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05-Nov-06, 2:11 PM | Diary | (627 Reads)

十月三十一日(二),是日日誌:早上練功,下午上港大寫稿。晚上到灣仔如意氣功中心參加常文躍老師講「氣功與治療」法會(叫做法會似乎有點誇張)。

三個月沒有上來,建築間格與人事有些轉變我,「化瘤班」改名「康復班」,熟識的學員只見洗國榮周夢思老師尚在,宋剛老師則已返回內地。

八月後,已有三個月沒有來參加活動,沒什麼特別原因,並非不想練功,只是有別的事忙。幾個月不是很長的時間,但在人生某些階段,卻不算短促。

若果無事可談,不如談談講座內容:然而,講座沒有什麼特別內容,但常老師口才好,什麼話題也能生動表達。氣功如何發揮治安作用,與體操與瑜伽不同,在乎「心法」,心法者是如何內觀,或如何運用意念指揮內氣。

另談一些「偽氣功」的技倆,如在香煙中插入大頭針,利用綁在身上的磁鐵,令香煙移動,又或用「心理誘導」的技巧,令參加者擺動身體,卻在錯覺上以為是自發動功,亦很有趣。

關於後者,話說有一次有一位來自德國,自稱是氣功師的人,來中國舉辦練功大會,每人入場收四十元人民幣,共有七千人入場。氣功師向在場的人說:「我要給大家發功,你們身上那在部位需要治療或強化,便會自動收氣,會自發地活動起來,放鬆自己,讓身體自由郁動,你愈讓身體自由活動,你收功的情況便愈好,治療效果也愈好。」

在場的人便肆意地郁動起來,有人擺手擺腳,有人像樹木搖風擺柳,有人像滾地葫蘆,有人大哭大叫,幾千人起動,場面相當壯觀,許多人的感覺非常良好。一些本來沒有反應的人,也因為受集體氣氛影響,也擺動起來。有些人純粹覺得不要「執輸」,沒有自發動功,便會「蝕低」。

大會結束後,氣功師卻說要把四十元退回給大家,因為他根本不懂氣功,不是氣功師,而是心理學家,想做一次「心理誘導」的實驗,研究單靠口頭提示,可否令參加者集體起動,現在證明了「心理誘導」可以與氣功無關。

如果能知道多一點關於這次實驗的資料便更好,又不知事後參加者如何「處理」這位心理學家。

十一月一日(三),是日日誌:早上練功,個人狀態勉強。下午近五點出朗豪坊,和Venus喝下午茶,談了很多東西,才想起認識Venus超過十年,其實從來沒有和她單獨說話,今次懇談,彼此加深了認識。

十一月二日(四),是日日誌:早上練功,下午出金鐘和Emily喝下午茶,拿取她幫我買的有機紅莓汁和借手提電腦。Emily真是好人,雪中送炭,感謝銘存於心。

今天狀態也是麻麻,自己能做的是多休息、練功、宗教功德,和靜候新藥──希望早點到臨,自覺已逐漸調整至所謂治療所需狀態,希望上天不要再添加新的考驗,我委實很疲倦。

十一月三日(五),是日日誌:早上練功讀經,欠精力,留家,傍晚往九龍灣展貿中心參加飛雁洞一年一度敬老千人齋宴。

整晚內在不適,行坐不安,行行企企,幫不了什麼忙,真慚愧,但也坐至散場。崇德師兄拉我一旁喝杯茶,語:「有病,痛楚,真不足為外人道,但有時以為做了很多,其實又沒有做過什麼;但當以為什麼也沒有做過時,原來又做了很多。信心就是關鍵。」

崇德師兄是晚扮八仙中的漢鍾離太師傅,我幾近覺得是太師傅來開示,如果真是這樣,便很神奇了。

是晚筵開百席,安排近千名長者臨場入席,也是大費周章之事。出席者人人一大袋禮物(弟子沒有),有藝人如王俊棠(差點又記不起其名字)、王浩信施明母子(記不起兒子名字)、李紫昕吳麗珠等上台唱歌。

最有趣的,還是壓軸八位弟子穿古裝扮演八仙下凡賀壽(是日觀音誕,一年有幾次觀音誕),維肖維妙,頗有Gimmick,崇菲師兄荷仙姑Look與道濟師兄張果老Look,真如八仙臨壇。他們其實可以早一點出場,場面應會更加熱鬧。

另外,同枱檯來了兩位大胸、穿緊身小背心的混血少女,本來冷漠的侍應忽然熱情起來,她們的食物份量特大。食色性也。

離去時,最不適,召的士回荃灣。如何才能提升身體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