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08-Dec-05, 9:45 PM | Diary | (716 Reads)

早上,等候有線電視來取回機頂機,不果.本說早上來取,但十二點才來電說大半小時內來取,時間觀念如此差劣,其服務質素可想而知.近日發覺有線電視愈來愈沒有節目可看,幾年來一直付高價,從無優惠,便停止收看.

之後,有線不是中午吃飯時間,便是晚上十一時後來電推銷新優惠套餐,全不理會客戶作息時間,所以最後,我們還是終止續訂.

中午約了陸立堂Shirely Yeung在般含道沙蓮厘吃飯,談近日遇過的"奇事",陸立堂說最近買了一部氣功機(一部可發放有如氣功師發氣的機氣),效用奇異,叫我去試.

我想應是十年前石玄柱代理過的氣功機,其時我也有氛參與促銷,後來不知如何,不了了之.不過陸立堂說十年來發明人不斷改良該機器,現已為第五代.我以為此氣功機已在江湖上消失,原來不是.

之後,我去官塘飛雁洞拜藥師佛懺,長路漫漫,巴士交通途中的感覺並不太好.三點七八個字才到,只能拜到一半,盡人事,安天命好了.

回程改搭地鐵,五點九到Dr Rose處取回手機,見診所內有四五組人在等候,很熱鬧.之後,去隔鄰生記吃了一碗豬膶粥,不想吃肉,但豬膶補血.

之後回家.晚上未有出外.今天雖然減痛,但精神不足.

讀完第二十八遍地藏經,唸二千五百遍地藏王菩薩名號.


| 08-Dec-05, 8:22 PM | Diary | (271 Reads)

早上,睡至十一點,天氣寒冷,加上膀胱赤痛,自問無力往西貢放生,有歉意.

下午二時約Esther在信德中心見,在澳門茶餐廳吃東西,非常難吃.與Esther中環散步閒聊了一會.

之後,四點往文咸東街見Dr Rose,告訴她近期常見疲倦.她說上次所換新藥,因是針對免疫系統工作,所以會令人疲倦,我要多休息讓藥力發揮作用.預計我還有一段時間如此,要有心理準備.這解釋了近期為何常有莫名之累.

我又說近日膀胱奇痛,漸超過了個人忍受極限,六神無主.Dr Rose給我止痛藥,說有助止痛.我服後,晚上即不覺痛楚,精神稍回,心情改善.

六點,去深水埗十醫聖壇,甫入大廈門口,見盧永忠與一從斗門來之同鄉(我籍貫為斗門)周女士,周女士亦為盧永忠口中所謂斗門高人之徒弟,誰是高人,我所知不詳,從略.

早上盧來電呻嘆生活不易,我自問能力有限未必能幫助,提議他不如往問祖師,但盧永忠所屬的中環隱籚未有開乩,不如試來同氣連枝的飛雁洞一問.我聞隱籚近日有官非,盧是壇場中堅,加上個人生活問題,難免憂心忡忡.

三人一同登樓,壇內善信不多,大抵因天氣塞冷之故.

發覺遺下手機於Dr Rose處,反映其時心神何其恍惚.

問祖師病情是轉好,還是轉壞,乩鸞如下:

落地潭花,滾出紅塵,污泥新芽,長出蓮花.

又問何時能重出江湖再工作,乩鸞如下:

白手興家,談何容易,要走的路,漫長且遠.

答覆相當真接,毋須引申,只好樂天知命.

今天葛洪大醫翁臨壇,問病乩鸞則如下:

重病求延,患絕幻失(患得患失?),已經白熱,問題再拖,只有復命,地雷天響,火樹銀花,作惡一生,前世續下,今生應報,善有善今,未能填,滿前世惡留,勇敢面對,這一惡疫,三週如來,嘗試沾身,洗去微塵,光明之路,或者有轉,精神重擔,暫且放下,如下方法:

仙花七朵,每次煲水沐浴,隔日是三.

法水一雙,早晚入喉,安穩惡瘤,細胞平息.

法令果一個,半枝蓮一朵,丹皮一兩,爐轉九回.

盧永忠劉松飛主持談笑甚殷,後Colee來,我們又談了會.九時離去,在附近麵檔吃麵,下午才和Esther去麥奀記忠記吃過麵,無胃口再吃.

回家,甚累,但因止痛,睡眠質素較好.

睡前,讀壹週刊所謂陳太訪問,戲劇味甚濃,是壹仔造作,還是陳太好戲?近日本地政治急轉直下,戲碼驟變,像本來三人打牌欠腳,忽然變成五人打牌,理應總要有一人出局,要不然只好改例,容許可以五人一同落場.

又讀楊懷康專欄,讀一列根演講,說兩小孩,一入滿放玩具穀倉,仍不開心,因小孩認為玩具遲早會爛掉,是悲觀性格使然.

另一小孩入滿布馬糞之穀倉,非常開心,因相信既有馬糞,便應有小馬兒(pony),是樂觀性格使然.

方才發覺自己屬於前者,有時難免鬱鬱不樂,不知如何做人下去,甩除此性格,個人才可重生.

另:馬仔與小白:我周末也不行,須另約時間.

又:SC:日前家庭照中,後排的的確是我的弟弟趙建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