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Mar-07, 3:07 PM | Diary | (444 Reads)

三月二十九日(四),是日日誌:和暖,潮濕。另一忙碌的一天,早上,送女兒上學後,寫作至十時許,往香港大學CEDARCindy和設計師開會。

之後往銅鑼灣時代廣場聘珍樓,與Elaine鄧明儀馬靄媛吃飯,多謝馬仔賞飯,談了很多話題。

回家小休,傍晚往尖沙咀洲際酒店,參加藝術發展局春節酒會,我是評審委員,所以去打個招呼。今年熟人較少,見張薇區惠蓮朱琼愛等,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和陳財喜中西區區議員)談了一會,喜哥提一個point,就是現在人們不談文化,只談創意。我同意,但兩者其實是不同概念。

Picture
左起:酒會一角,香港管弦樂團戚永怡朱琼愛,中間的男子沒有介紹(是新任行政總裁的茹國烈區惠蓮張薇

Picture

尚興:上環,往尚興潮州菜和妻Wendy北京來的舊同事吃飯,不明白為何這家招呼差、食物普通的潮州菜館會這樣好生意,抵埗時給好像是太子爺的男人,在新舊舖間,指來指去,八點半要交枱,迫夾兼滾水淥腳。對這些所謂老店,印象認真麻麻。

十一點幾,忽然極度眼瞓,好似周公在耳邊呼氣。翌日,區惠蓮來電郵,才想起秋三十娘昨天提過,會在十一點零十二點以Reiki給我發氣。 

讀新聞:黃應士主持的檢討委員會建議在香港電台以外,另起爐灶,這個建議驟眼似乎很有創意,其實Sir似乎不想埋身「郁動」有機會由燙手山芋變成炸彈的港台

港台話題」在回歸後悶足十年,冇病變有病,如今像個慢性病人,最後還要來次創傷性治療,究竟是誰之過?

如今曾蔭權再玩五年,據說他曾拍心口說搞掂港台,如今有足夠時間及再無顧忌,港台的朋友要自求多福了。

讀教院風波新聞:當年港大發生鍾庭耀事件時,據說阿瑟王中大說如果他是港大校長,便斷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今次教院中人一早錄低談話內容,擺明請君入甕,阿瑟王還可有什麼下台階梯?

 三月三十日(五),是日日誌:早上,往政府診所,途中遇游淑儀,原來是街坊。如今特首選舉完工,負責公關工作的「游魚」,應能有休息機會。

我笑說:「你有一句金句:『唔係因為你係黃毓民,所以俾你入場。』」回應:「為何只記得這句?」

下午在家寫作,晚上往九龍灣展貿中心參加道教節敬老長者福壽宴。

Picture
長者福壽宴筵開一百零一席,是一次動員眾多義工的活動.


| 29-Mar-07, 5:42 PM | Works | (506 Reads)

最近聽過最好笑的新聞笑話──雖然也帶點黑色幽默

事故發生在英航班機上,飛機起飛後,經濟客位中有一位婆婆忽然發病猝死,空姐把屍體移往頭等客位,放在一位正在睡覺的男乘客隔鄰座位。

一陣子後,男乘客睡醒,發覺隔鄰婆婆面如死灰,知道是屍體後,大表不滿,向航空公司投訴,英航接受並表示道歉。

問一:如果你是那位男乘客,你會否接受空者的臨時安排?你是不想與屍體同坐,還是因為空姐沒有事先諮詢他?

問二:如果你是那位空姐,你會如何安排?限制是你不能把屍體拋出機艙外,或放在駕駛室,全機沒有人會願意接近屍體。對她,這的確是一項難題。

問三:如果你是其他乘客,你會有何反應?經濟艙的乘客不想屍體留在艙內,頭等艙的乘客同樣也不願意。

有一項來自資深機組人員的意見:空姐先要分析哪個機艙的乘客較惡,未經諮詢便把屍體放在個別頭等艙乘客身旁,必然出事。

她能做的是在兩害之間取其輕,她不能把頭等艙乘客downgrade到經濟艙客位,但可以把經濟艙乘客upgrade往頭等艙。如頭等艙不爆滿,她可以把部份經濟艙乘客upgrade往頭等,然後在空出的地方放置屍體。

當然,如果全機爆滿,她能有的辦法,便只能如此,只好認命。


| 29-Mar-07, 5:08 PM | Diary | (340 Reads)

三月二十八日(三),是日日誌:早上,一家三口包括趙家苗尖沙咀文化中心七樓參加鋼琴比賽,約有五十名小朋友參加,比賽歌曲是蘇格蘭舞曲,家苗彈來中規中矩,後洋評判評語是彈奏穩陣,只略嫌缺乏變化,有八十分,可得證書。Picture
鋼琴比賽現場

Picture
家苗與評判先生

冠軍是個小男孩,有八十七分,但似乎彈甩一個音,anyway,我們只想為家苗爭取多點在公眾前表演的機會,不想給她壓力,但她已說:很緊張。

完場後,Wendy家苗回學校參加英文測驗,我回家。三點往旺角,到次文化堂出版社,約了彭志銘馬龍,為道教節漫畫比賽做評判,劉文傑朱少程師兄帶了參賽作品來,有幾十幅。

Picture
小彭(左)與馬龍忙於篩選作品,後講手機者為劉文傑

之後往朗豪坊飲下午茶,多謝兩位評判,天氣頗清涼,我有點著涼的感覺。我們談香港教育改革,特首選舉,十年回歸,正字工程問題,各舒己見。

小彭馬龍均說特首選舉後會是悶局,今年真難為七月書展度出版目。把香港政治文化悶局化,也正是曾蔭權所長。連在香港搞政治黑色幽默最top的兩大高手也如是說,我們還可期望什麼。


| 27-Mar-07, 11:58 PM | Diary | (721 Reads)

三月二十五日(日),是日日誌:春天潮濕天氣,是日特首投票日,戲終於做完,但究竟是曾蔭權好戲,還是梁家傑好戲?可以這樣說:曾蔭權是為了份工而放下身段,梁家傑則是為了某種精神價值而轉戰江湖。

行文時,特首選舉話題已嫌過時,套用從前做電影宣傳的講法:「無論好片爛片,同樣要令觀眾入場。觀眾入到場的反應是拍爛手掌,還是割爛座位,則不關電影宣傳的事。」但如果不關電影宣傳的事,那麼又關誰的事?

早上,往觀塘飛雁洞,遲到,只參加了半場懺,下午問乩後回家。 

三月二十六日(一),是日日誌:天氣繼續潮濕。下午往港大CEDARS莊陳有Cindy開會,談出版書籍的內容。時間很抿,要趕書。

江妙音師姐談電話,談515平衡療法研究所最近停辦的事由,據說是對研究所未來發展意見分歧,馬光武老師堅持走大眾化廉價路線,讓更多人受益,但兩位先生等另有想法。

對研究所的學員最大的打擊,則是515網站於去年底停辦,失去集體代療機會。對有關是是非非,我只是道聽途說,難辨對錯,去年也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參加過他們的活動,但亦為一眾515的朋友遭遇此等事情感到難過。

傍晚往城市大學,和鍾樹鴻劉文傑康一橋王秉豪梁文等師兄開會,談專題講座。城大校園如電玩迷宮,很辛苦才能找到開會的會議室。

後在城軒崇惺師兄姚美玲小姐吃飯,聽金蘭觀關佑行主席談特異功能、扶乩及修道等題目,津津有味。後搭鍾樹鴻博士順風車回家。 

三月二十七日(二),是日日誌:天氣潮濕,因有點累,早上沒有往西貢放生。中午和SPACE吳可怡Diana金鐘Conrad酒店吃咖喱自助餐,頗合胃口,多謝Diana賞飯,她的小朋友──女兒快要出世,祝願她有個肥肥白白的小寶寶。

下午往政府診所,傍晚往灣仔職業訓練局參加二十五週年酒會,其實一向沒有「踩」過VTC這條線,所以基本上沒有熟人,只是去和馬靄媛打個招呼。

之後,往如意氣功中心練功,自覺氣感較以前強,回復了大半未病之前的「功力」--說來似乎誇張。中心在復活節後加價,屆時可能又有另一番光景,對我這種「不問世事」的人,只是想找處地方落落腳、練練功而已,其他的便不想去管了。


| 25-Mar-07, 8:37 PM | Diary | (542 Reads)

三月二十三日(五),是日日誌:是日趙家苗放假(運動會後),她相約同學前往添馬艦遊樂場玩耍。中午我和李綺媚上環西港城大舞台吃飯,之後往媚媚中國星的辦公室探訪。

傍晚往灣仔練氣功。途經修頓球場,竟然不察覺曾蔭權舉行造勢晚會,或許跟未有tune對頻率。

三月二十四日(六),是日日誌:天有細雨,早上送趙家苗往畫苑習畫,林老師告訴家苗獲得一個兩岸三地繪畫比賽特獎,是該項比賽最大的獎項。

我回家寫作及整理電腦,傍晚再帶趙家苗天后上合唱團課,期間我前往中央圖書館看道教文物展覽,展覽反應不錯,有數十觀眾。章園師兄一人接待導賞團,繼續努力奮鬥。

後往灣仔練功,有三人上課,趙家苗初學站樁。近日偶覺心口──背部左邊膏肓穴位不舒服。收練功中心通訊,發覺中心擬加價,幅度不少,日後可能要減少參加中心活動。

下課後,往六國飯店後街的館子吃北京水餃麵,這間館子的麵食水準每況愈下。


| 23-Mar-07, 11:50 AM | Diary | (463 Reads)

三月二十一日(三),是日日誌:早上往政府診所,這已成生活習慣。傍晚渡海,轉火車小巴,往大埔拿打素醫院骨科病房探訪朋友盧永忠,近五點鐘出發,因不熟路,近七點才抵達。醫院環境不錯,只是交通稍曲折。

精神不錯,明早要做截肢手術,床邊還有他的表妹兩姐妹。傾談至八點離去,大概近十點回到堅尼地城老家。

 三月二十二日(四),是日日誌:是日早上,女兒趙家苗學校在香港仔運動場舉行運動會,我們也前往觀看。

家苗參加班際遊戲比賽,得冠軍,以隊長身份領獎。家苗契媽也來參加家長接力賽跑,她是短跑高手,如果不是來香港,在上海會入選國家隊。

Picture
趙家苗獲頒運動獎牌.

看見幾百個小女孩喧鬧一個早上,作為觀眾,我也感受到她們的能量。

之後往灣仔有骨氣」吃午飯。我往旺角朗豪坊彭志銘,兼看拙書相片排版。小彭老馬有火,談了一會,回中環

阿盧來電,告之手術已完成,因只以半身麻醉,所以很快便甦醒。

路上忽然情緒低落,或許是旺角人氣雜亂,阿盧雖沒有怨氣,但今次始終給了我一點壓力,包括其他深層的負面情緒,便想起不如找黃偉德,剛好Arden有空。路上踫見葉漢良,談了一會近年「正字工程」的問題,阿葉同樣老馬有火。

Arden談了一會,他給我開了一些專方(包括Thuja MCherry PlantRock RoseHoney suckleWhite Chestnut等),情況好轉。Arden說我需要有人聽我說話,我跟Arden說在三月後我轉積極,會對問題找尋解決方法。

晚上,家人和契媽外出吃飯,我在家寫作。


| 21-Mar-07, 10:36 AM | Diary | (584 Reads)

月十九日(一),是日日誌:天氣又轉濕冷。早上寫《溫暖人間》稿,寫今屆道教節,後雜誌編輯雪梅來電郵提點不要續寫道教題目,我想大抵因為雜誌是佛教刊物,每本刊物都有自己的特定讀者群,所以要求是合理的。

道教節記者招待會:

十一點往尖沙咀文化中心行政大樓,看看道教節記者招待會與文物展覽,我能有什麼可以幫手,一眾師兄準備認真,但不知有多少記者出席。香港道教團體一般比較「內向」,辦這種公開記者招待會也鮮見。香港道教缺乏明星或「傳媒海綿類」人物,要製造傳媒效應,起步點便較遲與多花一把勁。

「我X傳媒=娛樂化」講座:

因為Double Appointments的錯誤,十二點幾回西營盤香港大學開心公園──中山廣場,參加由社會科學學院學生會主辦的「我X傳媒=娛樂化」講座,應承了便不想臨時缺席。主辦的同學近乎清一色全女班,只有一個男生。

Picture
港大社科學生舉辦傳媒論壇Backdrop

我在大學工作過幾年,也搞過這類大學午間露天講座,除非有明星,一般很難吸引路過趕吃飯與上堂的學生坐下聆聽,座上約有十餘名同學,部分可能是「戥腳」的。題目老掉大牙,似乎為談而談,「X」一字可圈可點,是「乘數」、「否定」,還是粗口呢?但很有當前大學生的品味與風格。基本上不難預料講座會談什麼,和結論又是什麼。

我大抵「餓」了當講座講者有一段日子,加上是馬靄媛Refer她的Mentee找我,便沒有推卻。講者還有亞洲電視鄧明儀Elaine、《東方新地》的曹雪峰香港記者協會張炳玲(她現在在漢堡讀書)。

我在從尖沙咀過海時,在小輪上準備了一些演講筆記,但到場時,只揀了三幾點來講:「傳媒娛樂化」跟「新聞娛樂化」是不同的範疇,但我們很快便把話題向後者收窄。新聞資訊娛樂化是全球現象,在香港這一代人的「短期記憶」中,我們常以1996年《蘋果日報》創刊為分水嶺。其實,新聞娛樂化的現象早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已經出現。

我一直認為,出現原因也不僅因為以銷路為主的商業考慮,因為如果純然是做生意,出版報紙或搞電視台並非化算的生意,傳媒機構特別是報紙與周刊,是以恐懼與互相擠壓為人力管理手段。單說「因為讀者想看」又或「以銷路為主」的濫調,多只是傳媒開會時Junkies,有時甚至只是「散仔」語言。

傳媒老闆除了講錢外,其實還有更深層的需要。可惜能揣摸大老闆心意,不是人人有資格,我們大多時只能做其「散仔」。

至於新聞娛樂化涉及的社會核心價值、私隱(對它的詮釋因應人際距離空間不斷調整)、品味、選擇與Media constructed social reality及隨身拍攝科技普及等題目,便沒有討論了。不過,這不是深入討論這些題目的場合,不如講幾個笑話,打打哈哈,有時更合聽眾的胃口。

我最喜歡Quote的例子:「陳壽的《三國誌》和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你會選讀哪本?」(聽眾會否明白兩者的分別,暫且不理。)

周星馳說:三級女星都要隆胸來取悅觀眾。」

道教文物展--紫氣東來之源——道教文化文物展覽:
地點: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行政大樓四樓
三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移師銅鑼灣中央圖書館展出

沒有和Elaine吃飯便趕回文化中心幫手道教文物展覽,抵達時記者會已散去,有十幾位記者參加。

文物展,短小精悍,文字圖板部分簡介道教歷史與入門知識,可讀性很高,另有從四川運來的「正一盟威之道」大字漢朝石碑,是目前發現最早的道教文物,從這塊石碑可以道出早期道教的發展歷史。「正一盟威之道」是張道陵所創的「天師道」原名,展品雖是複製品,但仿真度極高(香港許多所謂國寶文物舍利子展覽展品都是複製品,有時秘而不宣)。

Picture
正一盟威之道大石碑

另有四十九枚法印,雕工精美,法印是道教儀軌器物,在香港很少展出,對有興趣研究道教美藝的朋友,甚值得一看。雖宣傳不多,但展覽首天也有不少觀眾入場。

Picture
道教法印表示早期道教具有宗教與政治混合的特色

Picture
道教常用法器:天蓬尺與令牌

展覽由章園師兄負責,她說:「趕餐飽。」

Fay與河內晢老師:

四點半,往銅鑼灣崇光百貨地庫的餐廳,與從日本回來的Fay喝下午茶。Fay日本河內晢老師的學生,去年四月曾邀請我參加河內老師的講座,跟她似乎很有緣份,大抵因為大家都是Spiritual Seekers。跟她說,在香港能深入談Spiritual Seeking的朋友,其實不多,有點「江湖寂寞」。交淺言深,傾談至六點幾,很高興又認識一位新朋友。近七點,有點累便回家。

Fay送我一本河內晢老師演講實錄《啊!溫暖的美夢成真之記!》,書名像一句標語,有鮮明的日本風格,可讀性頗高。 

三月二十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天氣晴朗清涼,八點幾出門,往中文大學參加今屆道教節開幕禮,輾轉來到邵逸夫講堂,見水靜鵝飛,大惑不解,電話問在尖沙咀文化中心「看檔」的章園師兄,她說活動地點是逸夫書院大講堂,後得好心校巴司機指路──這種錯摸很有從前那個響良牙式「趙來發」的風格。(註:響良牙高橋留美子漫畫《亂馬1/2》中的認路白痴男孩。)

我不熟識中大校園,去錯了地方,但這一岔子,對正藉春花爛漫的中大校園多了一點認識。

共有四百幾人參加開幕禮,負責的師兄清晨四點便來到舉行迎神儀式,所以很多人都睡得很少。開幕禮包括舞龍舞獅、奏國歌、迎神禮、致詞、剪綵、送聖等,眾志成城,相當熱鬧,有師兄說有點亂,但我認為從Event Management角度而論,雖然沒有Stage Manager,沒有什麼明顯蝦碌,算很不錯了。有另一壇堂師兄說,除第一屆道教節外,以今屆開幕禮最熱鬧。大講堂前山明水秀,儼有紫氣東來之勢。

其中,中文大學黎志添教授談「香港道教未來發展之我見:再讀陳蓮笙道長《道風集──道教的發展與道士的修養》後感」,可聽性最高。

原文頗長,有緣的話,稍後討論。其中有引述:「離開了道,道教和道士就混同於一般社會組織和一般民眾,不論為道教和社會做多少好事,都體現不出道教的特點和功能。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保持道的信仰特點,體現道士的精神面貌,是在當代社會中振興道教的關鍵所在。

陳蓮笙道長今年九十歲,六歲入道,目擊百年來中國道教的極度衰落與繼後復興,對行道之難與教眾質素憂心忡忡,十年前寫下《道風集》,探討中國道教未來發展,該書可能是二十世紀中國道教最重要的文獻之一。現經上海市道教協會重印。

午飯於逸夫書院的飯堂,齋席十五圍,我的鄰座是葉福全建築師。飯堂或許很少辦齋宴,忙得連廚師也跑出來傳菜。

飯後,坐崇惺師兄順風車往中環,折回尖沙咀文化中心幫手文物展看檔,觀眾不少。見金蘭觀師兄們派發道家氣功入門課程報名單張,便想報名。

五點幾,往上環Dr Rose。七點幾回家,累,沒有上氣功課。左邊PCN塞,以為要入醫院,無奈,後復通,又無事。

另:忐忑之事:

朋友阿盧來電,表示已決定鋸腳,我說作為朋友到此地埗,再多說話只會給你壓力(連仙佛也給了開示,我還有何話說,能說的都說了),能夠做的是為你祈禱唸經,希望手術順利。

唉!真是浮生如夢。


| 19-Mar-07, 8:59 AM | Diary | (520 Reads)

三月十六日(五),是日日誌:中午往政府診所,下午到灣仔參加常文躍老師的氣功講座,有三十幾人參加。

氣沖與氣基:

後與大陳老師談練功問題,她給我發氣時,除發覺除左右氣基不平衡,又發覺我雜念很多。

我除了多瑣務掛心,又發覺大陳老師可能能探知我在想什麼,便本能──下意識志豎起防範,形成雜念湧心的現象。無論如何,得大陳老師發氣,甚覺舒服,後和大陳老師再談流鼻血現象,「可能」──只能說是「可能」是氣沖的現象,「邪(氣)求出處」,這是一個有趣的課題。解決辦法之一是繼續練功,讓氣基自我調整,對此需要一點自信。我發覺流鼻血會隨心念而出現,我想自己會流,便流,會止,便止。

到七點幾,沒有留下上課,回堅尼地城,看趙家苗上乒乓球課。

Picture
路過中環,見H&M門口的人龍,不知H&M有沒有男裝。

三月十七日(六),是日日誌:中午冒著一點春雨,渡海到尖沙咀新世界中心UCC餐廳,和余黎青萍(副申訴專員)和她的九名不同年份畢業的港大MenteesKiki與家人吃午飯,氣氛融洽。

生日沖喜: 

後回家小歇,晚與家人在荃灣愉景新城聯邦酒樓吃飯──是我象徵式的「生日酒」,感謝家人給我沖喜。是日正月廿八。席間有點不適,胃口不算好,也可能是食物不夠吸引。

另:大家或有小小誤會,趙家苗並非在三月出生,而是在七月出生。也非常多謝大家的祝賀。 

三月十八日(日),是日日誌:天續有雨,清涼。

早上帶趙家苗聖保羅堂參加主日學拍大合照活動,後和其他同學與家長往上環鳳城酒家飲茶。

探男童院:

兩點幾,往麗景邨地鐵站找一位名叫Peter So的朋友,聯同其他兩人,DouglasJacky,往附近的勵敬教導中心,探訪那裡監禁的少年。

Picture
勵敬教導所

這是一項天主教團體思定會安排的活動,藉探訪傳教──其實探訪不一定只談宗教,也可天南地北,但限於初相識,話題難免有所局限。我是第一次參加。我們不能帶電話相機進入男童院,不能承諾帶物品與口信,也不能主動詢問男童所犯何事。

先看一套叫《耶穌傳》的VCD,和我們傾偈的有九名少年,單純而健談,他們對我有如是生活遙遠地平線另一端的人。

勵敬中心將改為女童院,這裡的一百名男童會於四月底遷往柴灣歌連臣角

代友問乩:

五時離開,坐地鐵趕往觀塘飛雁洞盧永忠問乩。他幾天前因糖尿病引至嚴重血壓低,給送入ICU深切治療部,死過翻生。我連日打了幾天電話,未見接聽,十分擔心。

他篤信呂祖,玄門弟子面對人生困局,離開ICU後他托我扶乩問病,心情急切。我也是過來人,困在醫院,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單身寡佬,面對醫生鋸腳要求,渡日如年,苦不堪言。問乩亦是求諸安心。

我六點趕到觀塘,趕及問最後一支乩,算是阿盧的造化,如趕不及,便要多等數天,乩鸞開示,呂祖恩師似乎認為尚未到了非鋸腳不可的地步。另有師兄提供治療偏方,亦問乩是否適合。

後回家,本想出外吃飯,但因早上吃得太飽,去超市買點東西,在家喝點湯便算了,慶幸還能四處走動。寫文至凌辰。


| 16-Mar-07, 2:27 PM | Diary | (953 Reads)

三月十五日(四),是日日誌:早上十一時上港大CEDARS開會,似乎對有關出版第一稿未滿意,正待檢討。後往DAAOKiki,見Janice,已經腹大便便,預產期是四月中。

回家小歇,四點往薄扶林接女兒放學,途中忽然情緒低落,感生活缺乏目標,在香港生活有局限。或許我需要調整個人性格,這種調整需要一些契機,也可能我需要別人的認同,通過這種認同來作個人調整,尋求別人認同的渠道,是認新朋友,跟相識不久的朋友建立較深入的誼情。這種突如其來的情緒,需要處理。

我上網讀黃偉德的網誌,有花藥急救劑出售,想買來一試,便告訴他,但Arden說不如找他配專方。

接了女兒,帶她往上環Dr RoseE小姐──暫隱其名,因是E小姐上班時間,我恐她的上司不滿。E小姐送我香薰小瓶與草茶,多謝關心,另介紹她與Dr Rose認識。

淺談貔貅:

E小姐,談起傳說中的貔貅瑞獸,當年有世伯提過幾點要留意的:貔貅兇猛,不是一般的鎮宅獸,所以不應與石獅麒麟混淆,也不限放在玄關門口,從前民間一般視貔貅為招財獸(從前視為招偏財的瑞獸,賭坊與麻雀館中最易看見),貔貅最好放在流年財位。世伯說這還不足夠,貔貅特徵是沒有肛門,「有入冇出」,能吸來氣,但來氣有好有壞,所以,只適宜擺放在收接旺氣的位置,有說可放五黃病位鎮壓,但世伯不同意,甚至說最好不要。

其實,貔貅是從前風水器物中的納氣四寶之一,四寶是盆栽(今多狹指大葉水種植物,其實從前是指羅漢松、九里香、茶樹之類的高價盆栽)、水池(今多狹指魚缸)、山水畫(常見如九魚圖)、瑞獸(包括貔貅、啣錢蟾蜍)。

另貔貅最好石(玉石水晶)製,世伯秘技是買一對,但一隻放家中,另一隻放公司,互相呼應。另,貔貅宜選體積較大,起碼比手掌為大者。從前貔貅價錢較貴,造工好者也不易找,不像今天連手鐲也有供應,不過記起世伯好像說過,貔貅不宜隨身,因其殺氣較大,不是人人能應付。這是我道聽途說的皮毛認識,未知對E小姐有沒有參考價值。

Picture貔貅

特首選舉辯論:

Dr Rose談了一會,帶女兒往吃壽司,女兒肌餓,還沒坐好,已從運輸帶上拿壽司來吃。坐我另一邊的一位女士,則只挑三文魚壽司,卻不吃飯團,留下幾碟飯團結帳離去。

八時趕回家,收看電視直播特首選舉辯論,所謂誰勝誰負,是典型的media-constructed social reality。一如之前所料,「上半場」曾蔭權輸三比一,現在「下半場」追回,最後三比三和波完場,皆大歡喜,這也是目前「傳媒-觀眾」最想要的結局。(有關討論,後補) 


| 15-Mar-07, 10:48 AM | Diary | (364 Reads)

三月十四日(三),是日日誌:中午,與呂大樂文潔華洪清田劉瀾昌林超榮,和鍾樹鴻吳校長飛雁洞劉住持文謙崇煋師兄,午飯於又一城翰騰閣,談即將舉行的道教節與國際道德經論壇,談笑融洽,可惜地方較嘈雜,下次要努力找個清靜一點的地方。道教節下周開幕,會有多項活動。

回家稍歇後往瑪麗醫院買些個人用品,天氣回暖。

另覺自己未能靜心,心底處有不安感,晚上讀南傳佛教書籍打字來靜心。


| 13-Mar-07, 11:57 PM | Diary | (396 Reads)

三月十二日(一),是日日誌:早上,十時起,家住大廈停電,檢查供電系統,和妻Wendy上環飲茶,順道探望Dr Rose,遇德宏師兄。後回家,Wendy外出,我留家,候女兒放學,陪伴。無電──無電流噪音,有一陣子寧靜。

收壇堂呂祖恩師丁亥年流年批示傳真,有:「三七月份,反覆難料」,「今年安好,上半年過,才能說真」,「多懺經悔,配合療法,藥吃果然,順應天生」,「今年豬來,杵刀割喉,有驚無險,聽帝之教,可保延年」等語,似乎仍有不少磨練。

四點半恢復供電,晚外出吃飯。

 三月十三日(二),是日日誌:早上,收拾家居,裝修師傅來看受水浸過地板。下午往政府診所洗傷口,剪髮。

五點往中環太子大廈,見梁家傑,談周四晚電視辯論,是特首選舉工程賽事的下半場,同會另有四人等,都是大家熟識的人,但不想會談曝光,辜隱其名及內容(敏感期過後試補回)。途中遇林滿馨港大同學,學苑戰友,現職律師)。

Picture
梁家傑吳靄儀的辦公室合攝。看相片,發覺自己這個Look不夠靚仔--一笑。

六點半往灣仔練氣功。十點回家。


| 13-Mar-07, 11:18 AM | Works | (559 Reads)
刊在溫暖人間的小稿: 

你以為你在服務誰?

我在中學生時代,趁暑假時候,我跟隨教堂的肥佬洋神甫,到教堂附近的木屋區當義工,替石硤尾區內的小孩子補習與玩遊戲。 (閱讀全文)

| 13-Mar-07, 10:54 AM | Works | (859 Reads)

最近給文匯報教育版的一篇小稿:  (有一段沒有見報的後記,請看.)

親子工程由產房開始 

七年前女兒剛出生。還記得,醫院產房門口放有一張長椅,應是供給等候孩子出生的心急父親來坐的。

 (閱讀全文)

| 12-Mar-07, 6:05 PM | Diary | (524 Reads)

三月九日(五),是日日誌:天氣寒冷,令人不舒服。下午往政府診所洗傷口,洗完後似乎有點不舒服。

傍晚,女兒家苗往上乒乓第一課(回來後不停練習教練所教單手持板滴滴波的訓練,似乎很喜歡這項運動),我則往中環Jimmy KitchenSerena Yang蒙民偉前妻)和她贊助十二位往英國牛津劍橋大學進修的港大心理系學生Picture
Serena右)對港大心理學系感情深厚,是有心人.

不是一個理想的採訪環境,拿了聯絡方法後,喝了幾口啤酒便離開。喝了啤酒的確不宜練習氣功,往灣仔練習氣功,有點頭痛。是日再學拉氣。

三月十日(六),是日日誌:天氣持續令人不舒服,早上發覺自己可能發燒,臥床,忽冷忽熱,持續至傍晚。

傍晚,本來衍空法師有檔開年飯,但後還選擇往灣仔練功,一如往常,周末比較清靜。再學站樁。回家後燒退。

三月十一日(日),是日日誌:天氣寒冷,淒風苦雨。是日是女兒趙家苗的親子日。

早上,偕妻Wendy中環聖保羅堂觀看她參加歌唱比賽。她和同學盤樂瑤等組成的「四朵金花」兒童合唱團,獻唱《我的燈需要油》(參賽歌曲全為聖詩),配合舞蹈,得合唱隊伍冠軍。

Picture
最左為趙家苗四朵金花為四名同班同學,最初想叫鬥氣冤家,名字不合教堂要求,後改今天名字.四位小二女孩初試啼聲,初踏台板,算有型格.她們演出有錄影,待我懂得將其upload上Youtube才能公開.

Picture
為了讓兒女演出突出,有家長甘願扒地扮羊咩咩,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其演出終獲家庭組冠軍,不枉一片苦心.

Picture
四朵小金花領獎,胸有成竹.

領獎狀後往中環遮打道,參加中西區交通安全嘉年華,是往領獎,家苗得繪畫比賽組亞軍,三百參賽者,只有她一位亞軍(冠軍是一名叫呂樂的小男孩,未知是「」還是「」,總之名字很猛)算有所交待。獎品有獎狀與書券五百元。
露天遇雨,四處都濕淥淥,甚不好玩。

Picture
趙家苗的參賽作品,標語則出自其媽咪手筆.

Picture
女兒對領獎似乎滿是信心.

Picture
女兒上台從警師手中領取獎狀.

Picture
薜海琪皮膚細嫩,但聲線嫌弱.

家苗契媽闔來觀禮,家苗婆婆也說來,但找不著。下午往信德中心澳門街茶餐廳吃下午茶,不好吃。後,Wendy新世界電訊買新手機,對家苗是多了一部新玩具,她說:是日最開心就是這件事。闔家疲累,回家,我又有點忽冷忽熱,但未見發燒。

朋友病情:朋友盧永忠入了屯門拿打素醫院,糖尿病情不輕,來電無精打采,悵甚,為他讀經,各方友好如認識阿盧者,亦請為其祈禱。

閱讀報紙:張堅庭談「教路」梁家傑選舉辯論,還向曾蔭權自薦,正是妹仔大過主人婆,不知分寸,未能見好即收。讀蔡子強批評他不夠專業(專業公關或個人形象醫生)的文章,有見地,甚為同意。

閱讀網誌:馬家輝網誌「稿紙以外」,談及即將離任的城大校長張信剛教授,亦有同感。幾年前,張校長主理文化諮詢委員會時,與張校長有較多接觸,在芸芸八間高等院校校長中,張校長性格最鮮明,對文化政策甚有見地,可惜其建議未得董建華重視。張校長研究伊斯蘭文化,亦在學者中別樹一幟。如今城大選校長一波三折,更感現在大學校長不易為。 


| 09-Mar-07, 2:15 PM | Diary | (883 Reads)

三月六日(二),是日日誌:天氣轉冷,股市昨天跌777點,期指跌911點,但今天已反彈回升,跌市如遙遠的事。

早上往政府診所,下午女兒趙家苗契媽先把契弟弟放我家處,傍晚來接回。兩歲幾的契弟弟非常活潑,我在旁觀看家苗和她玩耍,也覺頭暈。傍晚趙家苗跟母親與契媽等往百味廚吃飯,我則往銅鑼灣時代廣場玉桃園吃飯。

葉潔馨香樹輝請吃春茗「馨香宴」,全港報紙老總與專欄作家等大半都會來,是年城中傳播媒介最重要──齊人的聚會。多謝Kitty賞飯,祝萬事如意,生意興隆。

席間見很多老朋友(以我入場所遇見為序,只憑記憶必有遺漏):靳青松郭艷明葉小明李怡蔣芸韋基信韓中璇薜興國馮葉梁天偉洪清田鄭啟明李默文潔華蘇狄嘉梁玳寧劉健威曾智華黃子澄陶傑陳慧兒陳柏添黎國泳伍城邦馬慧儀陳雪梅岑少華廖妙薇黃曉虹林超榮屈穎妍李純恩黎文卓阿寬紀陶馮禮慈游清源杜惠東劉瀾昌香樹輝葉潔馨文焯非黎庭瑤徐詠璇戴健文吳明林張笑容陳景祥張健波陳衛中張志剛麥華章梁家權葉漢良林旭華何安達楊健興羅燦曾桂芬蕭世和吳志森程鼎一許藝馨等,還有Linkwork一眾姐妹朋友,特別是Kin。各人都有各式各樣的變化,祝各人龍馬精神,身體健康。

Picture
馨香宴是以做東者名字為題。

席間最有趣的對話是和在特首辦工作的何安達,問他近日是否較清閒,他說較從前早放工個半小時,我問即是幾點,他說是七點,又說要享受這段日子,可以早回家湊仔,他剛得子三個月。

陳柏添澄清和大班搞財經報紙是「冇米粥」,未知能否成事,陳慧兒則說工作了這麼多年(在《蘋果日報》),要趁這段日子好好享受人生(去旅行)。

口頭約了幾個飯聚,離去時和伍城邦,搭徐詠璇的順風車,多謝送我一程。 

三月七日(三),是日日誌:天氣寒冷。在家休息──其實有點不記得這天做過什麼,下午四點想帶趙家苗往畫苑學畫,但畫苑林老師去了一家小學教畫,林師母則在畫苑練跳舞。和趙家苗去買餸後回家。

三月八日(四),是日日誌:天氣寒冷。早上,乘小巴過海轉坐火車往沙田站,會合陸立堂,坐火車往深圳,再會合一位叫Carrie的朋友,往登品素食附近的一座大廈二十三樓,參加由一位叫由四川甘孜州阿澤喇嘛主持的「施身法」小型法會。沒有想過天氣如此寒冷,但還是來了。

主持只有年青喇嘛一人,參加者有連同我們三人共有七人,有位叫吳志明的先生,也是從香港來的。在「施身法」中觀想自己以血肉身體布施給冤親債主,以消除業障。深圳天氣更冷,法會中頗覺寒冷。

Picture
左起:Carrie阿澤喇嘛,我,陸立堂吳先生

法會後我們往靜頤素食吃飯,提起六月中往四川參加法會。阿澤喇嘛只修一個法,就是「施身法」,吳先生說喇嘛在山上跟隨師傅閉關修法,少見人煙,所以常沉默少語,予人害羞感覺。

四點,我回上環Dr Rose取藥,回程時,在火車與地鐵上很疲倦,擔心「貧血」的「老朋友」又回來。早上Carrie說我面色有點蒼白,但Dr Rose說我的面色算紅潤,應該OK

她繼續說要我靜定,把四散的能量收集回來。又說有才能的人,才能遲早也有機會發揮,真正有能力的人是自己創造機會,而不是等待機會。又提議了一些處理情緒的方法。和Dr談話,像精神上充電,我說未能即時付藥費,她說不是錢給最大的滿足感,而是我們的健康。

回家途中,在港大Global Lounge訪問了一位叫謝暘的男學生,和一位叫美寶的女同學,前者去過Standford,後者去過瑞典,都很健談。晚上感覺精好轉,早睡。 


| 07-Mar-07, 2:19 PM | Diary | (451 Reads)

三月五日(一),是日日誌:乍暖還寒,潮濕兼有雨。早上,在家趕完一萬五千字英文稿第一稿,頗累。中午,想去睡一會,但又睡不著,凡寫完長稿後,都會有短暫性亢奮,兼心神恍惚。

想起,昨天下午忘了參加能仁書院的研究生校友會的成立活動。另去年曾希望今年可以參加渣打馬拉松長跑(十公里也可),今年還是未能如願。下午在家繼續寫作。

傍晚,往尖東富豪酒店三樓盧森堡廳出席香港道教聯合會的道教節傳媒飯局。我五點幾從屋企出發,因為正好是放工間兼有雨,我又走路緩慢,還是要七點幾才到,我理應要來接待傳媒朋友,真不好意思。

從公關角度,要向傳媒「推銷」今天的活動,有三個難度,第一今天飯局多,許多朋友都分身不暇,二是宗教活動一向難Sell,三是我們不能亂玩花樣,可能缺乏Gimmicks,但朋友還俾面,結果除道聯會飛雁洞的諸位道長與一眾師兄外:

文灼非信報)、吔叔(《大公報》執行總輯雷勁斌,我曾在《天天日報》跟過他)、Emily信報)、謝寶珍東周刊)、謝志峰(港台)、朱一心陳曉蕾明報周刊)、楊映波經濟日報)、張志剛(專欄作家)、伍城邦明報副刊)、余國邦明報新界版)、黃庭桄東周刊)、陳雪梅溫暖人間)、馬龍(漫畫家)、韋然(作曲填詞家)等,另外還有《文匯報》與《香港商報》的記者,又遇見會計師趙麗娟基石公關李梁鋒和畫家潘小嫻等。

Picture
祝願一心轉工愉快。

筵開四席,席間和一心Emily談得最久,知道了她們的近況。很久沒有主動搞過傳媒飯局,本來是我所長,也多謝諸位師兄協助指點,今次算有滿足感。

十點幾,師兄們尚要開會,我早退冒雨回家。


| 05-Mar-07, 1:32 PM | Diary | (569 Reads)

三月二日(五),是日日誌:春暖,早上在家讀經、寫作,後者先要整理訪問學生的筆記,千頭萬緒,全用英語,久疏戰陣,費神兼費時,希望周一前能清理掉全部故事。

中午至下午,為周一晚道教節傳媒飯局打邀請電話,我雖然打過無數這類電話,但其實最怕,大抵我本來就不大喜歡講電話,另外怕遭人拒絕。

.早前在街上遇到超人,他沒說清楚會否來,打電話給他,留言說他上了廣州
.早前打電話給洪清田,他說周一早已有約。
.打電話給岑朗天朗天說周一要去看電影。
.問梁玳寧寧姐說早給劉健威約了去新春飯局,但儘量來握握手。
小畢點尹懷文不能來,因為約了人,另她說自己是佛教徒,參加道教活動似不方便。我說應無此禁忌。順便問代巴寧波車是否在港,答:不在。
.問《溫暖人間》的陳雪梅,雪梅一口答應了。.問葉潔馨Kitty說周一她自己的公司要請客,不能來。
.既然Kitty如此,所以不打電話給香樹輝了。
.打電話給岑逸飛山今老人說逢周一要往港大通識教禪──禪宗公案,以前在港大也去旁聽過他老人家講禪,很生鬼,稍後要去「上上課」。幾年前兄提議我不要把專欄寫得太灰,那時我剛發病不久,很多行為與想法都是不自覺的。
黃偉德婆婆周一舉殯,不能來。Arden請節哀順變。
.打電話給張志剛張兄說不會失約。
.問朱一心,原來一心剛向《明周》辭工,但會來(和陳曉蕾一起來)。
.問馬靄媛有沒有興趣,她說沒有報紙專欄,我說但你跟傳媒熟稔,耳目眾多。
.問文潔華,她說周一晚要往中大教書。
.問《快週刊靳清松阿靳說周一要參加貿發局的飯局,但會派人來。
.問呂書練,她會來。
.問《經濟日報楊映波波波說要八點才能放工來到。
.問馬龍,他說會來。
.問《信報Emily,她說會來。我提議她不如代表其上司游清源
.問《明報江詠欣欣欣說那天有事,不能來。

飛雁洞朱先生交來的名單上說余國邦會來,所以也不跟進對《明報》的邀請。傳媒主管由劉文傑負責邀請,我也不跟進了。我想這個飯局不是陶傑李純恩鄧達智等大哥杯茶,所以也沒有跟進電話了。

或許周一不是個搞飯局的好日子,也大抵我太遲打電話。這陣子委實太多事情要辦。打了十幾個電話,順便拜年與報平安,真有點累,沒有能力多打電話。

趕在四點前去政府診所洗傷口,負責姑娘說左邊PCN縫線只餘一線連結,最好上瑪麗醫院處理,不然喉管會鬆脫。線口何時甩掉,我竟毫無感覺,但這幾天挺忙,哪有時間?登時令我忐忑不安,我有沒有能耐與Guts面對下去?為何偏在這時候發生這種事。為了不甩掉僅存一針,我連睡覺也很小心。

傍晚,往灣仔上氣功課。今晚常文躍老師來講課,建議我們要擅於利用中心氣場與個人氣場融合。氣場是信息與能量結合,既客觀又主觀的東西,我想如建立得法,善念匯聚,會是一種很有趣的「公共空間」與「公共財產」。

練功最好每天定時定點練習,讓身心「自動埋位」。

我初抵達時本來有點心煩意亂,坐了一會,心情竟轉好,想是否氣場在發揮作用。

帶同其他老師集體發氣攻關,我忽然流鼻血,但不算嚴重,很快便止血。老師們似乎不以為意,老師說要為我排出病氣鼓掌,老師李老師說這是氣沖的現象之一,應把壞事變好事。

回家途中在大佛口踫見鄭笑芬,笑容依然,依然記得那次在《溫暖人間》的稿上在女兒的相片旁,寫了「嘩靚女」一語,最後出了街。回家吃飯,雖然已是十點幾。

三月三日(六),是日日誌:早上在家讀經、祭祠與寫稿。中午,趙家苗跟母親去學琴,我留家繼續寫作,長時間對著電腦,叫人有點煩躁。

傍晚,趙家苗往上合唱團課,我則往灣仔上氣功課。今天連同我只有三位同學上課,見陳善美,也叫她一起上課,人少更好,地方清靜,練功較專心,能較細心體會每一招式與氣感變化。

自覺氣不足,但每想專心練功,總有各式各樣的阻礙,用佛家語,這是障。我想我是喜歡當中的清靜,多於其他。 

三月四日(日),是日日誌:元宵節,早上,有點累,帶趙家苗聖保羅堂上主日課,但堅道塞車,遲到,趙家苗不肯入禮堂上課。今天是聖餐日,我領了聖餐,崇拜十二點半才完結。

家苗何東夫人宿舍旁的餐廳吃飯,家苗跟母親與同學去練歌──下周她們要參加歌唱比賽。

我回家寫作,傍晚七點下公園練步行功。買飯回家,繼續寫作,至深夜共寫了一萬五千字。


| 02-Mar-07, 9:56 AM | Diary | (527 Reads)

二月二十七日(二),是日日誌:年初十,春節完畢。早上西貢放生,春光明媚,陽光有透明感,出海人數不多,只有六人,今天大魚為主。中午回家送飯給女兒趙家苗。下午在家寫作。晚上往灣仔練氣功。

中國股災。有舊同事來電,談起將有新財經報紙面世,是大班鄭經翰新搞作,陳柏添陳慧兒夫婦離開蘋果後新埋班。

二月二十八日(三),是日日誌:早上往政府診所,看唐英年發表財政預算案,內容大致事先張揚。是日最好笑的Gag,是陶傑之「唐氏綜合財政預算」一語。

中午發覺左邊PCN蔽塞,擔心稍後要入醫院,給女兒送飯後,回家又發覺PCN復通。對自信等心理是考驗。在家寫作,頗忙碌。與文匯報教育版談約稿。

飛雁洞劉主持來電要我往藍田開會,能力所限,恕未能成行。

傍晚往公園練功一陣子。半夜扎醒,睡夢未安。

三月一日(四),是日日誌:早上送女兒搭校巴上學後,再睡難醒。寫作。中午到公園練功一陣子,遇毛毛雨。

下午寫作,四點鐘接女兒放學,往西寶城超市。晚上看特首選舉答辯大會,明白自己是三無階級。兩陣對圓,臨兵鬥者,先看氣勢,心態最重要。曾蔭權應整頓其幕僚,似乎有人船頭驚鬼船尾驚賊,計算過度。

早前,跟莊陳有梁家傑要往與談競選策略,說因受傳媒批評,有點自信不穩,我說其實has nothing to lose,宜放開懷抱,明白人生如戲,江湖行走,加小小演技又何妨。能表現真性情者,無往不利。

張堅庭梁家傑做戲,由零開始,玩鹹魚番生,當然最易攞分。張堅庭Has nothing to lose,借艇割禾

在大學是師兄,認識但不算熟稔。綜觀是晚是受過度計算之累,因為怕has something to lose則表現真我,能表現真我的人永遠能佔上風。

就像土人把糖果放入泥罐內捕捉猴子一様,猴子伸手入罐,抓著糖果不放,手不能伸出,無法逃出,便被土人捕捉。這是個關於不要執著老掉大牙的寓言。

另要一提,沒講故事,講,說明無論寫作演講,Story telling永遠動聽。

另晚上,要幫女兒做English Project,題目是My Family,勞心勞力,做完之後,非常疲累,攤在沙化。

掘斷龍脈改錯名:

另讀張慧慈專欄,提起觀龍特區政府過急拆毀天星碼頭,不論有心抑或無意,掘斷了香港經濟的龍脈,在匯豐銀行之東北流年五黃位動土,先令匯豐銀行出現多年未見的盈利警告,股價反覆。

大會堂可謂是從前殖民地政府的文昌塔,大會堂天星碼頭為青龍,皇后碼頭為案山,軍營為白虎,維港為明堂,大會堂雖嫌矮小,但英女皇訪港也要在此登陸,正是真正的皇氣所在。

如今文昌塔布局散了一半,今天IFC第二期孤峰獨懸、劍插蒼天,屋頂如張牙無爪的巨口,惡蟲破土而出,正是氣隨形動,中環青龍位過強,白虎位則淪為爛地,頓成惡奴欺主、隔牆偷窺之局,煲呔單靠一池錦鯉,難以勉強撐局。

口痕地說,今次曾蔭權輸在拆掉天星碼頭

又口痕地說,西鐵多災多難,敗在改錯名──西鐵」,鐵龍歸西,你想會有何結局?

昂平360纜車,「360度轉身」即在原地踏步,並無寸進,你想登山,談何容易,改個過份Gimmick的名字,如同自我詛咒,你最好要信。

又另外「沙中線」一名雖非官方指定,但亦是笑話,什麼動物會埋首沙中,是鴕鳥,又在沙上畫線,等如未畫,自欺欺人,一語成讖,想成事也幾難。

死咖喱啡:中午看亞視重播《武俠帝女花》,見仍是「死咖喱啡」的周星馳,畫面與大家分享。

PicturePicture
咖喱啡時代的周星馳連帽也戴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