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7-Feb-07, 5:54 PM | Diary | (737 Reads)

二月二十五日(日),是日日記:年初八,早上帶女兒趙家苗中環鐵崗聖保羅堂上主日學,等候期間,我參加主日崇拜,我喜歡祈禱的感覺,內心有平安感。鄧錦華牧師講「試探」(魔鬼在曠野三次試探耶穌),耶穌通過試探才正式公開宣道。 

崇拜後踫見港台魏國威兄,兄自少便參加聖保羅堂,和他談起羅馬天主教教會英國聖公會合併的新聞,兄說其實兩者傾談已有好一談時間,但對同性戀的不同態度,前者較保守,可能是合拼的障礙。 

中午往西寶城金龍船飲茶,點心質素有很多的改善空間,只是貪就腳。順道去高登眼鏡取新眼鏡,通過新鏡看見的世界清晰了很多,連人們面上的毛孔、墨痣都看得一清二楚──戴了兩天,但因為太Sharp,反而有點頭痛,覺得看這世界模糊一點又何妨?) 

Wendy帶了趙家苗寶翠園人家處打牌,我回家寫作至晚上。 

二月二十六日(一),是日日誌:年初九,中午和Wendy家苗大圍車公廟,這是我多年新年習慣,不去似不舒服。

車公廟愈來愈商業化,如打開門搶錢,首先要買化寶與香,最低價一份也要五十元,由工作人員點香要簽香油,一般二十元,由工作人員幫你裝香要簽香油,取車公利是要簽香油,求簽是免費,簽筒按金二十元可以取回,但取簽紙要簽香油,解簽也要簽香油,轉風車與打鼓,在道具前放了大香油箱,買風車與吉祥物品當然也照價付錢...,打開廟門,借車公大將軍汲水,除非你不入廟,否則一百幾大,是少不了的最低消費。 

問來年自身,得第二十八簽:當時何用嗟韓信,用處終須悟(晤)漢王。不識讒言能害己,到頭還解是張良。 

對簽意不大明白,一現在既無重要工作,另窮在路邊,何來有人要以讒言害我?或許現在像懷才未遇的韓信,終能成就豐功偉業,但最後因功高過主而伏誅。這可能要等待靈感到才能明白。無聊莉莉,你有何高見,或許你便是「斯人出沒幻如龍」的張良

回家,有點頭痛,可能是感親。傍晚,往港大太古樓地下的Global Launge,訪問六位大學生,三男三女,談International exposure他們的個人經歷。我頗享受與大學生傾偈,有個去年去過西藏的男學生,有六呎幾高。 

八點幾步行回家,晚風清冷。 

無線大整蠱,一晚播映連續兩套爛劇──十兄弟》與《迎妻接福》,前者的十兄弟造型恐怖,劇情拖泥帶水,林文龍郭可盈不是當年的張瑛羅艷卿廖啟智也不石堅,整體表現頗差。

這個電視劇版有部份抄襲鍾鎮濤的電影版,而不是張瑛版,版跟如今的電視版同樣造作。其中高腳七可隨時拉長雙腳,但褲管同時也跟著伸縮,應是超時代發明,其實說不通,該像變型俠醫,長高了,褲管變成短褲。

同樣未有交代的,是飛天五如何穿過衣服把雙翼伸出,該穿可隨時拉開的特殊縫製衣服,或索性像X-Men中的天使人裸露上身,又像遁地八如何解決遁地時應穿哪種耐磨的衣服。這種幻想類故事,最有趣的不在大橋,而在細節處。不過,稚子無知,身邊的小朋友多喜歡看。

迎妻接福沒有一個角色討好,謝天華扮Smart,鍾嘉欣正義得來有點無聊,黎耀祥一貫地刻意的鱷魚頭老襯底,向海嵐演技從沒進步過...

今天幸好--尚算--有奧斯卡金像獎禮,以前喜歡看Billy Crystal的主持風格,現在的Ellen DeGeneres很努力要擔大旗,但差了一截,揀篤笑似乎仍是以男性為中心

我不喜歡《無間道風雲》,正如我不喜歡無間道》,嫌電影太陰沉,像咬著自己尾巴的蛇,少了讓人呼吸的空間。

徐步高等死因案開審,讀新聞感覺有點淒然,要一班孤兒寡婦,上庭重溫喪夫喪子喪親之痛,何其殘忍,但始終要按法治精神去為事件找出一個法理上的水落石出


| 25-Feb-07, 4:17 PM | Diary | (932 Reads)

二月二十三日(五),是日日誌:年初六,春暖潮濕,窗前牡丹花已凋謝。在家寫作,希望趕快完成為港大寫的兩本書,用英文寫作,速度較慢。又做了一些道教節的聯絡工作。

晚上,到天后站旁的維京酒樓和妻Wendy港龍舊同事吃開年飯局,妻與家苗一早出發去玩,我留家。房間空氣翳焗,招呼與服務俱差,我亦不舒服,「老朋友」──痛又回來。 

二月二十四日(六),是日日誌:年初七,春暖還寒。早上往政府診所洗傷口,來替假的姑娘比較冷漠。

下午二時,往上環Dr RoseDr忙碌,明天又出門往加拿大,她循循善誘,仍是叫我定下來,學習去接收(宇宙大地的信息與能量),而不是發放,多找山水田園的地方去吸收負離子,學習「養」的功夫,又提議我吸收蛋白質重建身體的食療。

同場見到飛雁洞劉住持的女兒來見Dr Rose,談了一會,見她精神頗佳,祝願她身體健康,三界十方善願加持。

之後,往石硤尾聖芳濟各小學參加當年學運天主教大專聯會新青學社(都是當年學生運動,以至社會運動的重鎮,後者我沒有參加)的「老鬼」聚會,我當年是以中學生身份參加,「主要搞作」有「支援金禧事件中學生組織」,當年只是,「小朋友」。

今天出席者多是高我一代的「老鬼」,很高興見到譚坤神甫甘浩望神甫關尚義杜成楊美熙尹瑞麟楊炎劉山青馮以釗葉嘉文、陸秀娟、田為群等。多年未到聖芳濟各堂,當年還是中學生時,便是從這裡出發,到石硤尾大坑東一帶做社會服務,做義工、搞暑期補習班

Picture
當年印象最深的:這是一家要講英文的小學.
Picture
當年活躍的羅樹基陳運傑馬國明史文鴻等缺席.

少年子弟江湖老,各人報告了近況:

杜成說早前曾幫過長毛手,但現在沒有了。

劉山青說沒有孩子,過年喜歡逛逛街,看看這個社會怎樣過年。有個叫小欣欣的小女孩──是他的契女之類──打電話來,山青立刻變了小孩子聲音,流露了一點間接的父性。

關尚義是律師,是多個壓力團與民間組織的法律顧問。

楊炎打算去台灣發展。

尹瑞麟香港發展,是大行高級職員。

田為群退休,但在德貞中學做替工教師。

陸秀娟伊利沙伯醫院兒科護士,但關心正走人生最後一程的病人,也關心退休神職人員的健康,說隨著教會老化,這是問題。

甘仔繼續在徐州教英文。

譚坤神甫遲來,說神甫也派利是,每人一封十元利是。據說最近健康有點毛病。

馮以釗寧波回來,發現有病,現正接受箭靶治療。祝願他身體健康。

葉嘉文港大機電工程師姐(劉山青也是港大Alum),現在是Banker,在美國銀行工作,說韋志堅最近回巢,搞Ricks Management,是近年最Hot範疇。

因夠鐘食飯,其他人未及說近況。我沒跟去食飯,和劉山青談了一會,便去西環買餸回家。


| 23-Feb-07, 10:39 AM | Diary | (450 Reads)

二月二十一日(三),是日日誌:年初四,春天潮濕,有小雨。早上往政府診所,傍晚和女兒趙家苗落公園練功,雖空氣潮濕,但有氣感。朋友來電說在工作機構轉了崗位,祝願她諸事無礙。

二月二十二日(四),是日日誌:年初五,春天潮濕,有小雨。無事,早上把抄寫的心經用火化掉。下午陪妻Wendy中環金鐘辦銀行事務,女兒趙家苗賴在家玩電腦遊戲,不肯陪來。回家寫稿,傍晚有點睏倦。

晚近九點,和Wendy北街附近一家名叫印度大門印度小餐廳吃晚飯,趙家苗也沒跟來。小店甚有印度感覺,布置簡單,待應廚師全是印度同鄉,印度輕快歌曲,最愛飯粒小巧頭尖的印度黃飯,置身餐廳,有如在德里橫街吃飯的感覺,或者我前生有幾世是印度人。小店不收信用咭,大底生意普通,但招呼頗好,我們兼上了一堂印度香料課。

Picture
堅尼地城橫街的印度小餐廳。
Picture
豐富的套餐。
Picture
小酒吧一角。

西環一帶有不少印度裔居民,不少是老香港。以前也曾光顧過這小店,想叫外賣,但跟聽電話的印度朋友不好溝通--十足在印度和當地的人打交道,叫你啼笑皆非,但無惡意,好好玩,幾個簡單Order,也要來回多次才成事。如今改了裝修,也好像換了人,感覺又不同了。

喜歡光顧街角小餐廳,像尋找城市邊緣的極限,也是要找尋新的呼吸空間。簡單已經足夠,小即是美麗,平常就是生活,今天的幸福是用了幾生的努力賺來的,所以要好好珍惜。

小發現:網上的大悲咒,據說是齊豫的,聆聽有助減壓,推薦給大家。


| 20-Feb-07, 8:25 PM | Diary | (628 Reads)

二月十九日(一),是日日誌:年初二,天有毛雨,追求恬淡,平靜過日。中午往荃灣金滬庭與母親、姐、弟等家人吃開年飯。後逛荃灣千色店一帶,天橋底遇林超榮、屈穎姸兩夫婦,新正頭,街上遇見熟人份外開心,祝願超人財源廣進,身體健康。

Picture超人家苗合攝。

再後,妻Wendy先回西環趙家苗陪我往觀塘飛雁洞取鴻運燈回家。

回家休息一會,一家三口往上環信德中心外看煙花,但天雨雲多,從這個角度看去,連四季酒店也差不多看不見。煙花零落,模糊一片,但地上的人仍照單全收,愈看愈興奮,大概,這便是知足。之後,往信德中心元氣壽司

二月二十日(二),是日日誌:年初三,留家無事,沒有往拜年,也沒有人來拜年。中午落樓看屋苑舞獅團拜,今年鑼鼓較靜,但仍算熱鬧。下午掛燈修花,買餸煮飯。Picture
今年全球氣溫上升,小朋友少穿了厚甸甸的中國過年服.
Picture
掛燈曾是中國人過年習俗.


| 19-Feb-07, 8:56 AM | Diary | (592 Reads)

二月十七日(六),是日日誌:農曆年三十晚,執拾家居,小掃除,因水喉曾漏水,部份地皮微拱。中午下街購物。

晚上吃過飯後,帶女兒趙家苗觀塘飛雁洞向仙佛拜年--這是道教習俗儀式,洞內人多擁擠,「朝賀讚星」的過年儀式後,有福袋、茶葉與利是,後得道祖臨壇為年花(劍蘭)加持大利天地人三福,至凌晨四點,與趙家苗已累極,近年不能捱夜,未取鴻運燈,便搭車回家。回到家已近天亮,街上仍有不少人,許多人拿著不太環保的大件吹氣公仔玩具。

二月十八日(日),是日日誌:早上睡覺,睡眠質素不好。半天在家,有多位朋友來電或用SMS拜年,互相問好。

此個人網誌在年初一閱讀人次,終於突破十萬。

傍晚和趙家苗去逛公園,我練功,她四處玩,她說公園遊戲已無從前好玩,我說原因是你已大個女了。回家後看電影《墨攻》影碟,雖以城池攻防戰為題,但攻防過程拍得粗疏。


| 17-Feb-07, 8:32 PM | Works | (531 Reads)

十二生肖祝願章--不要迷信坊間粗糙的十二生肖運程預測,不如通過願力為自己加持:

1.          豬:物質與精神力量將得到平衡,自得其樂,自享其福。

2.          鼠:能化百千萬億身,度百千萬億人,成就百千萬億事。

3.          牛:肯嘗試便有望成功,所付出的努力,都會得到回報。

4.          虎:行走江湖,不避宵小,能瞻前顧後,方是大師傅。

5.          兔:平常心態,心靈純潔,表裡如一。

6.          龍:來無蹤,順境行事流水行雲;去無跡,逆境應變勇往直前。

7.          蛇:游走人間,順勢而行,曲直皆宜,無往不利。

8.          馬:千里之馬,不泥於漏槽,不受制於百樂,我自奔馳。

9.          羊:深藏不露,大智若愚,不鳴則已,一咩驚人。

10.      猴:未須是齊天大聖,卻必是人間靈猴。

11.      雞:雞有八德,是人間菩薩,承願而來,削肉拆骨,哺餵眾生。

12.      狗:忠勇無悔,聞聲救苦,能為良朋益友赴湯蹈火。


| 17-Feb-07, 2:39 PM | Diary | (347 Reads)

Picture
在網上看到的一張日本豬年生肖畫,很有趣,豬貪吃,但也代表物質富足,
祝大家豬年旺相,如意吉祥!

Picture
家中牡丹花開了多朵。

二月十五日(四),是日日誌:是日年廿八,無特別事,中午接女兒(提早)放學。

二月十六日(五),是日日誌:早上往觀塘飛雁洞接受太上道祖賜「金光水液」灌氣,中午回程去跑馬地買點東西,然後回堅尼地城政府診所洗傷口,下午技師來家修整對講機。傍晚,往荃灣和母親、姐弟等家人吃團年飯。


| 15-Feb-07, 7:24 PM | Diary | (1210 Reads)

幾天前提過團年時,聽過衍空法師開示,現輯錄要點如下-- 

送給大家的新年禮物:

.嘗試是不容易,但會有希望。

.努力是辛苦,但有機會成功

.面對現實是困難,但可以增長智慧。

.分享要付出,但可以獲得內心喜悅。

 在新年時候,你有希望,成功,智慧,喜悅,你應該滿足了

.佛家談無常,也講珍惜。我們該珍惜今天相聚的緣份,人們似乎不願整天忙碌,但換轉另一個角度去看,因為事情因緣和合,條件成熟,所以便要去做這些事。 

.矇查查的想法,會令人矇查查地生活,又令人矇查查地行動,最後令人矇查查地犯錯。

.若從佛陀的順逆十二因緣法去看:

--你不矇查查地去思想,便不會令你矇查查地生活,不會令你矇查查地行動,最後不會令你矇查查地犯錯。

--如果你不想矇查查地犯錯,便不要矇查查地行動;若不想矇查查地行動,便不要矇查查地生活;若不想矇矇地生活,便不要矇查查地去想。

.增長智慧,是增長你的(積極的)聯想能力。


| 15-Feb-07, 10:09 AM | Diary | (462 Reads)

二月十三日(二),是日日誌:早上,約同Gloria林雯茵往西貢放生,為丙戌最後一次,共有十七人上船。今日海上大霧,濕氣重,有點浪。放生水族以「魚倉」魚、八爪魚與油「魚追」為主,有同行師姐給油「魚追」咬傷,但無大礙。Picture
雯茵拿著膠盤參加放生.

中午,和雯茵乘小巴回旺角轉車,她重新回《明報周刊》工作,是負責大陸出版。我回堅尼地城給女兒送飯。

下午在家,搭棚師傅來拆棚,水喉師傅來檢查水喉修理有沒有再漏水。

傍晚往香港大學校長住宅University Lodge)參加社會科學學院四十週年Socientist Gathering,什麼是Socientist並不重要,聚會形式是週年紀念酒會。搭Registrar韋少的順風車「落山」,談宗教問題。

Picture
University Lodge門前.
Picture
港大社科學院四十週年酒會

之後往灣仔如意氣功中心練功與發氣,年近歲晚,只有三位同學來上課。晚上肚有點脹,吃了便秘藥,試看效果。

二月十四日(三),是日日誌:情人節,今天有點累,早上因為吃了便秘藥,肚疴,不自在。

早上往政府診所,然後往上環Dr Rose取藥,她囑我不要吃便秘藥,並要我定下來,不要忙碌,靜養休息。

坐了一會,到港大莊陳有Cindy Chan開會,和陳友午飯後,踫見JMSCMedia LawDoreen,談了一會,回CEDARS訪問學生,一位瑞士來的法律系女生,另兩位本地女生,時間不見用,四點四十五分離去,去西寶城超巿購物和玫瑰花後回家。

晚上有點不自在,但無大礙。
Picture
呂祖恩師賜年花,紅牡丹,放家中窗前,周一開了一朵.
賜對聯:福果應運弟子家 一盆牡丹接鴻福


| 12-Feb-07, 11:19 PM | Diary | (1478 Reads)

二月九日(五),是日日誌:早上,雖已過立春,仍往旺角觀音廟沙田車公廟做年尾還神,下午回家,傍晚往灣仔陳沛然老師的論文打字稿,送給譚玉開師兄。之後往如意氣功中心練功,見玉荷,至九時半,去吃了點東西回家。

二月十日(六),是日日誌:早上往距離我家不遠的診府診所洗傷口。下午三點去灣仔聽大陳老師講她的西藏行,見陳善美,未有機會說話,五點幾去天后站附近接女兒趙家苗合唱團下課,之後去買了兩塊廁所板,然後回家。Picture
前排為氣功中內的老師。

二月十一日(日),是日日誌:早上十一點帶女兒去聖保羅堂上主日學,遲到,家苗不去上課,轉入教堂聆聽一位來自內地的牧師講「只見耶穌」,比較聖保羅聖彼得的信仰耶穌方式。

之後去西寶城金龍船酒家飲茶,不自在,不能安坐。兩點鐘往中環坐船往大嶼山梅窩參加拜《三清懺》與《幽科》,抵達時,前者已經結束。梅窩空氣清新,四處漫步了一會。Picture
梅窩連接壇堂與海灘的通道,壇前有一株大榕樹。

六點回中環,約同馬靄媛呂書練等,往油麻地心靈醒覺中心,參加團年,聽衍空法師開示,空師甚動聽(內容稍後補上)。聚會中,替睇掌,新相識伊利沙伯醫院護士Angela Yeung,說話甚投契。十點鐘回家。Picture
空師在開示,佛堂布置清雅。

二月十二日(一),是日日誌:家中繼續裝修,早上十一點往政府診所,中午往薄扶林給女兒送飯。

然後往西灣河東區裁判署上庭,因不按紅綠燈指示過馬路,本來可以用信件認罪,但反正是犯官非,好奇想上庭看看,結果雖然廢時,但頗有趣(見聞後補)。Picture
法庭內不准攝影,此為六樓

四點幾回家換衫,傍晚往長沙灣道教聯合會開會,介紹道教節活動。中途遇見甄玉鳳,她囑我勤力練功,無謂之義工待康復後才好做。多謝的關心。

道聯會主席湯偉奇在對面酒樓請吃飯。早上、下午仍好端端,但席間不舒服,流過鼻血,有點辛苦。九點幾捱路回家。


| 09-Feb-07, 12:23 AM | Diary | (509 Reads)

二月七日(三),是日日誌:堅尼地城家中繼續裝修修整水喉,在家看工程,下午五時往觀塘飛雁洞,恩師透過降乩授予「年花對聨」,同時給予有請花弟子訓示,約有十餘位弟子參加。

九點完畢後,吃飯,十點幾開會談道教節事務,至凌辰十二點幾,甚累,找不到小巴回西灣,轉搭小巴往灣仔,轉的士回家。

 二月八日(四),是日日誌:早上,送女兒上學。睡眠不足,累極,竟日未有回氣。整理訪問大學生資料,家中繼續裝修,下午三點半政府診所,然後往薄扶林接女兒放學。

六點幾到上環Dr Rose處取藥,見小吉譚小姐,和Dr Rose談了一些近期活動,談笑甚殷──Dr Rose笑說我今天在Blog多會是這樣寫,我聳聳肩。我的狀態稍好了一點,但八點幾回家後,又不算舒服。


| 07-Feb-07, 1:58 PM | Diary | (521 Reads)

二月五日(一),是日日誌:早上,家中廁所水喉漏水要修理,五、六個搭棚師傅九點幾來搭棚,在窗外搭了一條棧道式「走廊」,至下午兩時許,水喉師傅後來,希望在農曆新年前完成。

Picture
(搭棚師傅在二十八樓高空工作)

Picture
(搭棚完成圖)

也因為要看屋,今天外出活動取消。中午我往薄扶林給女兒送午飯,三點往政府診所。

晚上,往葵芳雅苑好運酒家,在葵芳商場──領滙管理像迷宮的「場」,參加飛雁洞佛道社酬神宴,筵開二十四席,很熱鬧。請了一座直徑約半呎的水晶呂祖恩師圖像,因勞碌一天,很累,所以近十點便早退回家休息。

二月六日(二),是日日誌:家中裝修工程繼續。

早上想上飛雁洞開道教節工作會議,原來在飛雁洞幼稚園開會,因十二點半要返回港大主理訪問學生,在總壇逗留一會便離開。心緒有點不寧。

中午回到港大CEDARS,由十二點半至下午五點,見了八、九位學生,落西環寶蓮齋吃了一個客飯,六點返回CEDARS會議室,再見了三位學生。和最後一位叫Teresa的畢業同學談印度生活──守時的文化差異,最是投契。

七點半,往灣仔上氣功課,練新招式。身體左邊氣感較差。九點下課,覺得肚餓,半個月來的食慾不振,似乎稍有改善,便去北京水餃皇吃了一碗素水餃麵,雖未夠飽,但告訴自己:足夠了。

精神有點睏,取消和劉文傑開會的約會,就算赴約亦沒精神討論。十點幾回家,但一時間因心緒未寧未能入睡。

新聞話題:教統局局長李國章去辣教育學院的火頭,報紙把事件跟鍾庭耀事件聯想,使我鈎起幾年的江湖舊事,其實當年我看到的是一幅跟其他人看到的不同圖畫,沒有誰對誰錯,各式各樣的人性佔據了舞台的大片空間,只是人們認為我有利益衝突--莫名其妙,但我又忙於病,便放下未談。


| 05-Feb-07, 8:26 AM | Diary | (1670 Reads)

二月二日(五),是日日誌:中午到港大CEDARS與六位大學生談海外活動與社會服務經驗。傍晚狀態有點反覆,和趙家苗灣仔練功,之後往吃水餃。Picture
相題:香港大學學生在中山廣場舉行舍堂制辯論比賽,這一場由St John's College勝出,我當年也St John's宿生.景後是Starbucks,至今仍有人質疑大學校園中是否應有一家Starbucks

Picture
相題:天氣反常,般含道上杜鵑花已開.杜鵑花不是四月才開的嗎?

二月三日(六),是日日誌:早上往政府診所。中午往油麻地,由馮錦江試用一部叫「洫通」(或活血通)的半導體光子保健儀,先驗血,血液狀態不算好,後試用儀器,買了一部。往格蘭酒店聽該儀器的發明人廣州岑烈芬教授的講座,我並不投入。Picture
相題:岑烈芳教授主持講座,題目很嚇人.

四點鐘趕往觀塘飛雁洞,原來今天拜懺與祭幽,取新懺衣,另有仙佛加持與為蓮花燈和年花賜吉祥對聯與弟子訓示,因人多,等候一晚,仍未輪到,周三繼續。晚上十點半回家,回家小巴途中流鼻血,幾近不止,到堅尼地城才止住。

二月四日(日),是日日誌:是日立春,送狗迎豬,立願要「我會做好呢個人」。

早起床仍覺疲倦,十點幾帶女兒趙家苗往畫苑學畫畫。中午和Wendy去接回家苗,再往中環鴻星酒家和她的同學仔飲茶,我仍然胃口不好,離去時家苗與同學盤樂瑤被困廁所,表現鎮定,大哭,幸有驚無險。Picture
相題:左為槃槃,右為苗苗

逛了一會街回家,身體內在疲倦,早睡,半夜醒來。


| 03-Feb-07, 9:25 AM | Works | (797 Reads)

溫暖人間/趙來發 

把人頭骨帶回學校 

有一宗童年往事,至今仍記憶猶新。

我就讀的小學,在九龍北邊的山麓下,夾在兩組大型公共屋村之中。學校後邊的山坡,長滿了各式各樣的野花,春夏之交時,嫣紅姹紫,然而在山花爛漫底下,曾是古老墳場。在九龍給割讓給英國前,這裡被稱為「黃金窩」,是安置陰宅的風水寶地,是古老的墳場。

 (閱讀全文)

| 02-Feb-07, 10:35 AM | Diary | (503 Reads)

二月一日(四),是日日誌:比較忙碌的一天。 

因老師要求須吃早餐才上學,女兒趙家苗便提早半小時起來,搭早一程保母車,比平日早十五分鐘到大廈大堂候車,於是: 

原來在這時候,送囡囡上學的鄰居長髮媽咪,以為自己遲到,錯過了校車,大為緊張,飛奔上樓拿銀包自行搭車送女上學;平日,在此時上班的保安主管叔叔入門時不停看錶,以為自己遲到,或手錶錯了;送報紙的大叔,又以為自己來遲了,便加快腳步...,。 

早上分秒必爭,小家苗忽然做早起的鳥,令「天下大亂」了好一陣子。

早上看過曾蔭權參選發布會電視直播,往政府診所,洗傷口的翟姑娘很細心,很關心我的情況,所以如果是她幫我,這早會特別開心。 

之後,往香港大學,先往CEDARS(中文全名忘記)找一位叫Fox的同事報到,再往發展及校友事務部找來開會的崔綺雲大姐打個招呼。 

下午一點半至六點半,連續跟PeggyAndyChiu FanFloraKarenSui HungKwun WaAlexander八位同學面談,又通過電話與TonyTerriJasmine談過,主要談他們在課餘時間做的社會服務與海外經驗。老實講,是有點累。 

和《信報》的Emily談電話,說:幫助大陸貧困戶學生,不只是為了幫助他們,也是對想幫助他們的香港大學生的鼓勵。能讓社會上多幾位肯熱心善事的年青人,不是好事嗎?這是慈悲力量的伸延。 

六點九,落Starbucks,等候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JMSC)的Mentee Emily(不是《信報》的好友Emily)。一起尖沙嘴香港老飯店,和鄧明儀馬靄媛吃飯。路過東英大廈舊址,發覺它已拆卸。 

Emily這位Mentee有好感,一見如故。或許因為過往一兩年,個人比較低沉,這位來自內地的同學很Fresh、很有趣,令我覺得受重視的感覺。 

Elaine別來無恙,神采飛揚馬仔依然大開大合,我雖然因喉頭不舒服,胃口普通,但一席談話,很開心,發覺心中仍有一團火,正待燃燒起來,只待機會,重新上路。

Picture
多謝明儀(左前)和馬仔請我們吃飯.
Picture
上了鏡的Emily較成熟,其實是年青小女孩.

十點幾送了Emily回宿舍,回家。趙家苗因胃口好吃了三碗飯三碗湯,太飽,早睡。想起我小時候,如果父親斬料或母親那天加餸,便會吃得同樣飽足。


| 01-Feb-07, 8:23 AM | Diary | (386 Reads)

一月三十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因天氣寒冷,沒有往西貢放生。

下午上港大CEDARS莊陳有Cindy開會,跟著往DAAOKiki傾偈,之後落Starbucks和在房屋及地政規劃局工作的Gary高翰文談參加大學的Mentorship Programme的體驗,Gary年青有為,Mentor范徐麗泰。另感謝Kiki請喝咖啡。

Picture 
我近日戴了近視眼鏡,樣子比較笨,左為校友事務經理Kiki.攝於她的辦公室.

晚往灣仔練功,天氣清冷,似乎著了一點涼。 

一月三十一日(三),是日日誌:早上Wendy趙家苗學校見老師與取成績表,家苗成績尚算不錯,得二獎:勤奮好學獎與準時交功課獎。

趙家苗今天放假,中午和Wendy家苗荃灣與母親吃飯,母親身體較前轉差。 下午,我回家休息,是日似有感冒癥候,渴睡──身體想休息,睡了一會,醒來頭痛。Wendy家苗去購物。晚上,我坐在椅上又睡著了。休息一會,狀態好轉了,算是用靜功調理了身體。

是日梁家傑宣布夠票參選特首;歐洲天氣反常,旱災。


| 01-Feb-07, 7:29 AM | Works | (1183 Reads)

早前在溫暖人間》兩周刊刊登過的專欄文章,是親身經驗:

題目:倒,停一停,再爬起來 

有一趟,我在新界荃灣區一條熙來攘往的行人天橋,下樓梯時,不慎踏空了腳步,從樓梯下跌了下來,跌了一跤。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