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Mar-06, 12:20 AM | Diary | (554 Reads)

二十八日(二),是日日誌:早上,唸經,往政府診所,身體狀態時好時差,下午在家工作兼休息,沒赴原訂希望樹健康中心之約,晚上上氣功課.Irene來電,通知殊利寧波車在清明節有法會,天南地北暢談一番.

二十九日(三),是日日誌:早上,往西貢放生,天氣晴朗.八點電子傳媒交通消息說牛頭角採石里爆水管,交通擠塞,但我乘小巴經過時,卻甚暢通,正是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今次放生參加者眾,有十人和一隻金毛狗(囡囡).在Dr Rose處認識的Bonnie也和三名家人前來.起初Grace擔心沒人來,結果卻非常熱鬧.放生過程順利.

Picture(前面的便是囡囡,是其狗生中第一次搭船.)

中午回家,途經花墟買花,去素食一家吃飯.Picture(一個人的午飯定食,是薑蓉炒飯,薑蓉嫌少.茶任喝.據說董建華夫婦很喜歡吃薑蓉炒飯.一個人吃飯,總是別有感覺的.)

下午寫呂祖誕"十試堅貞"劇本,完作一半.晚上留家吃飯,並無外出.精神有疲累感之餘尚可.

另:明天三十日周四要往瑪麗醫院覆診,可能要三兩天才回來.


| 28-Mar-06, 3:26 PM | Response | (787 Reads)

覆黛:人生何處不相逢,原來你也認識司馬十一哥,我曾和他是同事與行家,十一哥是快閃黨未出現前的快閃高手--是讚賞語,並無他意.快人快語,更是Happy Hour之良伴.有機會或與十一哥共謀一聚.

覆Jessie:我冇嘢喎!雖曾有點混亂,但很快已自我調整過來.只是聽到Rocky等的消息,非常突然,自然受到一定影響,想到他們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去醫治自己,但最後都不成功,究竟是什麼原因,出了什麼偏差?正是我想問的問題,我亦希望從有關觀察中得到啟示,讓我去幫助情況比我差的人.這幾天,我都在家唸經迴向他們,我亦只能如此做,希望他們早脫輪迴,得大解脫.總之,非常多謝你的鼓勵.

覆崇菲師兄:多謝你的關心與鼓勵,我與我的電腦都已沒事,昨晚花了最大耐性去把電腦修好,排毒消業,現在已再無Boot不起機的煩惱,寫了兩小時稿,也未當過一次機.去年這段時候,是我這生人最低潮的時候,頭頭踫著黑,前後辛苦了四五個月,體重不斷下降,自九月才止跌回揚,那時還未認你與飛雁洞眾人,那時憑一啖氣也能捱過去,現在的只算是偶爾的衝擊而已.

覆陳沛而:雖然我提及的"故事",也只是二手消息,並非親身目睹,但我相信Dr Rose並無渲染.驟聽之下,或會覺得是思覺失調之類的個案,但世事確實千奇百怪,人到了生死去留的時刻,究竟會出現什麼事情與想法?真叫人目瞪口呆,又有什麼方法與醫術才真正有效,也常莫衷一是.
Rocky楊先生是我認識的人,他們在人生的最後階,都試圖向宗教力量尋找幫助,是遲是早,我真不能判斷.我曾帶Rocky飛雁洞扶乩,雖然是他主動要求,但我知他是半信半疑,而他的太太不信之餘還有抗拒.這亦人之常情,其實到了Rocky等的階段,人們會希望找到Instant healing的奇蹟,但奇蹟既然稱之為奇蹟,便首要講緣份,二要講信心,三要講耐性,否則奇蹟便不會出現.
我不想把冤親債主之說變成濫調,一個程度上,他們是我們的同修,他們依附我,或許糾纏不清,但我也依賴他們的推動,我們只是共生之物而已.

覆吳可怡:也祝你諸事大吉,最終,沒有和你慶祝你的生日,出去擦一餐.大家都是雙魚座,重情愛幻想,好聽是浪漫實質是卻又十下十下,我係咁上下了.

覆無名:是啊!或許因為我是個古靈精怪的人,朋友中有不少奇人異士--你或許不相信香港有人如此怪雞,一樣米養百樣人,或者就是這個意思.

覆Shefield:你的小朋友與媽咪的對話很有Sitcom feel,很利害,而你也是說笑話高手.我這個Blog有時略嫌沉重,有你的趣事分享,簡直叫人眼前一亮,請繼續多與我分享,讓我心情開朗.

覆崇潔師兄:不用擔心,我已著手開始寫劇本了,寫了近五頁,應該兩三天便寫起.只是同一時間,我還有其他東西要寫而已.幸好電腦已修好.


| 28-Mar-06, 7:35 AM | Diary | (484 Reads)

二十五日(六),是日日誌:早上毛毛雨,帶趙家苗去學畫畫,下午她跟媽咪去上合唱團課,我肚子不可太舒服,取消外出打算,留家.晚上看亞視"徐步高事件特輯",開始同情徐的太太,對此新聞好奇又厭惡,何謂傳媒審判,此為現例.

二十六日(日),是日日誌:早上讀第五十五遍"地藏經",中午午睡,下午去官塘飛雁洞開會,五月呂祖誕演話劇,我負責編劇.晚上去灣仔上氣功課.是日肚子仍不舒服.回家讀第五十六遍"地藏經",心情漸平服.

二十七日(一),是日日誌:早上送女上課,十一點去旺角找趙開心,還許添勝醫師CD 等物,做按摩,感謝趙.之後回家修整電腦,頗棘手,至夜始告見功.


| 26-Mar-06, 9:35 AM | Diary | (582 Reads)

覆司馬十一:Long time no see,上次見面,我得半條人命,現在好點.多謝十一兄,歡迎到此一遊.

覆Colee與吳可怡:多謝你們提醒.

是日日誌:上午讀完第五十四遍"地藏經",近期讀經疏懶了.下午去銅鑼灣辦點事,然後去見Dr Rose,談了一句鐘.驚聞Rocky與曾跟林師傅往其家唸經的楊先生,於三月初已經不在.我心沉了大半截.

去年底曾在Dr Rose診所樓下見Rocky,其時他已很虛弱.據說後來他見身上幾次有白影冒出,說要纏他不放,要他燒二百對鞋給他,又聽聞有女聲跟她說話.

Dr Rose說這種情況以前也曾見過,無論怎樣,到了這個階段,已非醫生可以解決的問題,提議Rocky清明節前最好不要入醫院,要多到佛寺或教堂靜坐唸經,迴向給該靈體.清明節是慢性病人比較難過的一關.但Rocky的家人似乎不信這一套,當然家人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見他虛弱,便在三月初送了他入葛亮洪醫院,三天後,Rocky辭世,享年僅三十一歲.又據說,辭世前晚,家人曾請一是道長/朋友在清晨三點(免費)開壇作法,道長說一紅衣女鬼來索命,又說此時已經太遲,無能為力.

Dr Rose說,癌症之難醫,是因為它不只是身心的疾病,用宗教角度看,它是業力病,不從消業入手,不容易把病醫好.但這種觀念完全乖離主流醫學的想法,初期多不被理會,所以到了後期,當群醫束手之時,才去消業,便已太遲.(消業不是做一兩次便算,而是要養成一種生活態度.)

楊先生過世的過程,也叫人忐忑.Dr Rose亦叫他的家人在清明前好不要入醫院,但他仍因虛弱給送了入院,三天後辭世,臨終時雙手撐向天空,雙腳縮起,大叫:"你們不要拉我走,我要找醫生報仇!"斷了氣,手也沒有放下.

他死不眼閉,家人為他找林師傅等超渡,師傅說他不肯投胎,一心要報仇,做了十日法事後,他才肯離開,怨氣極大.

Dr Rose說真是信不信由你,但這些病友都是我們認識,而臨終過程也是由他們家人提供.我說我下周也要入醫院做檢查,怎辦?她說我的情況不同,我入院是有實際需要,不是只見虛弱便給送入院,另外,我一直有唸經與放生.不過,總之也要小心.Rocky楊先生的故事,令我很不安.

見完Dr Rose之後,去灣仔上氣功課,期間找常老師灌氣,他說練功一忌是放不下著執.之後回家.


| 25-Mar-06, 5:20 PM | Diary | (447 Reads)

覆阿巧:周三已與介紹亞麻子油的李先生Jazz提過,你可打電話給他跟進.電話是21746942,說是我介紹的便可.

覆Shefield:陸立堂的聯絡方法是81018078,多謝你與我分享你的親子經驗,請繼續分享.

覆Venus:親愛的妹子,我說你像小婦人,不是說你...年齡的問題,觸動了女性最敏感的神經線,真不好意思.,你還後生,年青貌美,不用太為年齡煩惱.我提小婦人,是我想起"小婦人"一書,小說裏面的幾姐妹常為生活瑣事煩惱,其中有個妹妹健康不大好.我只是忽然想起而已,別無它意.

二十二日(三),是日日誌:早上不太舒服,肚疴,可能是多吃了芝士,又可能是排毒,故想留家寫作,沒有往西貢放生.下午往牛頭角希望樹健康中心,做身體結構治療,本約了兩小時,但遲到,只做了約一小時.感覺不錯,但效果如何,尚待觀察.之後回家,這幾天身體有不自在感,是炎痛.

傍晚去塘尾道飛雁洞問病,六點鐘到達,九點半離開,這幾天膀胱有點不舒服,但在壇堂內卻頗自在,回到家痛又發作.

二十三日(四),是日日誌:早上和妻子Wendy去黃竹坑室外運場趙家苗學校運動會.趙家苗被選中做隊長,不過見她無所事事,除了多綁了一條紅頭帶外,似乎沒有什麼特殊任務.全場各班女孩敲罐打鑼,嘈到拆天,至於運動比賽,你能期望小學女生會有多複雜的項目?只要熱鬧高興一番,便皆大歡喜了.

十一點我先回家,下午去政府診所,傍晚去中環港大同學會餐廳莊陳有等大學同學開會,之後八點去天后留家廚與飛雁洞主持及師兄開會.之後回家.

致歉啟示:這幾天,一因電腦唔聽話,經常當機,二因冇乜心機,心情如天氣,所以疏懶了寫Blog,要向大家道歉.


| 24-Mar-06, 2:51 PM | Diary | (720 Reads)

是日日誌:早上送完趙家苗上學,便到官塘飛雁洞,跟約三十名師兄,乘旅遊巴士到荃灣玄圓學院,參加道教道"大供諸天"(向以玉皇大帝為首諸天仙佛祈福).共有二百餘位經生(唱經懺者)入壇,場面壯觀,算是香港道教早大型的儀式,也是認識嶺南道教傳統的機會.因相機壞了,故無拍照.

儀式長約兩個半小時,至下午一時四十分才完成.全場經生需在原位站立兩個半小時,是一次體力與意志的考驗.幸好這天天氣清涼,只是站在壇前的經生要忍受煙香.據說有七位經生不支離場,其中三位是飛雁洞的弟子.

完成後,劉松飛主持來恭喜我能完成儀式.據一些師兄說,"供諸天"儀式能量特強,諸天臨壇,三光之氣衝擊入壇經生,有業者可能不能承受.其實,到了一半,或因飢餓,或能能場,我也面青口唇白,全慼一啖氣支持到底.

之後回洞吃過飯,回家.晚上,去灣仔上氣功課.


| 23-Mar-06, 12:36 AM | Diary | (467 Reads)

是日日誌:想用"啖出鳥來"一詞去形容這一天的生活,忽然想起聚賢館趙善琦兄曾告訴我,這是一句非常粗俗的說話,曾很流行,但多被誤解,把"啖"誤寫作"淡",近年此語不再流行,未嘗不是好事.

撰寫此日日誌是在星期四凌晨,剛修復好系統不大穩定的電腦(多數是中了病毒),我已不大記起周一做過什麼,大抵什麼事也沒有做過.早上去過政府診所,下午與晚上都在家.

周四補:呀!記起了一件事,周一這天肚疴,辛苦了半天.可能是排毒效應,可能只是一般肚疴.


| 20-Mar-06, 6:57 PM | Diary | (622 Reads)

Venus:看妳的留言,丈夫不在,要吃過期即食麵,一去醫院,真像個可憐的小婦人,不過最難捱的,也應捱過了吧!上個星期妳應該捱過不少苦,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忍,很想像探病的,摸摸額頭,把把脈,看看病情如何.總之,希望妳快點康復.

方兄:多謝提供的歌曲,近況如何?

是日日誌:早上與下午在家做家務,晚上上氣功課.


| 19-Mar-06, 2:02 PM | Diary | (657 Reads)

覆Venus:妳是生什麼病?病了一個星期,似乎不輕,是否感冒?妳常叫我小心身體,妳也要多留意自己,還年青,不要弄壞身子.多謝妳記得我的新曆生日,我也沒有怎樣慶祝,帶女兒趙家苗麥當勞,叫她同我慶祝,晚上太太Wendy炒了一碟椰菜豆腐給我送飯,已很滿足.說來似乎有點肉麻.和我的約會,不用急,反正前幾天我也不在狀態.

覆Rita:在澳洲,一個人帶著兩個小孩,要好好保重身體,雖然墨爾本環境比香港好,但也要事事小心,不用負擔心香港這邊,空氣如常的差,忽冷忽熱,天氣與人事都好像反常了一點而已.得閒傳些近照回來.

十七日,是日日誌:早上在家,下街買餸.中午陸立堂阿Tim等來,在廚房安裝了一部鑽石能量水濾水器,改善家中飲用食水水質.兩點鐘去牛頭角希望樹健康中心,做了一次身體結構檢查,我左邊肩膊有問題,可能同以前曾練習劍道扭傷過有關,又有脊彎曲與長短腳的問題,一直想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處理.有治療師說如果糾正了這些問題,可能可以提升身體的免疫能力,所以便想做身體結構檢查.

中心的人員研究了我一輪後,說問題不算行嚴重,只是左肩可能有肌肉發炎腫脹的情況,另右膝有輕微移位跡象...,可以相約下周一併處理.

之後,回家.早睡.

十八日,是日日誌:因自覺十日守齋未清,有吃蒜頭與蛋,所以沒有有參加飛雁洞的水幽.是日觀音誕.早上和趙家苗去樓下麥當勞吃早餐,和她慶祝我的新曆生日.因周二要參加道教祈福大會,今天繼續食齋.只吃了幾啖扭扭粉,兩份早餐其餘的全給家苗吃掉.

下午與晚上在家,阿楚叫我去參加代巴寧波車的法會,也沒有去.曾和代巴寧波車吃飯,是吃Pizza Hut,他禁忌較少.

早睡.


| 18-Mar-06, 1:06 PM | Response | (932 Reads)

覆Beetle:多謝你提點,我會自我批判.
最近讀道家修煉經典"內外修篇",有一章講"養與煉",有云:"夫道之所得者,非真修真煉,難登彼岸之途,修之所貴在於養,...養者,養性,養命,養身,養心,猶以後天一氣,更應培養,氣為人身中之意馬,一動則上沖霄漢,四時含火,刻刻燒燃,氣動則七情動,六慾升,故道家之修養,先乎抑其氣,以保性命之源,若養一氣於無形,則性命身心,較易養之,迨之養育培補,於身心性命皆臻固境,則應從一煉字而為之,煉者,煉氣,煉神,煉精,為三位一體,此乃主要之門."
此為道家修煉之精要,所謂修者煉者,竅門在乎"養"之功夫,而養者,基礎在於清靜.道理我是明白的,只是知行未能合一,經你提點,有如有心口上敲鼓,我忽然明白了我的問題在哪裏,正是三人行必有我師,多謝你的提點.

覆阿巧:我深有同感,有病已經夠慘,但竟有很多人向病人打主意,我也踫過不少,這類人有種氣味,只要他們走近,我也嗅到.這類人大致可分三大類,一類是真正想呃你的錢,而不會理會自已所推銷的東西是否有用,他們會overprice有關產品與服務,只當你是Lulu,這些人可以是醫生,可以是各類健康產品推銷員,也可以是宗教或靈性活動代理人.在久病的病人附近,總會發現一兩個這樣的人.
另一類較有良心,沒有overprice或存心想呃你,會想賣一些他們認為會對你有用的東西,但他們最終只是想把產品推銷出去,至於它們是否真的對你有用,其實不甚了了,也不是他們的top priority.
還有一類,是人云亦云一類,他們對產品或服務的功效,只是道聽途說,他們可能都是善良的人,一心想幫你,但對產品與服務的認識實在太少,於是可能只會給你介紹一大堆垃圾物品,浪費了你的時間與金錢,也浪費了他們的愛心.
或許,我們不應對這個世界有太多苛求,我們是人,他們也是人,人總有各式各樣不足之處,我只希望大家對別人能多一點真正關懷,能多一點體諒包容.
李先生給我介紹亞麻子油+茅屋芝士,是想我做一點實驗,看看這個在歐洲頗流行的療法,在香港或華人社會是否可行,所以他基本上給我很多優待,我暫時用的油是他贈送的,茅屋芝士則自己在超級市場購買,兩家超市只得牛奶公司一款,沒有選擇.$16.9一盒,可分兩次吃,我去Citysuper看過,有多兩三款選擇,但價錢較貴.其餘開支是要一個方便清洗的Mixer,我家中早有一部.在街買也是幾百元便有一部.所以,最關鍵的是在哪裏找優質亞麻子油.
李先生是直接從網上訂購的,所以可能較平.
袁大明處賣的東西向以較貴見稱,我曾與他談過,他說每月收三萬元連續三個月醫我,我沒有應承,金錢當然是一個考慮,但我的一個好友也是中醫與我的半個老師的Michelle Wong曾提醒我凡說能包醫的人,我們都要小心,因為世上哪有對這種病包醫的療法(包括氣功),能否醫好要看多項條件的配合.
我下週三會去找李先生,我到時給他介紹你,然後看看情況.療法其實很簡單,只是如何找優質亞麻子油而已,另外一些個人飲食習慣也要配合,例如吃其他油要份外小心,這點有機會再詳談.


| 17-Mar-06, 5:27 PM | Diary | (624 Reads)

阿巧:我現在儘量每天都吃亞麻子油+茅屋芝士,感覺頗不錯,不過根據資料,要吃三個月才會見效,現只吃了兩周,所以暫時未敢說有什麼效果.不過單從營養角度,亦是上佳食品.如果你有興趣一試,找機會我帶你去與營養師李先生傾談一下.

Shefield:原來你的兒昭乙也是讀小一,與小女相同.小朋友做家課很多出人意表的東西,你說的"笑話"很可愛!

Amy黎佩盈:多謝你來電郵"相認",幾年前匆匆一語,能令你印象如此深刻,真是意料之外.不過今天再讀"有時答問題可以幫助一個人釋放,未嘗不是好事",此話,又有另一番感受.月前在酒會踫見過Mian,她依然是很有活力的記者.你在香港電台做什麼工作?你的網站很有"家庭溫暖",女兒非常趣緻,相中的是否是你,一臉幸福,想生活也非常愉快.請保持聯絡.

是日日誌:天氣回暖.早上送妹仔上學.之後回家聽了一陣子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阿Man黃偉民談"九鐵鬧劇"非常亢奮.

中午十二點去荃灣和母親及弟弟建華飲茶.建華送我一個魚缸,拿回家.三點半,去政府診所.

四點半,去港大馮平山博館的茶寮,旁觀關於一組叫"萬里行"旅行團http://www.hku.hk/hkuf/japantours/details.pdf 的小型記者招待會,有四名記者,有博物館總監楊春棠衍空法師Alex Hui和國泰假期的Sandy Fok,DAAO的WalterPolo.我是扮演雞仔媒人的角色而已.

六點去上環找Dr Rose取藥,並無留下傾偈.七點幾回家,吃完晚飯後便早睡.

另:今天網誌閱讀人次突破一萬人次.不過,近日我的網誌似乎比較冷清,我減少了活動量,多作休息,但每天生活亦趨向平淡,或嫌沒有新奇活動可供上網.


| 17-Mar-06, 5:11 PM | Diary | (311 Reads)

是日日誌:這幾天忽然沒心機,所以沒有發表慾,日誌也沒寫,讀記者訪問據說是傳染病科醫生的勞永樂說感冒在稍後階段是會出現情緒低落,我的沒心機大抵與此有關.

早上,因曾發願除非身不由己,否則會風雨不改去參加放生.今天起床有點累,感冒未清,但天氣稍回暖,有霧,我們共七個大人一個小孩,今次前去較遠處的牛尾海放生,除了見有一個人在荒鳥岸邊釣魚外,一切如常.

一個人回到旺角,去花墟買了束花,吃了點東西,回到家約是兩點.下午幫港大DAAO打了幾個電話給報館,動手寫大Mentorship Programme的書.

傍晚,去旺角Club O主持周三靜心活動,有十位朋友參加.今次分享時段,較多談如何利用靜心發揮願望達成的作用,大家談得很開心.


| 16-Mar-06, 8:13 AM | Diary | (479 Reads)

Shefield :感謝你肯花幾小時間去看我的綱誌,也多謝你的祝福.對,我當年是信報文化版的開版記者與編輯之一,當時老總老張寬義對此版的確非常投入,楊八妹一欄風魔香港,可惜風趣搞笑的老總早過身,是令人懷念的報人.想起老總,又想起另一位曾在信報工作的吳仲賢,也是英年早逝.他們工作的時候是八十年代,正藉信報的開拓期.那時曹仁超也沒有今天的胖.

Beelte:多謝你的祝福與引述的例子,提到李小姐不知是否我也認識,如果是,她的確很勤力,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總之,是發奮人心的例子!對我很有鼓勵,希望我也能如是.

Mom Jenny:我知錯了,星期一傍晚只有九度兼落雨,的確不宜落街.下次唔敢了!多謝關心,暖在心懷!!!

是日日誌:在家,傍晚,到尖沙咀龍堡國際賓館參加道教節聚餐,是日道祖誕,筵開七十席.有夜光龍表演,即用螢光物料製的青龍,很綽頭.不過,Q版化了舞獅,舞得像狗,多過像獅.


| 14-Mar-06, 2:16 PM | Diary | (374 Reads)

是日日誌:早上送女兒上學,雖然寒冷,尚可支持.九點半,回港大看發展及校友事部新辦公室入伙禮.下午在家寫稿與打電話.四點去觀塘制服公司取回制服,路上踫見何楚凌,邊走邊談,陪我去取衫.

Picture(在冷鋒中的半山區的杜鵑花)

傍晚六點半去牛頭角希望樹健康中心,見營養師Jazz李寶儀.沿路淒風苦雨,氣溫至攝氏九度,談至九點.Jazz提醒要留意兩種食物的不良性,一是精製麵粉(中國四大"發明"粥粉麵飯),另一是Johanna Budwig 所提的無活性脂肪的油的問題.

Picture(與Jazz李合攝)


| 12-Mar-06, 7:18 PM | Diary | (675 Reads)

覆巧:阿巧,你的"故事"叫人動容,不忍讀,告訴我你是一個堅強的人,憑雙手帶孩子的母親,總叫人肅然起敬.多謝你肯跟我分享,讓我對人生多個參照.願你與你的小朋友一切安好,我們能繼續分享你的故事與文章.
另,趙家苗年紀尚輕,暫時任我們擺布--一笑,不過,我同意你的提醒,會留意保護她的隱私問題,我選擇上網的,多是無傷大雅的生活瑣事,應沒有大問題.

覆吳可怡:你的靚相終於上網,之前拍過的照片未算完美,所以沒有上網.多謝你的關心,與有求必應,真是我的好朋友.


是日日誌:早上感冒未清,痰多,頭赤,但咳嗽已止,臥床休息.趙家苗母女去了主日學與和同學仔山頂行山.

下午,寫作之餘,悶悶地,去灣仔如意氣功中心聽講座,竟踫見張翠容.她說講座內容俗氣,我說這種講座是給師奶大叔,不適合像你般的高級知識份子的口味水平.她早走,相約五點半在蘭桂坊Deifrance再見面--在後者這家餐廳內,竟然找不到素食,真豈有此理!另外,它的咖啡亦很難飲.

五點半,傍晚,天開始有點雨粉,再見翠容和一位名叫Martin Hala的journalist,因大家都是同行,所以很有親切感.我發覺自己其實仍很喜歡新聞工作,有種能量在其中,只是香港的傳媒文化太過爛賤,苦無發揮的機會.

Picture(左起:我,Martin,他正在編寫一本關中國大陸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的書籍,翠容

翠容有"戰地女記者"之稱,不危險的地方,她不去採訪,例如中東,又例如伊拉克.她告訴我兩個在戰場上的勇敢女人的故事:
一個是日本人高遠菜穗子Nahola Takoto
http://iraqhope.exblog.jp/),Picture高遠菜穗子
另一個是Racael Corrie (
http://palinfo.habago.org),
關於她們的事蹟,可在翠容的個人綱誌 http://chuiyung.blogspirit.com/ 
上找到,我極之推薦大家一讀.其中,有一首關於Racael Corrie的歌曲,http://palinfo.habago.org/archives/2005/05/16/11.29.36/ ,更不容錯過.Picture(與翠容合照)

聽過這些感人的故事,我忽然覺得自己的病苦與所做的所謂善事,何等微不足道!

Picture(早春二月的中環,在雨粉中有點不真實.)


| 12-Mar-06, 12:39 PM | Diary | (501 Reads)

是日日誌:早上,趙家苗學校開放參觀,臨時校舍在薄扶林村口,周圍環境雖屬南區,有山有水有樹有路,但薄扶林村屬舊村屋,未知小朋友上課下課是否適宜.

理論上,是由趙家苗當小導遊,帶領我們遊覽學校,但回到學校,趙家苗一早便閃了去玩狐狸先生幾點鐘,哪是導遊?

Picture趙家苗(右)在遊戲.)

幸好今天陽光特別明麗,進入校舍,只見窗明几淨,環境舒適,似乎比柏道舊校舍要好.一眾家長四處參觀,家長群中見許願李麗珍珍姐肥了一個碼,戴了個大方型書生眼鏡,洗盡鉛華,很難再想像是緋聞中人,未嘗不是好事,反而許願仍把頭髮染成暗紅色.

Picture(無意中拍得照片,右下為許願李麗珍.與其說今天是參觀校舍,不如說是親子日.)

Picture薄扶林村內仍有農田,正是心遠地自偏.)

參觀完後,到荷蘭街滄浪亭飲茶,服務很差.之後我去政府診所.下午在家.感冒未清,在發病邊緣,傍晚累極不支,睡了兩小時,醒後稍好.唯一改善是咳嗽已止.
覆Jenny:多謝止咳之道,當晚不是你喝止我不要吃最後來的生果盤,想我又會多咳一兩天.當晚和你那麼接近,真怕會傳染給你,願你沒事.

覆如意氣功修煉者:你好!我想我們會否在班上見過面?無論如何,多謝你的關心.我會繼續練習,願如意靈通!


| 11-Mar-06, 1:28 PM | Diary | (440 Reads)

覆Orange:關於如何讀經的法門, 我只會按自己個人的經驗與你分享,跟法師或傳統佛教團體或有出入.讀經既稱之為"法門",便是說它是一種修行方法,而不是一般的讀書朗誦.讀錯經文,發音不準,是站是坐,上香與否,都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你要發心去讀誦.

讀經者最少要發二心:一是恭敬心,二是專注心

讀經時要恭敬佛,恭敬菩薩,恭敬老師(如果有的話),恭敬法(dharma),恭敬眾生,恭敬你的神,所有儀式,都是為提醒與表現你的恭敬心而已.

讀經要專心,經上常說要做到一心不亂,指的便是專心,起初我們不熟識經文,誠惶誠恐,反而能專心,但多讀了,易像唸口枉,口在讀經,心在想別的,這時便更需要專心.有大德提供方法:每唸七句(大約)便停頓一下,再唸七句,再停頓一下,會較不易分心.但毋須強迫自己要一心不亂,因為這種修行功夫是催逼不來的,只能自然產生.

因此,讀錯了經文,補讀正確的一句便行,毋須重頭再唸,否則讀經便像在受刑,除非你是在苦修.當然,如果你能對著聖像或佛壇高聲讀誦(一如"地藏經"中所載)最好,但其實隨時隨地都可讀經,只要不滋擾別人便行.我在醫院是躺在床上讀的,因為沒有其他選擇.

上不上香,隨心而已,我不一定上香,只多會點一支小蠟燭(咖啡蠟燭),如果是在街外讀經,便什麼也不需要了.食素與否,不是為了讀經,是為了戒殺,古人說要齋戒沐浴,其實是要表現恭敬心.我想如你能虔心讀經,日子有功,你自然會受薰陶而持素.

說來說去,心態最重要,其它的不過是形式而已.

覆SC:有Big chill是可以理解的,如此說來,潘德忠多年前的努力是成功,上天沒有給他時間去建立事業,立言立德立功,在歷史上留名,卻能令我們這班朋友在二十幾年後仍能記起他,單是這點,已殊不簡單.


是日日誌:半夜醒來,發覺左邊PCN又塞了,既惱人又覺有被整蠱,如果起床時仍是如,此便不能去道教節開幕禮,要再入醫院搞最少一天.早上六時半醒來,情況未有改變,坐在床上煩惱該如何是處.塞了PCN除了可能會腰痛與要做小手術外,最煎熬的是恐懼感,才是最大壓力.

在最後一刻,PCN自動暢通,不能判斷是什麼力量使它復原.因為它不是身體一部份,是一套管道式的physical mechanism,不受個人意志影響.我只好當又是一次上天的考驗,但要考驗我的什麼?

送了趙家苗上學,便穿上恤衫西褲皮鞋,才想起這些尋的上班衣服,我已有近兩年未穿過,全部呈現oversized現象.

Picture(左為劉文傑師兄.)

趕到黃大祠仙鳳鳴樓(禮堂),已是九點半.飛雁洞有二十幾位師兄穿了整齊的道堂制服--灰藍色西裝白恤衫黑褲紅領帶--在工作.我負責門口接待.做製服的裁縫甩了底,沒有如期起貨,崇潔師兄把丈夫的借給我暫穿.

清早,黃大仙祠便擠滿了一團一團大陸自由行旅團遊客,老實說,感覺有點不太自在.我去附近想買杯熱飲,原來要走到老遠的龍翔中心才能找到大家樂Starbucks,但除了咖啡奶茶,要找杯簡單熱飲,也不容易.

路上,耳畔邊忽然聽到有人很大聲地說:"(黃大仙祠)跟靈隱寺怎能相比?"語氣似曾相識,想起二十幾年前在紐約帝國大廈樓下,聽見有人用廣東話高聲說:"(帝國大廈)跟康樂怡和)大廈不是一樣."當年扮--是"扮"--暴發戶的是香港人,今天扮暴發戶的是大陸人.正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但嘴臉同樣可憎.暴發戶是一種大眾傳染病,許多人只是受感染,過過癮頭,非真的暴發.

Picture(廟遊本來是很具情趣之事,但今天已旅行團活動化了)

道教節今年是第六屆,這些活動有舉辦的意義,卻很難表現什麼創意.特區政府來的長官是陳甘美華,開幕儀式主要是演說和頒獎,大概一小時便完畢.

我在禮堂後,坐椅上休息,有位老伯,有座位不坐,總是在接待處氹氹轉,很辛苦找到和他傾談的人,語氣雖溫文,但內容是對會場布置,人手安排的揶揄批評諸如此類,大會沒有為他準備名牌,他大抵只是一名有酸氣的老宿父而且,我忽然又覺得他是一隻嗡嗡在叫的蒼蠅.

我想他是不自覺扮演了蒼蠅角色,他對香港道教發展恨鐵不成鋼,但被冷落在野,苦無發言叫陣機會,又不能學曉抱樸守虛,只能在活動場邊細語揶揄.在人多複雜的團體中,我們常見這種不自覺的蒼蠅飛舞.

有師兄說,壇堂間是非很多,雖然道教能通過扶乩與仙佛直接溝通,理論上比其他宗教更"接近"自己的神袛,而仙佛乩鸞莫不勸人向善修德,但是非仍是無處不在,我這足見想人性陰暗一面是何等厲害,真連神仙也難打救.

或許,這正是神仙要藉此考驗世人,只需輕輕攪動,本來以為澄清的潭水,所有污穢便立刻浮面.

開幕禮完結後,一眾師兄弟往龍翔中心百好素食食齋,因三月十八日要做水幽法事,上船弟子事前要十日全齋,無蛋無五辛,否則不准上船.喜歡吃的劉文傑說去年他吃了二百日齋.

下午回家,趙家苗周五放下午.我感冒未清,咳,流鼻水,打噴嚏,周身骨痛,頭重重...四點幾終於不能支持下去,睡了兩小時.

傍晚去灣仔上氣功課,怎料今天是練功日,便去跟宋剛老師練如意玄體功.之前,跟周夢詩老師傾談了一會,她也認識江妙音雷鼎鳴練乙錚...我說我選擇練習如意氣功,是因為它給我壓力最少,我不喜歡太多dos & don't,也不喜歡給人硬銷與監視,否則練功哪會開開心心.

十點回家,累甚.半夜醒來,以為是六點幾,趕忙去找衣服穿,要帶女兒上學.原來只是兩點幾,今天又是周末.神經衰弱...


| 10-Mar-06, 2:46 PM | Diary | (422 Reads)

覆巧:你的詩文與分享都叫人非常感動.你的日記/夢記,我"似曾相識",或許我也發過這樣的夢.以前我發的夢多與飛行有關,最近發的夢多是與人聚面,夢裏的我喋喋不休.

多次當我忐忑不安,如在手術前等候,如病灶忽然痛苦難當,我也會暗自喊救命:菩薩救命,祖師救命,耶穌基督救命...真的常能紓緩一些壓力.只是沒有高聲喊出來,或許怕嚇壞周圍的人,或許對周圍的人沒信心,不相信他們有能力救拔我於水深火熱之中,所以無謂讓他們知道我在喊救命.然而,我又明白我們是呼吸著同一室的空氣,分享著同一環境的能量...

我們雖然有不同信仰,但沒有不能分享與交流的理流--廿一世紀嘛!現世宗教對我與宇宙神聖慈悲力量接近的渠道,應是means,而不是end.

我喜歡讀印度的"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曾讀過一首詩,想與你分享:
一個人若看見了
他的神
不死地居住於
一個必死的生物體中
他是真的看見了...

一個人若看見了
所有生物的生命
結合在梵中
從梵而生
他便發現了梵

我們不用理會"梵"是什麼,它只是一個符號,可以是"神",是"真理",是"救世主",是聖靈,是彌勒佛...總之,它是一股我在衪內,衪在我內的神聖力量.願多作分享.

是日日誌:除了帶女兒上學放學與傍晚去街市買菜外,我整天沒有外出,在家.但咳了一整天,非常惱人,晚上情況漸好轉.


| 09-Mar-06, 5:55 PM | Response | (749 Reads)

覆Shefield:多謝你的閱報分享.

老實說,我曾真的以為自己時日無多,那是很沉重的心理負擔,不足為外人道.當然,我也明白所有生命都有限期,青春時我們曾以為生命是無限的,其實是錯覺.

然而,如果我們是長生不老,哪又如何?由於宗教信仰與參與,有時我在寺院道堂中靜坐,凝視著佛像或神仙圖畫冥想:長生不老的神仙,會如何審視朝生暮死的人間呢?但因為我不是神仙,所以,沒有資格與辦法去回答這個問題.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生命又是永恆的--基督教徒相信死亡只是回到天家,佛教徒相信輪迴,肉體按業力不斷轉生,道家則相信人可以通過修煉而長生...

我曾有一位大學學長,叫潘德忠,在學校是模範生,讀心理學,有志做心理醫生,為人解決問題,又熱心學生活動,不是書呆子型,穿著很有品味,還有一位很漂亮的女朋友/大學同學.一切似乎是一百分.

但畢業後有一天,德忠約我單獨去堅道明愛中心餐廳飲茶,那時我剛在信報當財經記者.他問我:"你對人生有沒有計劃?"起初我以為他想給我推銷保險,但後來他說:"我身體出了點毛病?"我便開始意識到他約會我的目的並不簡單.德忠半年後不幸死於好像是腦瘤.他在所謂"最後的日子" ,不是靜臥病床,被動地等候別人探訪,而是主動四出約會朋友,不想錯過見想見的人的一面.我"有幸"成為"潘德忠名單"的一份子.

那時年少氣盛的我,不懂如何面對這種所謂"最後一面"式對談,有點手足無措.二十年後回想,這次聚會其實給了我很大的衝擊,當日震撼仍歷歷在目,還記得德忠穿了八十年代最流行的簡約時裝--全黑,還戴了帽,我想因為治療的問題.餐廳內只有我們兩人,我照例叫了慣喝的熱咖啡...

我當年對德忠此舉,沒有足夠的人生經驗去明白,只一直覺得不自在,後來到自己有事,腦海開始有點輪廓,今天讀你傳來的剪報,輪廓又清晰了許多.

去年是我最低潮的時候,我沒有精力去約會所有相識的人,我換了另一方法:拍照.所以隨身總帶著一至兩部相機,把每天所見所聞都拍下來.當然,相片跟金錢一樣都帶不走,拍了又如何?

我還把每天遇過的人,包括的士司機的名字都記下來.又巨細無遺把每天瑣事記下來,那其實全是很吃力的事.我似乎想把生命保留下來.

直到有一天,我明白我的心理出了岔子,除了身病之外,還有強迫行為.我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下去,我要從這個困局走出來,我要自己救自己.我能找到的方法是宗教治療,讀經與唸咒,和覺知療法(稍後解釋).現在強迫行為沒有了,也不會記下的士司機的中英文名字.

這些曾是我愧於告人之處,當中的自尊心與自卑感糾纏不清,現在事過境遷,說出來跟人分享,或許可對其他人有用.我雖然還未能把許多問題都參透或想清,但我想我已走出了困局.

(把喜歡拍照的原因說出來,可能嚇壞曾跟我合過照的朋友.今天,我只有在特殊場合才拍照.一笑)

Jessie:非常多謝你的關心,我常失驚無神入醫院,真不好意思--當然公立醫院肯收留我,也證明我是有理由的--把周遭的親戚嚇壞,但,touch wood,常又有驚無險,有時我也不明白,是要考驗我,還是要考驗我的親戚朋友.只希望這個考驗快些過去,免我累己累人.

報平安是一種藝術,以前人們生火點燈寫信寄明片掛絲帶托人帶口信,今天是send SMS / email,寫blog或"不覆電話便表示沒事"(不知是什麼邏輯).

Peter兄:我有繼續念佛,在醫院讀了第五十三遍"地藏經",想到:如果只是讀給自己聽,就像飲酒自斟自飲,弄箏吹蕭聽者只有自己,何等寂寞,有何樂趣?覺得:如有"眾生"來一起聽經讀經,不是更好麼?想到這裏,便沒有所謂在醫院殯儀館不宜誦經之想法.關鍵不再乎什麼,在乎心態.

去年有一次和彭志銘傾偈,說:"我害怕單獨面對自己."我怕只餘下我一個人.小彭也是跟隨靈性老師修行的人,我們見面不多,但說話投契.他皺起眉頭說:"你怎會只得一個人,無論哪種情況,你周圍都有眾生."我們一直與眾生一起生活,人哪會寂寞?似乎是黑色幽默,但有其道理.

楚兄:感謝提醒,說實話,從醫院出來,我又不太累,我正重新調整心態,每次出入醫院都是生活方式的小分水嶺.


| 09-Mar-06, 9:11 AM | Diary | (796 Reads)

三月五日(日)晚:傍晚下街購買了些日用品,黃昏來了陣濕冷的春雨.吃過Wendy煮的晚飯後,收拾行裝便上路出發,忽然不知該帶什麼入院,所以帶了很多無謂東西,如兩副眼鏡.

瑪麗醫院急症室,轉到D5分流病房,是很熟悉的途徑.急症室看到有個男人自殺,妻子方寸大亂,連丈夫手機與家中電話也記不起,似乎是男子兄長的男人則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暫時失去說完整說話能力,都是受教育不多的小市民--人在急忙時原來的確可以如此.警察來說:還有呼吸脈搏,生命沒有危險.但急得亂說話的男人卻不信.

如意氣功中心的周夢詩老師來電慰問為何今晚缺課,近期中心提升了服務質素.

D5很凍,深怕又在這病房冷壞.為了禦寒,除了蓋被外,沒事可為便唸恩師寶誥.這是個有點邪氣的病房,醫生護士的模樣也有點怪怪.病人多,連廁所門口也睡了病人.

Picture(左邊可看見廁所門口也睡了人)

余知行的Houseman來給我沖洗PCN喉管,一洗便通,我想我缺乏的是清洗工具,未能自己清洗.通了,明天便少捱三針(局部麻醉針)與肚餓(Fasting).但驗血說血色素只有6.7度.要輸血.一宿無話,但仍是給空調冷壞.

三月六日(一):早上給叫何崑崙的醫生叫醒,平日巡房D5王博偉醫生,原來已轉私家,另外算是我的主診醫生的張文釗醫生也轉了私家,K17泌尿科人面半非,醫生護士走了不少.

Picture(醫生巡房,一行近十人,有資深的,有學生的,有護士,大陣象)

上午,拖著輸血包轉到K17南,又是睡8號床.半日時間花在輸血,半睡半醒.通知了吳可怡來探我,給我買了兩樽大葡萄適,她真好.其實我不是貪喝葡萄適,我是想有人來探我.下午繼續睡覺,床沒下過.驗血報告說HB仍只是7.7,要再輪血兩包.傍晚,Thomas雪中送炭送飯來,是日胃口很不好,但飯香可口.

晚上輸完第一包血,節外生枝,有燒與身現風癱,當值醫生叫停,要打抗敏感針(類固醇).

是日李安得奧斯卡最佳導演,果然是富在深山有遠親之例.我對"斷背山"興趣不大,知道了便夠了.不是反同性戀,而是不想看電影,挑動情緒.

三月七日(二):無聊的一天,所見的人亦不有趣.讀Jazz李給我的亞麻子油資料.整天沒有下床,完全沒有活動的興趣,世界像停頓了,靜得出奇.觀察了半天,再無敏感,傍晚繼續輸血.晚上Thomas送飯,無言感激.隔鄰床老伯咳嗽,我受他影響.Picture(在幽幽的綠光下,輸血包與我插了針斗的手.)

周夢詩老師再來電,說凌晨十二點,老師給我發氣.一宿無話.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