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Apr-07, 4:00 PM | Diary | (480 Reads)

四月二十九日(日),是日日誌:潮濕有雨,雖然出了院,但有一種負面情緒浮現,未能消除,或許是所謂「調理反應」,「毒素」浮現出來,是好事。

這幾天都在參研「靜」我不說「靜」是什麼,只說它不是什麼,「靜」不是一個概念,或指標與訓練。但我許久沒有「感覺」自己這樣跟「靜」接近早前,為小書找副題,究竟是The Secret of Bliss is to Keep Quiet好,還是To Keep Silent好,猶豫了一會。最後,因為是「老師的話語」,我不作改動。也多謝Florence的考據,兩者原來是不同的。

 (閱讀全文)

| 29-Apr-07, 12:44 PM | Diary | (774 Reads)

四月二十八日(六),是日日誌:中午往旺角利園酒家參加飛雁洞為四川成都巿副市長與宗教局等代表人員薦行宴,對方約有十人,洞內弟子有德強、文謙、崇暉、崇潔、崇煋、崇訊、崇菲等十人。

賓主盡歡,談笑甚殷。四川方吃葷,我方吃齋,我沒發覺旺角近水務局有家利園酒家,齋菜很是精緻,尤其最後的杏仁茶與三色糕,很有質感,很久沒吃過像樣的中式甜品。

 (閱讀全文)

| 28-Apr-07, 10:28 AM | Diary | (772 Reads)

四月二十五日(三),是日日誌:有雨,中午下街吃了點東西,往中環皇后碼頭拍了些照片,見有十餘人(多是年青人)和電視台(顧紀筠)等在拍攝。

後回家收拾一點東西往瑪麗醫院,醫院靜,五人房只有兩人,但對面床的伯伯撞聾,看電視要扭大音量。重複一向入院程序,打排板,換衫,量血壓,量體溫,驗血。傍晚,Thomas來送飯,飯熱湯濃。晚上十時後不准飲食。對面床老伯看英文台賽馬。

 (閱讀全文)

| 25-Apr-07, 9:07 AM | Chats | (705 Reads)

想哀悼:

哀悼皇后碼頭,哀悼香港電台,哀悼龔如心,哀悼維珍,哀悼弗吉,哀悼葉利欽,哀悼小甜甜,哀悼傅鐵山,哀悼徐步高(與涉事者),哀悼購物天堂,哀悼一千億遺產,哀悼乳房,哀悼純樸,哀悼善良。

請三鞠躬,但沒有家屬謝禮,因為都去了爭產。

Picture

Picture
本想不去看最後一眼,還是去看了。沒有什麼特別感覺。

請注意:周三下午會再入瑪麗醫院,辦點小事,要兩三天才出來,日誌暫停,祈為見諒。)


| 24-Apr-07, 10:37 PM | Diary | (718 Reads)

四月二十四日(二),是日日誌:早上,送完女兒上學,忽然有點亢奮。有人問我,為何不見我在Blog中提及練功的詳情,繼而質問我除了呢去個度去之外,究竟有沒有練功。

我其實是故意的,因應承過不寫出來,另外練功咁悶,幹嗎要寫?

簡略來說,這陣子,我醒後起來前會「揉腹」。早上及坐車時,坐在椅上打坐(不想交代為何不盤腿),做丹田呼吸,或「命門點火」,站抱球樁。狀態好時會做「蹲牆」。其餘時間,行住坐臥,會「拉氣」及「呼吸」,都是鞏固氣機的基本功。還有其他功法,從略。

天氣好又不太熱或想做運動的話,會到公園練習一種步行功法,但近期天氣不好,停練。更因為周前參加了某初級氣功班,所以換了間來練習兩個很簡單的入門招式。睡前揉腹。

今天早上,先是黃雨,然後紅雨。

Picture
舖天蓋地的黃雨-紅雨雨景

Club O At HKU 

中午給女兒送飯。後往香港大學Global Lounge,參加Club OCEDARS學生會等合辦的禪食午餐,推廣素食與綠色生活。四月二十二日是地球日,但限於是周日,所以延至今天。把原本是咖啡室的Global Lounge,布置得有點Club O Feel有三百人參加,是免費的。因我不肯坐下吃,差點不獲派食物。無論如何,感謝Club O 賞飯。

 (閱讀全文)

| 24-Apr-07, 11:05 AM | Works | (525 Reads)

題外話: 

我原是寫稿機器,只要三魂七魄歸位,老套地講,便如乩童鸞生一般,不加思索,手指便會在電腦鍵盤上自動操作。

這是最近給溫暖人間》寫的稿子,寫得不太好,大概是魂魄未齊,想法也流於稀鬆,也陷入某種自我中心主義,或宗教本位主義,不過無論作了怎樣的反省也好,亦只是文章一篇。

一篇幾百字的文稿,如毋須查證資料,十五分鐘便可出爐,在再早一點的時期,若用筆寫,還可以更快。這是從前搵食的能耐,隔行如隔山,行外人是做不來,甚至以為不可能,也毋須去做。

販文為生,跟麵檔小販要兩分鐘內煮好一碗麵一樣。我在麵店計過時,大概是如是。若非如此,怎為稻粱謀?

當然,文章好壞,最重要是內容,寫作速度不過是末技。講係咁講。

言歸正傳,文章如下: 

向十三億人弘法

 溫暖人間》的陳雪梅給我電郵,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句:「發仔:下期是溫暖人間第二百期,我們會有一個回顧,不知你有什麼看頭?雪梅合十」卻令我想起最初雪梅找我為《溫暖人間》寫稿時,正藉我經歷個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病,把我折騰一大番。 (閱讀全文)

| 23-Apr-07, 9:06 PM | Diary | (944 Reads)

四月二十三日(一),是日日誌:早上有過半小時的「狂風暴雨」。中午往薄扶林村送飯給女兒,順路沿薄扶林道在霽菲粉雨中散散步,也散散心。

傍晚前往上環Arden黃偉德,談了好一會,和Arden相識於原康堂--約於十年前,我和妹妹等人在中環先施百貨樓上開設的新紀元中心與素食餐廳,Arden曾為Floor Manager,光榮結業後,我們常說捲土重來,香港環境亦變,且待時機。

Arden是對我的情況比較了解的朋友,也比較踏實,能與肯認真跟進我那些其實也不算嚴重的情緒問題。前一陣子,我路過中上環,向Arden等發放信息求救,結果Arden收到,entertain了我的問題

同時,更重要的是,因為大家都是NewAge友--經二十世紀末New Age Movemnent餵哺過(其中信念,有一切宗教最終會歸於一統,All religions are One),除了是某方面的專家外(如催眠,花藥,手相,宗教正史與野史,烹飪,繪畫,靜坐,斷食等等),談起話來毋須糾纏於你信什麼宗教,不信什麼宗教;我又信什麼宗教,不信什麼宗教;我老師是誰,你老師又是誰;你吃什麼,不吃什麼;你練什麼功,不練什麼功...,諸如此類的religion & spiritual cliche,所以談話比較暢快。

在香港能有此New Age通識,是practitioners,毋須由查字典開始,而且是resourceful的華人朋友不多,前妻是一個,Arden是一個,周兆祥是一個,彭志銘陳沛而馮錦江Sylvia Luk也是,其餘的仍未有緣踫見。

前幾天,在瑪麗醫院時,有人跟我說,若我稍後又要照X光(本周四),不如叫同類療法的醫師給我一點應付手術(其實是小手術)與輻射的藥物,她說同類療法確有這種處方,於是便找Arden我對者後者說近日有點累,頭重重,有濕氣,有患外感跡象。

Picture

Arden診所擺放了很多洋娃娃布公仔(上圖為其中部分),說想辦慈善拍賣會,我說不如找人直接送給內地貧窮地區兒童,我應承去搭搭路。(讀者若有門路,請提供意見

Picture

Arden診所內的小木馬,最受小朋友歡迎。

後往Dr Rose處取了一點藥,沒有跟進療程。

回家後,忽然想起一句話:治病如投資,不要受一天半天的悲觀或負面言論所影響。


| 23-Apr-07, 2:34 PM | Diary | (336 Reads)

四月二十三日(日),是日日誌:

Picture
A drink with Buddha.

Picture
The Victorian revivalonce upon a time, it was the police station plus prison enforcing the law and order of "the City of Victoria", the former official name of the colony.

Just like what Alexandria was meant to the Macedonian-Greeks, the British had acquired a number of colonial-overseas possessions all over the world by using the same names to symbolize the extent of the Empires. So, you may say that you could have a glance to the faded glory of the Bristish Empire when you are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the gate, but it is politically incorrect to the HKSAR Government, though insignificantly.  

Picture
多啦A夢的隨意門--一個老外告訴我,這是一家餐廳的大門,但横匾上寫了什麼?

Picture
像女兒摺紙功課的花槽,我指橙色那堆物體,當十年前我住在中環時,這處是一道爛樓梯.

PicturePicture
古董店前的石刻,應是複製品.

Picture
The window of God

Picture
主日學的小女孩--這天早上,我帶女兒去上主日學課.之後,去附近酒樓飲茶.下午回家,晚上再出外吃飯.

Picture
有限度清場,十萬菲傭"姐姐"(變音)還未能全面佔領周日中環

Picture
Exhibition without comment.

Picture
娜姐的性感cliche

Picture
IFCCity Super買有機牛油與蕃茄,碰見香港大學徐立之校長,和太太來買菜.寒喧了兩句.毋須去找,因不在相片內.見人就拍,不太禮貌.

| 23-Apr-07, 9:30 AM | Chats | (678 Reads)

On立場:

有人說:在媒介發表作品,便要懂得表態,要表態就要對事事物物有個立場。在後現代、網絡2.50的時代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不在乎其階級、種族、年齡、性別,而在於立場的遠近距離。

 (閱讀全文)

| 22-Apr-07, 10:57 PM | Works | (1394 Reads)
緣起:四月二十二日(日),一篇我寫的,刊於星期日明報的文章,就熱門題目分享一點餐桌上人家吃剩的碎屑,賺點稿費(我把一些沙石,不暢順詞句改動了,所以跟見報版本有些不同): 

好在還有Tony Chan

小甜甜遺產爭奪案打響第一槍  

開始了。

要來的,遲早會來。

周五傍晚無線電視新聞報道:龔如心遺產爭奪案正式展開。語氣儼如報道美國總統正式宣布攻打伊朗

城中「新釗記」與「老麥」的熱門話題,在上周三又換了畫,「徐步高案」與「認購碧桂園」同時雙Out,新焦點是「誰是Tony Chan」(陳振聰,與另一命理師傅陳振華應沒有關係)。

 (閱讀全文)

| 22-Apr-07, 6:18 PM | Diary | (559 Reads)

四月二十一日(六),是日日誌:天氣和暖而漸潮濕。

早上往政府診所。下午一點幾下街,乘巴士想往掃桿埔香港大球場,上了車才想起但凡大球場有大型活動,巴士都可能改道,但既然上了車,只好既來之則安之。 

周末下午遇法輪功遊行:

巴士來到天樂里,便遇上交通擠塞──塞到阿媽都唔認得,原來是法輪功遊行,由制服鮮明的銀樂(喇叭)隊開路(隨後還有打鼓隊),隊伍連綿多個街口,敲鑼打鼓,隊伍整齊。

老實講,場面幾壯觀,是一種意志的表現。無論我是否認同法輪功爭取的目標,但他們的組織力與意志力,仍令我嘖嘖稱奇。有說這是因為他們「收了錢」,這點我不同意。我參加過不少商業集會,單是受薪不會如此投入。

 (閱讀全文)

| 21-Apr-07, 1:33 AM | Works | (1007 Reads)

走近《道經德》(刊於四月二十日《明報》

【明報專訊】十年前,我在印度旅遊,在路上,西方(美國澳洲西歐佔多數)尋道者絡繹不絕。他們嚮往印度靈性文明,對中國文化卻不甚了了,但大多聽過讀過《道德經》。

 (閱讀全文)

| 21-Apr-07, 1:14 AM | Diary | (405 Reads)

四月二十日(五),是日日誌:疑慮:早上,有點累,心想是輸血的後遺症,沒有打「去水針」,體內積水使人疲倦?當然「去水針」會傷腎,還是靠自身機能去排水。抑或是腎氣不足,是插了PCN所累,諸如此類?

早上七時,送了女兒上學,回家小睡片刻,睡過了頭,十點才到銅鑼灣中央圖書館,道教節專題講座的第三天活動已經開始,約有二百五、六十名聽眾。據說,前兩天的入場人數是一百九十人和二百二十人,演講廳可容納三百人。

今天的題目是「心靈通識──探討九美德與人心淨化和社會和諧」,抵達時,文潔華已經講完,要稍後看錄影補回。

Picture

左起:莊陳有呂大樂鍾樹鴻文潔華洪清田

呂大樂正在發言,大樂是個有學識魅力的講者,台下反應亦佳。

制度的建構:

大樂(同學間的暱稱,他還有其他暱稱,從略)著墨於誠信的問題,西方或現代制度,如社會契約精神,其實是建立在「互不信任」的基礎之上。就是這種集體不信任推動了制度的建構。

信任、誠信是近二十年來一個大題目,例如最近的自由行(按──劏客)、Q嘜、內地假貨假藥等問題,其實就是互不信任的問題。

大樂還提出了在日常生活層面,如何停一停、想一想的行為原則,例如在推動玻璃門時,會否稍停一秒,為後面的人的安全著想?

又例如他在中學時代,有熟識中國文化的神甫說,要體現「仁」,可以去捐血,不要理會不知名的受惠者,總之捐了便行。

我想大樂還認為,單在個人道德層面實踐九美道德不足夠,現代社會非常複雜,要從制度層面推動,制度建構也成為了如何規範大眾行為的重要手段。但對社會學如何看待宗教的作用的提問,他承認宗教題目是社會學的死穴,社會學雖然曾預言「家庭」與「宗教」會在現代社會消失,但現實卻非如此,人類始終需要「終極答案」,回歸宗教價值系統,對答案的追求本身不會消失。

英國文化補足《道德經》實踐之不足:

接著是洪清田。對洪田,無論你給他什麼題目,最終他仍是回到「香港學」+「中國文化Vs英國文化」之類的大歷史大題目,今次亦不例外。香港學」其實是要探討為何香港中國之所不能,他認為英國文化能補《道德經》在(政治經濟上)實踐上的不足。

兩者本來風馬牛不相及,但洪田認為,現代社會已發展非常複雜的全球化的Mass Society,而老子在《道德經》追求或主張的理想國是小國寡民,雞犬相聞的簡單社會,似乎已「不合時宜」。幾百年來,英國社會已發展成為一種optimal、可操作的成熟文化。英國文化有五個特點:IndividualismLiberalismEmpiricismUtilitarianismSkepticism(細節從略)。

洪田又談到,英國人如何在殖民地上就地取材,完善其制度與文化。例如,港英政府的積極不干預政策,其實關鍵不在於干預或是不干預,而是在什麼時候干預,與及在什麼時不干預,如何判斷哪是適當時機,才是竅門。

──這令我想起《道德經》中所為無為無不為,關鍵不在於為或無為,而是如何判斷哪個是適當時機。他說,人生中大部份時間是單面的,只有極少數是雙面,才需要面對善惡倒轉的矛盾。

如何優化社會服務:

陳有遲來。陳有說,最近與大學年青人談論社會服務(按:九美德中的「惠」)的意義,除了要燃起年青人心中的火(Passion),也要追求服務的效益。

年青人要懂得:
一、讓個人的人道主義精神甦醒。
二、建立個人網絡,服務成效的關鍵不在地域的遠近、種族國籍的不同,而在於立場的異同。
三、要懂得建立夥伴的關係,以縮窄制度之間的差異。

在回答台下問題時,文潔華說:當所謂一些並存的生活原則出現矛盾時,如所謂忠孝兩難存時,便凸顯了我們對原則價值的片面執著,要從對種種事物的執著抽身而出,才能表現了人有自由選擇的應有權利。

我們毋須凡事都用「病」來待社會問題,例如有統計表示香港普遍有躁狂、抑鬱的問題,我們毋須以自己也是有關病人,能夠如此,便不會執著。

洪田說:面對這種並存概念出現矛盾時,不妨「設計」新的Matrix、新的Configuration,將概念重新整理,產生新的Synergy 

講座之後,大樂陳有有事要走。其餘人等往隔鄰珀儷酒店吃午飯。文潔華說當年是因為我找她寫專欄,她才成為專欄作家,她真客氣,這其實是她的才華使然。

Picture
講者與工作人員合攝。

為道教節與國際道德經論壇撰寫的文章,為《明報》寫的「走近《道德經》」,今天見報。

飯後,回家,Mimimomo已近四點,處理一些大學出版事務,傍晚撰寫《星期日明報》有關Tony Chan小甜甜遺產案的文章,不經不覺,寫了三千幾字,至晚上十點,沒去上氣功課。

深夜,整理早上專題講座筆記。

Picture

出版社又電郵來另一封面設,大家認為如何?我傾向保留The Secret of Bliss is to Keep Quiet.因為是老師的話語,會加上註釋。


| 19-Apr-07, 11:09 PM | Diary | (467 Reads)

四月十八日(三),是日日誌:陽光麗亮得叫人出奇,重見久違了的藍天白雲。

Picture
平日,從窗外是看不到大嶼山新界西地區的,今天卻罕有地眺望到。

早上,先往銅鑼灣中央圖書館看看「道教節專題講座」,原來圖書館逢星期三休息,館前水靜鵝飛得同樣叫人出奇,轉了個大彎,才找到演講廳的入口。

Picture
藍天白雲,陽光,樹木,空氣中塵埃較少。攝於中央圖書館門前。

講座約有一百人入場,聽了康一橋校長的演講,闡釋九美道德如何在日常生活與教育中應用,見時間差不多,離去,發覺外面的街道,在春天的陽光下,四周的寧靜有種奇異的透明感,可浸淫其中。

Picture
康校長演講中對教育改革揶揄一番。

到圖書館旁一家茶餐廳吃了一個簡單的早餐,下午應沒有機會吃午餐。中午,抵達瑪麗醫院,給編排到雙人病房,這天則只有我一個人,清靜地,是一種狀態,等候至近四時才有Houseman來驗血與插針斗。

傍晚,E小姐Thomas來,前者帶來文華酒店的糕餅,後者帶來「劉家飯」,同樣溫馨。才想起自文華重建後,都沒有光顧過樓下餅店。EThomas離去後,開始輸血,九點幾忽然累得睜不開眼睛,有一種力量催促我睡覺,倦極入眠,兩點醒來,竟有點肚餓,斷斷續續,半睡半醒到四、五點,一睡至八、九點,窗外陽光猛烈。

四月十九日(四),是日日誌:早上,神志有點恍惚。隔鄰床位,來了一位原本往腫瘤科接受化療的男病人,但因沒有床位,便來「臨時寄居」,中午肚餓,把醫院安排的飯餐吃了大半,有節瓜與金針雲耳等。一點許,Wendy送來烏冬,全部吃光,似乎有點胃口。

下午,想調整一下情緒,但躺在床上,忽然又有一種力量催促我入眠,睡了一會,睜開眼睛見到醫生剛巡房到來。傍晚,《明報黎佩芬來約稿。隔鄰床的男子覺今天留院已無事可為,要求出院。

Thomas送飯來,他有點不舒服,在這種狀態下,仍來送飯,真不好意思,希望他休息過後沒事。八點許,收拾個人物品回家。

Picture
臨走時的回眸,有一堆我帶來的雜物。

街外,原來有點清冷。打電話給母親,原來她不舒服了幾天。


| 18-Apr-07, 8:05 AM | Diary | (928 Reads)

四月十七日(二),是日日誌:天跟Emily閒聊,如何為下一步的生活尋找意義呢?這兩天偶爾還在想這問題,或許是個沒有答案的題目。 

從前有位同事經常跟其他同事不和,如何協調?有人笑謔:「給他找個女朋友,便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事後證明這也是不錯的方法。或許有人會對我說:「找個更好的治療方法(如果知道請告訴我),找份全職工作(請代介紹,清潔送貨也可以),找個女朋友(我有何吸引力,誰肯蝕底做情婦?紅顏知己又如何),找個靈性老師(請推薦),...。」都是忽發其想的小幽默。 

是日生活簡單,為要入院做心理調整,Outlook行事曆提醒要報讀香港大學的「佛學碩士課程」(截止日期是416),但忘記了報名,看看Late Application又如何,但到晚上仍未填報名表。 

早上寫稿,中午給女兒送飯,下午往政府診所,和女兒去街市買菜。晚上,天文台說會有狂風雷暴,除天氣轉涼外,未見大雨。傍晚,經上環,地鐵故障,封站,步行往中環,未見地面交通有異樣 

Picture
IFC的天橋,4月17日傍晚的場景。 

Picture
4月17日傍晚的中環街景。

灣仔上氣功課與發氣,看看自己的氣感如何。新課連我有九位學生,其實課室亦大約只容許九至十人同時練功。回家的巴士上空調很冷,有點累。回家給周夢詩老師寫了一篇文章。

新聞說:周潤發辭演赤壁之戰》,其實,阿發哥論年齡與外型,都不適合飾演周瑜,當時諸葛亮周瑜都屬三十歲一代,屬少壯派,以發哥現在的年齡,較適合出演曹操劉備發哥曹操,幾有新意。都是忽發其想。


| 17-Apr-07, 11:21 AM | Works | (474 Reads)

徵求大家的意見:

因為要為拙書封面選一句英文,配合設計,所要構思一句適合的說話。

編輯說有二條件:一要大約七、八個字,配合中文字擺位;二是與「讓沉默說法」相應。

原先的The Secret of Bliss is to Keep Quiet,是從老師的Satsang中抄錄,英文似有點clumsy

現想改為The Secret of Bliss is to Keep Silent,大家認為如何,請幫忙,給我一點意見。


| 17-Apr-07, 12:23 AM | Diary | (552 Reads)

四月十六日(一),是日日誌:天氣有點翳悶,早上在家,有點不知所措,人有點虛弱,中午給送女兒送飯,後往瑪麗醫院覆診,由一點半等至四點,才見到醫生。

這種覆診經驗一點也不好受,像肉隨砧板上,在糾糾纏纏的行政安排中,人的尊嚴並不太受尊重。貧血的病徵仍揮之不去。見我的朱醫生叫我周三入院,又是一劫拿了入院紙,才想起周三要搞道教節專題講座,但缺乏精神去做較多改動,哪還說有精力去理會治國平天下的事情。當然,是修行嘛!是考驗嘛!但難免叫人疲累。

後買了點餸回家,回家路上想起:這是否就是流年中「三七月內見反覆」之意,明天是三月初一。

人生總有些「或大或小」的問題要面對:遲滯不前健康,要找新的收入應付新的開支,手頭有很多事務但欠缺精神去悉數處理...,當然,野花與麻雀不會為明天而憂心,《聖經》如是說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馬太福音6:34

回家,小睡兩小時,給電視劇《封神榜》的聲音吵醒。醒來,吃了一碗飯,重寫了HKUCEDARS的部份書稿。深夜再寫了一些報刊雜誌的專欄稿件。道教節專題講座的報紙廣告,明天見報(《東方日報》、《明報》與《文匯報》),完成稿(Final Artwork)符合我的原意:
Picture

張翠容Blog,似乎很激,但值得一讀,翠容似乎有段慘痛經歷:

觀眾在哪裏?

香港的大學校園,可以是令人沮喪的地方。如果你不是名人,卻要在校園搞甚麼活動,那請不要存有幻想;假若你希望在年輕人圈子裏分享你認為美好的東西,我恐怕,很大可能你會失望。

我相信,不止我一個人,凡是在校園有過慘痛經驗的人,都會明白我的洞見。

大學校園是個非常熱鬧的地方,永遠都人來人往,嘻嘻哈哈,但也是冷漠的地方,處處是無形的高牆;每天,好像有很多事情發生,可是你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 16-Apr-07, 10:53 AM | Diary | (311 Reads)

四月十五日(日),是日日誌:早上,有疲累感,血氣似乎不夠,昨天跟談,是覆診前症候群,有憂慮,血氣不足,又會心虛。

帶女兒往中環上主日學課,是日「聖經問答比賽」,我去吃早餐後回來,見女兒在搶答環節頻頻搶答,連什麼保祿第二次傳教與誰同行也答對,但之前砌圖等環節表現差,所屬組別(共四組),只得第三。我問女兒:「何時見你有讀《聖經》?」女兒答:「純粹靠撞而已。」一笑。

下午回家幫女兒做假期功課。晚上,往灣仔碼頭旁室內運動場,以前曾在新鴻基中心上班,但從未來過這個空間,原來別有洞天,參加金蘭觀的氣功班,有三十人參加,教練是朱師兄,第一堂教採氣動功頭兩招,相當簡單。

後回家趕完功課,忽然有點情緒,但屬manageable

女兒創作的插圖,經我加工:

Picture


| 14-Apr-07, 9:28 PM | Diary | (564 Reads)

四月十三日(五),是日日誌:黑色星期五,早上,往瑪麗醫院抽血,人多,舊翼大堂裝修,有如迷宮,路難行。中午往上環吃壽司,半飽便回家,寫報紙稿件。傍晚,沒往灣仔上氣功課,往附近體育館看家人打乒乓球。 

四月十四日(六),是日日誌:早上,起來時感覺不好,往石硤尾聖芳濟各堂參加Brother Denis的追思彌撒與喪禮,見何瑞良蕭子昌劉志賢莊陳有沈德偉陳祖雄謝振強等,我們這一兩屆的同學出席較多。  Picture
追思彌撒

最近城中有三個喪禮,一個是曾經有權的查濟民,另一個是曾經有錢的龔如心,還有一個也是姓的,是既無權也無錢、一生奉獻於在異鄉傳教與教育的Bro Denis--中文名是龔達德修士。三個喪禮中,我只有資格參加龔達德修士的這一個。  Picture
天主教式吉儀與節目表

修士的生平:是天主教教會在東方傳教的現代史縮影,重溫一次,有如上一次現代宗教通識課。

Bro19111123出生於西班牙Burgos,十一歲便成為修會的Juniorate,十七歲進入意大利San Maurizio初學院(接受成為修士的教育),翌年初願於意大利 

十九歲生日當天,即19301123Bro抵達中國,正值日本開始侵略中國東北苦難歲月的開始。Bro執教於天津St Louis College1934年發願終身願於北京(當時是北平),終身委身於東方的傳教與教育工作。 

1952年離開「新中國」(當時天主教外籍傳敎人員全面撤離中國大陸,隻身南來香港,或轉往亞洲其他地方,從中日戰爭開始至大陸解放,是這些曾立願委身東方的傳教士最艱難的歲月)。

其後,Bro執教於日本神戶聖母會中學(當時中共將收回香港之說,甚嚣塵上,從大陸撒退出來的外籍人士,若不返回本國,亦有選擇往由美國管治的日本暫居,而從人道角度,戰後日本民眾亦亟待救援),1960年來香港執教於九龍聖芳濟書院(當時書院設備非常簡陋,大角咀木廠街一帶仍屬寮屋區,又因鄰近木廠,或木屑紛飛),1961年開始在石硤尾聖芳濟各堂(當年石硤尾為大火災後新建徒置區,大坑東一帶又是大片木屋區)擔任聖詠團指揮與司琴,直至2004年。

1963年往羅馬進修,後往新加坡聖母會初學院擔任初學導師,1968年返回香港,繼續執教於九龍聖芳濟書院,直至1974年退休。但其實,修士工作是退而不休的終身事業,1974年後,Bro仍有參與教學與堂區工作。到20055月,Bro進入上水聖若瑟安老院休養,今年44安息主懷,享年95歲。 

Bro有教過我幾堂聖經,但他給我們最深刻的印象,始終是在學校集會中凡要詠唱校歌,必由Bro帶領。

Bro一生可以用四句辭語來描述:神貧(不為名利,與世無爭),簡樸(無產無我的修士生活),虔敬(對神是Totally surrendered),專注(在異鄉傳教,專注於教育與堂區工作),Bro的喪禮令我想起人生在世,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努力奮鬥?

儀式後,我們幾位同學往石硤尾一茶樓飲茶。後同學何瑞良駕車送我往上環,見黃偉德與取藥。回家,發覺有點發燒,辛苦,小睡一刻,稍好,往畫苑接趙家苗天后上合唱團課。往北角街市一豆腐店吃豆腐花,後覺肚痛。接回女兒後回家,不往上氣功課。

另,出版社送來拙書封面,尚未最後定案,有些描述與個人資料要更正,請大家給點意見:Picture

Picture
近日女兒食欲大增,終日密食,漸有小肥苗之稱.


| 14-Apr-07, 12:48 AM | Works | (935 Reads)

重貼舊文章:在網絡上找到自己的舊文章,今天似乎已沒有撰寫這種文章的脾性。這種評論文章寫得好不好是一回事,但一般都很費心力。

戰爭中新聞媒體的非典型角色

(原載於香港電台《傳媒透視》20034月號)

十二年前,從新聞的角度而言,戰爭是這樣打響的:美國有線電視網絡CNN)的記者,身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一家酒店的房間內,窗外忽然出現空襲的火光,記者大叫起來。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