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May-07, 7:38 AM | Diary | (2369 Reads)

五月二十九日(二),是日日誌:中午往荃灣與母親飲茶。晚上往灣仔練習氣功。

地球繼續變暖:天氣炎熱,看電視Docu,談在行星歷史中的生物滅絕,二億五千萬年前與六千五百萬年前,發生了兩次生物種大滅絕,明白地球是會在「適當時候」進行大清洗,洗太平地,把大地繁衍的生物全部消滅。

二億五千萬年前是因為地幔累積了巨大壓力,引發超級火山大爆發,全球發生大火,把本來的高氧大氣環境(大氣含氧量30%),為低含氧量(10%), 出現級溫室效應,原來的生物系統無法適應,95%的生物被消滅。為了適應低氧環境,卻衍生了哺乳動物的胎生方式。

六千五百萬年前,恐龍給撞擊地球的小行星消滅的故事,毋庸瑣談。

 (閱讀全文)

| 29-May-07, 9:48 AM | Diary | (726 Reads)

五月二十八日(一),是日日誌:女兒又要應付複習(即考試),壓力不少。

下午大雨,往理髮,後往旺角次文化堂拿書,送了一部份往Club O,給周兆祥孔慶玲及寄賣。然後拖著重甸甸的書籍過海回家,在渡海巴士上有些心緒不寧。回家,再下街散了一會步。

天氣又轉炎熱。


| 28-May-07, 9:14 AM | Diary | (3643 Reads)

五月二十六日(六),是日日誌:有雨。下午,往北角一酒樓參加日本河內晢老師的演講會,在酒樓舉辦談「心靈文化」的題目,環境氣氛似乎不太配合。有五百人參加,擠滿會場。我幫手拍攝。

河內老師的演講內容跟去年來港時差不多,主要談「魂魄」的觀念與它的重要性,然後是為在場觀眾做「一念歸命」的能量提升加持(是與老師能量接通的一種加持),最後是如何與逝去之靈如何一起成長。

Picture
演講會爆滿。

Picture
他們叫我去跟河內老師擁抱,我去做了。

河內老師的「魂魄理論」很有趣--我補充:綜合河內老師的演講,人擁有肉體、幽體、靈體與魂魄,魂魄無處不在,似乎是一全息存在,也是真正的存在,在我們聽來驟覺奇怪,其實,河內老師的教導很富日本文化特色。
Picture
河內老師唸誦這些句語,指會加強人與眾人的和諧。我想它們是從日文翻譯過來,譯成中文後有點古怪,但跨過文化障礙,背後的理念是慈悲之心。

在場有觀眾問這些理論是否迷信,我認為這不是迷信與否的問題,信仰經驗一事有其神秘的一面,我想,問題應是它對我們的成長與提升有什麼關係?迷信一語觸不著核心。

日本人擅長在個別觀念或「狹小」的空間中,做精微的研究與仔細的探索,例如日本學者可以花巨大的精力,去研究《妙法蓮花經》中究竟是哪種蓮花,又像「日蓮正宗」把「妙法蓮花經」的經名當咒語來唸,持咒者一樣能有神秘經驗。

最近香港有宗貨車壓扁的士,後者乘客在車內唸其咒語,竟有驚無險,究竟是他好運,還是咒語的靈力?便要看你怎樣去看。

從在場河內老師的學生售賣的老師相片、符籙與Sessho(在日語字典有指攝政大臣,現是指一種DNA記憶水晶柱體,實情如何,我也僅知皮毛)等,除了一般的靈性老師崇拜外,也很重視靈力(俗稱超能力)的作用與表現,強調老師的靈力,這也很富日本特色。

Picture
去年河內老師日本一演講會中攝得的能量照,叫學生們嘖嘖稱奇。

河內老師昨天來港,Fay曾叫我接機,但要趕稿,也不想太奔波,沒去,他們之後往澳門,今天早上往濕地公園(他們本來打算往米埔,但五月不是遊覽米埔的好月份,無鳥兼炎熱),明天往深圳演講,相當風塵僕僕。

在場見到小姐杜家祁小姐──(我按:小姐家礽請留電郵,我把相片送給你。)

我沒有留下吃飯,後往灣仔上氣功課,今晚人少清靜,練功效果很好,亦有長功感覺。

五月二十七日(日),是日日誌:大雨,早上送女兒往中環上主日學,我往麥當勞看書,台灣郝明義的《那一百零八天》,其中談宗教治療的經驗,深受感動。

Picture

 (閱讀全文)

| 27-May-07, 6:18 PM | Works | (1094 Reads)

星期日明報(五月二十七日見報)

作者個人按語:限於字數上限與大眾化讀者對象,文章寫得較為佻皮與簡略--與客氣,日後如有機會與時間,當要寫個詳細與認真的香港心靈文化十年發展考察報告

Picture
        在佛誕日,我到秀峰禪院禮佛,遇見這尊非常美麗的觀世音菩薩像,瞻禮讚嘆,深被感動

十年潮流:回歸綠色與宗教復興

      香港回歸十年,特區政治經歷兩朝政府,政治經濟民生的回顧檢討大不乏人,但同樣換了日月新天的宗教與心靈文化,又有誰來料理它們的新面貌呢?  (閱讀全文)

| 26-May-07, 12:48 PM | Diary | (586 Reads)

五月二十五日(五),是日日誌:炎熱惱人。早上,在家寫作,下午往政府診所。

後往上環Dr Rose,她說上次給我的是新藥,又給我淨空法師endorse的《山西小院VCD講內地重病病人的故事,她提議我去搞一張「香港版」。其實,以前阿楚也送我一張,但沒看,搬屋後又找不到。

幾日來服了新藥後,病灶加痛,Dr說這是正常。新藥較便宜。

後往灣仔練氣功,之前去吃東西,忽然覺得喉嚨痛,是心理問題?是「喉輪」(Throat Chakra)受損?是異物入口?

Picture
氣功課的念力實驗中,我的蒜頭(右最前)沒有長苗,可惜。

回家續寫給《星期日明報》稿。


| 25-May-07, 12:01 PM | Diary | (472 Reads)

五月二十四日(四),是日日誌:非常炎熱。是日佛誕,但浴佛節一名較浪漫,是慶祝歷史上一位偉大靈性老師誕辰的日子。

Picture
是浴佛,也是洗滌自己。

本曾想去長洲,但給炎熱的天氣嚇退。早上,帶女兒往銅鑼灣秀峰禪院禮佛,過去幾年,凡是浴佛節往秀峰禪院禮佛,喜歡其平易近人氣氛,幾成習慣。

抵達時,禪院已人擠得水洩不通,十分熱鬧。禪師開示,說佛陀教誨只有一項,就是證悟自性。之後有免費齋菜招待信眾。飯後還有親子蓮花燈手工班。

Picture
漂亮的蓮花燈,載滿滾滾紅塵中的祈願與祝福。

Picture
女兒拿著作品與平易近人的大觀禪師合攝。禪師說,無論遇到好的與不好的遭遇,都要說聲多謝。

四點幾回家,五點十五分許接受港台節目《自由風.自由Phone》主持吳志森李少媚的電話訪問,談《星期日明報》被淫審處評為二級刊物事件,訪問內容

傍晚,再和女兒去買菜。


| 24-May-07, 5:04 PM | Diary | (1409 Reads)

五月二十三日(三),是日日誌:早上有雨,下午炎熱。早上,和妻往女兒就讀學校觀看女兒戲劇演出,有不少家長出席,女兒契媽與契弟弟亦來捧場。

劇目是《小雞波利》,女兒飾演母雞,雖不是主角,但佔戲跟主角同樣多。故事話說小雞波利受母親寵壞,不肯自己捕捉小蟲,遭其他小雞排斥,後來因沒蟲吃而知錯,母雞亦後悔寵壞了波利

Picture
戲劇一幕,高者為女兒。

女兒表現不俗,每句對白均吐字清楚,大個女了。

港大吃午飯後回家。傍晚與B相約於港大餐廳,談練習氣功心得,獲益匪淺。我或許說話太多,原來仍是個喜歡說話的人。

Picture
港大門前神秘物體,是紀念孫中山先生中山文物徑路牌,港大是第一站,不知何故多日來仍包著膠布,可能要等待揭幕儀式,我也曾參與其事,與內容校訂,還記得政府官員交來的第一稿曾錯字連篇。

八點後,往銅鑼灣泉章居和妻女及契媽及其他人吃飯,銅鑼灣人流洶湧,甚嚇人。

Picture
崇光門前人潮。

星期日明報事件

星期日明報黎佩芬來電告訴淫審處暫評513星期日明報》有關《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專題為二級物品,問我有什麼回應,我後來回覆:「匪夷所思,是後現代綑綁式文字獄」。

意思是:我那篇文章隻字未引述「情色版」的內容,甚至也不是直接討論「情色版事件」,也被視為不雅,我懷疑評審員沒有細看我的文章,總之有殺錯,冇放過。

謔戲:「可能要罰四十萬。」說:「那你要為《明報》寫一世稿了。」事件下文如何,以平常心看待,總之,今年要犯官非了。

忽然想起,我在這網誌中也貼了我見報的文章,不知會否遭誅連?如果會,便更是笑話,不過,當然,我不會示弱,自行刪除。


| 23-May-07, 9:22 AM | Diary | (453 Reads)

五月二十一日(一),是日日誌:風雨,中午和徐詠璇港大午餐,下午四點往聽白先勇講座,是崑曲的硬銷,老人家仍精力旺盛。我中途離去,回家。

Picture
白先勇談了近一時,仍是不離牡丹亭》在世界各地如何受歡迎。

五月二十一二日(二),是日日誌:風雨,下午往政府診所,後帶女兒往銅鑼灣看醫生,因有點咳嗽,另做身體檢查,買壽司回家吃,晚往灣仔上氣功課。身體有不自在感。


| 21-May-07, 3:02 PM | Diary | (453 Reads)

五月十九日(六),是日日誌:天陰有雨,早上,政府診所,下午送女兒上合唱團課,途中遇滂沱大雨,晚往灣仔如意氣功課,有四位同學,清靜。

五月二十日(日),是日日誌:天陰有雨,天氣清涼,早上,黃雨,往柴灣歌連臣角男童院,地方遙遠兼隱蔽,至十二時半離去。回家,晚上往灣仔金蘭觀氣功課,學排病氣。

Picture 雨中男童院的閘門,過了那邊便不能攝影了。


| 19-May-07, 12:57 PM | Chats | (1080 Reads)

有感:

看新劇《師奶兵團》,有一段話說姜大偉辭工回家專心湊女,但因未曾接受過家務訓練,由餵奶到煮飯,都係Layman,拿手唔成勢。 

鄰居鄧萃雯乃資深師奶一名,每遇姜大偉均指指點點,不是說沖奶正確手法,便是如何與小孩子溝通,有時語帶怪責,令渾身不舒服,敬而遠之。 

 (閱讀全文)

| 19-May-07, 12:33 PM | Works | (988 Reads)

天天日報》已遭遺忘的趣事: 

近日大家談 中大學生報》事件,盍興乎來,想起一段與報刊風月版舊事。

  (閱讀全文)

| 19-May-07, 8:26 AM | Works | (665 Reads)

這是溫暖人間》的最新文章,這一期溫暖人間》可讀性頗高,但我卻找不到題材,才把舊影談拿來野人獻曝,自己重讀,自覺不忍卒睹:

《墨攻》如何談修行 

墨攻》是日本酒見賢一原作,由森秀樹作畫的漫畫,到了華語電影劇場版,則是去年由張之亮執導、劉德華主演的《墨攻》。電影的市場反應普通,亦缺乏口碑,但撇開劉德華是否適合飾演主角革離不談──他滄桑有餘,卻缺乏原著中革離那把「火」(Passion),但從修行者角度,革離這個虛擬角色仍值得一談。

 (閱讀全文)

| 19-May-07, 1:39 AM | Diary | (1252 Reads)

五月十八日(五),是日日誌:天氣翳焗,傍晚上有大雨。

早上,因憂慮母親情況,往荃灣和她飲茶。傍晚,和彭志銘灣仔會議展覽中心,參加一行禪師的開示法。之前和小彭往吃素水餃麵,談了很多文化圈的趣事。

一行禪師的法會,觀眾坐滿會展第三號展覽館。

Picture
入場券,主辦協辦的團體不少。禪師儼如明星,都說現代宗教復興,要由靈性老師帶動。

 (閱讀全文)

| 18-May-07, 10:13 AM | Diary | (576 Reads)

五月十七日(四),是日日誌:四月初一,早上起來,有外感跡象,昨夜有蚊,睡不安寧。寫《溫暖人間》稿。

中午和Wendy上環哈佛提素W的舊同事姐妹阿珍吃飯,是日初一,阿珍要食齋。

飛雁洞文華師兄,師兄在中環職投資業,要吃百日齋,談參加道門活動經驗。

Picture
哈佛提素的午餐,只計餸錢,這個份量收$49,紅米飯與清湯則任吃,但眼見食客多有節制.

又遇職翻譯的曾焯文,再遇黃偉德,續遇蘇明達剛從台灣參加崔久之花藥營回來,則剛參加一行禪師的五天禪修營。眾人俱有事忙。

Picture
又擺朋友上網:左起,曾焯文黃偉德蘇明達

說:哈佛提素有當年原康堂(九十年代我有份在中環經營的素食餐廳與新紀元中心)的味道,只是當年未有以磅重食物收費,七十幾元一個自助餐任吃。

後往黃的診所續談治療進展,然後往Dr Rose處,俱在附近。

 (閱讀全文)

| 17-May-07, 8:27 PM | Diary | (417 Reads)

五月十六日(三),是日日誌:早上往香港大學辦點正經事,見Shirely又再懷孕,恭喜!恭喜!

中午和Jo FanGraduate HouseJoseph餐廳吃飯,頗覺投契。

Picture
 大學Graduate House前的老榕樹,不見一陣子,竟變成這個樣子.

下午往大埔醫院探望留院多時的盧永忠,交通轉折,唯見精神頗佳,能不斷說笑話。八時回家,交通同樣轉折。

| 16-May-07, 2:43 PM | Diary | (447 Reads)

五月十五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到港大Kiki,談工作進度。

下午往太古城區惠蓮,談文化刊物出版之事最近遇車禍,今天看她的情況似無大礙,有驚無險。

五點,回港大學生事務長Albert周偉立博士飲下午茶(礦泉水),談通識教育路向,閒聊而已。然後回家。

續讀完馬君程不要亂修佛法道》一書,作者對密宗與江湖道術認識頗多,但對書中偶爾提及的印度瑜伽與靈性文化認識則皮毛。修行法門何其多,生也有涯,不能盡數涉獵,亦不能怪責。

十點鐘,忽然非常渴睡,伏在電腦旁睡著了,是否有人向我施法──一笑。


| 15-May-07, 10:47 AM | Diary | (407 Reads)

五月十四日(一),是日日誌:炎熱,股市勁升,但我有點心不在焉,下午和在澳洲的妹Rita講電話。晚往尖東幸福中心參加道聯會主席湯偉奇宴請道教節工作人員晚飯,有十二圍,但食物甚難吃。


| 14-May-07, 12:01 PM | Diary | (965 Reads)

五月十二日(六),是日日誌:早上,送女兒上畫苑學畫。逛附近書店,遇減價,買了幾本關於方術與術數的書,另有一本是君程著《最怕亂修佛道法。按其資料,港大校友。病後我曾完全放棄--拒絕再讀這類書籍,今次似乎重拾起興趣。

傍晚,往尖沙咀星光行商務印書館,參加「告別星光聚會──書店後日搬離,要在一星期內把店內十萬冊書搬往新店。

關永圻潘國靈李韡玲姐妹陳任夫婦潘麗瓊洪青田夫婦夏泰寧等,談笑甚殷。

Picture 
參與聚會者以所謂一般讀者為主,圖中黑衣者為李韡玲姐。

潘國靈談起中大「情色版事件」,同意是語文問題,不是道德問題,如果學生們文字水平好一點,玩法便不同,六月往紐約遊學一年--令我想起自己當年在紐約的種種見聞。

另想邀與馬家輝合照,但吃了檸檬。

逗留一會,往灣仔上氣功課,散散心。在窗邊栽種之蒜頭缺水,未見長苗。是訓練念力的小遊戲。

 五月十三日(日),是日日誌:早上送女兒上主日學,是日母親節,女兒參加在主日崇拜中合唱表演,曲目是《我愛禱告》,除了開始時「Mamama...」一段外,卻與母親節無關。後一眾小朋友與三位母親,到大一餐廳吃飯慶祝。

Picture
一眾小朋友在聖堂內排練

港大學生事務長Albert對在《明報》文章的客氣回應。

晚上,往灣仔上金蘭觀之氣功課,練採花木氣與太陽氣。今晚陸師兄剛好談面對遭人拒絕與調控情緒對修靜的重要性。


| 13-May-07, 2:59 PM | Works | (6453 Reads)

在星期日明報今天見報的文章

大題:如果情色版事件在港大發生

Picture
(當年呂大樂設計的插圖,引起黃麗松校長的注意)

又來了,又是發生在中文大學的故事,上一次是桑拿浴,今次是玩「情色Vs風月」的文化通識。

已經出版了三十七年的《中大學生報》,因為出版了個「情色版」,在最近一期中,有幾條人不舒服的問題,闖了禍。

本來,學生刊從來都是「未夠成熟」,「青澀生硬」,「眼高手低」,「閘前脫腳」,「少不更事」,「稜角摻雜」,「意氣用事」,眼界立場手法品味飄忽,游離徘徊迷途於少年與成人的世界之間,在狹縫中鬥爭,在矛盾中成長,等待少年世界的認同,成人世界的認可。

然而,在殘酷的現實中,往往事與願違,如果不是給冷淡的對待,便是給狠狠的痛罵。今次輿論對《中大學生報》的「圍毆」,儼如成年人與青少年的道德戰爭。

 (閱讀全文)

| 12-May-07, 10:51 PM | Diary | (461 Reads)

五月十一日(五),是日日誌:中午和母親在荃灣飲茶, 預祝母親節,母親健康不算好。下午,往政府診所,留家寫稿,寫了一篇關於《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的長文,至深夜。中途,下街吃飯。

另:一行禪師來香港,早前已有是禪師粉絲的朋友問我參不參加他的活動,但因我無稜兩可的答案,叫人討厭,結果沒再理啋我。這幾天幾位朋友都去了參加生活營,祝願他們都能有所得著。

年前禪師來香港澳門,在兩地的法會我都去參加了,禪師談如何離苦得樂,兩個法會的開示內容,差不連標點符號與呼吸位都相同,可能禪師曾多次就同一題目開示。開示只留很少時間給觀眾發問,也大抵時間緊迫。

澳門,我坐第一行,但在禪師座前,我沒有清靜的感覺--這是我判別跟任何老師有否緣份的主觀標準,是按吾師Papaji的教誨,所以是我的問題,與禪師無關。

不過,禪師的著作可讀性則很高。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