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Oct-07, 10:15 PM | Diary | (496 Reads)

十月三十日(二),是日日誌:忽然很勤力寫作日誌。

早上,很遲起牀,看了幾集古裝韓劇《商道》,講十九世紀韓國最成功商人林尚沃的故事,看了幾集,看出了一點趣味,想多讀一點這個時期,即日本侵略韓國之前的歷史。

下商場吃了一金菇雲耳粥碗,吃了一半,便覺得有很沉重的味精感覺。這家粥店,今天是經營最後一天,經營表現如何,可見一斑。

中午和崇菲師姐,談了好一會電話,她想成立一家「社會企業」,幫助離婚婦女,問哪裡找資源,心意好,但,離婚男人誰來照顧?一笑。

兩點,出上環,找黃偉德,商借幾張音樂治療的音樂CD,找到日本伊藤佳代的《金剛心》(日本音樂家演繹藏密/東密?音樂)、《Crystal Singing Bowl》(水晶缽音樂)、一張鯨魚「歌聲」錄音、一張德國治療音樂的Sampler、一張Mozart式的「開智音樂」,皆很有趣,足夠明天上課應用。

四點鐘往銅鑼灣CEO幫手港台電視部文化節目4圍賣藝》,拍攝陳浩峰以唱歌介紹文化節目一段。

陳浩峰是近期劇場演出的人氣新星,我在進念的《東宮西宮》中第一次看他的演出。

拍攝手法用了閃燈和激光,眨呀眨呀了個幾小時,像《發條橙》中的場面,頭都暈。

傍晚,秋雨,坐小巴回荃灣,窗外的世界,一雨成秋,水影、光影交錯,人世是這麼近,那麼遠,秋燈夜雨,浮生若夢。

八點幾,在家,想繼續文書工作──有朋友問究竟是哪些文書,嗱!有撰寫港台文化節目的資料、香港大學十年師友》、《明報》的專欄(二千字)、港大通識課的Power Point、「心靈手相學」課的資料跟進、Edit「綠色教育網」的內容、閱讀《文化現場》雜誌的文件、整理十一月的個人Itinerary(已很久沒有這樣安排個人活動)、回覆電郵等等,千頭萬緒。

搞了一整,邊聽《Crystal Singing BowlCD,壓力感逐步上升,的確「好梗」,只好分神去寫個人網誌,冇咁辛苦。

稍後,又在漂流人生的行李中,找到林敏怡的《能音CDVikram Hazra香港演唱會DVD。特別對後者,如獲至寶。今天重聽,仍能感到當中的歡愉與能量。


| 30-Oct-07, 1:46 AM | Diary | (584 Reads)

十月二十九日(一),是日日誌:繼續有一天過一天,天氣轉涼,穿短褲的日子快要結束。

早上,到商場吃早餐,但沒胃口,應是說,沒有什麼好吃。要守齋,但荃灣一帶的素食文化資源,異常薄弱,令我苦惱。

是日股市升逾一千點,創新高。

仍然有處理不完的文稿工作,要趕寫為香港大學Mentorship而寫的書作,拖了兩年。日前,黃偉民「一言驚醒夢中人」,說這本書寫作過程的拖拖拉拉,表示我仍在所謂「趙來發的舊模式」中兜轉,可能──可能的話,如果我勵精圖治,趕快寫起這本書的話,我的病會好起來。Really?Holy Shit!

下午二時,U Magazine的記者來訪問我,談我的病與治療,我曾猶疑了一會,因為,這陣子,我對談有關自己的這兩個話題,愈來愈感到厭倦,但我還是應承了名叫張勁駒的高級記者的訪問邀請,和他和攝影記者豹哥,到附近一個小公園談了一會,公園有蚊。今天,我能量本來低落,但我還是說了很多話。

訪問約一小時,後回家寫Blog,忽然有窒息感,個人像給困在迷宮之中。五點鐘,去荃灣地鐵站旁的大快活,和港台導演Tim,談《4圍賣藝》第一第二集的內容與主持人Tag位。後天,要入厰拍攝,有點趕。之後,想去附近琴行,找一些音樂道具,為後天中午香港大學通識課準備,但找不到適合的。

打電話給黃偉德,他說他有一隻水晶缽CD,但擔心聽眾聽完會嘔(不是作大),因能量太強勁。Well,我似乎沒有什麼選擇。

七點幾,往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參加飛雁洞的長者千人宴,另今天是一年四個觀音誕中其中一個,所以今天也是道教版觀音菩薩的賀誕宴。

有一千人參加,是大Show,嘉賓有范徐麗泰陳永祿胡廣發(表演「八段錦」)等,藝人有盧海鵬李香琴譚倩紅等。

我的參與只是在場刊中畫了一組《心經》漫畫,初稿的觀音造型是佛教版,後來改為道教版,對後者反而較得心應手。但整體而言,自己並不滿意,若有機會,要畫一套遠較此精緻的《心經》漫畫。

吃了一個涼瓜素肉飯盒,看了胡廣發表演「八段錦」和盧海鵬唱《朱弁回朝》後,便獨自離去。

今天,不知何故──其實我是知道的──總有點沉重的失落感,大抵是忙碌,但沒有滿足感。

回家要寫稿,因為星期三很忙,星期四要履行和瑪麗醫院有三個月之約,入了去,不知何日出來,所以到處都是死線。


| 29-Oct-07, 4:22 PM | Diary | (1054 Reads)

剛在週日見報的文章: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

 

義大利飯。原味

 

人人都會睡覺,人人都會飲食,所以,理論上,人人都能解夢,人人都能當廚師,人人都能寫食經。

逛書店,看見幾本關於飲食的新書。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李玉瑩的《細味──食物的往事追憶》,還有阿齋歐陽應霽的《香港味道》系列,胡燕青的《更暖的地方》,郭春光等的《秋冬保健湯水》,林彥鈞等的《找尋幸福甜品》,梁瓊白的《只想簡單吃》,Kannis Yeung的《鮮味蕃茄Cook得起》,橘本加名子的《愛上煮湯--緻小巧杯湯-輕鬆簡單鍋湯》,唯靈的《唯靈食趣》等等,洋洋大觀,叫人垂涎三尺。

「飲食題材」與節目是近年傳媒的新貴,「飲食書」是近年的出版大書類,懂烹飪與不懂烹飪的人,都會出版「飲食書」,懂不懂烹飪已經不是當食家、飲食節目主持人、「飲食書」作者的要求。

林林總總,儼如社會走向小康,大眾懂得享受,追求美好與富裕生活的象微。

結果,我買了台灣中文版Jamie Oliver著的《原味主廚奧利佛──歡樂主餐秀》。  

 (閱讀全文)

| 29-Oct-07, 1:23 PM | Diary | (572 Reads)

回應留言(沒有按留言時間順序):

崇華師兄:多謝指點,師兄精通術數命理,卻恬淡無為,大隱隱於市,我一直羡慕你能在大嶼山分壇過半閉關的生活。

恩師雖主張我入梅窩居住,但面前卻有種種障礙,不能實現,叫我明白修法之難,除障之難。

我自己也有研習命運預測學,雖然工夫淺陋,未成氣候,也明白,八字算命有時不過文字遊戲,人是活在當下,將來也不過是由一連串「當下」所組成。

我沒有主動找人算八字,都是跟朋友閒談時,偶爾提起,朋友亦不厭其煩,為我批算,而我亦有三個好奇,第一是究竟我是幾點鐘出世,第二是從八字角度,我會如何被描述,第三是對個一些事件,會如何被分析。

所得結果,常有朦朧感,或許,這種朦朧感正是人生的真實面目。我們都是玄門弟子,對此或有相同看法。

我們修道,就是要學習醒覺,超越這個朦朧感。

我並不是修「功德型」的弟子,但如何才能做到恬淡無為,似乎有很多東西要學習,我現在要面對的健康與情緒的問題,我明白是修心的問題,例如當我遭逢壓力,我會失去食慾、膊頭與左手會麻痺──左手以前受過傷。有時我會覺得前路茫茫,正是要我仔細檢查什麼才是真正的人生意義。

話說多了,還望你指正。今晚要為長者宴忙碌,有空才給我意見吧! 

Elaine你很肉緊呀!很多謝你的關心,當人跌跌撞撞了多次,踫得一鼻子灰的時候,從你這種肉緊,我可以感到你的關切。

我不是你描述得那樣完美,我有很多缺點,例如常常遲到,早已被朋友罵遍十八代祖宗。

我也有敵人,有些人因為種種原因,不喜歡我,在office politics中,我做過多次失敗者,就算勝利,也只是慘勝,失掉朋友。

在健康、家庭、事業與做人處世上,我都一團糟,一無是處,單從這些現象,已說明我是何等糟糕。我已經為人生作了最壞打算,術數算命說得怎樣不濟,也沒所謂了。

話時話,要和你一聚,談談上次提過的書如何開始,下週好嗎?

 (閱讀全文)

| 29-Oct-07, 10:18 AM | Diary | (822 Reads)

漫畫《心經》

剛為一個長者宴繪畫了一套《心經》漫畫,於場刊內刊登,野人獻曝,純然只為欣賞,未有深意,是道教版水月觀音菩薩,但亦送給各友好,除了末頁的廣告(沒去刪除)。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 29-Oct-07, 1:28 AM | Diary | (585 Reads)

十月二十七日(六),是日日誌:早上和母親及弟弟飲茶,吃了不多東西。二點半往馬頭圍道牛棚(藝術村),和岑朗天區惠蓮朱琼愛何鸞大黃May Tam開會,討論一本名叫《文化現場》(C For Culture Magazine)的編務安排與出版前準備工,雜誌暫訂明年二月初出版。

但這不是一個正式的工作會議,因為出席者一半不是受薪人員。

本來以三個月的常用Lead Time計算,今天的會議很重要,但因為藝術發展局的撥款尚未到位,所以仍在紙上談兵階段,但如果二月出街,則Lead Time倒數,最遲十二月便要埋位。

如果不是獲得HAB民政事務局的撥款,辦文化雜誌很不容易,但受撥款款額所限,命中注定也只能是家小型出版社,人手與資源都必然會很緊張,我的職位是總編輯,正在盤算將會面對一個怎樣境況呢?如何制定Plan APlan B

開會近尾聲部份,感到能量像忽然消耗殆盡,區惠蓮說見我忽然面青口唇白,她駕車送我過海,銅鑼灣顧修全處參加Workshop,短短一段車程,因傍晚時份紅隧塞車,也得要四十五分鐘,我在車上沉沉地睡著了。

到達銅鑼灣時,稍見回氣,繼續參加昨天的從繪畫看性格的Workshop,本來不想在陌生人前談自己的病,但還是說了,不過說得較戲劇化。

凌晨十二時下課,回到荃灣已近一時,肚餓,但街上店舖已關門,幸好早上買了幾個合桃麵包。 

十月二十八日(日),是日日誌:似乎發了噩夢,大清早醒來,再睡,醒來竟是十一時,又似乎,就算是星期日早上也,有幾個很早打來的電話。

和母親及弟弟去吃飯,才想起要守二十八天齋期,理論上連奶也不能喝,昨天還喝了杯StarbucksLatte,要嚴格茹素,便需要多一點精力。

下午一點,往銅鑼灣參加顧修全主持的Workshop,但四點鐘,我又「鼠」了出去,往旺角Club O參加「銅人療法」的月會,本來想缺度,但因約了林敏怡,要拿取一些東西。找阿孔孔慶玲按摩頸膊,因左手有麻痺現象。

近七點回銅鑼灣繼續參加Workshop。九點Workshop結束,單獨問了顧修全一個問題。其實我己沒有興趣問人有什麼有效療法,但他似乎以為我想問這種問題,所以顯得有點不耐煩,是可以理解的。

總之,要多謝Yvonne介與支援,這個workshop很有趣。

之後,一個人往附近一家素食店吃飯,叫了一碟素麻婆豆腐飯與油豆腐粉絲湯,該店用了較多素肉入饌,吃得不算舒服。

盧永忠談電話,談修禪定能治病的法門,又說到十一月尾會上龍虎山,他提了一點,就是江西一帶會寒冷,叫我小心。忽覺事情已近眼前。

今天有被人reject的感覺,不過自己已不是小孩子,這也是偶爾會遇到的事情,又是那句說話:「冇事口既!冇事口既!」

回家路上情緒有點低落,在小巴上流鼻血,要用把氣聚焦在第三眼的方法,來調理頭部失衡的內氣,後止血。我終於Associate到自己流鼻血,原來會受情緒影響,下次,我會小心一點。 

討論與回應:有關算八字的問題的個人看法

或許因為我用了「有一天過一天」這個題目,令大家忽然緊張起來,無論如何,很多謝大家的肉緊與關心。其實,大家都各有道理。回應暫時到此。

 (閱讀全文)

| 27-Oct-07, 1:26 PM | Diary | (606 Reads)

十月二十四日(三),是日日誌:下商場吃早餐,在家寫作,這個星期的文書工作很多。然而,其實或許跟人生有疏離感,只是一板一眼地把一件又一件工作完成,卻沒有滿足感,也不重視當中的什麼時間與資源管理。

傍晚,往旺角Club O主持一個題目為「心靈手相學」的小型課程,把電腦、水晶、書籍等道具放在手拉車,默默地把它們帶到Club O,發覺,大部份人都去了跑馬地皇道瑜伽的聚會。幸好來上課的學員朋友很積極,幫我裝置電腦投影器、咪高峰等,課程第一課才能正式開始。共有二十名朋友來上課。我跟準備了的講義與Power Point教授,上課至一半左右,發覺可能教得略深了一點,便自動做了一些調校。

十點幾回家,有點累,但因腦袋未停下來,寫完《星期日明報》的「乜嘢食經」,才睡。 

十二月二十五日(四),是日日誌:早上,往香港電台電視部開週會,才想起這個星期港台負面新聞多,有張文新醉酒駕駛,梁奕倫等被控告。為港台Freelance便要小心一點了。下午回家處理文稿工作。

傍晚往堅尼地城家收拾一點雜物,有點辛苦,但已有一陣子沒收拾雜物,帶了些小玩具給女兒,但見女兒戰戰兢兢。回家讀經,祈願平安。睡得不舒服。 

十二月二十六日(五),是日日誌:早上有疲憊感。落商場吃過早餐,在家趕港台文稿與聯絡工作,今天特別多電話。

下午四點往銅鑼灣崇光百貨一家餐廳,見黃偉民,我遲到。聽他對我的八字的分析,總括而言,是八字無金無火,六親緣薄,父妻女緣尤甚,財運與工作運俱差,為人缺乏奮鬥心,欠缺包括上進的慾望。

但這兩年入金運,可削巨木,理應有運行,但現實中我卻病得死去活來,不明所以,只能當是上天的試煉。提議我在千頭萬緒的問題,找個重心來首先處理。聽罷,覺得做人有點辛苦。

七點半,往附近顧修全的辦公室,Yvonne推介我上一個關於從繪畫看性格的工作坊,有二十人參加。工作坊要凌晨十二點才結束,今天是第一天。回到荃灣家,已是一點,有點累。


| 24-Oct-07, 1:41 PM | Diary | (1101 Reads)

十月二十三日(二),是日日誌:繼續秋涼。早上,有點累,大抵因為睡不好,中午去剪了一個短髮,對鏡,人生易老,覺得自己又老了。

回家,打印了一些文件書刊資料。煎服從中醫師鄭喬嶽處帶來的「補茶」。

下午,往荃灣地鐵站傍的緣楊新邨,和區惠蓮談了一些出版事務。要走通往地鐵站特長走廊,今天有點累。

晚上,往灣仔如意氣功中心上氣功課,上課的幾乎全是新學員,仍是重覆向新學員教授「元體功」的招式,對舊學員是有點膩。

回程,在荃灣室內運動場前的平台,用電話做了一次「銅人療法治療」──這個療法這個星期日下午四時,在旺角Club O有免費聚會。

睡前,讀《究竟康復的療法》一書的「簡易禪修療法」,雖然,都是本來已知曉的方法,但讀來仍很啟發作用。

另:多謝大家關心我的情況,適當時候,我會回應。


| 23-Oct-07, 1:20 AM | Diary | (696 Reads)

十月十九日(五),是日日誌:重陽,無聊的一天,手機沒響過一次,雖然,就算響叫,但有時無精打采,便提不起勁去接聽,這天卻有一種沉悶的寧靜。

沒有為這一天安排活動,中午和母親及弟弟去茶樓飲茶,其實,我對飲茶沒有興趣,也沒有有趣的食物,免為其難。

傍晚,搭地鐵與火車去太和站附近,探住在隱籚的盧永忠,他出院後,沒去探過他。我在五點幾出發,要七點幾才到達,天色已暗,但按入口處的門鐘,除了叫「傻佬」的黑狗來應門之外,便沒有人開門,可惜「傻佬」隨了搖頭拽尾外,不曉得打開鐵閘。

等了十五分鐘,只嗅到遠遠近近人家燒烤的氣味外,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電話亦無人接聽。只好循回頭路,搭火車地鐵回家,中途經過服裝店,買了一件T恤。後悉當睡了覺。 

十月二十日(六),是日日誌:在家寫作,撰寫「心靈手相學講義」,不知不覺,寫了一萬字。傍晚,忽然情緒低落,大抵是個人能消耗掉。晚上去上金蘭觀的氣功課。

十月二十一日(日),是日日誌:早上,仍像沒有足夠能量,往商場吃早餐,也是吃力之事,所以沒有外出。

近傍晚,往九龍城南角道,約舊同學麥宗誠,去看名叫鄭橋嶽的中醫師,後者很有街坊Feel。這位中醫師沒有開什麼藥,除了開了一些補茶外,便是叫我嚴格戒口。非常感謝麥兄的關心。

別過後,往旺角Club O參加每月私房菜,今次人較少。沒胃口,個人能量低,孔慶玲見我面青唇白,給我按摩頭頸,回過氣,才定了神。

回到家,寫了一些稿,理論上我應該很累,卻不知何故,睡不著,看了《虎膽龍威第四集》影碟,純然感觀刺激,忘卻煩惱,但人便睡得遲了。 

十月二十二日(一),是日日誌:早上,往商場的平貨攤,買了一對新鞋,又往運動服店,買了一件米色的外套──這陣子常穿的黑色外套委實形象太霉。

中午往香港大學,和周偉立莊陳有Katherine WanCindyMelissa,在Senior Common Room吃飯,因為早前我有份參與的書刊《One World終於出版,雖然這頓飯算是什麼,我不甚了了,但總算是完成了一件事。精神轉好,像迴光返照。

之後,往發展及校友事務部看看,請了一些新人,得悉徐詠璇所得之病是類風濕關節炎,真不幸,願她早日康復,不過類風濕關節炎比較煩麻,幸好不致命。和舊同事談了一會,便離去。

士美菲路一家洗衣店,取回近三個月前留下的衣服。回家,還要趕寫《溫暖人間》刊物的稿。傍晚後,心神有點煩亂,沒胃口,兼說要戒口,不知道有什麼好吃,但母親總是嚷這嚷那。

經過水晶店舖,買了一枝粉紅晶。晚上回家,仍有不少文書,編寫了一些課程用的Power Point。除了「手相班」外,還要負責港大一個通識課程,對後者,要搜集一大堆道具。

另外,女兒總是在電話中說不得閒,不能講電話,加深了我的情緒低落。


| 19-Oct-07, 3:45 PM | Diary | (691 Reads)

十月十五日(一),是日日誌:秋涼,中午往中環,見住梅窩王師兄午飯,但他要往西環的齋舖吃飯。他談他在灣仔開設素食食肆/齋舖的計劃。

後,我往堅尼地城政府診所。傍晚,往上環紫枬觀坐了一會。 

十月十六日(二),是日日誌:在家工作與重繪《漫畫心經》,傍晚往時代廣場Elaine喝下午茶(果汁),她的「快樂系列」出版,各方反應很好。

七點,往山光道馬會會所參加飯局,因離家時帶了很少衣服,又不想嘥錢再買衣服,發覺自己有點衣衫襤褸。

是晚飯局主題,是馬會介紹投資十八億,整頓中區警署建築群計劃,其中最具爭議性的,是在近堅道處加建一座以類似竹棚的騎馬式新建築部份。

出席的有:李怡、韋基信、陶傑、劉天賜、文潔華、葉小明、蘇狄嘉(新加入《信報》統籌多媒體發展)、林超榮、梁玳寧、張志剛、葉潔馨、黃雅麗Leona也是位Blogger)、我,和馬會的代表。

除了中區警署這項計劃,政府這陣子推出或涉足的市區重建、文物保育等計劃,有觀塘裕民坊重建(飛雁洞佛道社的總壇在裕民坊,稍後搬遷)、大嶼山大澳計劃、衙前圍油麻地果欄景賢里結志街一帶、中區沿海、雷生春深水埗區、西環尾、灣仔舊街區、荃灣舊街區、旺角波鞋街等等。火頭之多,規模之大,是香港歷史上僅見,不少又跟林鄭月娥有關。

政府或馬會可以動輒花一千幾百萬聘用專業顧問,但民間要回應,便吃力得多,結果在媒介上,見來見去的都是胡恩威,或忽然出現的何來。官民力量對比,不成比例。

散席後,搭韋基信的順風的士,往中環機鐵站回家。 

十月十七日(三),是日日誌:早上往香港電電視部開會,因周五是重陽節,周會提早。中午往中環置地廣場Bankers’ Club,與大學舊同學飯聚,有FannyClara輝仔陳兆輝,現搞e-learning蕭敏華Sunny應耀康新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應少,未經你同意,又提及你),都是當年《學苑》同學。

飯後,回荃灣家趕《明報》與《文匯報》的專欄,疲累,寫得有點吃力,但仍趕在五點前完成。

傍晚,我又奔忙外出,往大角咀飛雁洞,向仙真請示《漫畫心經》是否合用,得乩文:水月宮中 尋影不見 實繪描畫 應筆隨心 雕花畫相 故事細膩 印心道隨 只供欣賞 內容題筆 仍需努力 童子觀音 參道立化 善解大道 應繼而後 立企雁洞 光大門楣

按內容意思,應是可用。

十月十八日(四),是日日誌:中午前約章園師兄,把《漫畫心經》畫稿交給她。跟著往觀塘APM利苑,和中學同學沈德偉麥宗誠見面,阿麥「失蹤」多年,一直沒有聯絡,我們還以為他怎樣怎樣,今見除了頭髮較少外,沒有大變。

飯後,回荃灣,為港台文化節目整理資料,限今天提交。五點,發覺自己能量耗盡,人像散了一樣,小休。

六點,往旺角Club O,主講講座,介紹「心靈手相學」,Yvonne給我帶來手相道具,我儘量簡單,但仍似乎講得很複雜,大抵很多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待。或許因為之前耗盡能量,油盡燈枯,所以形貌無氣。下周三起,要教四堂「手相學」,是多年未再做的事。

有人在Club O留下兩本關於《究竟康復的療法》(梭巴仁波切開示)給我,一時想不起是誰,只好在此說多謝。

九點幾回家,要寫《星期日明報》的「乜嘢食經」,長文,寫完後,卻睡不著,大抵用腦之故。


| 14-Oct-07, 11:55 PM | Diary | (634 Reads)

十月十三日(六),是日日誌:秋涼。是日沒有太多心機Mood,對著Notebook大半天,處理多項文書工作。

有件小事情想提一下:為什麼不寫《.戒》的影評,首映禮那天,我本來有入場券,但是,第一,是因為要穿長褲,不講你不知,我這個夏天沒有穿過長褲,我離開堅尼地城家時,把所有衣服都塞進迷你倉,沒有帶著一條長褲上路。習慣了穿短褲的人生。這才像個流浪漢。

第二,散場時會是深夜。

第三,據說可能要搜身。

第四,可能才是真正的理由,我不喜歡李安的電影,也不喜歡梁朝偉,這次兩人走在一起,怎會叫我提得起勁。這是最奇怪的理由,因為差不多所有香港文化人/影評人,都要給李安開一個專門檔案,這是「熱門話題效應」,我卻逆流而上。

喜不喜歡,是個人的感覺。從前像我不喜歡徐克的電影,那時徐克正拍「黄飛鴻電影系列」,有朋友大惑不解,今天,如果你重看徐克的電影,你大抵會明白我當時怎樣想。

晚上,上氣功課。天水圍發生母帶子女跳樓自殺,聞訊叫人不開心。

十月十四日(日),是日日誌:是日覺疲累。早上,在家研究如何使用水晶缽,提升心靈能量。

下午,往觀塘飛雁洞開會,另為《漫畫心經》請示,要改菩薩造形。


| 13-Oct-07, 12:01 AM | Diary | (893 Reads)

很久沒有給留言回應,因心情,因精力,因時間,現作了一點回應,是按由最遲來的開始,未回應的,要待稍後多回一點氣好了:

瑢:大地之母不會這樣容易給人類消滅,人類只是讓地球的行星環境,變得不適合人類自己居住而已。這是一個互相轉變與適應的過程,兩、三萬年前,上一次冰河時期結束,天氣的轉變,「尼安塔得人」給進化能力較弱的「克羅馬農人」淘汰,後者雖然體質較弱,但他們較適合在冰河時期結束後回暖的地球上生存,另外,他們有一種其他動物沒有的能力,就是較曉用腦。他們就是現今人類的祖先,這個星球本來不只有一種人類進化生存。

所以,有一種說法,不是人類選擇了地球,是地球──大地母神選擇了人類。從過去幾億年的物種興滅過程來看,這個星球不斷選擇那些適合在這裡生存的生物,也不斷淘汰不適合或祂不喜歡的生物,這種超越所有生物的選擇能力,正是大地母神真正的神力。

從種種跡象,大地母神的選擇機制又再啟動,但如果我們相信,我們只是借大地母神所管理的這個環境來「修行」,或進行某種我們未明確知道意義的活動,我們的想法或許會有不同,亦無所謂樂觀與悲觀之分,只是「滅世」的過程,可能很慘烈。

當然,我們未必需要認同這一套,大地母神/蓋亞/Gaea是古希臘的信仰,如果把它換成簡單的「神」(God)的觀念,看法其實沒有太大差異。 

姚錦燊兄:多謝關心,我的情況,你也知道不少,如有需要,我必定會開聲,目前有些事情,我未能想清楚,待我想清楚,便應會不同。 

 (閱讀全文)

| 12-Oct-07, 5:49 PM | Diary | (504 Reads)

十月十日(三),是日日誌:早上與下午在荃灣,寫作,看曾蔭權的特首施政報告,要為文化、藝術與環保政策做點筆記,另要在政制綠皮書諮詢期結束前,提交意見書。

傍晚,往香港電台電視部睇試布景,另看三位主持試鏡,三人兩女一男,都是年青人。在廠中遇「MC」──陳廣仁,初認識。看見半製成的布景,原來只是紙上的計劃,正逐步實現。我們花了不少時間找尋主持人,現在也開始成形。我參與的是一個文化藝術雜誌式節目,將在亞視逢周三傍晚播出,十一月底出街,我幫手內容資料搜集。

Flo這一陣子,的確是多了點工作,但整體活動其實較從前減少了。多謝你的關心,恭喜你的公司給你花紅。

十月十一日(四),是日日誌:早與中午,寫作。下午,往旺角Club O周兆祥大余姐綠色教育基金網站工作,做內容QC,維時六個月。後留下吃禪食晚餐,主炊的阿孔可以把糙米飯弄得有臘味味,真神乎其技。

之後,留下,代周兆祥主持周四療癒之夜,講特異功能,臨急臨忙,沒有什麼準備,講了幾個加強念力的小訓練──個人鬧鐘提示、手觸念力傳遞與向藍天許願等。考我急才。之後是手療聚會。

回家,聽見樓下保安大叔說SOHO開市價高開,有斬穫,我沒有入紙申請,我拿了幾隻新股申請表,卻沒有入紙入票,傻咗!──這是草根階層當下的共同話題。

是日新聞見沈殿霞病危入院,有點不祥預兆。

十月十二日(五),是日日誌:早上,醒來覺能量不足。往港台開工作例會,中午和監製陳曼儀吃飯,後一起往尖沙咀九龍酒店和《明報黎佩芬茶聚。

後回家,經Ice Fire店,買了一個綠色背包,因原用的,總嫌稍大了一點,令背痛,新買的較小,可替換。本想去剪髮,但轉回家寫作。


| 10-Oct-07, 1:32 PM | Diary | (586 Reads)

十月八日(一),是日日誌:漸秋涼。和母親吃早餐。中午和飛雁洞劉松飛主持、德宏師兄章園師兄偷景新城飲茶開會。《漫畫心經》畫稿已完工。

下午寫作。傍晚往堅尼地城家收拾物件,尚有幾件體積較大的傢具,未知如何處理。

十月九日(二),是日日誌:秋涼。早上忽覺不適,但身體尚可支撐,對身體變化,又多一種體驗。研究如何使用水晶缽,身體似乎會和水晶缽的鳴聲產生共振。

Picture水晶缽

和母親吃早餐。中午Yvonne來談「手相學」,送我一本四柱研究的書籍。下午往上環Dr Rose

後往灣仔上氣功課,是新班開始,有幾位新同學。回家途中,接受銅人療法電話治療。


| 08-Oct-07, 1:12 AM | Diary | (723 Reads)

十月四日(四),是日日誌:是日無事,不大記起做過什麼,晚上出太子站走走,參加Fay河內晢老師的學生的靜心聚會,觀想金光(是「光之課程」的一部份),但大抵跟一起靜座的朋友不大熟稔,效果不算好。回家,續整理十月至十二月香港文化藝術活動的Event Calendar,是頗複雜的工作

十月五日(五),是日日誌:比較忙碌的一天,早上往港台電視部參加每周工作會議。中午回荃灣和母親吃飯,下午往西環買藥。

四點半,往上環Dr Rose,己有一段較長日子沒見。近日身體與精神狀況有許多變化,也沒暇交待。六點往在附近的藝術發展局出席寫作許劃申請者的面試,今次共兩位。我是評審委員,內容要保密,從略。

八點往,銅鑼灣功德林,和章園師兄及《東周刊》黃庭光開會吃飯,談長者宴場刊。我負責繪畫《漫畫心經》,已做了草稿與造型。因《心經》無故事性,而讀者又是長者,大紋大路好了。銅鑼灣功德林月底將搬往世貿中心

十月六日(六),是日日誌:早上,身體疲累,昨晚讀藥品說明書,原來所服的一隻止痛藥有副作用,可能會令人疲累與頭痛,我正好有這個現象。說明書上還說有其他副作用,但我未完成查字典工作。忽然覺得自己像《暗戰》中的劉德華角色,但我不夠英俊,也不是俠盜。

中午,和母親吃過午飯,續繪製《漫畫心經》。傍晚往灣仔室內運動場金蘭觀氣功課。之前,Emily送來一個針對臍輪的水晶缽,體積有籃球般大,晶瑩美麗,感謝為我費神找尋。想起早前仙真乩文說,欲要清修,有要「先置玉碗」一語,這個水晶缽不正是「玉碗」?當然,乩文中的「玉碗」,更是指生活資糧。

後順道往一家韓國餐廳吃飯,但由服務至食物水準俱不理想,只是很少吃韓國菜,想試下口味。氣功班今堂教「精氣神」,開始教點新東西。

十月七日(日),是日日誌:早上,比昨天疲累,但那隻止痛藥真的可以止痛,讓我可以專心做事,繪畫與寫作--或許因為要我製作《心經漫畫》,所以給我找到這隻止痛藥,叫人處兩難處境。

下午,想上街散散悶氣,往中環藝穗會,想參加「銅人療法」聚會,但找不到入口,只好放棄,忽然肚餓,便去吃麵,又忽然很想吃皮蛋酸薑。

橫豎過了海,便往堅尼地城買了個人必須用品(只有堅尼地城才有出售),回荃灣,晚上完成《心經漫畫》,但因沒有影印機,未確定縮小後效果,盡了本份與所能了。


| 08-Oct-07, 12:03 AM | Works | (1051 Reads)

在早一點時間寫的一篇關樂活族的文章: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

新口味──由嬉皮士到樂活族 

人生在世,終生學習。最近又學識了一個新的名字──「樂活族」,有台灣Feel,是從英文意譯加音譯過來的入口貨,原是LOHAS是英語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縮寫,意為以健康及自給自足的型態過生活。

記不起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愈來愈討厭這種Lifestyle Junkie式的社會族群標籤,因為造作。

早由Hippies(嬉皮士,泛指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反越戰與追求心靈提升的一代)Yuppies(優皮士,全名是Young Urban Professional,即泛指八、九十年代美國式年青城市專業人士,但多是指懂得生活享受與品味人士)、DINKDouble Income No Kid,雙薪無孩族)Kidult(不肯長大的中年人,多指男性)等等,這是美式文化的流行標籤,如果把更愛玩字辭的日本流行文化也納入討論,便更眼花撩亂。

說回「樂活族」,是台灣傳媒的傳意翻譯。跟香港街道樂道與活道無關,整色整水,是認識社會次文化的速食麵,對號入座,其實是濫調,也是壞品味。例如,好一陣子,所謂「優皮品味」,統領著整個媒介與廣告創作。廣告公司給客戶做PresentationPowerPoint中總要加入「優皮類」的詞彙,如「城市」、「專業」、「品味」,向客戶灌輸似是疑非的生活哲學。

到今天,仍兼承「優皮傳統」的廣告,是賣樓與投資類廣告,有理冇理,儘管內容常常無厘頭,但一貫強調「享受」、「視野」、「洋化」、「高飛」、「地位」、「價值」、、「成功」、「自我」、「無壓」、「精明投資」等都是這一類思路。

不過「樂活族」引出一套近年逐漸普及流行的新飲食文化,即有一談價值。

 (閱讀全文)

| 04-Oct-07, 4:12 PM | Works | (1646 Reads)

按:最近寫了一篇關於Fasting的文章,野人獻曝了。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

最潮飲食潮流──斷食 

吃,是情趣、藝術;不吃,也是一種情趣、藝術。今次談不吃。

如果,你的朋友夠時髦,又夠古怪的話,他/她可能忽然會說:「我今天開始『閉關』、『斷食』,請你支持我。」如臨大敵,心情緊張。

「閉關」與「斷食」,似乎是你的朋友人生中最重大的自我挑戰,像個人表演,跟去跳一次笨豬跳差不多。

然後,朋友們又每天用電郵傳來「禁食日記」,說在二十小時、三十小時、四十小時內,沒吃過固體食物云云。

當「斷食」結束或破關而出那天,他們雖然飢腸轆轆,但情緒高漲,異常亢奮,滿面久違了的童真,飢餓是最佳的調味劑,彷彿像人生新階段的幔幕,正在面前徐徐展開。很想通過跟別人分享,一來,為連日來「斷食」減壓,二來,也希望別人認同這次「斷食」行動。  (閱讀全文)

| 04-Oct-07, 11:39 AM | Diary | (436 Reads)

十月二日(二),是日日誌:大風有雨,早上至下午,漸不適,「老朋友」總是在某些時候給我考驗。下午,往瑪麗醫院購買用品,然後回西環家收拾雜物。回愉景新城,繼續教授手相基礎知識。

 十月三日(三),是日日誌:大風有雨,雨勢沒昨天般大。早上至下午,在家寫作,雖然中午稍心緒不寧,但今天「老朋友」歇息,有精力寫一點稿。傍晚想出街逛逛,在愉景新城,續教授手相學一陣子,到八點幾,忽然沒有精力,早回家。

| 01-Oct-07, 9:38 PM | Diary | (707 Reads)

九月二十九日(六),是日日誌:下午,往馬頭角道牛棚,和區惠蓮朱琼愛何鸞盧燕珊等開會,談文化雜誌出版。牛棚很靜,周末下午沒什麼人,其實平日何能也如是。

區惠蓮用車送我往灣仔室內運動場,上金蘭觀氣功課。早到,看了一會人們打羽毛球。上課時,有點心緒未寧,靜坐時未能獲得較好效果。回家前,去吃粥。只想能平平安安地回家。

九月三十日(日),是日日誌:早上九點,往太子站旁的運動場道集合,參加如意氣功中心的一天生活營,本沒有參加,但想到很久沒有去過旅行,便報名參加,有大概五十幾人參加。

因二萬人在舊啟德機場齊練太極,幾百輛旅遊巴士大塞車,使我們租用的旅遊巴遲了到達。

我們坐車往東涌侯王廟,在演神功戲的戲棚練功,後往參觀東涌炮台,以前也曾來過,景物依然。

後轉車往靈隱寺叫午飯──齋菜,水準普通,有五柳仙斑、甜酸菠蘿炒雲耳、豆腐、羅漢齋、西蘭花炒鮑魚菇、春卷和薯仔眉豆老火湯,不過山野寺院素食,算是不錯。飯後練習「天罡」與「地華」冥想,練習時我有點不舒服,其實來到靈隱寺時,肚子有點不舒服。

之後乘車往逛大澳市集,過橋位置,人山人海,現在大澳已漸失昔日風情,到處到是買茶果、紫貝天葵、豆腐花、鹹魚與蝦膏的店舖,有點納悶。去寶珠潭打了個白鴿轉,沒有什麼特別興趣,以前來過大澳多次,也在大澳住過一陣子,已是多年前的事。

五點回程,在東涌轉旅遊巴士回太子站,有點累,一天遊,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氣功中心希望值旅遊推廣「氣功生活化」,在日常生活中隨時採氣,以前已在其他氣功班中學過。

回家,晚上有點反覆。

十月一日(一),是日日誌:國慶,沒有特別事情,下午約趙開心做推拿,有一段日子沒見,有不錯的體驗,感謝。傍晚,回家,和母親在商場吃飯,沒有什麼好吃。晚上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