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Jun-07, 8:11 AM | Diary | (877 Reads)

六月二十六日(二),是日日誌:炎熱,早上遇大雨。

早上往觀塘飛雁洞第五次灌氣(共要灌九次),舟車有點勞頓,但決心努力完成。

下午留家,收拾雜物,與為明天的傳媒飯局做電話聯絡,晚往灣仔上氣功課。

六月二十七日(三),是日日誌:炎熱,中午見大雨。

中午往灣仔鷹君中心逸東軒,出席亞洲文化論壇傳媒飯局,出席者有民政事務局嚴謝嘉莉蕭翠影,來自傳媒的林超榮洪清田岑朗天潘麗瓊黎佩芬關衛寧大公報)、文灼非,和公關公司的柯洛文林欣熹劉文傑,還有我,雷一鳴來電郵說感冒沒出席。談了很多話題。嚴謝嘉莉是大學同屆同學。

飯後回家,晚和女兒下街吃飯與找尋清靜地方練功,接梁享南電話。


| 26-Jun-07, 8:04 AM | Diary | (764 Reads)

六月二十三日(六),是日日誌:炎熱,曾蔭權宣布三司十二局名單。早上,政府診所,下午在家,晚上灣仔上氣功課,心情有點反覆。

六月二十四日(日),是日日誌:炎熱,早上帶女兒往主日學,是日散學禮,小朋友要表演唱歌,女兒帶了有她三分二高的鋼片琴,但沒演。下午,和女兒及其同學往西寶城打乒乓球。晚上往灣仔金蘭觀氣功課,學靜坐。

六月二十五日(一),是日日誌:炎熱,有驟雨。上午十一時許往灣仔「打氣」,下午在家,打電話做聯絡。晚在家,帶女兒下街吃飯,心情反覆,寫稿。


| 24-Jun-07, 9:05 AM | Works | (1502 Reads)

星期日閱報:今天在星期日明報,我寫了篇講回歸十年飲食的稿,聊博一粲,大家或去捧捧場:

http://www.mingpaonews.com/20070624/vzg1h.htm

副刊 > 星期日副刊

乜嘢食經﹕十年有味

 (閱讀全文)

| 23-Jun-07, 5:18 PM | Diary | (795 Reads)

六月二十一日(四),是日日誌:炎熱,早上,政府診所,下午寫作。傍晚,Dr Rose 取藥。

 六月二十二日(五),是日日誌:炎熱,早上,塘尾道飛雁洞灌氣,是日葛仙翁)誕,有花與祭品派。下午五點,往見Dr Rose。晚往灣仔上氣功課。是日狀態反覆。

| 21-Jun-07, 3:53 PM | Works | (1486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十篇:還看醫緣 

生病,便要去看醫生。這是從小接受的教育。

然而,今天的問題卻是:該去找哪科哪位醫生?

 (閱讀全文)

| 21-Jun-07, 3:45 PM | Diary | (947 Reads)

六月二十日(三),是日日誌:炎熱的日子,本來除了空調的噪音外,是寧靜的日子。

下午打了一堆電話,為一個叫「亞洲文化合作論壇」的傳媒飯局約人,過程順利。傍晚,往香港大學B,給我發氣,氣感極強,又有耐性聽我說話,非常感謝。 

回來,家人說羅范椒芬辭了職,要發生的事終於發生了,羅太曾是彭定康董建華均器重的政務官,從前她來大學參加活動,但沒機會談話,我曾戲謔說:是個還穿旗袍的女高官。

我不是教師,和她沒有什麼利益衝突,所以對她印象不壞。但教師朋友一提起羅太,便咬牙切齒,回歸後人緣之差可見一斑

事後孔明之言:從她在教改後期出的岔子來看,已隱隱覺得她的仕途難有善終,加上作為做官的她,面相上顴鼻不靚,特別是金甲(兩鼻翼)有破,人中欠佳,轉入四十九、五十歲後,做事難見稱心,加上她身材較單薄,所以下台或辭職在所難免。

從電新聞看,她雙眼紅腫,大眼袋,似乎曾大哭過。淪為曾蔭權的棄卒,對半生自命不凡的AO,這口氣不易咽下。但廚房太熱,離開也是自保之道


| 21-Jun-07, 9:10 AM | Works | (1312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篇:隱世奇功

患了難治之症,千方百計求醫,不言放棄,人之常情。

關心的朋友,曾提議我各種各樣他們親身經歷或聽說或轉介的療法,包括氣功。有人說:中國人有氣功,是華人之福,但中國人練習氣功,只是因為大陸醫療制度失敗。

 (閱讀全文)

| 20-Jun-07, 5:26 PM | Diary | (897 Reads)

六月十九日(二),是日日誌:五月初五,端午節。天氣炎熱,炎夏有時都幾叫人可怕。中午,和家人往上環飲茶,主要是想去吃糉。 晚上無聊,往灣仔上氣功課,是想去練練功,周夢詩老師假日也上課。

明報》「十日談」的「求醫實錄寫得似乎很煽情,如果令大家讀後不安,真要說句「抱歉」。

這十篇文章主要是談2004年底至2005年中所發生的事,在那近一年的日子中,情況最差,噩夢連場。

到了2005年深秋,還在瑪麗醫院再住了一個多月,捱得出院後,接受新的另類療法療程,參加新的宗教活動,重新調整人際與家庭關係,到了2006年初,個人情況穩定下來,2006年中仍有一些反覆,但個人活動力增加了,也意味著個人自救的能加提升了。

其實,在2005年至2006年初,我連重述自己的情況也不想,總之是最好不要多提,哪時根本不可能寫出這種self-confessing的文章,對一個曾無所不寫的文字工作者,是匪夷所思之事。

2005年尾開始寫Blog,其實是自我療癒的手段之一,令我在大病中能保持寫作──self-expressing的能量,到了今天,我可以面對這幾年發生的事,真的可以說:是某種rebirth的能量正在發揮力量。

所以,要再向大家說一句:多謝!


| 20-Jun-07, 7:19 AM | Works | (1315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第八篇:家人療法

 病後,不想騷擾家人,我搬到廳中睡覺。兩年前有一晚,午夜因尿頻要上廁所,醒來覺萬念俱灰,久病厭世,不想活了。 (閱讀全文)

| 18-Jun-07, 10:01 PM | Works | (1381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第七篇:貧病交迫

患病與貧窮是孿生子,患病失業令經濟困難。

 (閱讀全文)

| 18-Jun-07, 9:46 PM | Diary | (919 Reads)

六月十七日(日),是日日誌:是日父親節,天氣炎熱。

早上,往荃灣和小時候公共屋邨對面單位鄰居「立仔」飲茶,一起飲茶還有弟建華一家與母親。

立仔已移民美國,曾任職P&GR&D部門主管,於日本居住多年,發展東亞市場,育有兩女一子,現跳J&J,任職新興市場(中國印度R&D主管,移居上海,俱為大型跨國公司市場拓展部門要員。

下午回家小休,晚回荃灣再與家人慶祝母親大壽,女兒因未有做完功課,沒有帶同。後回家,疲累。

六月十八日(一),是日日誌:炎熱,間中有雨。

 (閱讀全文)

| 18-Jun-07, 2:53 PM | Works | (1233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第六篇:宗教療法 

十年前,家父因肺癌逝世。

我猶記得父親留院,我詢問巡房醫生,父親可以接受西醫以外的療法嗎?一男一女的年輕醫生面面相覷,似乎都希望由對方回答,女醫生跟我說:「到了這個階段,我們不反對病人接受其他療法。」

 (閱讀全文)

| 17-Jun-07, 9:49 AM | Diary | (694 Reads)

六月十四日(四),是日日誌:有雨,早上發了一個夢,在食肆踫見Cally Tong,後遇一年輕喇嘛,是藏醫,說給我治醫。

在我額頭上插針,說給我開天眼,在印堂插針時有點痛,又和徒弟抱我去淋水,說消業,我莫名其妙,只能半推半就。後醒來,仍記得喇嘛樣子。

下午,香港電台電視部監製陳曼儀和她的同事來西環,談港台新文化節目。我說沒有什麼要求,只希望是快快樂樂的節目,不要重複社會欠了藝術家一個公道之類的老調。對媒體中的文化節目是有些意見,有空或撰寫成文。

之後往觀塘飛雁洞作第二次灌氣,回程時,遇下班交通兼有雨極為擠塞,在過海巴士上狠狠的睡著了。回家,才想起在理工大學有個關於靜坐講座沒去。

六月十五日(五),是日日誌:漸晴,炎熱。早上往政府診所,在家寫Proposals

下午往灣仔氣功發氣,沒上課,轉往中環港大同學會餐廳吃飯,途中在中建大廈景福珠寶門口踫見CallyTong,忽想:會否踫見夢中的喇嘛。

莊陳有、林雲峰梁小琴徐永華梅守正Sandra Mak沈德偉等大學同學吃飯兼開會。 

Picture

六月十六日(六),是日日誌:晴,炎熱,早上往郵局。下午在家為女兒做填色比賽作品,晚往灣仔上氣功課。

似乎有點外感,或其他原因,可能是下午讀了一些有關痛楚研究的醫學新聞報道,渾身不舒服。

| 17-Jun-07, 9:22 AM | Works | (894 Reads)

文匯報-親親伴我行

親子功課不親子 

太太說:「女兒學校又派發『親子Project』題目,要預留時間呀!」

每當聽見「親子家課」四字,便皺起眉頭。

 (閱讀全文)

| 17-Jun-07, 9:14 AM | Works | (1203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第五篇:正面信息 

有一趟,我被邀往一綠色團體談近況,聽眾有十幾人。我心裡嘖嘖稱奇,像我這種情況,居然還有十幾人來聽演講,上天仍待我不薄。

問題是該談什麼呢?心情惡劣,無法說笑,臨場決定只好是:如實交待感受吧!好的、壞的也談。

 (閱讀全文)

| 14-Jun-07, 9:33 PM | Works | (2874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第四篇:醫食同源

沒有胃口,輕者營養不良,重者致命。做人難,做病人更難,但船到橋頭自然直。

 (閱讀全文)

| 14-Jun-07, 8:59 AM | Chats | (1373 Reads)

女兒最近喜歡說一個謎語:

有什麼東西要掉下水中四次,才被水沖去?

謎語可能「小朋友」一點,但每次提起,女兒都眉飛色舞。

謎底?先讓你猜一猜。


| 13-Jun-07, 11:28 PM | Diary | (1081 Reads)

六月十三日(三),是日日誌:天下大雨,個人情況好轉。

早上電話頗多,接加拿大Florence的電話,多謝關心,«明報»專欄文章所談的是兩年幾前的事,現在是笑看人生,曾死去,但又活來,已沒有其時的慘烈。

中午,往金鐘JW Marriot酒店繆少群林雯茵飯聚,Annita,是兩個n)去年從醫管局提早退休,現在是自僱公共關係顧問。Gloria)轉了新工作,似乎頗適合她。多謝Annita請我午飯。後往香港公園樂茶軒馬靄媛喝下午茶,她離開了職業訓練局,剛旅行回來。

之後本來還有Appointment,但見天色昏暗,又有點累,回家買菜,留家寫作。

Picture

樂茶軒叫了一款叫一見鍾情的花茶,花心鮮紅,頗怪異,近期流行這種遇水即彈放的花茶,惜茶味平庸,不然,便是極品.

| 13-Jun-07, 11:10 PM | Works | (1116 Reads)

《明報》「十日談」之「求醫實錄」

第三篇:胃口崩潰

兩年前,我情况最差,留院兩個幾月,連續做了三數次全身麻醉的膀胱手術。

朋友來探,忽然說:「你瘦了很多。」

 (閱讀全文)

| 13-Jun-07, 9:18 AM | Diary | (1406 Reads)

六月十二日(二),是日日誌:陰晴不定,是日情緒反覆,不適,毋庸掛心,大抵是調理現象。

中午往灣仔接受發氣。晚上再到灣仔上氣功課。其餘時間,在家寫作,餘事不提,乏興趣,早睡。

續讀張立文等主篇之玄境--道學與中國文化》,及李居明捉用神》。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