菜卷)
Picture

京爆雜菌
Picture

翡翠豆腐餃子
Picture

雜菜南瓜濃湯
Picture

香芋燴蘿蔔
Picture

味噌炒芥蘭
Picture

紅燜素菜-因去了洗手間,沒有拍照

綠田園驚喜(原來是素薄餅,餅底無蛋)
Picture

香炒糙米飯
Picture

士多啤梨高力豆沙
Picture

香草茶(薄荷茶)

十點半散席,回荃灣家。可惜,又因下腹痛,身體不聽話,一時竟難入睡。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