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1-Dec-05, 6:57 PM | Diary | (765 Reads)

早上讀完第三十七遍地藏經,是日唸七千遍六字大明咒.身體有不自在感,努力練功.

一年將盡,不如跟大家分享一些流年運程預測的八卦.

下午三點去灣仔如意氣功中心,聽常文躍老師講2006年運程,有點好奇一個氣功師會怎樣講流年運程.有二三百人出席,是題目入俗之故,把中心擠得水洩不通,常老師看來很喜歡這種題目,這使我想起515平衡療法的馬光武老師,他也是很愛讓人知道他對八字姓名學之類術數很有研究.

講得其實不是術數,也不是運程預測,而是講做人處世的老生常談道理,把相信自己會好運的信念,以自我實現預言(Self-fulfillling Prophecy--其實,所有涉及人的未來預測都帶有此性質)的方法實現.

基本信念是先要相信陰陽平衡,陰極陽生,陽極陰生,抱樸守虛的基本道理.當然,來聽的聽眾不過是想拿一些趨吉避凶的貼士,有幾多人會興趣這些,都是人之常情,亦無可厚非.

先否定了坊間十二生肖的預測,原因是太攏統粗糙,加上寫作者的修養,基本上,可信性很低.

並沒有交待他的推算方法,只說是在氣功態中得靈感.氣功是可以強法人的直覺與靈感,這點暫且按下不表.他說,現在全世界都按新曆慶祝新年,只有中國仍然慶祝傳統新年--其實中國人是同慶祝兩個新年,無論如何,新曆是全球大氣場所在,所以他在今年講明年運程.

據他所得靈感,明年有四種集體氣運:

一是和合氣(人際關係強化,衍生很多機會,但也帶來各式各樣的人事糾紛).

二是凌生氣(人人上進,努力提升自己的健康事業經濟家庭,但也帶來人與間的惡性競爭,樂極生悲).

三是財氣(個人與社會財運順利,但能否行運,視乎理財之道).

四是災禍氣(這是隱藏在前三種氣運當中的負面發展,要通過提升自己的智慧才能避開,人們常常只看到事物美好的一面,看不見隱藏背後的凶險,福兮禍兮,到災禍臨門時已經太遲.)

所以,他贈予聽眾五個趨吉避凶的要訣:

一是練藏(不要鋒芒太露,善藏的人常能獲得最後勝利).

二是無欺(做人要光明正大,童叟無欺).

三是慎口(明年說話與飲食俱要小心).

四是開解(冤家宜解不宜結;聰明容易糊塗難).

五是布施(做善事是講求修養,不是著重形式,這與道家講的無為功德相通).

作為氣功師,最後還是不忘提醒要努力練功.

這些做人道理對大家有沒啟發性,便見仁見智,無論如何,在這裏祝大家新年快樂,幸福健康!

覆各好友:

Venue:下周四周五比較忙,周四周五吃午飯較好,電聯地點,去茶具文館好嗎?

方禮年兄:有時我會在想,究竟現在是禍是福,我做了十五年報紙工作,習慣了在假日也要工作.在港大工作的日子,假期雖較多,但因趙家苗出世,假期的焦點便放在她身上.我想我其實不是這樣住家男人,只是有時不由我選擇,我想現在我只是學懂了去面對與接受而已,但人生像一盒朱古力,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粒你會拿到哪一款,常有意料之外的事發生.

小白:請你開估那位你遇見的俊男是誰.

黛:多謝你的祝福!祝你新年快樂!

Rita(我的親妺妹):很多朋友知道你去了澳洲,都托我問候你.

馬仔:多謝你電郵來蘇民峰的狗年運程.

BJ:祝你新年快樂!遲了回覆,給你拜年!

吳可宜:一定會找你喝咖啡,祝永遠有歡笑.

Gloria:未覆你電話,祝願來年工作愉快,繼續美麗!奔波香港與廣州兩地,真為你辛苦.

趙開心:多謝你花時間閱讀這個網誌.

阿楚:讀經與持咒是我的修行功課,沒有其他活動可以取代,請放心.

修行人:你的觀點很有趣.


| 30-Dec-05, 8:01 PM | Diary | (457 Reads)

早上讀完第三十六遍地經,繼續持唸六字大明咒.

趙家苗到荃灣,與母親及弟弟飲茶.曾跟母親說不如在荃灣家煮食,因我懷念母親的三味家常便飯:南乳炆齋,蒸水蛋與潺菜豆腐湯,但母親說腳痛,無法站在廚房煮食,只能外出飲茶.

下午回港大,和徐詠璇大姐開個Informal Meeting,談工作與近況.傍晚,跟家苗母女去超級市場賣餸.

2005年還有一天便結束,感慨良多.最近一位朋友送了這幾句說話給我,可跟大家分享:假若我不好好愛自己,我便不能幸福快樂地生存.假若我不能好好愛別人,我的生存便毫無意義.

另重看徐克的"笑傲江湖",發現華山派有幾句練功口訣很有趣,做人亦可如此:氣浮如流水之不安,氣靜如高山之不動.心靜養氣.


| 29-Dec-05, 4:09 PM | Diary | (439 Reads)

早上,八點出門,去西貢放生,交通很暢順,我竟是第一個到碼頭的人.本來平日是星期三出海的,為遷就秀峰禪院http://www.subong.org.hk/大峰禪師,便改在今天.

昨晚還有點雨,今天天氣卻好到不得了,風和日麗,海面平靜,是出海的良辰吉日.

一行人等共八人租船出海,有大峰禪師明海師GraceTim,兩位秀峰禪院的師兄師姐和後者的姨甥.大峰禪師平易近人,是位很健談的出家人.(左為明海師,右為大峰禪師,發現螺殼中有寄居蟹.)

今次多於了兩盆蜆螺,放生的感覺,總是很好的.能供養出家人,和禪師一起出海,感覺也是很好的.

昨日盧永忠來電說左腳糖尿腳腫,今天放生特別給他迴向.Kiki家有喪事,也要給她迴向.

十一點幾回岸,我們到西貢一家泰國餐廳吃飯.下午回港大,鈕魯詩樓七樓裝修,我們暫時搬到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JMSC)旁的Council Chamber.

轉頭,去探去鈕魯詩樓九樓探FannyJanet等舊同事,見到Benny,介紹我吃一隻叫全靈芝的健康產品,據說九樓不少同事都有服用.

另,小白:你的Blog很漂亮,比我的複雜許多,但要先在Yahoo建立Blog才能留言,所以嘔吐袋暫時欠奉,只能送上祝福與鼓勵.加油啊!是行貨了少少,總之,收貨吧!Smiley

多謝Venus問候與捧場,你最近點呀?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還在原來的機構工作嗎?Missing you.


| 29-Dec-05, 3:43 PM | Diary | (371 Reads)

早上無事,下午本想回港大,但見街外湮雨濛濛,加上要給稅局寫信,出門一拖再拖,最後便打消了念頭.

傍晚,過海去Club O主持一個題為"什麼是真正靜心"的聚會,其實我是前天才知道要主持這個活動,消息十分突然,大抵是這個月我少上去Club O,他們先斬後奏,沒機會告訴我而已.大家咁熟,其實都沒有所謂.

本來,今晚要參加太太Wendy舊同事的聚會,結果我不能兩邊走場,其實我狀態未勇,Wendy也不想我出席.趙家苗跟了母親,收了很大堆禮物,開心到不得了(這是趙家苗的口頭禪).

Club O的聚會有十三四人,不多不少,這個人數最適合.一起主持的還有孔慶玲

在Club O通訊上的介紹文字很玄奧,雖不是我寫的,卻有一提的價值:真正的靜心其實十分十分簡單,就是真真正正的心靜——本來無一物,回歸到「一」,再變返「無」——“0”,Club O的“0”。那是怎麼一回事?怎麼可能?一試便知。空靈的境界一點也不神秘,沒有複雜沒有難度喲。)

什麼是真正靜心(Meditation)?要安靜的心究竟在哪裏?如何才能把躁動不安的心安靜下來呢?這些都是根本問題,但我不想把聚會弄得太玄奧,加上不太了解參加者的水平,討論只能點到即止.為此,我在"溫暖人間"寫了一篇文章跟進,但因雜誌仍未出版,暫不宜在此張貼.

我帶了半小時靜心,導引詞主要環繞如何去經驗虛空來發揮.

聚會結束後,一位眉清目秀的女孩,上來自我介紹,我覺得與她似曾相識,原來她便是趙開心,很特別名字,早前曾寫信給我,我卻沒有立刻回信.她很健談,似乎有很多話要說,對新紀元活動有很多體驗.很開心認識趙開心這位新朋友.

回到家已是十點半,有點睏倦.


| 28-Dec-05, 2:52 PM | Diary | (600 Reads)

早上,讀完第三十五遍地藏經.

中午和女兒趙家苗去西港城大舞台酒樓,和馬靄媛馬仔),小白彭志銘小彭),楊映波波波)和呂書練Mary)飲茶聚舊.小彭和小白先去了隔鄰鳳城,輾轉搞了一輪才能會合.

小白多年未見,留了長頭髮與小鬍鬚,穿軍褸,跟當年青靚白淨年輕記者,截然不同,小白文筆流麗,是男記者的異數.

明副風光:

想起小白,便想起當年明報副刊.

大概十年前,那段在明報副刊的快樂時光,那時明報老闆還是于品海,明副老總是黃偉文兄,全組有三十幾人,有自己的攝影記者,人腳一時無兩,合作過的有馬靄媛,蕭君紅,陳惜姿,謝志榮,小白,鄧明儀,張英姿,劉鳳庭,林雯茵,羅展鳳,潘國靈,曾凡,林震宇,江穎欣,潘麗琼,盧小瓏,黃寶恩,葉子青,潘穎姍,Clara,Fion,劉夏紅,李慧慧,方禮年,黃夏柏,楊映波,顏美鳳,唐嘉碧,余若枚,梁廣福,徐振國等,林超榮的太座屈穎妍也曾到此一遊,相當熱鬧.名單或有遺漏,唔好意思.

這些同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文字能力很強,獨立性高,跟今天再踫見的記者,不能同日而語,今天雖有一半離開了報紙工作,但多能獨當一面,兼很presentable.像小白,便曾獲女作家西茜凰選為百大俊男之一--一笑Smiley

如今想來,我們是香港人文主義副刊記者編輯的最後一代,在所謂快樂時光,每天出版八大頁,有專題與人物訪問,和各式生活題材,專題與人物訪問是大家表演的時候.

這樣的日子大概維持了一年半左右.跟著明報老闆換了來自馬來西亞的張曉卿,副刊由相對獨立的部門,被收歸"國有",分成兩半,另一半由馬家輝兄負責,推出參考台灣報紙副刊的世紀版.

同時,蘋果日報創刊,香港報業進入新時代,不久明副也被管理層指令要走蘋果路線,放棄人文傳統,走消費主義路線--我不是反消費題材,只是反對獨孤一味只得消費題目,其中還有不少是鱔稿--寫作能力較強的副刊記者陸續離隊,不少轉到或返回壹傳媒的陣營.

明副後來是非極多,我在九七年底病了一場,回來再呆了一陣子,終於在九九年告辭.緣盡了便人散,也是正常之事,今天,我們仍經常聚面,在不同領域互相支援,繼續努力.

言歸正傳,和小彭等談世貿示威見聞,發覺原來一人有一個世貿故事.小彭提議我趁此空檔,該整理兩本書,一本關於心靈體驗,一本關於印度靈性老師.我想是好提議,說給我一個月時間去把這幾年寫過的文章整理.

西港城大舞台酒樓下午,原來有下午茶舞時段,舞客不少,我們看得津津有味.

我們兩父女多謝馬仔等眾友請我們飲茶.馬仔說我今天比較沉默,大抵因大家都健談,我能插嘴的時間不多,另方面是我仍覺疲累.

之後,我們在中環散步,感受一下聖誕節的剩餘氣氛.跟著回家.(左起:波波,呂書練,趙家苗,我,小白

氣功課筆記:

傍晚我去灣仔練習如意氣功.今晚只有十三人來上課,人少反讓練習空間較寬敞.帶功的戴老師教了一套排毒功,所謂一套其實只有一式,是利用來回推拉動作帶動身體的氣感.跟著練補氣培元功,是站樁功,也是得幾式,主要還是站樁.

戴老師說氣功其實不一定要有很多複雜招式,愈練習便愈簡單,關鍵不在招式,而在練習的功夫與時間.

同一動作不停練習,是以脈衝方式驅動氣感,把信息灌注入身體,所以重複性重要,向身體灌注同一信息一百次,最初可能只有一兩個信息被接收,要日子有功,身體才會接收更多信息,從而促進身體的變化.

說法聽來言之成理,這也解釋了為何我們要不斷重複同一個或同一組動作的原因.同時也解釋了持咒的功夫究竟用了在哪裏.


| 26-Dec-05, 7:10 PM | Diary | (421 Reads)

中午,和李超倫夫婦,懿華,蕭女,去數碼港周莊水城鄉吃飯,雖然我非吃淮揚菜專家,但只覺水準一般,並無驚喜,我最喜歡吃的賽螃蟹,口感很弱--在香港很難找到好吃的賽螃蟹.

其龍井茶跟廣東茶樓雜茶沒有分別,沒有茶味.茶尚如此,其餘可知,甜品酒釀丸子則還算可口.

蕭女是信興高層,帶我們一遊其陳列室,我對其中一款可做酸鹼度不同水質的濾水器,頗感興趣.李超倫則帶我們一遊數碼港媒體中心,數碼港建築古怪,空間運用欠合理性,古靈精怪,是董建華時代留下的大白象,貽笑大方.

邱文華兄來電郵說,我雖然常沒胃口,但日誌中關於飲食的竟然不少,觀察力真強.

或許,飲食男女,俗世凡夫,離開了食,便缺乏話題.食,也是朋友關心我的表現,當我還是好人好姐時,我茹素十五年,吃盡天下素食,雖沒有什麼飲食心得,卻喜歡吃泰國菜和印度菜,菜都是味道較濃的菜種.


| 25-Dec-05, 7:25 PM | Diary | (375 Reads)

早上無事,下午也無事,掃除家居.中午由我煮飯,蒸了母親給的臘腸,炒生菜與芥蘭,番茄芽菜湯(由罐頭湯打底--一笑).傍晚和趙家苗去公園做少少運動,回程去買餸.妹妹Rita從澳洲打電話來報平安.

你可以說這是個非常平淡的一個聖誕節,毫不聖誕的聖誕節,沒有出門,沒去看燈飾,沒去派對,連酒店聖誕大餐也欠奉.

昨晚沒去望子夜彌撒,十點鐘帶趙家苗去港大對面聖安多尼聖參加悔罪儀式,聖堂搞搞新意思,用中樂伴奏.趙家苗在此祝願大家節日快樂,心想事成!

去年聖誕在醫院渡過,天氣奇冷,平安夜連護士也閃人,只有兩隊義工來報佳音,但惡劣心情使然,反嫌其擾人清靜.今年算是很大進步.

另:多謝Bernadette來SMS讚賞星期日明報的拙作,過獎了,久疏戰陣,塗鴉之作而已.

方禮年兄:言重了,若能予人方便,何樂不為,經典粵語片"可憐天下父母心"有句:"這個世界有什麼問題解決不了,都是你幫下我,我幫下你."歡迎你把我的網誌告訴別人,人總是愁寂寞的.


| 25-Dec-05, 2:58 PM | Works | (565 Reads)

今天我在星期明報有一篇文章,周五晚寫得急,見有些錯字,多手做了改正,此為修正版. 

尋找七十八歲香港人 

記者:誰是七十八歲老人?是你?你真的是那個在報紙賣廣告,問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普選的那個七十八歲的香港人﹖

老人:你不信?以為我是冒認,冒認對我有什麼好處﹖

 (閱讀全文)

| 24-Dec-05, 5:14 PM | Diary | (413 Reads)

是日在家,早上看書,下午電腦寫日誌,收拾屋企.

平安是福,祝願大家聖誕快樂!多謝大家一年來的關懷與照顧!


| 24-Dec-05, 3:22 PM | Diary | (499 Reads)

早上,幫醫學院學生考試,做病人樣本,給應考學生檢查.負責聯絡的醫生除鍾浩宇醫生外,還有一位姓曾的醫生,是特首曾蔭權的兒子,是個肥仔,兩眉間有直紋,大抵是多皺眉頭之故,說話嘴角有不自覺微顫,但態度禮貌可以.

來考的是一個叫阿儀的女學生,高瘦,以手檢查腹腔時,發覺其手冰冷,應是緊張之故.考試約三十分鐘.

是第二次做病人樣本,不是人人合做,因要與考生對話,太老的病人昏昏沉沉,聽覺不靈,檢查時可能問非所答,又兼要有一定複雜的病情,不然學生無事可問.也不是人人願意,有時病人心情不好,會嫌麻煩.我不是說自己偉大,只是想給醫生賣個人情.

完了後,頗覺無聊,竟然不願立刻出院,讀完第三十四遍地藏經.

午飯後,大家姐Eliza來探,她在三個月前換肝,現在出現藥物反應,整張面浮腫變形,以口罩遮掩,但人飽滿樂觀了.半年前,在街上踫見她,人既乾且黃,加上與家人不和,生計難為,叫人非常擔心.

如今,她說與丈夫正式離婚,綜緩申請獲批准,在銅鑼灣租了一間房,又在教會服務.一般換肝要最少等候兩年,但她只用等了三個月,說神沒有離棄她.聽了我很是感動.

之後,她陪我出院和取藥,願上天照顧這位不肯自我放棄的女士.

回家,Wendy趙家苗去學琴,收拾書房.晚上去上如意氣功課,有二十人上課,半堂是唱歌,節日中讓大家散散心,這個月只有幾堂可上.

回家,為明報星期日版寫了一篇關於尋找七十八歲老人的稿,一點睡.

左邊PCN出尿很濁,有點擔心,又要聽天由命,但大致情況較前改善.

覆Jenny與黃卓文師兄:多謝意見,Jenny請電郵蘇民峰的生肖預測來看看.

我讀生肖運程書,純然因為在醫院無聊,讀完信報與壹週刊兩本我唯一有興趣購買的報刊後,便無書好讀,才買李居明的書來看,聊博一粲,多年前認識李居明,所以每年都會看看他今年又寫什麼,其他的生肖書我極少買來閱讀,都是junk books,其中預測,是雜碎,不足取信.

我基本上是不相信生肖流年預測,因為太粗糙簡單,如果相信,便是侮辱了自己的智慧.我曾經花了很多心機研究手相面相,但今天已停止了,因為追求目標己改變了.

如果拿一般生肖運程書,跟了凡四訓比較,層次深度當有雲泥之別,就算前者滲入導人向善之類的信息,仍蒼白無力,只屬陪襯的老生常談,一般不是滲入粗糙的心理學,便是鄙俗的所謂佛道要理,但都是老生常談,並無洞見.

李居明一類--香港暫時亦只有他一家--卻是一個內容層次複雜許多的現象,集命理術數風水宗教心理品牌廣告傳播出版產品設計,不像其他術數師是個體戶,要倚靠電視出鏡來維持知明度,但論影響力/破壞力(如果有的話),因李的精緻包裝,亦相應增大,所以作為文化現象,有一定的研究價值.它跟一些所謂現代化了的宗教傳播,我覺得其實是銀圓的兩面.

說去研究,似乎太嚴肅了,我其實是八卦居多.無謂抬高自己.我讀書很雜,什麼狗屎垃圾也有興趣.


| 23-Dec-05, 3:12 PM | Diary | (349 Reads)

是日冬至.早上在醫院發呆半朝.

十一點幾回家度假,只戴有框眼鏡出街,沒戴隱形眼鏡,看的世界有點變形.先去荃灣愉景新城和母親與弟弟建華飲茶做冬.見母親走路似較前辛苦,擔心,但為了不讓她擔心,在她面前我不談病.姐姐去了瑞士,妹妹去了澳洲,我沒法出門,只有我們兩兄弟來陪母親.

當巴士站站長的弟弟說,世貿會議期間,交通大混亂,為了不與已經怒火中燒的乘客爭執,最好方法其實是--閃,否則他們會把怒氣遷怒於你,又有些要求是不可能的,如要求巴士公司在封路上提供特別巴士服務,路封了,只有警車才可進入,除非你搭警車...

母親臨走時送我一大袋嫁女餅與臘腸,是慈母心意,離去時,她又總喜歡不斷回頭看我.想起朱自清的"背影",心有點沉重.

朱自清曾教我的中學老師王老師,王老師曾於下課後教我中文寫作,跟朱自清算有點淵源.

回家,買了粉麵三文治給家苗母女.晚上一家人在家中吃飯做冬,由妹仔媽咪煮,雖是吃素,但熱騰騰的飯餸,在一年將盡的冬夜,我已十分滿足,象徵一年的艱難與飄零又過去了.飯後還有蕃薯糖水,是一年來吃過最美味的東西.

十點幾,返回瑪麗醫院,外面不算太冷.抵達時醫院很靜,靜得像雪凝了的藍月.


| 22-Dec-05, 8:24 PM | Diary | (584 Reads)

早上仍在醫院,燒退,無事,讀"天師道二十四治考"一書,對東漢至魏晉的道教文化,太平道與天師道,多了認識.中午無人來探,午後下樓買報紙(信報)雜誌,飲品與牙膏之類.

順手買本李居明狗年運程書,今年似乎較往年為厚,讀罷,果然仍是包裝之星,死都拗番生,大半是自吹自擂的廣告,不是推銷風水物品,便是推銷書籍,只是撰稿員文筆較其他同類書籍流暢有趣,Gimmicks玩得較高明,風水物品較精緻,讀來始不覺難頂.

明年又犯太歲兼凶星匯集,總之唔死一身潺,諸如此類.

李居明借佛教(東密)包裝--對其宗教修為不予討論--表面好像是書房派類術數師,但細讀其著作與文字,仍是粗糙,無傳世價值,實質是較精緻的江湖派之流.

當然,清代至民國的書房派Vs江湖派二分法,到今天已經過時.

下午三點半開始輸血,一包,至八時許,無聊,不知不覺把該運程書讀完.

傍晚Thomas來送飯,感謝,Kiki後來,帶來磨菇湯和蘋果批.晚上無事,斜對面林伯收了聲,或因不能小便,也可能因太累,始終是八十歲老人家,實可憐也.

一宿無話.外面氣溫驟降.

深宵聽電台新聞:政府政改方案被立法--泛民主派否決,譚香文竟然成為新聞焦點.對這宗新聞,老實說,我不懂解讀分析,但心有哀傷感.


| 22-Dec-05, 6:39 PM | Diary | (336 Reads)

早上無事,燒未退.中午,吳可宜來探,帶來薑汁咖啡和香草磨菇批,很可口,可宜永遠掛面的可愛笑容,最能融化病房的冰冷氣氛.

兩點,忽然肚痛,或許是因為幾天沒吃什麼東西,忽然多吃了之故.

兩點許,May來探至四點,要坐在病房外,她帶來花膠栗子湯,感謝!惟肚痛未止,無心傾偈.

下午,燒退,但血色素似偏低,只有8.4.

醫生鍾浩宇來巡,要求周五早幫手醫科學生考試--做病人樣本,上次幫手,兩名學都得高分.舉手之勞,所以應承了,但要多留院一兩天,也沒所謂.

晚上,Thomas送飯來,但即離開,要送其兄往機場.

晚上,斜對面床姓林老伯(後查知原來姓繆)做完前列腺手術回來,似乎非常亢奮--只局部麻醉,據說手術中途忽然坐起來,質問醫生在做什麼,不安於床,醫生只好中止手術--要動手拆除鹽水喉管與清洗膀胱喉管,所以給護士綁著雙手綁在床上.

林伯便開始為爭取自由的三十六小時漫長抗爭,如愚公移山.他的抗爭方法,是不斷高聲向周遭的人要求商借較剪或小刀,剪斷綁著他的布帶,其不分男女,鍥而不捨的做法,當然不會有結果,只會告訴別人他精神有點問題--他有的是輕度老人痴呆症,本來值得同情,但他整晚大呼小叫,令全病房的人不得安寧,便不能原諒.

不管怎樣,難捱的一夜終於過去.我的噩夢過去了,特首曾蔭權的噩夢才剛剛開始.不過政府的政改方案泡湯,己是事先張揚的殺人事件,小市民能做的,只是看著事件如何發生而已.

這幾天,在相對的沉默中,靜觀周遭的人事,思考了很多問題,有宗教的,有政治的,有其他的.


| 22-Dec-05, 6:11 PM | Diary | (321 Reads)

早上,讀第三十三遍地藏經,隔鄰房間裝修,噪音惱人.

近中午時份,調回泌尿科病房,床號又是上次的三十三號床,近窗.一年來未少有機會給分配可正面看到電視機畫面的病床,奇怪.

下午三點去X光部,發覺是右邊管子脫落,要重新插管,雖局部麻醉,但仍要忍受幾陣錐心痛楚.我想大抵是東華醫院的姑娘洗喉管時,黏貼喉管位置不當,穿褲子時拉扯了喉管,令喉管脫離原位.今次負責的朱醫生態度比較冷漠.手術四點許完成.

今天整體感覺是彷彿跟這世界疏離,像某種過程到了最後階段.連Gloria雯茵談電話,也覺得有點疏離.

晚上,Thomas有事沒來送飯,許永耀兄來探,帶來熱維他奶等飲品及米粉,如雪中送炭,非常感謝.沉默地過了這一個晚上.燒仍未退,整天未有下床.


| 22-Dec-05, 4:52 PM | Diary | (347 Reads)

下午,兩點幾,吃過午飯後,疲累,本想外出去維園看看集會,但想小睡片刻,卻睡至六時許,起來,自覺在發燒,清理電腦中的垃圾檔案後,再收拾用品衣物,九時許,乘的士往瑪麗醫院急症室.

本非急病,奈何這是唯一有效的入院途徑,不然,要從街症進入,便費時失事,這是香港醫療制度之設計,非個人意志可以更改.

周日急症室比較冷清,毋須輪候,幾近直入醫院,但始終入院的感覺並不好受.入院的路線圖是這樣的:先由急症室渠道進入,當然你必須有某種符合急症定義的病徵,如PCN閉塞令腰痛難忍,或同時發高燒,或血色素偏低,非立刻入院不可,若病情太輕的話否則你可能會被要求去看門診或私家醫生.如果遇上求診人多,你可能會在急症室呆上幾個鐘頭,不過PCN閉塞,是一種典型情況,通常會得同情.因為,若問人間最痛是什麼,一是男人小便不出,二是女人生仔--一笑,是苦笑.

過了急症室這一關,你會給安排至分流病房,我常去的是D5 Ward,在那裏會先量血壓體溫,填身體狀況問卷,這是基本程序,之後因應需要,會驗血,照X光,吊鹽水,或做其他檢查,搞一大輪,要花幾個小時,再等專科病房的醫生巡房,才安排你進入專科病房,正式接受治療,所以雖說是急症室渠道,但其實也不是很急切,因此你必須有耐性.

所以,老馬識途,這是為什麼我會選擇晚上才入院,因為搞完這一堆,便差不多天光,正是時候醫生來巡房,加上早上較易有吉病床,轉房較易,一般不會熬至中午,便有機會接受治療,否則,你可能要在分流病房多熬大半天,還末能進入正題.

當然,最終還要看你究竟有幾急...背景資料交待完畢.

是日十時,到達分流病房之後的情況,大概也是這樣.今次沒上幾次的辛苦,只是心情十分無奈,轉頭又入院,便無法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故不開心.

冬至流年現象:另方面,想到一個多年發現的流年現象,就是每年到冬至之前十天,一年中若有未發生的霉運,都會趕在這段日子趕出閘般發生,把運氣信用咭轆爆為止.這了冬至,便是下一年運數的開,運氣咭重新開始.

年初,在西環第三街還一占卦盲人老伯,說我這兩年被病魔所纏,下年比今年還差,還暗示過不了明年.日子將到,且看老伯是否言中.


| 18-Dec-05, 6:51 PM | Diary | (362 Reads)

早上讀祖師懺.中午躊躇應否回醫院.三點幾過海去能仁聽陳沛然老師佛學課最後一課/半課.

回程五點幾,金鐘地鐵站出,步行至灣仔,想看遊行,但剛爆發大衝突,只見封路處處,滿街行人,警察如臨大敵,到盧押道無法前行,行回西環,才能截到的士回家.

整天心情忐忑不安.決定明天再入院.


| 18-Dec-05, 3:40 PM | Diary | (370 Reads)

早上無事,張翠蓉來電.下午三點出院.在水坑口一家上海麵店吃了一碗酸辣湯麵,是一周內吃過最熱的東西.

回家,Wendy家苗去了花墟,十一點幾才回來.

本想去參加崇光門口七點集會,奈何太累,回家不久,又發覺右邊PCN塞了,想到可能旋即再要入院,甚無奈,未知發生何事.


| 18-Dec-05, 3:02 PM | Diary | (362 Reads)

清晨給哭聲吵醒,是昨日往生的人的對面床位,另一老伯也往生,家人可能是女兒號哭不止.

我在另一角落為其唸數百遍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雖萍水相逢,也算盡一點力.姑娘阿嬸清理手法純熟,生老病死,在醫院中是例行公事.

隔鄰病床病人陳孫機先生,因肝癌復發擴散,今半身癱瘓,終日愁眉不展,暗自飲泣.有一女子早晚都來探病,用福建話說話不停,我初想有妻如此長舌,苦也.

但很來知道,女子與男人早己離婚,但如今仍細心照顧.男子說此話時忽然兩眼通紅,我對女子亦重此改觀,此是患難見真情,我們太容易先入為主給人判斷.我不知如何安慰陳生,只能唸經迴向.

這幾天,我也悲從中來哭了幾場.一次是為在電視新聞看到韓國農民三步一拜的遊行場面,一次只是因聽到陳百強的"漣漪",百般滋味在心頭.

是日退燒,下午去做物理治療,其實是做GYM,傍晚五點半盧永忠說來探,要為病床灑淨,但八點幾才來到,還先去錯了跑馬地東華東,都算騎呢.幸好東華對探病較寬鬆.盧十點幾才離去.

Thomas如常送飯.東華沒有七十一,餐廳購物也不方便.

Colee十一點送祖師懺來,放下便走,我已睡.


| 18-Dec-05, 2:39 PM | Diary | (713 Reads)

早上,天氣似乎寒冷.輸過血仍覺疲倦,因輸血期間發熱,有年輕醫生(Houseman)每隔一陣子來看我,所以睡不安寧.

因抗生素療程未完,仍要留院,但因病床緊張,中午調往上環東華醫院.出發前,吳可宜來探我,帶來熱薑汁咖啡與素菜卷,本來沒胃口,但也吃得滋味兼有溫暖感.她陪我坐救傷車轉院,又托她把給稅局的信帶回家,感謝.

轉東華醫院,即遇上同房另一角落有位老伯往生,家人哭泣.我在一角為往生者唸一遍地藏經,亦為第三十二遍地藏經.

東華的空間感跟瑪麗不同,床多,但房大,護士友善,但多化粧而身裁嬌小平胸...全房五十張病床,半滿,都是老人家多,有個老伯晚上不時有淒厲的叫喊.

東華的素食較瑪佳,有菜味.晚上Thomas如常送飯,大恩大德,無以為報.


| 17-Dec-05, 2:23 PM | Diary | (319 Reads)

這天發生過什麼事,不大記得清楚,需要慢慢重整,因持續反覆發燒,退了又來,終日臥床,神志不清,食欲全無.

最大的事,似乎是調床位至三十三號,稍沒之前清靜.晚上ThomasKiki來探.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