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1-Aug-07, 7:28 PM | Diary | (925 Reads)

八月二十九日(三),是日日誌:普通晴。早上無聊,下午到港大寫作。

傍晚往灣仔如意氣功中心打氣,遇大陳老師給我打氣,本來身體的痛感,打氣完畢後沒痛,大陳老師少在香港,很少見面,但她還記得多月前曾給我打氣和查病,那次,我心緒不寧,大陳老師說我上丹田氣弱,但今次,上丹田改善了,但中與下丹田俱乏氣,中丹田是受下丹田影響,所以胃口不好與不腹常痛。

解決方法是給強化下丹田,養氣要比耗氣多,才能有正數的氣藏。

晚上,往灣仔港島區警總部,在Caine House六樓的Senior Officer Mess,參加九龍聖芳濟中學的校友聚會,九濟是我中學的母校,在那裡度過了七年的時光。

為何在這裡?因為校友會會長(未知這個稱呼是否正確)林堅先生,是警察高官,曾任灣仔區指揮官,可能還有更高職位,未見介紹。從前,警隊流行「請人食咖哩」,因警察餐廳會周均有兩日有咖喱食,傳統大抵沿於早期殖民時代,警隊多印巴籍成員,所以其供應之咖喱,理論上是正宗的,而警察Entertainment Fee──林堅透露是一千元一年。

不過無論如何,如非濟記校友會的因緣,便沒有機會到此高級警官會所吃飯。是吃咖喱自助餐,菜色簡單多又多樣化,濃烈中又覺清純,使本來不太好胃口的我,也吃了兩大碟和一杯雪糕加三分一杯喜力啤酒。感謝Steven請客。

出席的同學有:沈德偉、劉志賢、陳啟德、陳柏添等,還有老師陳祖雄Miss Tsang等,共五十幾人,雖然大半初次認識,但唱起校歌來,仍是雄壯投入。是一個感覺不錯的晚上。

聚餐的目的是要決定如何為學校籌款一千萬,現已籌得四百萬,如我們籌得三百萬,便有無名氏善長人翁背對背三百萬,所以任務又非那樣艱巨。 

八月三十日(四),是日日誌:有點陰。早上和妻子口角,收拾了一點隨身行李,又要離家。

回大學寫作,四點幾,往旺角Club O參加手療班,其實是沒地方好去,下午不知何因,身體總是不自在。

七點,往油麻地,在Helen Kwan的辦公室,見銅人療法Elton,感謝先生不收費用為我推拿,送了一冊《讓沉默說法》給他,以作報答。後往銅鑼灣見風美恩醫師,覆診兼取藥,又感謝醫師贈醫施藥。又送了拙作以作報答。

十點坐由銅鑼灣荃灣,在母親處過夜,見到母親身體健康不好,心中難過,除了為她讀經,未有其他辦法。 

八月三十一日(五),是日日誌:晴。早上,起來時有點頭痛,十一點往香港電台開會,談文化節目。後遇倪秉郎魏國威

中午在街上蹓躂了一會,嘗試調整心緒,人生一個新階段似乎已經開始。上港大繼續寫作。


| 29-Aug-07, 1:56 PM | Diary | (653 Reads)

八月二十七日(一),是日日誌:晴,日誌仍是流水帳。早上,往金鐘辦點事,中午上港大寫作,可能是空調太冷,或是Energy Field不協調,在Office總不自在。沒帶手機,沒聽電話。傍晚後,回家。  

八月二十八(二),是日日誌:早上與晚上有雨。中午往金鐘辦事,未果,再上港大寫作。個人狀態仍未改善。

傍晚,往旺角Club O參加Yvonne主持的「奧修禪咭」課程,今晚談牌陣,誠如Yvonne所言,占卜視乎占卜師習慣手勢,既定牌陣並不太重要。後是催眠師的Helen,帶學員做了一次集體潛意識清洗。我打電話給「銅人療法」的Elton,做電話會議治療。之後,又和Yvonne孔慶玲談了一會。

獨自在旺角吃了一點東西回家,深夜回家,續服中藥。半夜身體不適兼肚痛,有好一陣子沒有如此,正檢討原因。


| 27-Aug-07, 6:10 PM | Diary | (1496 Reads)

Thank You!--多謝連日來朋友給我的留言鼓勵,患難見真情,路遙就知--惜馬力已仙遊。雖未及逐一回覆,但銘感於心,無以為報。

八月二十五日(六),是日日誌:轉晴,是日狀態仍然不算理想,見痛,使做事不容易專心。如果是調理反應,便忍受得來有價值。 

下午,參加如意氣功中心常老師主持「拉氣大會」,遲到了十五分鐘,只能坐在最後,其實坐在擠滿人的前邊座位,反而不舒服,上廁所也不方便,但仍是給多次請上前面坐,都婉拒了。有百幾人參加,擠滿了地方較狹小的中心。拉氣是練氣功的基本功,沒有什麼特別竅門,要慢要勤力。 

聚會結束後,晚上氣功課取消,沒有什麼地方可去,心情需要調校,正在學習如何面對新環境,我明白這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關,能過,便是又一村。 

天下小雨,還是回家。在巴士上繼續讀《地藏經》,已不知讀到第幾遍,就當由第130遍開始算起。 

八月二十六日(日),是日日誌:轉晴。是日盂蘭節。早上,不舒服,心神恍惚,需要自我調整,遲遲未能出門,中午後到觀塘飛雁洞裕民坊街口搭了棚,有大型盂蘭節街頭法會,十分熱鬧。並非飛雁洞舉辦,我只是路過。 

在洞的師兄弟很多,上午的禮懺已經完畢,下午三時舉行「幽科」(超渡先亡的儀式),但要參加另一活動,只能提早離開。 

四點半,坐的士往旺角Club O,抵達黑布街口時,所坐的士在黃格內停留,阻礙另一條行車線交通,給交通警撞正,我剛好到達目的地,下車,司機大抵會被罰款,希望不被扣分,我也幫不了忙。 

 Club O,參加由林敏怡主持的「銅人療法」聚會,有近百人參加。林敏怡是以前作曲指揮的那位,據說推動「銅人療法」已有多年。是港大校友,幾年前在港大編輯《Growing With Hong Kong一書時,文化一章漏了提及她,後來SARS一役時,她出版一張抗疫作品,我代表大學在醫管局大堂舉辦過唱片發布會。

我遲到,分身不暇。Helen Kwan,早前她送了一隻林敏怡創作的治療音樂《能樂》,非常感謝。另也感謝Florence越洋提醒。

因我的病,我有機會在台前接受特別治療,另會後,叫我往街角的Delifrance繼續接受治療。「銅人療法」的治療方法,似乎依靠「集體潛意識」,還未有時間去研究。 

七點,往中環,和MichaelYvonne蘭桂坊口的Kosmo見面,但隔鄰的港大同學會餐廳大裝修,非常嘈吵,我們往SOHO上面的Wildfire吃晚飯,Michael提議我搬上中山居住與工作,對這個提議要認真考慮一下。無論如何,感謝關心。 

今天狀態不好,主要是膀胱痛,沒有心機和人長時間交談,談了一會,只好提早離開。Yvonne常常提醒我要改變自己思想的Programming,正努力調校。回家,把崇菲師兄應承接收的一批書籍入箱,待她接收。睡了一會,又醒來。 

半夜速讀完高行健的《靈山》一書,讀不出什麼味道,只覺中國人(雖已是法國移民)第一個諾貝爾獎得獎作品,竟是這樣的貨色,有點不是味道。讀完,便可丟掉。


| 27-Aug-07, 1:52 AM | Diary | (634 Reads)

八月二十一日(二),是日日誌:天陰有雨。

中午到港大寫作,試用無線上網,感覺很好。

相當多文稿要處理,包括港大師友十年》一書、Club O網站文章、道劇《童子拜觀音》劇本、《星期日明報》每周專欄,還有一些雜文等。

踫見馬靄媛,多謝她請我吃了一份厚多士式三文治。

傍晚,往旺角Club O參加YvonneHelen主持的「奧修禪咭」課程,但不知是否Yvonne的聲音具催眠作用,也因為晚上睡眠不好,是環境因素,疲累,竟睡了一半時間,真不給面子。

八月二十二日(三),是日日誌:早上有大雨。
早上,近中午往灣仔氣功打氣兼練功,下午回港大寫作,至傍晚,Helen帶我往到銅鑼灣風美恩中醫師,已有超過一年沒找過任何中醫師,原因是之前找過的都幫不了我,我又說:「不斷見新醫生,叫人疲累。」

風醫師
Club O活動中遇見,年青,很有耐性耹聽我的病情交待,把脈也細心。之後和HelenStanely風醫師往附近一家齋舖吃飯,明天是風醫師生日,還是她請客,多謝,祝生日快樂。

八月二十三日(四),是日日誌:天陰有雨。
早上,往政府診所洗傷口,到迷你倉購買新紙箱。下午,在家收拾雜物。

四點,把另一批藏書,送往Club O,參加四點半開始的手療聚會,就是下午,也有二十幾人。因晚上睡眠質素不好,也因為Club O的氣場好,坐在椅上睡著了。吃過禪食晚餐,胃口依然不算好。
八點,穿過旺角火車站,往聯合廣場──原來不在旺角火車站附近,參加阿Fay介紹的靜坐聚會,陸續有八位朋友到來,多是日本河內晢老師的學生,又多是各種不同類別的治療師,如結構治療師、能量治療師等,多是新相識,才知道香港有這麼多治療師,也很高興認識了新朋友。

參加的靜坐是「光之靜坐」,又才想起在舊書中有一套「光之靜坐」課程的書,看過,但沒有練習。靜坐時膀胱不舒服,又想咳,不能專心,似乎有某種力量在障礙。

沒一起去吃飯,回家,想睡覺,才想起要寫《星期日明報》的稿子,又拚出當年當專欄作家時的拚勁,用了兩個小幾時,把稿寫完。大家可能又為我搖頭,沒辦法,稿一定要交。

八月二十四日(五),是日日誌:乍陰乍晴。

睡眠不足,有口辛苦,早上十一時,往廣播道口,香港電台電視部開會,是陳曼儀找我幫手為一套十月底出街的文化雜誌式節目,做內容資料搜集,可能是一份工作。出席者有多位港台導演。

之後,想往金鐘印度領事館,但忘記了地址,身體有痛位,只有胃口吃一份茄蛋三文治,便回家。

繼續收拾雜物,大底是最後一批雜書,最頭痛是一批自己的作品,不知如何處理,發覺迷你倉租的倉位已放滿,可能要多租新位。

讀者文摘潘少權兄來電告之,《讀者文摘》中文版,將摘錄《讓沉默說法》其中一篇文章。

傍晚往銅鑼灣風美恩醫師處取藥,是中藥沖劑,原來我一直沒有服過沖劑式中藥,以前在家中,用傳統方法煎藥,效果多不好。風醫師說「試陪我走一段路」,為我扶正。

後往灣仔如意氣功中心上課,膀胱不舒服,練功不能專心。才想起今天早上忘了氣功打氣的Appointment。


| 21-Aug-07, 2:33 PM | Diary | (1320 Reads)

八月十七日(五)是日日誌:又下雨,沒事,有點疲累,在家收拾雜物,沒地方收留書籍,但又捨不得丟掉。晚上,帶女兒趙家苗往上乒乓球課後,往灣仔上氣功課。

八月十八日(六)。是日日誌:天氣回晴,轉炎熱。《通勝》上書是日「寒蟬鳴」,城市人,不明白,有成語「噤若寒蟬」,那麼「寒蟬鳴」又是哪種叫聲?

簡單的生活,晚上,又有雷雨,往灣仔室內運動場上金蘭觀氣功課,有點擠迫,在那裡靜坐,感覺不錯。

八月十九日(日)。是日日誌:早上,放晴,收拾了一點雜物,然後往觀塘飛雁洞,抵達時剛「禮懺」完畢。留下,吃飯,半有胃口,下午問乩。

傍晚,往旺角地鐵站,帶港大讀新聞的Mentee (徒弟)Emily,往Club O參加每月一次的私房菜,雖然菜色每次變化不大,但配合對各種食材與飲食方法的介紹,是知識與口腹的充電,所以值得向大家推薦。平日飲食太不講究了。

Helen Kwan,她提議我到她在油麻地Office看看。回家途中把Emily送回宿舍,回到家,有點累,沒有床,未能安睡。

八月二十日(一)。是日日誌:早上大霧,仍有點雨,對著一堆舊書,有老鼠拉龜感。下午往灣仔打氣與練功。精神有點恍惚,可能因昨夜沒有好好睡覺。

傍晚,往油麻地參觀Helen KwanOfficeHelen是催眠治療師,帶著她十歲的女兒,後者很精靈,正學油畫,筆觸有板有眼,有工匠touch,可以畫油畫──沒有工匠touch,畫油畫很難畫很好,這是畫種使然。

Helen談了好一陣子,我其實明白自己的問題所在:我缺乏Inner power / drive(是性格或業力因素所致),鼓動不起強大的自癒力量,所以只好倚賴外在力量,如宗教信仰的加持,但從外得到的能量很雜亂,我又因痛楚、情緒、未有足夠的支持等,缺乏「消化」或「整合」的魄力,去好好「運用」與「轉化」這些能量。

有些感覺是曖昧的,例如我其實「喜歡」入醫院,因為可以擁有一張暫時屬於自己的床,好好地睡覺,又可以「充電」(如輸血,是最快恢復精神體力的方法),縱使醫院有時環境雜亂,但可以讓我暫時毋須理會出面的世界,所以,或許如此,在潛意識中,我沒有給自己調動最強的意志,要讓自己病好。

餘下的問題是:如何把內再的能量喚醒?


| 18-Aug-07, 1:55 AM | Diary | (931 Reads)

八月十三日(一),是日日誌:持續有雨。早上,下街到麥當勞寫作,貪其在早上二樓未完全開放時,人少較靜。下午,往中環永亨銀行辦事,跟著往灣仔氣功中心打氣,跟著參加康復下午班練功。之後,往旺角Club O,見孔慶玲,和她往旺角火車站一家叫士多啤梨的餐廳談了會。 

她問我找屋要求什麼條件,我答說,其實,一個放得一張床的Studio或房間便可,最好有窗。室內設施則有四項簡單要求: 

一、要有空調,並非為享受,而是有炎症痛症的人,因為內熱,所比較怕熱,另一是練習氣功或靜坐,不宜直吹風扇,太濕也有影響,所以需要空調。我一直在家練功狀態不好,所以很想趁機找尋一處適合休息與練功的地方。 

二、要有寛頻上網的設施,我可以自己申請及自己付費。這是工作需要,用來收發稿件與找尋資料。我去年在母親家住,就是因為沒法上網,所以很不方便。 

三.要容許我放置一個小佛壇,我會點香,是少煙的沉香,有時也會點咖啡蠟燭,基本上很安全,一個程度上,這是精神寄託上需要。 

四、要有私人廁所,這是療病需要。當然,其實一般廁所都是私人的。 

本來,這種地方,在西環可以找到,但因為新工作未落實,所以不敢太快commit,擔心沒錢交租。當然交上期按金等仍是可以的。不像從前,還是謹慎點好。 

阿孔周兆祥提議可到他父親在大圍的居所暫住,對此提議,我非常感激。 

八月十四日(二),是日日誌:持續有雨。早上搬雜物落倉,往政府診所洗傷口。一午在家收拾與寫作。 

傍晚,往旺角Club O,參加Yvonne主持的Osho禪咭工作坊。以前我已學過Tarot Card占卜,也一套Osho禪咭,不過是中文版,收拾雜物時本想送給人,但現在有用。 課後Yvonne為我占卜,我的問題仍是:問下一步、家運、關係與健康,其中家運是主題。FoolAwareness這張牌,出現了兩次問病則是Guidance這張牌。 

多謝Yvonne的囑語與關懷,她說我個人的signature是「苦」,要從深層意識中消除負面信息。真不好意思。 

八月十五日(三),是日日誌:持續下雨。早上運送雜物落倉,持續寫作與收拾雜物(大部份是書籍)。四點鐘往上環Dr Rose,有一個月沒有來。

 之後坐地鐵與火車往大圍,天下大雨,遇下班繁忙時候。感謝周兆祥兄帶我去看他父親在大圍的單位,單位布置簡樸,我嘗試去感受其中的場能,未有定論。後回家,繼續收拾雜物。 

八月十六日(四),是日日誌:夏雨漸歇。中午往灣仔打氣練功。下午回家收拾雜物與寫作。傍晚往旺角Club O參加「療癒聚會」,主題是「寛恕」,吃過禪食晚餐後,可能飯氣攻心,或這幾天睡眠欠佳,也或許氣氛融和,忽然很眼睏,睡了一半。 

這幾天身體不舒服仍然持續,昨天Dr Rose認為是情緒低落所致,今天多謝幾位朋友的關心與鼓勵。


| 13-Aug-07, 1:17 PM | Diary | (1003 Reads)

八月十一日(六),是日日誌:風後有雨,中午,前往灣仔如意氣功中心打氣,自覺氣不足,每星期,除來上堂外,約來兩次,順道清靜練功。家中氣場散渙,並非練習適當地方。 

下午往大嶼山梅窩飛雁洞分壇,參觀拜「三清懺」,順道看看分壇可以留宿處的情況。半路,在碼頭遇紥鐵工人遊行隊伍。雖坐快船,但沿途有點不適,勉強地去感覺其中交通的要求。分壇建築物狀態不算好,如不裝修,未能居住。另外,晚歸時會否太靜?我是否適應,也要看看情況。 

五點乘船離去,有雨。和崇菲師兄談了一會近況。六點到尖沙咀,逛了一會,買了些剛出爐的麵包,有雨,人多。六點半,約周兆祥YMCAMall Café,他找我在Club O幫手,也談了一些構想。感謝Club O的朋友關心。 

七點半,往灣仔室內運動場,上金蘭觀氣功班中班,有四十人參加,第一堂,教練姓,教一套叫「陰陽五行步」的步行功,動作簡單。後靜坐,才想起有好一段日子沒打過坐。要面對自己,似乎需要一點上天力量的加持。 睡眠狀態不算好。

八月十二日(日),是日日誌:早上,有大雨,趁時間空檔,繼續收拾個人雜物,疲累。下街買紙箱,遇雨,狼狽。

下午往柴灣哥連臣角男童院做義工探訪,我們共三人,被探訪的男童似乎不大喜歡我們來探,這也是我們要適應之處。 和他們捉象棋,我其實不喜歡捉象棋,沒精神去思考,所以下了多局,我只贏了一局。回程時,天持續下雨,精神不算好。這次出院,身體情況有點不自在,似乎應驗了秋菊前有一劫之說。 

回家,繼續收拾書籍雜物,有孤單感,明白要學習適應,是修行功課。晚上,搬了些Packed好的東西落迷你倉,發覺若不丟棄部分東西,沒有足夠空間與精力去處理,是考驗。


| 11-Aug-07, 12:16 AM | Diary | (763 Reads)

按:這幾天沒有什麼特別事,個人比較疲累,沒有太多Mood,所以寫得比較簡短,亦沒有回應留言,令大家擔心了。

八月七日(二),是日日誌:炎熱。早上,政府診所。下午四時,約會阿楚何楚凌於灣仔,往水餃店吃水餃,感謝阿楚替我買藥。後往如意氣功中心打氣,個人氣不足,神虛,須要補氣。晚上,上氣功課。下課後母親來電,說不舒服。 

八月八日(三),是日日誌:有雨,一號強風信號。中午,往荃灣見母親,弟建華旅遊回來,母親情況好轉。下午往弟家一會,後回家,傍晚往大角咀塘尾道飛雁洞分壇問病,途中遇大雨。劉住持關心,提議我搬入梅窩,可住在分壇閣樓。後問乩與擲勝杯,恩師允許。回家時,雨未歇,得崇煋師兄載往地鐵站。 

八月九日(四),是日日誌:有雨,早上,三號戒備信號至傍晚。早上,氣仍不足。中午往灣仔氣功中心打氣,這是定期活動,每週約兩次,打氣前後須調息練功,故亦為練功機會,中心氣場較穩定,亦較清靜。下午回家寫作。晚上,與陳婉瑩王偉民馬靄媛,飯局於中環紫玉蘭,談傳媒近期趨勢。眾人提議寫一本關於名人危機管理的書。

八月十日(五),是日日誌:是日打風,學了一個新名--回頭風。

早上往政府診所,下午因打風,八號風球,留家,傍晚趁風勢轉弱,下街吃東西。晚上,氣功課取消。有點無聊。


| 07-Aug-07, 3:36 PM | Diary | (888 Reads)

八月四日(六),是日日誌:早上,搬運個人雜物往迷你倉,試驗不同組合與方法,發覺因有長斜路,用板車不及手拉車方便,但後者運輸量較少,卻是好好的運動機會。

傍晚,往旺角Club O主持以《讓沉默說法》一書為題的講座,因傍晚過海小巴人擠,轉搭地鐵過海,差點遲到。

有幾十位朋友出席,雖未算是意外,但也叫有點虛弱的我感動。我做了少少開場白,然後和聽眾朋友傾偈。

老實講,寫這本書時個人狀態不好,有些地方做得不好,例如有不少錯字,但也無能為力,稍後如果還有第二版,要做徹底的Fine Tuning講座談的內容很多,聽眾朋友也很熱情,我銘感於心。對於內容,家若有興趣,可到Club O的網站收聽錄音。稍後如有精力,我會做一些補充。

講座後,和明天回加拿大Florence,去朗豪坊談了一會。家姐Ruby來電,說母親狀態不好。 

八月五日(日),是日日誌:早上本來想往飛雁洞,改變主意,往荃灣陪伴母親。雖然都是吃吃東西與在商場坐坐,但也需要一點精力。

下午無聊,往荃灣百老匯Notebook,本來在Dell落了單,想買一部,但對方說要三個星期後付款,和先去銀行全數付款才可,似乎不夠User-friendly,便放棄了。

結果今天買了部HPAll-in-one款式,似乎合用,回家試用,發覺畫面不夠光亮,另外Windows Vista太過花巧,眼花撩亂。不過,因急需器材工作,也要適應下。傍晚回家,周日金蘭觀氣功班已經結束。 

八月七日(一),是日日誌:有雨,早上收拾雜物,把衣物搬往迷你倉,發覺自己有多套西裝,幾年沒穿過,不知還會不會再穿。中午往荃灣陪母親,順路收拾留在該處的雜物,下午有裝修師傅來為母親整廁所,又為荃灣單位裝修打打價。近二十年未有裝修,基本上全屋都要修理。

傍晚,飯後回家,忽然虛弱起來,有點辛苦才回到家,但整體感覺又不大好。 


| 04-Aug-07, 1:11 PM | Diary | (1906 Reads)

八月三日(五),是日日誌:炎熱,無論心情健康狀況如何,又過了一天。在家收拾雜物,陸續送去附近的迷你倉,因為是自助,DIY,雖暫有氣力,亦頗操勞。物流,果然不簡單。 

跟朋友說:「半生沒有什麼成就,就只有一堆爛書與雜物,自己覺得是寶,別人卻當是垃圾。」 

早上,「順路」往政府診所,一切要重新適應。下午,妹Rita澳洲來電。

小狗懶擦鞋

傍晚往旺角彭志銘,取書送往Club O,和小彭談了一會,談起他書展熱賣──小狗懶擦鞋》粗口書(書名是港式粗口諧音),賣了三千本,加上跟黃毓民作品作綑綁式售賣,效果後好,但仍捏一把汗,如果被冚檔,便嚴重影響收入。他也作了最壞打算--立閘抗議(他粗了兩個舖)。

既要新聞,又要賣書,挑戰建制權威,是很不易玩的遊戲

貿發局連申請一個插座也要幾千蚊。但「當局」去冚台灣遠流出版社的畫冊,引起極大反彈,之後便龜縮了,況且《》書是文字書,「當局」對文字一向反應很慢。這只是冰山一角,十幾年來,被以有理由或無理由給查封的書,不計其數,許多出版商息事寧人,都噤不出聲。但小彭跟傳媒熟稔,有線港台在書展跟著他做特輯,便一閧而起。

小彭雪中送炭,給我預支版稅,銘感於心。 

送了書後,去灣仔上氣功課,站樁。回家,睡眠狀態稍好。

Note:出院後,個人心情起跌,令大家擔心了,要表示衷心謝意。

生活有一大堆新資訊:張栢芝生咗,邵善波兄有了新動向,讀報才知畫家陳逸飛年前過了身,多年前跟他在紐約見過。


| 03-Aug-07, 1:00 AM | Diary | (1151 Reads)

七月三十日(一),是日日誌:中午前往灣仔氣功中心,中午往上環找黃偉德,談了好一會,後回家收拾隨身行李往瑪麗醫院,為明天PCN Revision做準備。

七點前抵達,沒吉床,後有,35號床,是三年前初入院最病時睡過的床。重覆一系列打針、驗血、填表之類的過程。驗血Hb Result只有5.8,有點意外,自覺有點精力,才想到這三個月來的功夫到底如何。幾位朋友來探。盧永忠來電,心情不好,話不投機

七月三十一日(二),是日日誌:早上九時給送往X-Ray部門,PCN Revison過程順利,但感仍舊不好。下午,要輸血。給告知長此下去,不是方法,情況會變得不好。但一時間,我想不到有什麼人與方法,可以幫我,有點失落,似乎沒有太多好日子。晚上睡眠狀態勉強。 

八月一日(三),是日日誌:早上至下午,調去1號床。多輸一包血,心也明白,這種「吸血」,只能吊命,好起來是假象,捱過了一段日子,狀態又會打回原形,除非能解決失血問題,這種臨時的治療,不能不斷重覆,終有collapse的一天。

輸血後有點迷惑,明白單靠現在的PCN與輸血不是治療方法,身體也不知能承受多久。忽然,不知道以後如何。晚上Thomas送飯來。

看了一天皇后碼頭清場的電視新聞

八月二日(四),是日日誌:早上給告訴可以出院,但延至下午兩點才能離開,但拿了藥與辦了出院手續,卻不知應往何處,回家的感覺不好,沒有安全感。

Picture往醫院新開的Starbucks買了杯咖啡。

晚上盧永忠來電,他仍在大埔醫院,我說按目前情況,我可能只會多玩一兩年,他嘗試「開解」了我一陣子。我哈哈的說將來靈堂上要寫「歡喜自在」四個大字,如果我早過他走,要勞煩他找人去寫。「還好」我們是玄門弟子,不怕黑色幽默,大家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