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Jul-07, 10:22 AM | Diary | (887 Reads)

七月二十七日(五),是日日誌:炎熱。早上,政府診所,至下午,裝修師傅續修地板。傍晚,本約Arden Wong,遲到未遇,悵甚。與Florence談了一會。後往灣仔吃水餃,上氣功課,本為結業課,由老師主持,但老師北遊,不過已參加過幾次常主持的課堂,沒有所謂。還是喜歡集體練功。 

七月二十八日(六),是日日誌:炎熱,每日天氣如是。早上往灣仔氣功中心發氣練功,人多,至一時。往崇光百貨,給女兒買生日禮物,買了一集小型無線電飛機與一塊游泳板。後往西環迷你倉租倉,放置書籍雜物,獨自奮鬥。

晚,往旺角Club O,本想參加O Card的聚會,人多,與新認識的在理工大學教書的JustinaFlorence,往朗豪坊一家日式西餐廳吃飯。前者提議我教班,但要用普通話。 

七月二十九日(日),是日日誌:炎熱,早上往觀塘飛雁洞拜懺,聽師兄們講經歷與讀經心得,章展師兄的「天劍事件」很有趣。中午留洞吃飯。

下午問乩,問二事,一、近期家運惡劣,應如何自處與應變,我某些想法獲同意;二、明天入院作三個月定期檢查,預計要幾天才可出來。今次,除日前回急症室縫針外,一直無大礙,為三年來的「最佳情況」,但針藥惱人,身體狀況,始終叫人忐忑,問此關如何渡過,所得回應亦很正面。每次入院,出院後生活都有變化,可能是個人氣場起了變化。

 留至下午,報了名十一月往龍虎山朝聖,三年來僅去年曾往四川才離港數日,今次且看精力、意志與緣份,蓋有病人也。

傍晚回家一刻,晚往灣仔運動場上金蘭觀氣功課,為第十二課初班最後一課,學員談了一些練功心得與上課緣起,有學員叫關德興。和金蘭觀陸毅副主席談了一會。


| 30-Jul-07, 9:46 AM | Works | (1909 Reads)

星期日明報/乜嘢食經/趙來發

香港Fusionism由灣仔至蘭桂坊蘇豪 

2007年是集體回憶年,新上榜是「九龍皇帝曾灶財。曾皇帝「駕崩」,「墨寶」是集體記憶,即時成限量版作品。

 曾皇帝」窮,生前未吃過滿漢全席,宮廷御宴的熱門菜色,報料說是最好用發泡膠盒上的叉雞飯──不管油雞切雞,是否好吃,其實都取決於鹵味汁或薑蓉的調味料。近年,美國人燒烤愛用鹵味汁,追求的就是東西方食材的Fusionism。夾在中英港之間,自稱擁有九龍主權的曾灶財,就是樽鹵味汁。 (閱讀全文)

| 27-Jul-07, 2:33 PM | Diary | (648 Reads)

七月二十五日(三),是日日誌:炎熱。家中裝修,重舖部份地板,頗麻煩。晚往見從加拿大來港放假的Florence,交淺言深,又交了一個朋友。後往大角咀飛雁洞問病,灌氣九次後,未有再問病,今次當是覆診,病灶不太舒服。

 得乩文(局部):「若問命線,病勢何態,站穩路線,納氣有功,可算捱過,一關苦受,...謹記諾心,住心戒口,常提氣行,裨益年年,增值年歲,壽延路行,笑看人生。」(葛洪仙翁賜示)後去吃飯,溜了一會,回家。 

七月二十六日(四),是日日誌:炎熱。家中繼續裝修。傍晚往旺角Club O,是晚沒有手療聚會,是動物之夜,有三隻狗和一隻貓,很有趣。我中途竟睡著了,看來很疲倦,或者是動物,特別是貓發出α波,令人安靜。

FlorenceYvonneYvonne說,據聞和Michael早前談工作之事,已成事。不過,就算不成事,也感謝大家的關心與幫忙。和Florence談了一會,回家,她提議我不妨一試銅人療法。

與女兒疏離,睡不安然。


| 25-Jul-07, 1:54 PM | Diary | (770 Reads)

七月二十三日(一),是日日誌:繼續炎熱。中午,到香港大學,和徐詠璇午飯。晚上,到街下麥當勞坐了一會,接近那種市井,又夜晚的感覺。 

七月二十四日(二),是日日誌:繼續炎熱。裝修師傅來家換地板,立立亂。

傍晚,往油麻地廟街天后廟前叫榕樹頭的地方,參加民政市務局舉辦的「榕樹頭戶外音樂會」(亞洲文化交流論壇節目之一,叫戶外,不叫露天),在街口見吳俊雄當巡城馬在影相,帶我入場,見嚴太──謝嘉莉,見Shiefield,見曾德成徐詠璇劉志賢Shirley等,都算是熟人。 

晚會有陳任陶傑當司儀,有劉韻劉雅麗潘秀琼胡美儀鍾叮噹尹光曉華等演歌,雖是工工整整的懷舊音樂會格局,少了原來雜亂喧譁的大笪地風味。

畢竟時光不能倒流,那個大笪地已不存在。今天要「捕捉」的,是一種重溫過去八十幾年中,流行音樂的某種地道感覺──中國流行歌曲從1920s代末的《毛毛雨》開始。 

十點半左右離去,近深宵的廟街,沒有從前的喧鬧。畢竟,我不是廟街常客,對這種市井文化,我覺得有點陌生。

Picture
廟街,相片前右方是舞台燈光。

我對廟街沒有太多回憶,雖然中學時代在大角咀區上學,但很少跨區走來廟街,做暑期工時跟出糧時才跟人來過廟街逛逛,同行的少年會在廟街做西裝,我卻沒興趣。

後來想學睇相,來過幾次廟街,看看別人如何給人睇相,但得著不大,畢竟到了九十年代,廟街的黃金時代已過,用術語說,已經退氣。

Picture
在街口踫見肥仔/款梁吳俊雄

Picture
曾德成與一眾司儀表與歌星。

Picture
胡美儀辛小紅唱奏«紅燭淚»。


| 24-Jul-07, 10:05 AM | Diary | (952 Reads)

七月二十二日(日),是日日誌:炎熱。早上,往觀塘飛雁洞拜懺。無奈遲到。除了拜懺外,還有些事務。

下午開乩問事後,回家。

晚上,往灣仔金蘭觀氣功課途中,收到公關公司Shirley電話,說今晚「亞洲文化論壇」酒會後,博物館特別安排,有機會去看《清明上河圖》,感謝文灼非兄提議通知我。便轉去尖沙咀藝術博物館。在酒會中,見到一些朋友。

看了十五件書畫國寶後,部份昨天費了很多時間,才可看幾分鐘,今晚可以靜靜欣賞。

轉去看《清明上河圖》,因為經常看「放大複製品」,加上內容複雜,以為《清明上河圖》是一幅巨型作品,原來實物比想像中細小,高度不及一呎,紙頁已近焦黃,非常脆弱,有一觸即碎之感。難怪說展覽後,作品要「休息」十年。

 (閱讀全文)

| 22-Jul-07, 6:40 PM | Diary | (872 Reads)

副刊 > 星期日副刊 乜嘢食經﹕家廚守護原始私房菜 

/趙來發

明報專訊】幾天前,參加城中綠色團體活動,吃每月辦一趟的「私房菜」。人到禮到,賀禮就是起身發言。我說:「1949年後,家廚傳統在中國大陸消失,是中華文化一大可惜,家廚承傳精緻飲食文化……」話還未說完,席間有個女人叫嚷:「香港不是仍有人聘用家廚?」不同意我的說話。我補充說:「我是指中國大陸,雖然毛澤東仍有家廚……(想起著名的「毛家菜」,今天又見有人標榜是江澤民的「御廚」。) 

 (閱讀全文)

| 22-Jul-07, 6:18 PM | Diary | (650 Reads)

七月二十日(五),是日日誌:炎熱。

早上,中午前,往柴灣,找一位叫Michael Ng新認識的朋友,是去談工作,Michael從事商業Point of Purchase設計,多年前,我和妹妹經營的小型廣告公司,也曾做過POP的設計,但當時電腦才剛開始普及,論技術,論規模,論客路,和Michael的公司,當然不可比擬,他的公司有上市公司投資,在大陸有大型廠房。

我不是去談做POP設計,只是去談一些編輯工作的可能機會。

之後,經灣仔,往會展書展,循正常購買通道進入,成千上萬的人,竟然要走最少1500、迂迴曲折的路,上山下海,左拐右轉,才能去到「1號館」,這是誰設計的「杰作」?完全不User-friendly,充份反映特區時代官僚主義的管理文化。

Picture
書展入場

想起《水滸傳》中,祝家莊前的盤陀路──迷宮。

去到次文化堂的攤位,見彭志銘Allen Lo吳靄儀黃毓民司徒華張帝莊陳慧兒...,在周圍逛了一會,沒有買書,卻去「佛教坊」買了個點環形線香的小香爐。

下午四點幾,又花了不少氣力,才能離上香港大學徐詠璇未有空見我。回家,晚上,往灣仔上氣功課。靠練功補氣。

七月二十一日(六),是日日誌:炎熱。心情有點悶。

早上,想去尖沙咀看《清明上河圖》展覽,但一個人摸到去時,原來要早上五點鐘前來輪籌,籌在九點展覽館開門時,便即派完,否則便不可能入場。這又是哪種入場設計?跟書展的入場設計,同樣只是方便行政管理。

 (閱讀全文)

| 20-Jul-07, 9:18 AM | Diary | (674 Reads)

七月十九日(四),是日日誌:炎熱。因突發事情,影響了原訂活動計劃。中午忽感疲倦,小睡,小回氣,我沒有午睡習慣。收拾行李,下午往瑪麗醫院急症室縫針,用了三小時,一個人,但幸毋須留院。A&E內人流不息,見久未踫面的姑娘,問好。夏天,不少母親或菲傭,帶著小孩來求醫,暑假之故。傍晚回家,往信德中心吃點東西,但沒好胃口。不太易過的一天。


| 19-Jul-07, 9:24 AM | Diary | (615 Reads)

七月十八日(三),是日日誌:炎熱。是日心緒未見安寧,未能讓心清靜,是小功課,但又不算壞,尚可。本來想去香港書展,後沒去。 

早上,帶女兒往上學上暑期樂器課,等候期間,學校酷熱,難逗留,往瑪麗醫院購買用品,見醫院餐全面改成「大家樂化」,但服務依然是到處「晚娘臉」,行屍走肉式人員,令人不安。另Starbucks在醫院開了分店。 

下午往政府診所,姑娘說縫針全鬆脫,最好上瑪麗醫院搞一下,但不知會搞成掂。

回家收拾,先要寫好報紙專欄稿。有做裝修設備朋友來電,多謝Evion周兆祥幫忙。另,多謝徐詠璇關心。

又,許永耀無線電視宣傳部門工作,來電問想否看歲月風雲》首五集。在電視上看了兩集,是一部沒有壞人--壞到底的人,政治正確得可以做示範的中港製作。

亞視那邊廂,播鄭少秋榮歸》,硬銷政治信息,首天播映,港股小跌

傍晚,本約裝修師傅來看家中情況,後改九點半,便先往大學宿舍餐廳吃飯,烹調水準乏善足陳。寫稿至深夜,倦,未入醫院。

| 18-Jul-07, 6:40 PM | Diary | (490 Reads)

七月十六日(一),是日日誌:炎熱。這幾天很靜,彷彿四周許多人都走開了,是嗎?有點寂寞呢!

早上,往政府診所。下午,往香港大學Kiki崔綺雲大姐開會。在辦公室見馬靄媛,新上班。忽然有點虛弱,回家,本來以為出外吃飯,結果是我去買外賣回來。

電腦壞了幾天,終於算修復了,但仍有一點問題,失掉了一些相片與文稿檔案。

七月十七日(二),是日日誌:炎熱。中午前,一家三口往荃灣,和母親飲茶,去吃上海菜。母親健康不好,加上其他事情,令我擔憂,要勤為母親唸經,願她添福添壽。

下午,在商場逛了一會,買了一個新背囊。傍晚往灣仔上氣功課,個人狀態並不怎樣突出,有一種似乎久違了的倦意,練功時半睡著,但接受發氣時,全身有靜電流過感。

沒胃口,下課後去吃了一碗素水餃,忽然覺得有點苦味。


| 16-Jul-07, 6:32 PM | Works | (1113 Reads)

刊登在星期日明報的個人文章:

乜嘢食經﹕傳媒企業飯局 品牌留烙印

明報專訊】有一天早上,當我還在睡夢中,電話響起。對方是剛從傳媒機構轉業往公關公司的朋友。

聲音非常緊張,說:「你有沒有某某的聯絡?今天公司約了傳媒飯局,在某會所舉行,會所規矩是要打呔,不能穿運動鞋,但同事漏了通知嘉賓,所以要急找他,但沒有開手機,多數仍未起……

我回答說:「被邀請的嘉賓都是飯局常客,會曉得自己執生,不用擔心。」結果,當天沒有事故發生。 

 (閱讀全文)

| 16-Jul-07, 3:29 PM | Diary | (624 Reads)

電腦壞了兩天,是硬件,也是軟件問題,須重新安裝軟件,失掉了一些檔案,周日晚才修復。

七月十三日(五),是日日誌:炎熱,大半天在家,收拾雜物。

傍晚,陪近體育館學乒乓球,後一家人往堅尼地城街市內一家叫「大記」的熟食店,想吃晚飯,但待應態度極為惡劣,出口鬧人,不甘受辱,只好不吃。後與鄰居們提起,原來不少人均有相同經驗,早已決定不顧此店。 

七月十四日(六),是日日誌:炎熱,早上往政府診所,中午帶女兒往學琴,今次因有練習,便給教琴姐姐讚賞,增加了她學琴的動力。下午再帶她往天后上合唱團課,天氣酷熱,舟車勞頓。

後回西寶城,女兒和她的同學往會所泳池游泳,同學們因有上過游泳課,均入水能游,女兒則幾年來未曾下水,所以有怕水的表現。

我後感不適,可能是曬病,頭重重,去買了自己喜歡吃的東西,早回家,睡了好一會。 

七月十五日(日),是日日誌:炎熱,是三伏天,早上七點半,到金鐘,坐金蘭觀安排的旅遊巴士入元朗唐人新村金蘭觀。有過百人參與,老人家佔了一定比例,有兩名小孩。 

先是在室外練習採花木氣,我揀了一株栢樹來「交流」,後集體練功與靜坐,練了一個半小時,因在露天,雖有帳蓬,仍非常炎熱,汗流浹背。後參觀藥園。 

除了徐生徐太外,並無熟人。後「參觀」金蘭觀甚具特色的開乩方式──兩位鸞生共持乩筆。 

吃飯時,見金蘭觀關主席,傾談了一會,提起他們藉辦氣功班,作為弘道方法。今年各班共有七百名學生。關主席對弘道,別有一番看法與心德,氣功班已辦了十年。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下午二時回程,近四時才回到家。如此天氣,對個人是考驗。 

晚上,往旺角Club O參加每月「私房菜」,有大半年沒來過,今次很墟冚,有近百人。見周兆祥、車慧蘭、張韻琪、Helen KwanStanley等多人,過了一個很開心的晚上。食物很美味,最重要是做得很用心,值得細談,但因事忙,留待稍後。把一疊二手書送了去。

九時半,回家,咳嗽,頭重,似乎進一步感親。是因為曬了大半天?

| 13-Jul-07, 4:05 PM | Chats | (997 Reads)

七月底,香港有兩個大型文化活動,一個是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另一個也是一年一度的「亞洲文化合作論壇」,對後者我也參與了部份推廣工作,不妨把從籌備活動的朋友處得來的一些背景資料上載,供大家參考(原文是新聞稿):

【背景資料】
 「亞洲文化合作論壇2007 

亞洲文化合作論壇」始於2003年,首次由民政事務局創辦,至今已是第五屆。論壇多年來抱著同一宗旨,促進整個亞洲地區的文化合作,背負著推廣文化藝術及創意工業的使命,將文化藝術轉化成商機,與巿場串連起來。適逢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十周年,以「文化回歸」為主題,別具意義,可誘發港人中國與本土文化關係的探索和反思。

論壇於72225日分四日進行,頭兩日是官方活動,繼後兩日是公開論壇。官方活動中,大會於論壇首日,假南蓮園池香海軒展覽廳舉行文化會議,中國國家文化部、自治區及各省市文化廳、局長,及多位港澳特區政府官員將出席。

Picture周四新聞發布會上,官員與學者及文化人合攝

 (閱讀全文)

| 13-Jul-07, 9:35 AM | Diary | (807 Reads)

七月十一日(三),是日日誌:炎熱,早上,往女兒學校,派成績表,中規中矩。老師評語:誠好學生。中午非常飢餓,往飲茶,但人不自在。

下午,往高街社區中心,看女兒領填色比賽獎,參加問題遊戲,則不太順利,連目前全港有幾多個區議會分區都答錯。後覺不舒服,可能是太曬,獨自早回家。

特區政府發表政改綠皮書

七月十二日(四),是日日誌:炎熱,早上往觀塘飛雁洞灌氣,崇耀師兄負責,第九次,最後一次有點心緒未寧,很多人事。以持咒來保持清明心境。

又想找一份工作,各位朋友,如發現有什麼適合我做的工作,薪金不拘,請介紹。稍後補上CV

下午往政府診所,路上極熱,沒有胃口。傍晚往旺角次文化堂運書,往Club O,周四聚會,臨時代替周兆祥主持講座,主持還有孔慶玲Victor等,講題是「心魔」,題目不太新鮮,事件屬意外也,人忽然不自在,但眾人談笑甚殷,大家都有得著

塔羅牌專家Yvonne ,希望名字沒寫錯,提起顧修全的課程,才想起很久沒見過Dr Koo

談起找工作,說原因是想讓生命進入一個新階段,To Re-integrate,隱隱覺得上天自有安排,好奇如何揭盅。或許有如Dr Rose說:那不是要完成一種任務,而是確定一個方向


| 12-Jul-07, 9:27 AM | Diary | (604 Reads)

七月十日(二),是日日誌:炎熱,早上政診所及往圖書館。下午四時半,約馮偉才彭志銘IFC Starbucks閒談,話題不離媒界瑣事,與十年未見。晚往灣仔上氣功課。是日有點餓。

Picture馮偉才馮兄淡出江湖,豹隱十年,今始見面,現在大學教書


| 11-Jul-07, 12:18 AM | Diary | (1039 Reads)

七月九日(一),是日日誌:炎熱,熱不是最大問題,中午,日光太強烈,令人很不舒服。

早上,女兒學校舉行散學禮,但家長沒有獲邀,其實都二年班了,散學禮也變了一種行政上的活動。

中午往灣仔氣功發氣,但心不在焉,下午在家,傍晚往中環黃偉民馬靄媛,在洞庭樓吃飯。Man剛離開工作了兩年的商業電台,似乎有點落寞。

看他的氣色靜中仍旺,雖略見秋色,跟夏日未相配,但入秋後則應另有作為,所以不用擔心。

談傳媒近了發展形勢,似乎和其他人都有共識,就是不管電子與印刷傳媒都走入了死胡同,身-處一種不穩定的平衡(Unstable Dynamic)中。

學院派對這種現實情況,分析完全落後,不管在理論與實踐上交了白卷,所以理論上,除非來一次課程大改革,否則讀傳媒學是沒用,因為那根本與現實無涉的空想。

我說從這個星期開始,我忽然很想找工作,結束三年來無業游民的生活,Man說如果是找傳媒工作,我已有Over qualified的問題,我也承認,但總不能守株待兔,既然上天不讓我死,理應有所安排。多謝小馬姐賞飯。 

朱培慶辭職我見──猶憐:

傍晚,廣播處長朱培慶開記招,宣告提早退休。這是一宗很離奇的新聞,香港媒體繼「陰乾」、「企跳」之後,又多了一個「新辭彙」,「失措」。

這件事其實是天意弄人,如果一切可以由「假如」重頭來過,我們會問:

 (閱讀全文)

| 09-Jul-07, 8:30 AM | Diary | (915 Reads)

七月六日(五),是日日誌:炎熱。下午三點至五點幾女兒陪我到灣仔上氣功課,只是在Reception附近等候。

與她乘坐巴士往堅尼地城,她在近下車時嘔吐,一時相當狼狽,回家換衣服,再往體育館上打乒乓球課,但上課途中又嘔,原因可能是吃了不潔的東西,也可能是巴士在下班時人擠熱焗,應驗了週四仙佛降乩說女兒有肚風,亂吃東西,當然安排她飲食的我也要負一點責任。

乒乓球課後和女兒在麥當勞休息了一會,附近麥當勞閣樓在晚上半開放,冷氣開放,也比較清靜,忽然發覺這是個好地方。 

七月七日(六),是日日誌:炎熱。中午女兒肚子仍有微痛,沒上鋼琴課,起初以為她沒練琴說謊逃避,後發覺她真的有點不舒服。

下午,帶她往灣仔參加氣功親子聚會,玩改善視力、增高與加強記憶力遊戲,女兒玩得很開心,忘記了肚痛。

五點幾,女兒往天后上合唱團課,相當頻撲。晚再上氣功課,現在每天都要練一陣子功,不練不太舒服。

 七月八日(日),是日日誌:炎熱。中午和女兒往觀塘飛雁洞灌氣,順路問乩問事,忙了一陣子,似乎近期頗多人來洞灌氣,我是第八次灌氣,女兒是第一次(乩文說灌氣可袪除肚風病氣)。

 (閱讀全文)

| 09-Jul-07, 8:23 AM | Works | (1019 Reads)

這個星期日,我在報紙刊登的文章: 

乜嘢食經 

綠色飲食 其實是復古

200778

明報專訊】電視剛播映劇集《緣來自有機》,借環保過橋,但不講飲講食,劇情婆婆媽媽,人物老老土土,劇中飲食不見如何有機,只見主角陳錦鴻一副師奶殺手模樣,是個「工藝型」環保分子,職業卻裝修判頭,愛上一個毫無氣質的室內設計師伍詠薇,只能說:職業無分環保。 

 (閱讀全文)

| 07-Jul-07, 12:12 AM | Diary | (814 Reads)

七月四日(三),是日日誌:炎熱有雨,女兒開始放暑假,下午帶女兒往剪髮,才想起,女兒上次往理髮店剪髮,是去年暑假結束前。

Picture
理髮中的女兒,像個小大人。

後帶女兒往塘尾道飛雁洞問病──她其實沒病,我只是想問乩,看看她的成長進度,是日藥師佛降乩並無劣評。我則接受第七次灌氣,今次有氣感。

Picture
女兒問乩。

七月五日(四),是日日誌:炎熱有雨,早上寫作,中午往灣仔接受發氣,帶同女兒,中心無其他學員,一人獨自練功,感覺清靜。下午往政府診所洗傷口,後約天窗出版社郭小姐麥當勞見面,談出版計劃。

 (閱讀全文)

| 04-Jul-07, 9:17 AM | Works | (1111 Reads)

日前刊登於雜誌上的文章 

溫暖人間--社會觀察360 

跌車事件與大嶼山發展 

一跌便散晒,跌散跌碎的,不只是纜車車廂,還有人們對管理公司和特區政府對旅遊業管理的信心。

臨近回歸十年慶祝日子,坊間更視此事為一大凶兆。跌車事件是機械故障,人為疏忽,還是從一開始,纜車便騷擾了山上寺廟的清淨,遭受天譴,今次只屬小懲大戒?抑或是要為特區未來十年運世示警?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