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1-Aug-06, 1:54 PM | Works | (1792 Reads)

不讀偷拍阿嬌新聞,不知什麼叫作孽.

港式娛樂新聞俗不可耐,是精神污染,是製作給對人生沒有要求的人,用來消磨無聊的時光,不提也罷.


| 31-Aug-06, 1:40 PM | Works | (1619 Reads)

程翔判刑,擲筆三嘆!


| 29-Aug-06, 5:45 PM | Diary | (2248 Reads)

八月二十六日(六),是日日誌:是日天朗氣清,最宜遊山,早上出發往都江堰青城山,出席中國道教學院接受飛雁洞慈善基金捐贈電腦儀式。

本來是渡假賓館的園林式建築,如今改建為學術研究機構,仍在草創階段。出席者有成都市副市長趙小維,女強人也。

午飯於附近幹部培訓中心,入饌者俱山珍海錯,中國人始終愛吃。

下午往青城山建福宮訪問,遊人喧鬧,但未損山門道觀古樸氛圍。青城山群山默默,仙氣繚繞,最宜趁秋日登山閉關修煉,對此文傑師兄推薦飛仙觀

(是日活動相片後補)

傍晚回程成都,往成都文化中心,出席第二屆中國道教音樂節,表演者有新加坡道樂團上海城隍廟道樂團武當山道樂與武術表演團高雄道樂團青城山仙樂團香港道樂團青羊宮道樂團,多為當世道樂之大家,正是清音繞樑,仙樂飄飄。道樂是一大題目,擬另闢專文討論。

有趣的是,主辦者並不當音樂會來安排,與其說是音樂會,不如說是公關活動,攝影記者與送花少女滿場走,幸好講手機者較從前大減。

音樂會後會晤青羊宮道醫陳雲鶴道兄於酒店一位善信的房間。

何謂道醫,博大精深,又是另一大題目,再擬另撰專文討論。陳醫師為我們把脈,並把帶來按摩女師傅為我們介紹秘傳推拿之術,又教授我們站樁提氣方法。與陳醫師萍水相逢,不經不覺凌晨二點才回房間。此後,一宿無話。


| 28-Aug-06, 3:27 PM | Diary | (1749 Reads)
八月二十四日(四),每日日誌:早上三時起來,拖著散亂的行李,由荃灣乘小巴往旺角,轉通宵巴士到觀塘,才發覺車輛雖少,卻滿街是趕上班下班的人,想起從前在報館工作,總是在這個時候歸家,彷彿不是人的生活。

四點便抵達觀塘,距集合時間尚有大半小時。五點半,飛雁洞一行約二十人等,由劉松飛主持領,乘直通巴士往深圳機場,發車時晨光曦微,剛是黎明。

車八時抵達深圳機場,飛行兩小時許,抵達四川成都,天陰,並不燠熱,尚覺清涼,早前新聞說天氣奇熱,早靠一場大雨消除。

一行人等乘車往彭州平陽山平陽觀,兩小時後下車,彭州古國蜀國之地,平陽山被稱中國道教元都,是道教發祥之地,平陽觀雖位處是山野之地,為太上道祖老子出生地,為歷代道教聖地,曾荒蕪零落多年,垣頹蛛網,九年前得飛雁洞劉主持傅元真金仙師命重建,建成如今宏偉壯觀,畫楝雕樑,樓高五層的主樓「八卦亭」(其實是座巨塔),亦使陽平觀得「天下第一觀」的美譽,使原來窮鄉僻壤,成為四川以至中國的新興宗教聖地,飛雁洞從此亦名滿四川

Picture

八卦亭

下午於樓頂三清殿拜了第一場《三清懺。五點乘車往成都市中心的青羊宮,出席第二屆中國道教節開幕。

沿途車水馬龍,車程竟耗時三句鐘。開幕禮在青羊宮內舉行,只見宮內張燈結彩,人潮如鯽,加上無處不在的新聞記者,場內水洩不通,萬人空巷。

Picture

(方元十里內的鄉親父老俱來集會)

臨時搭建的舞台可容幾百人同台演出,出席者有各界代表,與各地道教團體道眾,場面浩大,正如武俠小說中的武林大會,只差峨眉武當崆峒各派未豎幡立旗──一笑。

開幕禮其實是一場得電視台直播的大型歌舞《太極神韻》,當年中國人能演出極盡人山人海的《東方紅》開國舞劇,今天要把老子道德經》改編為大型歌舞,有何難度,加上現代舞台燈光煙火等效果,總之極盡視聽之娛,提醒群眾諸葛孔明藥王孫思藐等亦為道教人物。

Picture

(造型頗有《無極》Feel的女Dancers)

表演雖然略有俗氣,既燒煙花,又放白鴿,一眾女Dancer身材突出,煙火效果離觀眾只有三數呎,亦頗嚇人,但能把本來玄之又玄的道教思想,向大眾如此推廣,既見中國國情,亦算創意。

Picture

(在面前數尺的煙火效果)

據說成都政府投放了超過一千三百萬,要搞好中國成都)道教節,要把成都重塑為中國道教文化中心,其實山靈水秀、人傑地靈的四川,宗教資源既其豐富,道家神仙故事古蹟遍地,所謂蜀山多奇俊,奇人異士,臥虎藏龍,極具發展的條件,只要政府如今開錄燈,一個道教的新時代,便即告來臨。

演出維時兩小時許。往賓館附近吃了點川式素食宵夜,便回名叫琴台的賓館休息(琴台即個「彈」字,此賓館服務甚劣,仍有國營風味。稱為琴台乃因此地據說為卓文君操琴之地)。

夜半腰痛難當,暗忖明天若果如此,可能要提早回港入院,不知如何是好,已盡人事,只能看仙佛如何運化,清晨四點許倦極入眠,五點又即起床集合,醒來腰痛竟暫消失,忙碌的一天又告展開,未暇再想。

八月二十五日(五),是日日誌:早上近七時許出發,眾人在車上繼續睡覺,兩小時後抵八封亭,亭前空地早已萬頭鑽動。

擾攘一輪後,在一山坡上舉行中國全真教龍門派祖堂奠基開光法事,山坡上滿是泥濘,行走不大方便,列隊法事唱誦,中途不知我是太累,還是有師兄講是感應,忽然有種既似睡著,又似失神、失去知覺的感覺,險些倒下,但數秒後魂魄回來,發覺自己仍是站在山頭唱經。

Picture

(狀態不算好的我,仍不忘自拍照,在龍門祖堂工地上。)

會場內尚有其他儀式,所以四處人聲、道樂聲、鞭炮聲、鑼鼓聲不絕。下午再拜一場《三清懺》。我因昨夜折騰,人如行尸走肉,總之有經便唱,有頭便叩。

三清懺》後,我們再在亭下道祖殿中,再做一場袍甲鮮明的禮斗,中途有半小時休息,小睡一刻後,人稍回氣。

禮斗後,劉主持帶我去見楊明遠道長,此道長驟看只是身材矮小的老道姑,卻是道醫,醫術神奇,化外高人也。她給我幾包黑色泥丸,囑咐若持續服食半年,便能藥到病除。

Picture

(中穿紅袍者為楊明遠道長

離去時,途經龍門祖堂工地,見天上烏雲中,忽有一抹金光乍現,全天只此一抹,有人說,此為神仙之地的瑞光。

Picture

(天現祥麟之光)

回賓館車程又需另外三小時,非常熬人。在賓館梳洗過後,狀態稍好,晚九時許,眾師兄弟往附近「皇城老媽」火鍋店吃飯,因法事已悉數做完,齋期完結,可以飲酒吃葷,幾日並無一餐能安然進食的,所以眾人便開懷大嚼,酒過三巡,氣氛熱烈,只差未有人跳上檯面歌舞一番。

有師兄說,眾弟子一向嚴肅,齋期頻密,少有如此增進友誼聯歡機會。中途我帶著酒意,憑半點意識,獨自步行先賓館,本想洗澡,但未及浴室門口,便已倒床睡著,醒來已是清晨四時許,此夜未見腰痛,總算平安渡過一天。


| 23-Aug-06, 11:55 AM | Diary | (1923 Reads)
八月二十日(日),是日日誌:在家處理雜事,無外出。寫作,做女兒暑期作業。

八月二十一日(一),是日日誌:在家處理雜事,無外出。寫作,做女兒暑期作業。心情不算好。 

八月二十二日(二),是日日誌:在家處理雜事,無外出。跟上相同。

八月二十三日(三),是日日誌:上午在家讀第完七十四遍《地藏經》。明天大清,要早北上大陸,幾天後才回來。回來後打算離家閉關修練一段日子,未定終期,但我會繼續Update這個Blog。

沒有什麼大不了,大家不用記掛,也不用為我擔心,有事要找人幫手,隨時也可找我飲茶聊天吹水,我會聽電話,覆電郵及留言,手頭的事務,當然會逐件完成。

 九月應是人生另一階段的開始,等着瞧。


| 23-Aug-06, 1:34 AM | Diary | (2171 Reads)

再補幾張照片:

Picture
最右者是Joyce葉志瀛,與眾人打招呼.遠處又見徐振國

Picture
左起:唐嘉碧,攝石人徐振國謝志榮,張英姿


| 23-Aug-06, 1:02 AM | Chats | (2044 Reads)

緣起:2003年曾寫過一篇這樣刻薄,但幾有趣的文章,偶然在網上發現,便重新在此張貼,記得當時還未退休的陳祖雄老師(中學時我的歷史啟蒙老師之一),為了這篇文章,寫了一封電郵給我,但內容我已忘記了,好像是說他和學校的老師有留意到這篇文章:

原載"千年檔案"

有錢校友才是資產

 (閱讀全文)

| 22-Aug-06, 12:55 PM | Diary | (1300 Reads)
應部分人要求,試列出明報副刊舊同事之今日動向,排名純粹求其。
1.      謝志榮──忽然一周
2.      白廣基──NOW寬頻
3.      馬靄媛──職業訓練局(傳媒事務)
4.      黃寶恩──明報副刊
5.      方禮年──東蓮覺苑
6.      劉利───太陽報
7.      陳惜姿──中文大學
8.      楊映波──經濟日報
9.      潘詠珊──自由作業
10.   張帝莊──明報週刊
11.   劉夏紅──自由作業
12.   黃夏柏──生活起義網站
13.   潘國靈──作家、中文大學
14.   黃偉民──商業電台
15.   劉鳳庭──資本雜誌
16.   唐嘉碧──景福珠寶
17.   林雯茵──周末畫報、轉工中
18.   盧小瓏──自由作業
19.   林達信──便利
20.   徐振國──自由作業
21.   江穎欣──明報副刊
22.   岑朗天──自由作業
23.   羅展鳳──作家、演藝學院
24.   黃麗娟──新假期
25.   張英姿──東方新地
26.   吳翠碧──交通銀行
27.   黎鳳璇──自由作業
28.   葉志瀛──經濟日報
29.   于港民──太陽報
30.   趙來發──自由作業
另表示缺席的:
31.   勞寶霞──明愛中心
32.   朱琼愛──藝術節
33.   張麗瑜──未詳
34.   鄧明儀──亞洲電視

| 21-Aug-06, 9:42 PM | Diary | (1789 Reads)

Picture
一種姿態:都說蒼涼是一種手勢,左起,劉夏紅黃夏柏方禮年岑朗天.)

Picture
一把直髮:都說氣質是一切,左起,直髮的羅展鳳,要減肥的徐振國潘國靈黃偉民.)

Picture
氣氛相:各人都有談笑對象.)

Picture
(過渡九七,都近十年,繼續談笑.)


| 21-Aug-06, 2:06 AM | Diary | (1736 Reads)


Picture
八月十九日:趙家苗(最右)參加世界兒童畫比賽,全球有二萬六千人參加,香港有四十三名小朋友得金獎,第一名是日本外務大臣獎,第二名是特別金獎,金獎即是第三名.在大會堂高座七樓頒獎.)

Picture
(最頂上一幅是趙家苗的作品,題為"我的老師".)


| 21-Aug-06, 1:06 AM | Diary | (1075 Reads)

八月十九日(六),灣仔稻香酒家V3號房:明報世紀聚會,但席中實際只有一兩人仍在明報,當年(九十年代中的副刊同事)大家早已各散東西,從前的權力-友誼結構早已轉變.此為第一批相片:

Picture
(很嚇人的聚會名稱.雖名世紀,但跟明報世紀版無關.)

Picture
(筵開三圍,共有廿九個大人,兩個小孩,三人表示缺席,粗略估計,約為當年副刊同事的半數.)

Picture
三小花:左起,林雯茵唐嘉碧劉鳳庭.)

Picture
五壯士:左起,半邊身的小白(稍後補回全相),信報郭漢光(沒有做過明報,今晚純友誼客串),劉利林達信潘國靈.)

Picture
一群女孩:前左起,黃麗娟張英姿吳翠碧,後左起,劉鳳庭黃寶恩(Yens)與馬靄媛.)

Picture
兩名男子:左起,我,黃偉民,當年的經典打招呼手勢.)

Picture
兩大一小:左起,盧小瓏趙家苗(已是甜品時間,果然是妹仔廚房,食左至講),劉夏紅.)

Picture
兩對朋友:前左起,陳惜姿,我,後邊是左起馬靄媛黃寶恩.今前晚有得食,要多謝馬黃二姝.)

Picture
幾位舊同事:左起,潘詠珊江穎欣張帝莊劉夏紅,我(小肚腩可能是衣服線條作怪,今晚本應著好的,做facial,總之衰左).我部相機影夜景較差,令大家有點面青青.)

Picture
(不同笑容:左起,陳惜姿謝志榮楊映波小白白廣基.)-待續.


| 19-Aug-06, 11:43 AM | Chats | (5458 Reads)

對《Keroro軍曹》的聯想:
女兒趙家苗跟其他香港小朋友一樣,很喜歡看這套動畫,覺得好好笑,但我總覺得這動畫包含了一些未經解讀的信息。

Picture(CD封面)

1.  Keroro軍曹(即青蛙軍曹)的身份,是「伽瑪(Gamma)星雲第58號行星‧宇宙侵略軍特殊先鋒部隊隊長」,任務是侵略藍星球──地球

2. 牠帶領的五人小隊,是外星人侵略者戰鬥部隊,雖然要佔領地球,但流落地球,當了日向家的家傭,顛覆傳統外星人侵略地球的主流, Keroro軍曹日向家地底,建立了巨大的外星人基地,矢志要完成任務。

3. 侵略地球的野心,永遠存在於小隊的心中,就像當年太平洋戰爭流落荒島的日軍殘餘一樣,二戰雖已結束多年,但始終未忘為大日本帝國奮鬥作戰的「神聖任務」。

4. 五人小組雖手忙腳亂,笑話百出,但Keroro等念念不忙侵略的任務,幾乎每一集都與侵略有關。侵略者這個角色被美化,外表可愛,我們毋須抗拒侵略者,他們是好朋友。

5.  Keroro小隊的造型十分Cuttie討好,大受兒童歡迎,卻是偽裝了的日本皇軍打扮,特別是那頂長耳帽。對日本以外的亞洲人民來,日本皇軍是邪惡鬼子的像徵,其實日本皇軍的軍事美藝相當獨特,創意與工藝優於亞洲其他地區。

6. Keroro軍曹的最大啫好是砌高達模型,1979年面世的機甲模型經典動畫「高達」,創後世「寫實機械人」動畫潮流,雖然伴隨我這一輩代的長大,但內容其實充滿軍國主義色彩,也是武士道精神的變奏,故事善惡立場不清,對戰雙方無所謂意識形態與道德責任上的對與錯,純然為戰鬥而戰鬥。

所以,有論認為:日本雖然在太平洋戰爭中戰敗(沒有在中國戰場戰敗),戰後,美國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要改造日本,但日本軍國主義的幽靈,轉而藏身於其大眾或創意文化之中,隨時復活。

當然話雖如此,要付囑只有七歲的女兒不看《Keroro軍曹》,談何容易。也當然,大家會說:別讓動畫太沉重。


| 19-Aug-06, 10:41 AM | Diary | (429 Reads)

八月十六日(三),是日日誌:爭秋奪暑,天氣炎熱,早上西貢放生,共二十五人。下午在荃灣

八月十七日(四),是日日誌:天氣繼續炎熱,下午,回堅尼地城家,無事。

八月十(五),是日日誌:無事,未死,尚有呼吸。


| 18-Aug-06, 3:29 PM | Diary | (1931 Reads)

PicturePicture
飛雁洞梅窩中元法會的大鬼王,逾二十呎高,是中國民間美藝的表表者,據說因紙紥師傅後繼乏人,可能會式微.)

PicturePicture趙家苗剪髮Look,有惡女Feel-左是周芷若,右是趙敏.)

Picture
(參加Hello Kitty展覽,日本浴衣Look的趙家苗,旁者少女的浴衣分明是超細碼,大有大扮,小有小扮.)


| 18-Aug-06, 12:56 PM | Diary | (653 Reads)

八月十四日(一),是日日誌:早上從荃灣瑪麗醫院覆診,等了兩小時十五分鐘,專科病房擠滿了人,使用公共服務便老是在等候、等候、等候,要排隊輪候是次等居民,是一種朝下伸延的境界。

我看著被稱為「販夫走卒」的人或是在呆等,有人在奔忙,擴音機呼喚著古古怪怪的名字:六七妹盧水狗施徒施...,幾次覆診,都見到冼錦華(前高級警司,他不認識我),真邪。被叫喚名字的人,都會從座位彈起。

想起《地藏經》中有「叫喚地獄」,不知是哪種情形,經中菩薩總喜歡詢問地藏菩薩,地獄是怎樣的,對他們來說,彷彿是很新奇的地方,但地藏菩薩總是說若要解說,窮劫不盡。

輾轉,已讀至第七十三遍,忽然不明白:佛陀說法只說因果,通過業報與輪迴去相抵與清算,但《地藏經》卻說在輪迴以外,還要墮落地獄受報,「地獄」這個概念是何時與如何出現的呢?它是否早期佛教的一部份,抑或是漢傳佛教的「加工」。

早期道教亦無天堂地獄觀念。地獄觀念在古代中亞細亞流行,影響多個宗教,包括基督教,有說此概念是源自波斯,地獄是「黑暗之神」居處,佛教的地獄觀是從哪裡而來,是何時加上的?或許博學的黄卓文師兄可幫忙一把。

日日念經,但最近讀泰國佛使因陀羅(舟大)若法師的《給人類的一本手冊》(贈書)中,反對繁瑣儀式與念經,說與佛法修行無關,「有很多佛教徒極喜愛念經,每日每夜都念,念了一萬遍的經,卻絲亳不懂得自己念的經含有什麼意義,只懂得盲目地念(pg4)。

佛使亦反對硬性年青人短期出家的制度,許多人出家過後反而憎恨佛教起來,他又批評不少現代僧人把宗教當作一盤生意去經營,許多人宣揚的一套,其實不是佛教,但更多人根本不知道佛教原來是哪個模樣,只能照單全收。

我想起許多人鸚鵡學舌般,說大乘佛教優於小乘佛教云云,因為前者修菩薩道,後者只能修得阿羅漢果,說者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就像還未有入學資格的人,在大學門外評論校內各學院的課程一樣。其實要修成阿羅漢,也絕非是易事,跟在大學要攻讀個佛學碩士學位,是兩碼子事,不能相提並論。粗俗一點來說:「你修到才好說吧。」說到底,佛、菩薩與阿羅漢,都屬為方便修行而設的名相。

說回瑪麗覆診之事,年青醫生(忘記了名字)頗擔心脫除了PCN的我的情況,說雖然超聲波與驗血數據表示正常,但潛在危險仍然存在,還是起碼插回一邊會較保險。

我很多謝他的關心,這種「潛在危險」,也叫人如芒在背,是對意志力的考驗,正是果報自受,沒有人可以幫忙,我要好認真思考一番,但此刻我寧願再冒風險,沒有接受提議。年青醫生去隔壁諮詢資深醫生,後者説記緊在報告中寫下是病人拒絕建議。

預約檢查與下次覆診日期──轉眼已是十月後的事了。手續總是沒完沒了,去一次覆診又製造了一大堆文件。在醫院餐廳吃了一頓難吃的午餐後,到香港大學打個轉,再回荃灣與女兒及母親,在有空調的商場蹓躂,吃下午茶。

呀!漏了說:在醫院磅重,竟有67.9Kg,跟去年同期,重了二十幾磅,好事多磨,是時候要減肥了。

八月十五日(二),是日日誌:北京終開審程翔案,中國大陸法庭有如黑洞,無透明度,只好遙寄祝福,望程翔兄能以保外就醫方式儘快回港。

正是:不讀程翔新聞,不知什麼叫做黑洞。

另外,想為自己以後如何繼續治療,整理一個新框架:再到瑪麗已是純粹覆診,跟醫生聊聊天,毋須再接受輸血與PCN手術,但如不選擇西醫的提議,便再無事可為;Dr Rose似乎當我己經痊癒,不再給我「新藥」,其實亦無藥可吃。還沒找清藥費,也不好意思去找人。

如此說來,要最終痊癒,餘下可做的,只餘宗教手段與練習氣功,似乎真的到了要「自力更生」的地步,我想真正的修行,現在才剛剛開始。

有人說,我應該停止過「莫大毛式」的生活,拿拿聲應該去搵野做,賺取生活費是一回事,但重新自我肯定更重要。但雙失中年,可以做些什麼?最近讀Kathy E Kram的《Phases of the Mentor Relationship》(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1983)(類似參考資料),說年青人發展講重點在於Initiative,中年人──或「成熟年青人」則在Reappraisal。

因此,只能說「天生我才必有用」,上天讓我活著,自會有其安排,諸如此類。我手頭其實有一大堆雜務,正在苦惱如何完成,包括:
1.        要完成港大關於Mentorship Programme一書,要起貨,已有初步美術設計──在腦中。
2.        要為Art of Living九月Vikram Hazra香港音樂會的宣傳,已殺埋身。
3.        八月尾要到河南四川一行,參加中國道教節活動,是祖師指定活動。
4.        要完成個人出版《讓沉默說法》一書的編輯與圖片搜集部分。
5.        要完成飛雁洞刊物《福報》的編寫與改版。
6.        要為明年丁亥年《道教節》其中負責工作部分謀劃,如邀請講者。
7.        要為港大同屆舊生聚會設計與編輯一本場刊,要堂皇,要靚。
8.        要完成趙家苗暑期作業《認識學校》的報告,要快。
9.        要幫手整理陳沛然老師論文舊作校正,月底完成。
10.   要完成中山大學多篇論文功課,又要為新學期開做準備,功課債如大耳窿。
11.   要著手撰寫個人另一本作品《讓無念成真》(書名暫定)。
12.   要為十月在Club O「氣功消費批判」講座做準備,這個不急。

等等,大堆文書雜務,全要快靚正,幾近冇眼睇。

是日下午,帶趙家苗往剪頭髮。


| 14-Aug-06, 2:38 PM | Diary | (735 Reads)

八月十一日(五),是日日誌:下午帶女兒趙家苗梅窩看中元節祭祀法會,陽光猛烈,不太舒服,但梅窩小鎮風情,仍叫人印象深刻,據說特區政府擬發展梅窩,此情此景,將蕩然無存。特區政府香港最大的本土文化破壞者。

晚帶趙家苗荃灣母親處過夜。

八月十二日(六),是日日誌:荃灣蹓躂,傍晚帶趙家苗去荃灣百老匯看《多啦A》大電影,今年是此動畫之二十五年祭。

八月十三日(日),是日日誌:繼續在荃灣蹓躂,帶趙家苗去玩Hello Kitty展覽,近距離觀看「日本Cuttie文化」的香港版。


| 11-Aug-06, 10:07 AM | Diary | (639 Reads)

八月七日(一),是日日誌:無事,午帶女兒與母親及弟於荃灣飲茶。是日中元節前夕──盂蘭節與立秋,後者即下半年開始,俗稱是「轉運日」。寫作、練功。

八月八日(二),是日日誌:無事,下午帶女兒去時代廣場看《Keroro軍曹劇場版》電影。

八月九日(三),是日日誌:早上帶女兒西貢放生,趙家苗已是熟手技工。天氣甚翳焗,個人狀態疲倦,有悾惚感。傍晚,再帶女兒往大角咀飛雁洞醫壇開會兼問病。問乩乩文指練功勿急,要學胎息。

八月十日(四),是日日誌:有雨,早上,往怡東酒店劉文傑,跟康一橋校長(雖稱已沒有做校長,但仍尊稱校長)開早餐會,午與畫家潘小嫻老師,及飛雁洞主持師兄飯聚於又一城翰圖閣。餘時無異事。


| 10-Aug-06, 11:46 PM | Response | (877 Reads)

陳惜姿:我都寫錯過你個名,有陣子搞不清楚你係芝、姿、知、吱、支、枝,惜姿其實是個很古典的名字,有點紅樓夢Feel,幾經辛苦才死記下來。你最近點呀?小孩子幾大呀?時間如白駒過隙,如廁所沖水,轉眼又幾個寒暑,有緣的,總能再相聚。


| 08-Aug-06, 3:07 PM | Diary | (483 Reads)
今晚熄燈.

| 08-Aug-06, 1:26 PM | Works | (595 Reads)

 Florence:我嘗試翻譯老師Papaji在Satsangs中的一些教誨,翻譯未必專業,另外,對有經驗的修行人,這些是入門的道理,是東方宗教共同分享的觀念本系,雖然如此,仍細堪玩味。

Papaji說:「開悟是認識你的真正自性,
是清靜,是知曉一切。
自由就是在每一呼吸中知曉這一切。
這種解脫是清靜,無涉二元性(按:不歸於二邊)。
這種清靜是沒有行動者,而是平安的語言。」

 (英文原文)

“Freedom is to know your true nature,
which is Silence. This is knowing everything.
Freedom is knowing this with every Breath.
This Liberation is Silence, not touching duality.
This Silence is no doer and is the language of Peace.”

「自由是獨處,至一,非二性。
在意識中沒有體,
那裡便有如如不動,這便是自由。
如果你以為這個世界是真實,
只要當還有『你』與『我』之分,便沒有自由。
自由是知悉在我之內的「我」與在你之內的是同樣的。
這個我的是你,並無分別。」

“Freedom is aloneness, Oneness, not two-ness.
When there is no object in Consciousness
there is Stillness and this is Freedom.
If you think at all that this world is real and
As long as there is “I” and “you” there is no Freedom.
Freedom is knowing the “I” in me is the same as in you.
This me is you, there is no difference.”

「留在當下是自由,
留在過往是輪迴,
自由是經常於此留在眾生的心中。
它在你前面、裡面和外面,無處不在。
當自由常在,什麼是束縛?
什麼不是真理?」

 “Remaining as presence is Freedom,
remaining in past is samsara.     
Freedom is always Here in the Heart of all Beings.
It is in front of you, inside, outside, Everywhere!
What is bondage when Freedom always Is?
What is not the Truth?”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