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1-Jan-06, 2:19 PM | Diary | (392 Reads)

是日日誌:中午午時,所住屋苑翰林軒開年舞獅,和趙家苗去感受鑼鼓喧天的能量.Picture(這是減磅現代化了的南獅,重量較輕,方便走動,體型則像傳統北獅.舞獅者是譚氏舞獅團,都是年青人.)

沒有人來拜年,也沒有外出拜年.是日讀完第四十七遍"地藏經".


| 30-Jan-06, 11:31 AM | Diary | (364 Reads)

Picture又拜年!


覆崇菲師兄:多謝關心,明白你的意思,年初一清晨在洞內的確是很累,原因你也分析過,另方面是習慣了早睡,沒有跪墊令膝碩痛楚,加上有點肚疴(到今天仍有點肚痛),人多空氣不暢通...諸痛集合,可以消業.我相對而言,我不是最辛苦的一個,見有些師兄也很累,能感受到大家的決心,應是好事.恩師在乩文中有"入道清淡"一語,我在體會.

那晚不想立願,一因壇前人多嘈雜,二因很累,似乎另擇一個清淨日子較佳,上香時亦有心稟,祈願恩師加持,令我多行功德.

覆Venus:你是最肯與我分享生活的朋友/又像我的妹妹,我已沒有去戲院看戲的習慣,新春時份,本宜出門旅行,但現在狀態未宜,反而在家看衛視電影台,看了幾部近期港產片,有"旺角黑夜","喜瑪拉亞星","精武家族","飛鷹"等,多是爛片,不值一提,就算是''旺角黑夜",因不喜歡張柏芝,所以也只抱"看過了"的態度.

這幾天重看以前自己寫的文章,從"主觀角度"去看"行運"與"不行運"的觀念.你的留言令我有些靈感,如有得著,再告訴你.


文章分享:
以前常看"Yoga Journal" http://www.yogajournal.com/ 一類新紀元雜誌,後來少看,最近在"Body + Soul" http://www.marthastewart.com/ 上讀到兩篇雖是老生常談文章,剛好是與朋友討論的題目:
Healthy from the Inside Out.doc 
Sleep Oasis.doc
另,有人問起Chetan的名字,是印度名字,是靈性老師給的,意思是the consciousness of Krishna,是很普通的印度名字,有段時候我也常用,它令我想起屬於Vedenta/吠壇多http://210.240.193.70/xency/Content.asp?ID=56379個人過往的另一條"軌跡"track.
PictureKrishna
是日日誌:在家整理舊時作品"讓沉默說法"長文,也像在重新"閱讀"自己.看電視.晚上,一家三口去上環看煙花,沒太用心.之後去北園酒家吃了一頓豐富的開年飯.

是日讀完第四十六遍"地藏經".


| 29-Jan-06, 2:22 PM | Diary | (503 Reads)

Picture

昨天日誌:是日有雨,早上讀經,中午與下午,下街購物.用碌柚葉沖涼(幾姿整,因晚上要參加儀式,也是過年俗例).傍晚去荃灣聯邦酒樓和母親,Ruby建華闔家吃團年飯.吃飯期間,忽然肚疴(憶及日前林師傅提過,法事後會肚疴.此並非第一次如是,我早知有此現象).

十點半一個人乘地鐵,到觀塘飛雁洞子時開年祈福.地鐵很多團年飯後出動的年青人.觀塘裕民坊也人山人海,人多令人有壓迫感.第一次穿懺衣與弟子袍(有張傻瓜相,大家不要笑>弟子袍.doc).擠滿弟子與善信.久跪一會,有點體力不支.第一輪儀式後,覺累極,兩點幾便提早離去.街上仍然很多人.


是日日誌:無事,諸事吉祥!Picture(家中最有新年氣氛的角落,九枝紅花與一枝白花催旺人緣,不過可能不開花.街頭平嘢,一蚊一枝.)

覆:馬仔:多謝狗圖片(上圖)及電郵,祝諸事大吉,旺旺旺!

Sylvia,Esther,Arden及一些無名氏:多謝你們的新春SMS.


另:整理早前一篇題為"人間四種靈藥"(原刊"溫暖人間"):面對疾病,有宗教信仰的人首先多會這樣想:為何神會離棄我?為何菩薩沒有願力加持?心裏又會問:神呀!為何你不在我身上施展神跡?又或:菩薩,你們如今在哪裏?

 (閱讀全文)

| 28-Jan-06, 1:35 PM | Diary | (400 Reads)

祝願大家:新春康健,龍馬精神,如意吉祥!

Picture 

Venus:祝妳萬事勝意,福慧雙收!好呀!歡迎你們來探我,請告訴我日子.

楚:祝你運轉乾坤,諸事亨通.

黃卓文師兄:祝你德慧並進,早證菩提!

崇菲師兄:祝妳道法修成,心想事成!

Rita:Timothy兩兄弟學業進步!祝妳身心康泰!

吳可怡:祝笑口常開,萬事大吉!

Yens:祝從心所欲,幸福愉快!(留言不難,或可問方生.)

Queenie:多謝妳的e-card,祝萬事如意,健康快樂!

Mary:祝願天從人願,早日上班!

方禮年:祝周年旺相,工作順利!

公園仔:多謝造訪,祝你大展鴻圖,諸事大吉!

Cally:祝妳事業更上一層樓,愛情譜開新樂章!

其他朋友親戚,稍後逐一問候.


是日讀完第四十五遍"地藏經".

| 28-Jan-06, 2:32 AM | Diary | (660 Reads)

祝願大家:新春康健,龍馬精神,如意吉祥! 

唸經醫病:早上,帶了兩枝白玫瑰,一打蛋糕,三個蘋果,三個橙和一瓶蒸餾水,先去吃了一個茶餐廳早餐,九點半到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口.

等了林師傅(全名林秉正),一起到跑馬地一楊氏夫婦的屋企,楊家露台有座高及人身的泰國四面佛龕,發覺四面佛左右有幾對石象(我常想找一對或銅或石製的小象,但總遇不見合適的).楊先生也是Dr Rose(他們稱作羅太)的病人,患肝癌,情況似乎嚴重,腳腫兼精神較差,稍坐後需要躺臥.他有二女一子,俱在少年階段,我們抵埗時,楊家在吃早餐.

林師傅以西藏語帶唸觀音咒藥師佛咒三十五佛懺.他明天離港,希望過年前為我盡一點力,為節省時間,便叫我來楊家一起唸經.我對他未有深入了解,既為了醫病,也為了好奇,便跟來.

他教我們一套千手觀音功的納氣袪痛的簡單功法(楊家子女可陪父母一起練習),並送我一條橙色塑膠手練與一枚土耳其石.離開楊家後,和林師傅去附近茶餐廳談了一會.他說認識殊利寧波車(我曾在去年中皈依--又想起當時給我很多鼓勵的Irene,她常說要閉關,不知她現在如何呢?).林師傅明天回印尼過華人新年,他說有一些法事要做.Picture(左為林師傅

中午坐電車回家,比想像中快捷,未到一點便回到家.趙家苗跟媽咪去學琴.三點回港大,取一部舊款Sony Viso Notebook,供農曆新年時用.

真空採耳:四點去佐敦道找陸立堂做氣功機治療(第五次).來到後,見他為一男人做採耳--一種印第安人燒燭採耳術,可清除耳內陳年宿垢.

陸立堂命將之名為"真空採耳",五六年前,他在山林道地舖首先為人以此法採耳,燃燒特製蠟燭,利用真空吸出耳內污垢.

此法曾引起傳媒注意,後來不少美容院仿傚,都加入此項服務,但陸立堂批評說:坊間大多手法不正宗,為貪方便,採用德國製耳燭,燭身較幼,雖慳時間,但吸力不及他專用的粗身印第安人手製耳燭,美容院同時為節省成本,多只使用一對(兩枝,每枝約燒幾分鐘),而他則在全個療程使用十二對(分四次每次三對,每枝約燃燒十分鐘,所以每次需時一小時).當然,的收費亦較貴,約四百幾元一次.療程完畢後,如愛上採耳,以後或每月一次使用一對.

據說此法可暢通耳道,治療一些耳鼻喉科病與頭痛,又另可令腦筋清晰等.我見他講得如此神奇,便要求為我做一次採耳,感覺良好,事後聽覺似乎靈敏了不少,也想不到雙耳如此污糟.

後再做氣功機治療.約八點九回到家.十一點上床睡了一會,一點幾又醒來,至三點未睡.

覆:

Venus:淡淡的哀愁(或輕微憂鬱),似乎已成我性格的一部分,也在我的談話與作品中流露出來,坦白說,我不知道如何改變--或改善.九七年之後,有一次岑逸飛跟我說,我的文章很灰,不太好,要留意.我早已知道這問題.或者,我仍未將深埋心底的某些鬱結或慾望挖掘出來,或許我仍未遇到這種機會,或有能力如此的人.


| 27-Jan-06, 1:21 PM | Diary | (407 Reads)

早上,在家讀"地藏經"第四十五遍.因下午有人來訪,發憤收拾家居.妻Wendy抱恙發燒.

下午二時許,飛雁洞劉主持,來我家灑淨.據說主持近日身體也不好,我下樓接他時,看見他過馬路的情景,深受他的關心之情所感動.主持說能否來家灑淨,是得呂祖恩師恩准,不然不能前來.崇菲師兄來電,說主持親身來灑淨,是很特別的.我在此叩謝.

主持離開後,四點半許,林師傅來訪,是位瘦削老者(後來知道他於印尼出生,皈依藏傳佛教二三十年,居港亦十幾年,據說頗富有),來看風水與卜卦(西藏占卜),說家宅風水除了有沖射外,並無大問題,問題是出在祖先與"業"等方面云云.唸經並給我法藥一枚.

六點許,我去銅鑼灣地鐵站會Cally取她媽媽煮的齋(起初以為是碟頭,原來是小型盤菜).去到時才發覺銅鑼灣站人山人海,一方面是下班時間,另方面人們去行年宵,幾經辛苦才找到Cally.回家品嘗唐媽媽靚齋,非常可口,今天吃白粥的Wendy讚不絕口.多謝唐媽媽,才想起沒有回禮封利是給CallyPicture(送我唐媽媽靚齋的Cally.)

晚上很早便睡,十點便上床,熟睡至清晨才醒.是家中氣場給灑淨之故?我想是了.

覆:

翠容:平日不察覺你的名字特別,今天叫你"翠容",覺得很有中國古典韻味,可堪咀嚼.多謝你對我的關心,這場病令我辛苦,但也令我重拾與很多朋友的友誼.近日新聞多,世貿與韓農那陣子,你應該很忙吧!有空才聚舊也無妨.祝你新春進步,心想事成!

Venus:我本想看"電車男"--本來我是日本電影與日劇迷,但怕衝擊情緒,沒看--當然,我是要努力去克服.你說的幕後故事很有趣,又挑起看的興趣.好呀!過了年要跟那位中醫前輩一聚.

黛:家苗常要做功課,有時是因為家苗做功課慢,有些功課是英文閱讀,昨天讀完,今天溫習時竟全部忘掉,無心裝載.她媽咪認為現在嚴厲一點,將來會對家苗有好處.家苗昨天並無做功課,在家輕鬆了一天.

小白:祝你龍馬精神,萬事如意!


| 25-Jan-06, 8:43 PM | Diary | (527 Reads)

小遊戲:收拾雜物,想起一個文字遊戲,就是"才子最怕十三公",即是要找十二個與""字粵音同音的中文字,如"1,2,3,4,5,6,7,8,9,10"等,連同公字便成十三公.但我只想到十個,就是欠兩個,想不到--證明我不是才子,所以,請大家幫我這個忙,但最好先不要查字典

是日日誌:早上讀完第四十四遍"地藏經".十二點半前,往賽馬會診所洗傷口.回家午飯.下午三點上香港大學找Kiki,五點過佐敦找陸立堂,做第四次氣功機治療,七點幾回家,順道買飯給趙家苗母女.飛雁洞劉松飛主持下午找我,另我又聯絡了林師傅

覆:Gloria:多謝你在廣州也記起我,你好嗎?我們再電聯.


| 24-Jan-06, 4:03 PM | Diary | (497 Reads)

"朦朧中,一個身影懸浮半空,從遠飄近,身影面目模糊,怎樣也看不清楚眉目五官。他伸出手,牽著我向虛空中飛去。"

今天又整理了另一篇當年寫得不大好的拙作,曾刊於"明報",希望大家喜歡:夜床使者.doc

是日日誌:早上在家讀經,大廈管理處修理員忽然登門修整對講機.

早上,本想看"極地重生"(As Far as my feet will carry mehttp://tonight.co.nz/reviews/asfarasmyfeetwillcarryme.HTML VCD,是講二次大戰東線德軍戰俘,被放逐至西伯利亞集中營,飽受虐待,如何在冰天雪地掙扎逃亡的真人真事改編故事.據說,我前世是戰死於東線史太林格勒冰天雪地中的德軍--當然是據說.電影看了二十分鐘,覺心口異常翳悶,不能看下去.

下午,天色慘淡,五點去上環見Dr Rose(藥近吃完,要取新藥),對我情況並無特別評語,只認為看我面色等,情況應在好轉中.情緒問題可能是抗生素的副作用.

對"業力病"之說,如要消業,她叫我去找一位藏傳佛教大德林師傅看看.又說因為我的情況與背景,可多試不同方法,以親身經驗去比較,將來對幫助其他病人,會有其用,這是我的"使命".我想亦有道理,只管去做.

之後,散步回家,回到家,趙家苗在做功課.

覆:

Cally:多謝你媽媽的齌!周四我時間鬆動,我們電話聯絡.

馬仔:多謝你的資料.從你給的提示,我大概估到空師說了什麼.

Colee/崇菲師兄:你很厲害,鍥而不捨,字裏行間,感覺到你對我有恨鐵不成鋼之情,叫我很感動.有關讀經的課題,可以慢慢討論,反正不是最急之事.
劉主持未有找我,這幾天我有點情緒,不太舒服,今天(一月廿五日)才好一點,大抵有陽光之故,所以我也沒主動找主持.


| 23-Jan-06, 10:32 PM | Diary | (440 Reads)

幾年前寫了一篇叫'仰天長喵"的微型小說,初稿刊於"明報",今日整理後放在這裏:仰天長喵.doc

是日日誌:早上讀完第四十三遍"地藏經".

早上和Wendy趙家苗回聖士提反小學見老師取成績表.家苗成績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班主任駱老師稱讚功課整潔,但閱讀方面則只有尚可.和家苗老友的同學仔盤樂瑤則得成績優異獎.因小學校舍拆卸在即,今天順便四處拍照.

一點,我去荃灣和弟弟建華與母親飲茶,母親給我蘿蔔糕與年糕各一底,回家途中去西寶城匯豐銀行辦些事.晚上看了一套VCD"殺破狼",建華給的二手碟,電影水準普通.

心想:大家或許不知,近期肯看電影,是心情好轉現象之一.我以前本常喜看影碟,但去年年中,發覺自己竟不能忍受,很辛苦,不敢受電影--與音樂情緒牽動,不想去面對有關人生的故事,不知怕什麼,我便知情緒出了問題,但原因不明.或許有朋友可給我解釋,對一個自我定位為文化人的人而言,其辛苦實不足為外人道.

周前試找來"星球大戰"第三集,儘管是純娛樂的片種,但還是小心翼翼,看了一半覺沒事,才肯定自己終於過了一關,但看"大隻佬",仍覺心翳,大抵與內容有關.

今晚,我沒去看港台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給了Wendy阿珍Wendy死黨)去看.我帶家苗,在家做家務.

晚上站樁四十五分鐘.要努力練功.

覆:

馬仔:知我莫若你,那或許是我要重新活化的另一面.請你告訴我上次衍空法師講過印度人如何看持咒.

SC:趙家苗是讀柏道聖士提反小學,Wendy不是,如果是校友,半年前便不用頭痛找學校.


| 22-Jan-06, 10:16 PM | Diary | (644 Reads)

早上很冷,中午和趙家苗母女到旺角麥花臣球場對面大石鼓水月宮還神,這是幾年來年尾都做的事,家苗母女俱屬免,今年年頭曾來攝太歲.還神時見到藝員姚瑩瑩湯盈盈紅了,不知姚瑩瑩又如何.昨天在崇光門口見到湯盈盈李笑好,一離開鏡頭,湯便收歛笑容.Picture家苗在旺角水月宮前.)又發覺人們還神也流露一副"狠相",你擠我擁,不理會旁人不管是大人小孩,拜神畢竟有時是表現自私習氣的活動.

之後,一家三口去素食一家吃飯,點素翅,崧子炒飯和水餃等.飯後坐火車去大圍車公廟還神.轉在車公廟站下車,發覺從此站下車前往車公廟,竟比從大圍站出發還遠,似乎香港之荒謬,莫甚於此

Wendy埋怨還神活動愈來愈商業化,失去原來意義.還有太多管理,香枝插下不夠三十秒便被拿走,叫善信大呼冇癮.回程時在大會堂見到近萬教師示威.

晚上去上如意氣功課,已有近大半個月沒來,重學補氣培元功.回家路上非常清冷.

另覆:

馬仔:請告訴我衍空法師如何談印度人看持咒.昨晚覺得寒冷,早走也是必要.

AlmondVenus:多謝你們的分享.Almond,其實是你在年中提議我繼續誦讀"地藏經"的.Venus,"地藏經"很白話化,多讀便自然明白內容.

Colee:見字請告知與主持開會結果,你的手機永遠飛去了台,無法聯絡.


| 21-Jan-06, 9:37 PM | Diary | (475 Reads)

早上讀經,中午寫"溫暖人間"稿,家苗跟媽咪去上合唱團課,下午忽然見累,睡了一會.

傍晚本想參加"溫暖人間"的放燄口,後改去了馬靄媛邊請參加衍空法師在旺角登打士街的"覺醒心靈成長中心"的團年活動,以為是開示講座,原來是團年大食會,有五十人,呂書練等也來,踫見515平衡療法的阿Kate.見無特別事,九點前回家,外邊天氣很冷.今天不太舒服.

是日網誌很熱鬧,諸友為應否在家誦讀"地藏經"地藏菩薩本願經一分段.doc,熱烈討論.多謝大家不同角度的關心.


| 21-Jan-06, 1:11 PM | Diary | (485 Reads)

早上讀書與讀"地藏經"第四十三遍.趙家苗學校舉行上學期散學禮,開始放近二十天假期.

下午我去辦保險事宜.從銅鑼灣站出來,天陰雨濕,水光掩映,人傘擠擁,有點電影"2010"的感覺.有點情緒,身子不太舒服.

回家,家苗母女外出未歸,看劉德華年前作品"大隻佬",是日前阿楚提議.電影講佛教俗諦"因果",後半部份剪得較碎,是港產片另類.電影只講因果,並無講如何消業,大抵限制多.晚上早睡.

另外:感謝大家如此關心我,熱烈討論應否在家誦讀"地藏經",希望大家不要動氣,要心平氣和.不過有討論始終是好事.

談一點個人經驗,未知有否參考價值.地藏菩薩願力極大,曾有朋友提議我跟地藏菩薩發願,地獄未空,誓不成佛.自問能力微弱,不敢發如此大願,只願誦讀尊經四十九遍.迴向法界眾生,冤親債主,並修地藏菩薩法門.

按經上所載,法門甚為簡單,只須在家在南方清潔之地,供養地藏菩薩像,每天誦讀尊經與持唸聖號,稱揚讚嘆便可,可得二十九種種福德.據"地藏經"所言,地藏菩薩願力大,尊經包容性強,只需發一點善心,誦讀尊經沒有負面作用,通過迴向,能利己利人.能否發心最為重要,在什麼地誦唸不是我最關心,在家時間較多,所以在家誦讀.

至於讀經與我的病有何關係,我沒有去深究,總之只管讀經.年初在醫院死去活來,有朋友提議我讀"地藏經",因最適合病人誦讀.我讀了七遍,當時不熟內容,半天也未讀完.

讀了七遍後便停下來.忽然很厭惡誦讀此經,原因未解.此後半年,我情況甚壞.九月後,情況好轉,有天記起曾發願,故又開始讀經.

其實,我不止只讀"地藏經",還持咒唸"六字大明咒",年初唸滿十萬遍便出了院,後發心唸一百萬遍(每天最少唸一千遍).還間中有讀"藥師經"和"藥師咒",近日又唸呂祖恩師的"祖師寶誥"與"覺世經",前者每日誦唸,還未計其他因學術理由而讀的經書.

我沒有認為哪本經比另一本經威力大,每本經都有特定任務,我只是隨願隨緣而讀,希望個人得到啟發與提升.

我最常在街上唸"六字大明咒",能安神定心.曾有朋友認為我不宜在街上持咒,但我覺得沒有其它更好的時刻.人生苦短,爛命一條,如法界眾生,冤親債主因我緣故,有緣聽經,消災延壽,能結此善緣,我何樂不為呢?


| 19-Jan-06, 9:42 PM | Diary | (655 Reads)

讀"阿姜查與阿姜佛使的禪修世界"(阿姜是泰國人對修行人的尊稱).

讀"Tuesdays with Morrie"英文原版,比中文版好讀.在醫院讀了一半.

讀第四十三遍地藏經崇菲師兄叫我不宜在家讀地藏經,但因發願讀四十九遍迴向法界眾生,必須把行願完成.

讀"大宗師-崇山行願"一書,是結緣書的極品.另讀秀峰禪院通訊,有一段崇山禪師開示,很震撼:那顆執著的心是"我".你要把這個"我"放下,只要直進不知,放下你的小我,保持一顆如虛空般清明的心,然後速速完成生死大業,獲得自由解脫,做一個偉人,普渡眾生脫離苦海.

寫電郵給素黑陳婉瑩,WWF的Margaret等告訴他們這個網誌.素黑回覆,介紹她的網頁:www.healingheart.com.hk ,值得推薦.

是日日誌:下午四點許去找陸立堂,用氣功機做治療,提議要為這種療法想一個正當的名稱.另向陸示範如何燃燒乳香改善室內氣場.Picture(像八爪魚的氣功機).

覆諸友:

Jacky Wong:多謝你的電郵,我努力在記憶中掃描在如意氣功遇見過的朋友,找尋你的樣子,有點印象.在深圳紅樹林相片中的人都很細小,哪個是你呀?
這兩個星期因事與入了醫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沒有上如意氣功的課,明天如果有課,我會繼續上堂.
我以前很喜歡笑與說話,近期的確是沉默了.

Rita:收到你電郵來的相片,相中的我果然一臉病容,很難看,我也嚇了一跳.余則文我當然記得他,聖誕節前才見過他,作為醫生,他很關心我肯否接受治療.至於你提的同學,我有印象,但沒有機會和她傾過偈.

Venus天衣無縫:現在小朋友做功課,比我們以前辛苦數倍.其實,我小時候,功課也很多,量多於質,那時還有升中試,每晚做功課至深夜,放學還要補課,到了五年班,老師還要陪我們"留堂"補習,如今想來,真要多謝當年任勞任怨的老師.
跟今天分別的是,當年父母因教育程度不高,只會督促我們要留家做功課,不會參與做功課的過程.我小時候,又有過目不忘的異能,幫了做功課不少忙,考試前背熟課本,便可考得十名之內,到中學仍可如是.趙家苗沒有這種遺傳,常常沒心肝,隨教隨忘,激得其媽咪生蝦咁跳.

馬仔:你對崇山禪師的開示的評語,我不懂回答,或許,有些題目只需意會,毋須以文字理性去討論.不立文字,亦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衍空法師,但沒有參加過他的活動,這個星期六能否來,我明天告訴你.

孔昭:寫錯了你的名字,一百萬個對不起,人老了老眼昏花,希望體諒.

Ach:收到你的電郵,直如心理治療,感覺仍是如此鮮明.那堪冷落清秋節,我明白如Papaji的教誨--浮生如夢,只是凡夫難放下,我正在磨練自己的"心",病好與否,似乎還屬其次.面對這場病苦,叫我"死去活來".死去了,又活過來,但能否每次如是,沒有保證,時限始終會來臨,只能老生常談說--看業力與福報,大抵不只是安慰用的濫調.

黃卓文師兄:每次收到你的回覆,都像在拆禮物,你傳來的文章或經句,是及時雨,清涼劑,要渡我到彼岸.阿彌陀佛,雖未曾與你見面,但有知音如此,人生夫復何求.我們前生或許曾是觀世音菩薩座前的同修弟子.

Melody:十分多謝你的關心,這幾天身心都好了一些,仍撐得住,只是人仍覺累.令你擔心,不好意思.下月二十幾號,應該可以參加你提及的寧波車的活動.
你哪裏來這麼多藏傳佛教在香港活動的資料?你是如何搜集的?簡直像個資訊中心.
你經常給我電郵,又送我法藥,直如大德護法,守護我們這等受苦眾生脆弱的心靈.其中的暖意,我會銘記於心.
至於"溫暖人間"雜誌編輯,你可找陳雪梅小姐,非常好人.

Cally吳可宜:唔使客氣.

趙開心:網誌的確可起自我治療之用,能有對話與溝通對象,或許是前生修來的福,稍後有機會,我告訴你如何建立你的網誌.

方禮年:落筆打三更,書若然完成,必定送你指正.


| 18-Jan-06, 7:18 PM | Diary | (399 Reads)

今日做過乜:早上九時半離家,往西貢周三例行放生,除AmyGrace外,還有劉先生太太一家四口,四歲小朋友有皮膚病,劉母失明,劉先生擔子不輕,希望放生功德可以幫到他們.

是日天氣:大霧,海風清冷,喜歡這種"半乾濕"的種天氣,看不清遠山,也摸不著近水.山水清寒中,夾雜海浪的聒噪.碼頭前有一群白鶴Picture(或是白鷺),是人間好兆頭.

今天放生的有多尾大鱸魚,拿在手中重甸甸,叫人感受牠們旺盛的生命力.另,今天與吳可宜結緣,她托我放生,迴向給她的家人--大家如想參加放生,或托我代放生,無任歡迎,放生費用隨緣樂助,幾十元至幾百元也可,數目少者,我可以墊支.

注意:農曆年放生活團暫停兩周,因漁家放假與魚價會貴.

今日食過乜:中午回旺角,去旺角火車站對面的素食一家吃了一個二十五元午餐,點了意粉,素魚腐湯,加一客十六元素薰魚,頗飽.這裏一帶,除花園街蘇杏璇開的傳統齋舖外,便沒有素食食肆.

今日還去過邊,見過什麼人:二點半回家,再去賽馬會診所洗傷口,在實惠門口踫見剛生了BB的Shirely Lo,新為人母,滿面喜氣.四點回港大和Kiki討論"師友計劃"十年專集的寫作,新年後第一次回來.

潘少權(我決定不再無時無刻稱兄道弟)來電,談得頗投契,讀者文摘的工作應該很適合他;他也應該很適合這份工作.

之後,本來想去佐敦道,但陸立堂沒空應酬我,便決定回家吃飯,不再四處去.沿皇后大道西踱步回家,滿街是人.買了麵包,和一小束紫色小花回家供壇.

回到家,昨晚做功課至清晨的女兒趙家苗,睡到"PP聲".生活,對小女孩,實在太勞累了.

今日狀態如何:好一點吧!因昨晚睡眠不足,整天渴睡,但仍有精神去感受生活,寫書.


| 18-Jan-06, 12:49 AM | Diary | (460 Reads)

飲茶:早上,十一點許離家,往荃灣和母親與弟弟建華在聯邦酒樓飲茶,本來不想吃肉,但在母親前還是吃了一點肉,胃口不大好.飲完茶後,母親給我買了一件外套,給我一封禮是.

建華搭巴士到上海街買道家弟子懺衣等,早下了車,結果要由大角咀步行至佐敦道,才找到京華繡莊.意外收穫是:原來兩兄弟十幾廿年來沒有一起逛過街,今天是罕有機會.小時候,會一起在公共屋村四處去玩,但長大了便沒再一起了.

下午茶:買了懺衣等,和建華去廟街美都餐廳飲下午茶,叫了一客西多士,才想起建華有糖尿問題.不管怎樣,在一個清靜下午,兩兄弟在沒有小販擺賣的新廟街,喝一杯懷舊奶茶,愉快.Picture建華

四點半,去黃大仙地鐵站傍的龍翔中心,和何楚凌在Starbucks談立願的問題.阿楚說和冤親債主講數的經驗,過來人語,很有參考價值.

說話途中,阿楚忽然用手把枱面上的蘋果汁玻璃瓶撥了一下,玻璃瓶給移動了兩吋左右的距離,之後,玻璃瓶停下來,跟之前好像沒有分別,但它其實已不在原來的位置.對瓶子的移動,我忽然若有所悟,某一個難題,好像忽然豁然開朗.

對這感悟,沒有告訴阿楚,因為後來忘記了,晚上坐地鐵回家,又想起阿楚移動瓶子的情景.

記起"三個蘋果的故事":有一次我的印度靈性老師Papaji,去一家印度人家吃飯.席間談論的,都是開悟尋道的諸如此類的話題.負責招呼的是男主人的太太,一直沒有參與男人的話題,當所有人離開房間後,她拉著Papaji,問:"老師,如何是開悟?"其時,枱面上有三個蘋果,Papaji拿走其中一個,問:"現在跟之前有何分別?"然後,又把蘋果放回原處,再問:"那麼,現在又如何?"女人答說:"老師,我明白了."

飛雁洞酬神宴:六點許,和阿楚去新光酒樓,參加飛雁洞酬神宴,延開四十幾席,有六百人參加.本來想換剛買到的弟子懺衣,但崇菲說如沒有特別事要做可以不換.

Picture(與劉松飛主持合照)

約了吳可宜陸立堂與他的友人Vivian有來,馬靄媛則沒來,隨緣.有不少贊助禮品派,有魔術與少林武僧功夫表演,食物豐富,場面熱鬧,又食又拎,感謝呂祖恩師照顧,各位師兄表現熱心,是好榜樣.十一點離去.Picture(少林武僧表演)

回到家,趙家苗做功課仍很辛苦.

注意:收到新一批朋友孔昭Melody等的留言與電郵,非常感謝,稍後回覆.


| 16-Jan-06, 9:53 PM | Diary | (448 Reads)

真不知該如何說是好.

這幾天確曾情緒低落,說莫名其妙,或怎樣也好,總之,心情鬱郁.或許是抗生素等藥物的副作用,或許是忽然感覺自己做了這麼多--努力雖不至白費--但好像沒有功效.

彷彿又回到對世界失去興趣的日子.這樣說,可能會把大家嚇倒,大家不用怕,我只是坦白說出自己的感覺.要讓別人了解,的確不易.

今天出院的感覺,跟過往的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可以重新奪回對每天生活的自主權,但不同的則是,今天出院竟想不到下一步該什麼.不過,無論怎樣,離開離院總是好事,我想過兩三天,當我從新投入活動,情況又會不同.

又,無論如何,看到在個人的Blog上,朋友寫下的真摰慰問,如雪中送炭,叫我十分感動!

多謝:妹妹Rita,Jerry,Venus,Cally,阿楚,黛,馬仔,黃卓文師兄,Jessie,吳可宜,方禮年兄...恕我不作一一回答,你們對我始終不離不棄,你們的關懷,永遠是我努力的支持.希望你們繼續給我留言鼓勵.

是日日誌:早上黃振榮醫生本來叫我多留院兩天,後來張文釗醫生來說讓我出院.等待出院文件,讀第四十二遍地藏經,午飯後離開.

回家.三點半外出,約吳贊榮兄似乎,太多稱兄道弟)四點在佐敦道裕華國貨門口等,去附近看中醫馬應洲,診所中人很多,不像診所,馬應洲周旋於病人之間,來看吳與我,把過脈便開藥,只有三味藥:敗醬草,生苡仁和附子,七帖,吃完再來.

執完藥後,往附近找陸立堂,接受氣功機治療(第三次),至八點回家,給家苗兩母女買飯.我沒太好胃口.趙家苗做功課很辛苦.


| 16-Jan-06, 2:02 PM | Diary | (294 Reads)

早上,在瑪麗醫院,趕不及去周兆祥兄野鴿居參加Club O退省(本九點集合).

十點打針後,"回家渡假",往官塘飛雁洞參加"結斗",人多.午齋後回家.不問乩,近期問乩太多,凡事宜適可而止.

回家,五天未見家人,趙家苗做功課仍辛苦.寫日誌.七點回醫院,晚上看無線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


| 15-Jan-06, 5:17 PM | Diary | (622 Reads)

一月十日(二).發燒:在分流病房,病房頗嘈,未能安睡.清晨開始發燒,左腰不適,小便多而痛脹.早上七點,王博偉醫生來試用針筒鹽水抽氣沖洗尿喉,竟然成功,毋須再等大半天,再在手術室捱苦.中午前調回K座17樓泌尿科南翼7號床,病房有三名病人,很靜,靜得有點出奇.張文釗醫生見我愕然,我大抵是他最棘手的病人之一.持續高至翌日,間中發冷,終日睡覺,沒有胃口.晚上,Thomas送來熱湯熱飯.

一月十一日(三).乩文:是日整天繼續發燒,醫生說感染之細菌病毒較複雜,Microbiology的醫生換新抗生素,人在刀俎,並無選擇.中午Fanny來看我,為我按摩,紅顏知己,雪中送炭.下午,潘少權兄來電,但睡著未覆.Colee崇菲師兄(飛雁洞不分男女長幼俱稱師兄)來給我為"雁子心聲"拍照.晚上她來電告訴我問乩祖師得乩文:
(一)迷頭苦脹 石屋密室 現在困中 灑灑帝水 營救一刻(問題:病情如何?)
(二)三時定了 下秋告別 仍有數計 看緣定時(今後如何?)
崇菲指"下秋告別"一語令眾師兄議論紛紛.距下秋還有八九個月,難道大限已臨?
崇菲提議我周六往人較少的梅窩分壇立願,並提議我該立何願,感謝.此既為弟子入道之事,亦為"願換一命",
章園師兄她也有經驗之談.
晚上,Thomas繼續送飯.

一月十二日(四).探病:天氣漸暖.燒漸退,但左邊PCN有血,心不太安,早上寫"溫暖人間"稿,每早例必打電話給Wendy報平安,十分掛念她們母女情況.打電話給Dr Rose.中午吳可宜妹子與陳以漢兄來探,看見的笑容,確信笑能解愁.
下午無事,May姐來探,帶來栗子花膠湯,感謝.
Thomas繼續送飯.八點九Colee阿楚何楚凌來探,要在病房門外傾偈,對應否讀地藏經,有不同看法,前者認為我不要再讀,後者則從佛教觀點不以為然.

一月十三日(五).輸血:對左邊PCN問題,一眾醫生無意為我解決,只叫我做膀胱手術.無事可為,甚無聊.讀第四十一遍地藏經,迴向歷世冤親債主.
下午說我要輸血.傍晚,Esther來探我,談了不少往事,有些感覺曾埋在心底多年,大限來到之前要說出來.
Thomas去澳門公幹,沒來送飯.母親來電質問近況.晚上,輸了兩包血至凌晨.是晚,一眾醫生護士去合和中心頂樓吃團年飯,為此事他們擾攘多天.


| 15-Jan-06, 4:15 PM | Diary | (333 Reads)

昨天下午回家,無聊一會後,三點半出門去大嶼山梅窩--趙來發還是趙來發,總有此地方要去--去飛雁洞大嶼山分壇,是日前崇菲師兄叫我趕在今年結壇前往立弟子願.

分壇離碼頭很近,只需十分鐘腳程,是地舖,面積小,卻別有特色.

沿途梅窩海灣充滿小鎮風情,只嫌規劃過份公整了一些,像政府公園般陳套.

前去是為了立願,我所立之願,除為壇堂做事,弘揚道法之外,立志寫一百本有利弘道,饒益眾生的書籍.文人立願大抵如此.

但乩文回應似祖師似乎未臻滿意,只好回去再諗,稍後再來.

乩文如下:
(一)樂心未安 落石未穩 海底藏深 依然究在(問題:請祖師評價弟子所立之願)
(二)過橋板抽 忘恩負義 大道光明 請走捷徑(弟子該如何做?)
(三)路見不平 拔刀有助 昔日冤業 待修今日(祖師語氣之重令弟子惶惑,祖師還會照顧弟子嗎?)

七點回瑪麗醫院打針,晚上甚覺無聊,嘗試無求,但未覺寬懷.趙家苗打電話來,小女孩仍是幽幽地問:爸爸何時回家.

收到妹妹Rita的SMS安慰我.和盧永忠談了一會電話,盧好為人師但欠聆聽別人的耐性,話未投機.


| 14-Jan-06, 2:19 PM | Diary | (425 Reads)

今天瑪麗醫院的醫生恩准我"回家渡假"半天 ,忽然覺得自由很珍貴.在醫院除要打針完成餘下的抗生素療程外,其實無事可為.所有事情都有其時限,如何?

回家,家人不在,上網看看,沒有什麼電郵與留言,忽然寂寞起來,當然,更寂寞的日子或許還沒到來.我想沒有什麼比躺在手術室前等候的時刻更漫長.

忽然--又是"忽然",想不到有什麼事好做.當然--又是"當然",在我們的社會,男人老狗,沒有資格喊寂寞,一切,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不過,始終要報個平安,雖然在醫院呆了一個星期,宛如坐監,一言難盡,但整體而言,人雖老矣,但尚能吃飯,大家不用擔心.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