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9-Sep-06, 3:22 PM | Diary | (627 Reads)

九月二十八日(四),是日日誌:早上本來約了Gloria 林雯茵吃早餐,但她甩了底。中午與下午工作,傍晚在香港大學寫了點文章,看見一些人事與面孔,有點感觸。回到荃灣是九點幾。


| 28-Sep-06, 12:53 PM | Diary | (656 Reads)

九月二十六日(二),是日日誌:上班,吃飯,搭車,取藥,打坐。有位從泰國來的女編輯叫Apple來香港。

日本舊漫畫《人間交叉點》,有則故事:老藝人對一心想拜師青年的作品稿件,不屑一顧,多年後青年探問原因,藝人說:那些作品一味想別人知道自己如何悲傷悽慘,沒有理會別人感受,只能用兩字概括:「無聊」。

深有同感,所以不再說自己如何如何了,雖未至無聊,但正如老藝人說:人人都有自己的悲傷,不如說點笑話更好。

九月二十七日(三),是日日誌:早上開會,中午和《讀者文摘》潘少權馬靄媛吃飯於灣仔鴻星酒家。上午,上班。傍晚後與劉文傑炮台山談事。今天未想到,笑話暫時欠奉。

另:周未Vikram演唱會一些圖片,由Robert Cho提供,現供諸同好,中坐彈結他者為Vikram

Picture

Picture


| 26-Sep-06, 1:39 PM | Diary | (1820 Reads)

九月二十四日(日),是日日誌:沒有怎樣用心的一天,早上往觀塘禮斗,吃過午飯後,問了點事,便離去。在街口劉文傑師兄叫我想想創辦一家道教學院的想法。晚上校對書稿,忽然想嘔,但與書稿無關。

九月二十五日(一),是日日誌:清晨五點幾,起來打了一陣子坐.早上吃過早餐,上班,無事,亦想不到有什麼別的事可做,晚八點幾離去,中環靜得像鬼域.睡前腰痛,有油盡燈枯感,僅有氣力去完地藏經中卷,倦極入眠,

距離走完塵世之路--升天堂或下地獄又近一天,想到如此,才能安靜自己--大家不要擔心,我因此反覺舒服,是磨練。


| 25-Sep-06, 12:18 PM | Diary | (1923 Reads)

九月二十三日(六),是日日誌:中午十二點和Michelle Wong喝茶於香港公園樂茶軒重組了一年來的個人歷史,不經不覺談至四點幾,本來打算去Yoga Journal,只好不去了。

呀!順帶一提,這是一份短期Commitment,我只應承了做第一期,一方面我不想花太多精力去搞新刊物,那的確是很辛苦的事,我做過幾次,真有點怕怕。

另直覺覺得了還有其他事在等待,雖自滿一點來說,在香港或許沒有人比我更適合做這本New Age Magazine的老大姐(雜誌的女性能較強),但時機不合,只好徒呼荷荷。當然,也要看緣份,此刻有人給我一份工作,我十感謝。 

六點幾鐘,過海去紅磡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看Vikram的演唱會,雖然說是幫過手做過宣傳,但竟覺有點疏離,或許因為Guruji不是我的老師, 雖曾是學生,和Sylvia相識多年,但和其他人,沒有同門的感覺,或許因為受Papaji的教誨影響太深,任何對老師的宣傳,都會覺得是硬銷,可能是我的偏見。約了馬靄媛呂書練等五個人來看,又踫見住西頁的阿Ben,氣氛熱鬧。 

演唱會八九成上座率,一半是印度人,連駐港印度總領事也來了。對華人觀眾,由於沒有歌曲背景資料解說,因是印度語,會不明所以,就算說音樂是世界共通語言,也較難投入,這或許是馬靄媛蔡貞婷早走的原因,但由於舉辦的朋友都是義工與業餘,能辦到此成績,己算超額完成。 

演唱會整體而言,算是成功的,因為Vikram的功力與魅力,非常精彩,有很多個感動位,但最令我感動的,卻是唱到"Both Sides Now"一曲時,不知何故,竟然想起很多事來,不自覺流下眼淚。才發覺近期很眼淺。男人老狗也有哭的權利與空間。 

想寫一篇新靈性音樂的評論,不過先要找點資料。 

演唱會後,和呂書練談了一會。近一時才睡覺,今天是八月初一,要清晨五點起床練丹打坐,還是起不了床。

貼上"Both Sides Now"的歌詞,是1967年Joni Mitchell 的作品:

 (閱讀全文)

| 22-Sep-06, 4:14 PM | Diary | (2009 Reads)

九月二十日(三),是日日誌:雖然半夜發覺自己似乎有點發燒,要吃退燒餅,但是狀態尚算可以。與泰國政變無關,老實講,泰國政變能玩得幾大?大家心裡有數。

這天不大記得做過了什麼事,在Yoga Journal》工作了一個下午,傍晚往梅道梅苑一個Art of Living老師的地方,是個豪宅,戶主是香格黑拉酒店集團CFO印度裔的戶住夫婦很友善。

我是去訪問剛到埗的印度年輕音樂家Vikram Hazra,很有能量的天才,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彷彿在哪裡曾見過面,我們提起我的老師Papaji,我說Papaji沒有給我們當學生的留下什麼可供憑弔的東西,對我們的確有點Harsh,畢竟我們是凡人。

Vikram談話是開心的事,因為在香港,很久沒有跟人談過印度生活、傳統音樂、新紀元音樂、資訊爆炸與人類智慧發展等題目,最重要不用由Beginner level談起。這是一個Causal但認真訪問,寫好很後,看看如何發表,再與大家分享。訪問應該會好看,相片也後補。

之後,幾個人往銅鑼灣功德林吃飯,是Robert付鈔,多謝曹先生

回到荃灣已是十二時,竟累得連腳也提不起,只是覺得自己狀態欠佳。

九月二十一日(四),是日日誌:今天不在狀態,到了Yoga Journal》在中環威寧頓街的辦公室,沒有升降機,走完五層樓,便不願再下來。整個下午在翻譯稿件,腦袋與手腳不大協調,其實是很累。是自我調整,還是身體有事?我不知道。

近點離去,去吃了一碟咖喱飯,食物尚可,但這家咖啡館子給人冰冷的感覺,能量不好吧!這一帶的食肆氣氛大都如此,奇怪。

傍邊座位有對北京來自由行的女孩,樣子卻像日本人,頗可愛,算是對低落的情緒一點補償。在公共交通工具中,見到的都形相奇奇怪怪的人。

回到荃灣,又是疲憊不堪,是精神上的現象。讀了三分一遍第七十九遍《地藏經》。

九月二十二日(五),是日日誌:早上起來仍疲倦不堪,難道情況轉壞?你知有事的人,最大的敵人是恐懼。

十一點到Yoga Journal》的辦公室和來當Part-time Sub-editorEmily開會,她竟然送我一隻手錶,雖然是Casio電子錶,已夠我詫異。

下午往瑪麗醫院Ultra Sound檢查,負責醫生說我右邊的腎有點漲,問我膀胱有進行過治療嗎?沒有其他Comment

之後,到香港大學寫稿,因為交通較近。傍晚,順路上Eliot Hall港大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參加樂評家周凡夫千金Alice的歡送會--其實,兩人沒有必要放在一起來提及,Alice由九八年至今,已在JMSC工作了多年,由學生變成行政人員,如今轉去中文大學工作,祝她新工作愉快。歡送會中見到不少人。


| 20-Sep-06, 1:08 PM | Diary | (1694 Reads)

九月十九日(二),是日日誌:如常,淡淡,忙碌,像幽靈,沒有特別遭遇,看了一些文章。睡時才想起今天沒有練功,多夢。


| 19-Sep-06, 11:53 AM | Diary | (2025 Reads)

九月十八日(一),是日日誌:忙碌,都是忙些below the line的雜事,編書、審稿、開會、取藥、搭車...正在提升個人能量

手錶

忽然,想買一隻手錶

其實除了長途旅行外,我自少就抗拒戴手錶,只有考上大學時,有親戚送我一隻手錶外,便從來不肯戴,連帶戒指頸鍊皮帶髮夾也可免則免,不知原故,似乎要向前世追索

近旁觀道醫為人把脈,咐囑後者不要戴電池手錶,因手錶會擾亂氣脈(按理,手機也不可隨身),才想起,小時候好像也曾有人對我如是說。似乎成了詛咒

手錶屬金(塑膠錶例外,塑膠五行屬性,一時記不起,好像屬土),電池屬火,手機同理,火雖剋金,但總之,忌金火者宜少用

又有說,手錶是個人Aura的入侵物,是應付所謂psychic attack的漏洞。當然,此語有點神怪,只對某種修行人有意義,一般人是毋須擔心的。有機會,這點還可以詳談

當然,其中原因,也包括從來甚少人送我禮物,遑論送我手錶有一類人的命格是這樣,沒有收受禮物運,見怪不怪,也好,起碼不會貪污。--一笑

大話西遊到此,大家不要認真


| 18-Sep-06, 12:12 PM | Diary | (1875 Reads)

九月十五日(五),是日日誌:早上往香港大學做點編輯工作,下午往中還Yoga Journal香港版》又做了些編輯工作,傍晚到炮台山Sylvia的辦公室再做了另外一些編輯工作。回家校對了一些文稿。今天很累,胃口也不好。

九月十六日(六),是日日誌:是日疲累,半天看漫畫當是休息,想去買點衫,但沒有看中。晚上去吃弟弟的生日酒。

九月十七日(日),是日日誌:早上去官塘拜懺,下午處理文書工作,晚上開會,星期日也很忙碌。浮生如夢。

三點六級的地震,沒有給予我們什麼啟示,台灣陳水扁也沒有下台,此刻他也無法下台,下了台便沒有總統特權,立刻闔家富貴,僵著,他和施明德,似乎都在等待一個奇蹟。

忽然間,有多過一個人找我工作,但這個網誌卻愈來愈寂靜,生活原是平淡嘛!一旦回復上班的日子,大抵便是這樣,總不能把工作上的東西,拿來再講一次,沒有那種精力。


| 15-Sep-06, 11:50 AM | Diary | (2021 Reads)

九月十四日(四),是日日誌:又是忙碌的一天,中午前到砲台山Sylvia Luk 的Office傳真新聞稿。中午往又一城文潔華劉文傑吃飯,飯後往旺角朗豪坊彭志銘飲下午茶,取《讓沉默說法》書稿校對,有四百頁,較想像中厚,吹水至五點半。

後往黑布街Club O吃飯兼講Talk,替工講馮馮與禪定天眼通。

真夠薑,因為第一,讀馮馮的書已是二十年前的事,老人家最近的新書,一時間又找不到,查問周圍的人,只有何楚凌讀過,上網又找不到有用的資料,似乎是沒有多少人關心的題目;第二,雖然曾做過一些皮毛研究,但我對禪定神通之類,始終沒有太大興趣,沒有朝這個方向練習;第三,因為聽眾水平參差,Club O這地方比較causal,似乎沒有適合能量、條件承托這種其實可以很嚴肅與複雜的題目。

Anyway,大家也談得很高興,離去時因今天說話太多,有點疲倦。

另:有朋友告訴我,最近出現了一批網誌恐怖份子,專門以無厘頭留言或各種方式破壞別人的網誌,叫我小心。多謝提點。


| 14-Sep-06, 11:34 AM | Diary | (2221 Reads)

九月十三日,是日日誌:早有風雨,事忙,去過炮台山中環香港大學

見過一些人,寫過一些字,打過一些電話,談過一些事,讀過一些書,上過一陣子網,影印過一些文件,看過一點電視,發過一些夢,吃過一些東西,有過一些想法,動過一些情緒,誘發過一點感觸,消耗了一些能量,虛度了一些時間,距離死亡又近了一天。


| 14-Sep-06, 11:20 AM | Diary | (1675 Reads)

新聞稿示範:昨天又寫了一篇關於音樂會的新閒信息,有興趣的請一讀: 

讓在躁動的生活中脫胎換骨
音樂與靈魂同步-Soul Sync音樂會
什麼是聲音的意義,聲音是引領我們進入心靈清靜的途徑。不能觸動心靈的聲音是燥音,能喚醒你沉睡心靈的聲音,我們稱之為真正的音樂。

生活的藝術Art of Living, http://www.artofliving.org/)的練習中,音樂是具深度而有力的治療工具。在練習的過程中,聲音帶領我們進入深度的休息和欣喜。
生活的藝術的音樂的吸引力,無遠弗屆,超越種族和語言文化的界限,不分年齡,能喚起聽眾內在的熱忱,讓疲憊的心靈放鬆,讓機智敏銳的心,感到其內在的力量和深度。

我們經過一天繁忙勞累,大家聚首一堂,高聲歌唱,浸淫於知識與靜心當中;身心自然為之煥然一新。

生活的藝術的「唱場」(Satsang),是練習學員最喜歡參加的活動,只要幾個人聚在一起,配合簡單的樂器,就可以舉行「唱場」,頌唱神聖的歌詠。「唱場」是特殊的心靈文化活動,Satsang原字是Satsanga,意思是指與真理及大師聚會,如果瑜伽的意思是身、心、呼吸的統合,那麼「唱場」便有異曲同工之妙。

由此,如果「唱場」能由達大師級水平的修練者主持,你可否想像到箇中經驗的超凡美妙。

生活的藝術的著名導師與音樂家韋加林.哈茲拉(Vikram Hazra,就是這種具大師級水平的人物,9月23日星期六,他在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舉辦主題為Soul Sync(與靈魂同步)音樂會,就有機會讓我們體驗有如參加「唱場」洗滌心靈、提升自我、脫胎換骨的經驗。

人生沒有幾次這樣的機會,我們有幸能親身體驗這種啟明導盲的力量,所以,也想與大家分享。

新聞查詢:陸錦儀小姐(電話:61032227­­),趙來發先生(電話:91886170)。
網絡資料:如欲對「生活的藝術基金」在香港的活動,請登入網誌:http://aolhk.blogspot.com/
售票:於香港快達票發售,網上:www.hkticketing.com,或致電:3128 8288查詢。(票價:$50/$100/$150/$250)


| 13-Sep-06, 11:31 AM | Diary | (1735 Reads)

九月十二日(二),是日日誌:風雨的一天,忙於寫稿與開會的一天,有些工作會議要保密,不談了。

中午讀毗耶達西法師的《七覺支》(The Seven Factors of Enlightenment)一書,才發覺最近讀了不少南傳佛教的書。

據說,七覺支典出《守護經》,是:

一、念(Mindfulness),

二、擇法(Keen investigation of dhamma),

三、精進(Energy),

四、喜(Happiness),

五、猗(輕安,Calm),

六、定(Samadhi),

七、捨(Equanimity)。

另,晚上讀最前一期《Yoga Journal》,有幾篇有趣的文章。

又讀報,說積極不干預政策已一去不返,想起文字遊戲的黑色幽默:我曾形容自己是個積極的悲觀主義者,後來又說是消極的樂觀主義者,或悲觀的積極主義者,或樂觀的消極主義者...

鼎基這個蛋頭財政司,用文字遊戲都玩了你班傻仔多年,今天若還煞有介事,你真戇居。仲未俾人玩夠?

另,讀紀念911新聞,只覺荒謬,想說一句:布殊,你這個美燦,收皮啦!


| 12-Sep-06, 1:31 PM | Diary | (2025 Reads)

九月十一日(五),是日日誌:又是911,彷彿仍生活在世界大戰的前夕。忙於事務與工作的一天,無事想分享。Michelle Wong去了黑龍江一年回來,去年她走時,我得半條人命,她贈我一道氣保我半年命,戲劇化得來又是現實,如今轉眼一年,歲月就是蒼涼。談了電話。

新寫文章一篇,大家不妨一讀:

 (閱讀全文)

| 11-Sep-06, 12:08 PM | Diary | (1682 Reads)

九月九日(六),是日日誌(續):早上大雨,下午到長洲慈幼會巴思高靜修院參加Art of Living的瑜伽營,約有二十六、七人,無甚特別可記之事。一人獨佔一房,荒郊野嶺,最好讀《地藏經》。

早睡,夢中見房中有兩名神甫打扮的人,在床邊虔誠誦讀《聖經》,知是發夢,但夢境異常清晰,細語囑咐他們不要製造聲浪,睜開眼後,見房中無人,頗感寂寞。

翌晨五點起床,試打坐練內丹,但太眼累,未夠六時又睡著。一雨成秋,天氣漸涼,長洲滿島蜻蜓。

九月十日(日),是日日誌:驟雨初歇,天氣清涼。參加瑜伽營的朋友,水平參差,無特別事情與話題。連續聽兩三小時《Yoga Sutras》,對精神體力是點考驗。

下午五點離營,漫天蜻蜓在斜陽前飛舞。回程船上讀完第七十七遍《地藏經》。


| 08-Sep-06, 5:44 PM | Response | (2056 Reads)

展鳳:浮生若夢,這句老話,大抵便是這個意思。這張相片原是同一個景觀系列其中最少人閉上眼睛的一張,也是最有趣的一張。

搞這次聚會有很多小插曲,其中之一是「應否找阿邊個」。凡有人的地方,便有Politics,不是人人能笑看風雲,有時愈是以為自己才氣縱橫的人,愈是放不怟。放不低的,其實不是對方,其實是自己。本來這個是非題目,不應該說出來,但事後想來,我覺得這部分最有趣,也最不吐不快。死過翻生,更應有話直說。

當然,最後的結果是:所有會來的「阿邊個」都來了,算是「最好」的Scenario,叫我想好好地、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場。

只是忘記了叫李慧慧,她偶爾也會寫電郵給我,但我卻漏了找她。

飯局幾日前,曾有人打電話來呢喃,說最好忘記他,連名字也不要提。我才明白不是人人都是「大丈夫」,這種人真是最好也不要來。

席上,和陳惜姿談了最久,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因為她發問和肯聽。所以可因此減少了和其他人的交談機會。

前世有緣,今世才能同檯吃飯,何況是做了幾年同事。雖然,君子之交何妨平淡如何水,但為何在報紙做同事的情誼,會較其他行業深厚?對這個問題,我曾百思不得其解。

我曾在大學、廣告公司與智庫機構工作,但舊同事間的情誼,大多隨著離職便轉薄,今天有事,想到要找的,若不是家人同學,竟常常便是報紙的舊同事。

我想,抵是因為:報紙工作時間很長,一般是返六日工,每天十一二小時,另外報紙必須是Team Work,每個工序環扣緊,一環出事,便會發生骨牌效應。我們既要為明天報紙出版作戰,又要跟上司老闆撐,鬥智鬥力,同事如戰友,像《Band of Brothers》,如無並肩作戰的默契,出版的報紙必不好看。

所以,能夠在讀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或曾觸動大眾心靈的報刊,俗一點來說:其中必定有Heart,編採隊伍曾經把心交過出來,才會令人感動。

重看昔日的《明報》副刊,似乎仍能感覺當年跳動的心靈。我不會說今天的《明報》副刊沒Heart,但我感覺不到,所以也建立不起我的閱讀習慣,因為沒有看,所以也沒有發言權。

今天,寧願去看《蘋果》,但後者其實從來都不是my cup of tea,最後,為讓六根清淨,索性什麼本地中文報紙也不看。

十年來,大家都有不少遭遇,一人有一個故事。要重組當年的班底,已不可能。傳媒老闆或管理層,多有眼無珠,未懂欣賞從前像職業特工隊式「組班的藝術」,記者編輯只是市場競爭中的Disposable Resources。用完即棄的職場現實,最後讓每個人都陷於虛無主義,只能為個體Struggle for Survival,能為自己的命運而戰,已算有運,遑論什麼戰友與Team Work。

單打獨鬥,最教人江湖寂寞,卻是今天人生戰場上的尋常景觀。


| 08-Sep-06, 4:42 PM | Diary | (1773 Reads)

九月三日(日),是日日誌:早上往觀塘飛雁洞拜懺,下午留洞。身體狀況稍改善,但仍覺疲倦。心情未見開心,有寂寞感。

九月四日(一),是日日誌:是日往炮台山Sylvia Office寫作。無事。
九月五日(二),是日日誌:香港大學寫作。

九月六日(三),是日日誌:早上西貢放生。中午順道往旺角Club O簽署文件。下午往Sylvia Office發新聞稿。晚上往大角咀飛雁洞崇菲師兄開會,談《福報》出版。

九月七日(四),是日日誌:有雨,早上往上環見Dr Rose,中午本約會梁文道丁行芷日本菜,但甩底。往Sylvia Office發新聞稿與為Art of Living音樂會寫Blog。傍晚去長沙灣道聯會為明年道教節開會。寂寞感未消除,無事可喜。

九月八日(五),是日日誌:早上到Sylvia Office寫稿,中午與沈德偉尖沙咀日本菜,下午回Sylvia Office寫藝術發展局撥款申請審批文件。

九月九日(六),是日日誌:中午往長洲參加Art of Living瑜伽生活營,找尋靈感。


| 08-Sep-06, 3:36 PM | Response | (2313 Reads)
緣起:我不認識盧佩君,但Venus曾找過我提及她的展覽,便有黥印象。既是攝影記者,又愛畫畫,似乎有點相近,便把Venus傳來的圖片與新聞稿上載,讓大家參考

盧佩君「祝君好」油畫展
收益捐贈亞洲動物基金

《「祝君好」油畫展》將於928102日舉行,展出一系列由本地新進藝術家盧佩君生前創作的油畫作品,並作現場公開義賣,所有收益將捐贈亞洲動物基金作保護黑熊之用途。

盧佩君曾任攝影記者,後遠赴澳洲讀藝術,主修雕塑,同時亦不忘攝影、繪畫創作。她的作品充滿色彩,採用大自然為主題,帶出抽象、濃厚、粗糙的風格。

Picture
題:Fish Tank

Picture
題:My Dog and I

 (閱讀全文)

| 08-Sep-06, 11:25 AM | Response | (1954 Reads)

試把對留言的回應抄錄過來,放在這裡: 

起錯題,是編輯的噩夢,編輯守報紙"印刷前工序"的尾門,經常緊張到飛起。如果製作流程設計兼管理落後,壓力通常由當編輯的去硬啃

"肛聽"的經典笑話,全因中文打字輸入法的問題,題目本應是"且聽",但"且""肛"二字,在倉頡輸入法中是同碼異字(輸入碼同是月一),當日編輯--好像是波波楊映波),趕到最後一刻,叫美術員改題,然後即出菲林,簽名收版的人好像是我,結果為趕出菲林,加上以為"且"字咁簡單,應冇失拖,點知就係咁臨天光瀨尿,共同泡製了這個千古笑話

第二日見報自然尷尬到無地自容,但今天想來,真係好好笑

有讀者說有探肛(當然暗示還有肛交),但未聽過肛聽,還煞有介事,要來跟我們討論,分明是想挖苦,好彩有波波頂住


| 06-Sep-06, 6:18 PM | Works | (1672 Reads)

Picture
韋加林.哈茲拉音樂會海報設計.

剛為音樂會製作了一個Blog:http://aolhk.blogspot.com/ 大家可登入一看.


| 06-Sep-06, 2:11 PM | Works | (1792 Reads)

上天感應的近期個人指引摘要:

疑心疑重 氣法多學 心誠天曉 問道於盲...未踏清修 才有盲路...心頭多靜...不要盲信...多修靜功

問道於盲一句,令我頗震撼。大家或許不明白我在寫什麼,有如密碼,這一次,這一段,只好寫給同修同行的人參研。

起初,以為這裡所說的靜功,是指打坐冥想或氣功的靜功,後來悟到其實是指一種內心清淨,提升精神質素的功夫。我仍在摸索如何實踐。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