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Nov-05, 1:39 PM | Diary | (459 Reads)

西貢放生:

早上,往西貢放生,已有三數星期沒來.是日氣溫稍降,早上只有攝氏二十度,海面有煙霞與風浪,頗清冷,但出海與放生的感覺仍是非常好.

”放生友”召集人Amy返了大陸,沒來,阿May姐去了太極五行功的辟穀營,也沒來,但仍有六個大人一個小孩.

今次為崇山禪師http://www.subong.org.hk/dharma_talk.htm圓寂一周年,放了一條大魚,希望他承願再來教導學生.亦放了不少蟹與貝殼類.

十一點半回碼頭散隊.回家.

趙家苗因出疹,告了一天病假留家.

下午,去十醫聖壇"覆診",另約了Rocky上去.

近幾天,遇過幾位話不投機的人.

另:多謝陳蘊煇,呂書練,Sylvia Luk等問候,願大家健康快樂.


| 29-Nov-05, 6:09 PM | Diary | (486 Reads)

附近街道水管爆裂,家中沒水.無事,疲累,沒胃口,沒動力聽電話,不想思考,剪髮,洗PCN傷口,讀經,練功.

女皃趙家苗似出疹,Wendy帶去看醫生.


| 29-Nov-05, 12:40 AM | Diary | (627 Reads)

是日無事,如萬曆十五年某天,但不是歷史轉捩點,周日政改遊行能否潮起,是傳媒焦點,但我近日對什麼新聞也沒有興趣.

其實.豈止新聞,對任何評論,描述,記載,演譯,重寫,記要,點評,不管是談松花江污染,或太空人訪港,或佐治貝斯逝世,我都沒有興趣知道,只想耳根清靜,內心安淨.

因莫名的疲累,很多想做的事都沒有做,胃口不好,連電話不接,人不想見,決定不想做.

上午啫睡,下午回港大,四點半去接女兒趙家苗放學,和她去西環源記吃糖水.很久沒有接她放學.

晚上去上水彩畫課,今次畫河景.

去年今日,我油盡燈枯,入瑪麗醫院,人生面臨一次重大Paradigm Shift,如此,那樣,又一年.

一年後,我尚活著,浮生真的如夢,你我有幸在夢中相見,未醒時,你是你,我是我.一旦醒來,你是誰,我又是誰?


| 28-Nov-05, 11:18 PM | Diary | (738 Reads)

星期日補:

早上在金沙灣集體練功,沙灘因有礁石與暗湧,加是要買票或只准酒店住客進入,所以比較‘清潔與少人,但美中不足是管理處為"加強"服務,不停播放大陸流行曲,便做成聲音污染,也提醒我們這裏不是峇里島,只是大鵬灣.

十一點去一條專賣海鮮的一條街吃飯,海鮮餐與海味海鮮,與同枱同學的話題,我都沒有興趣,所以有點斯人獨憔悴.

之後,我們去附近觀音山公園上的龍岩寺採氣轉運.

龍岩是一塊巨石,據說非常有靈氣.石呈鷹嘴形,是千里來龍群山龍脈的結穴終點.人們在石前建觀音寺,寺內布置較簡陋與俗氣,似乎是近年重建的結果--這樣的寺廟,哪能逃過文革紅衛兵的破壞.

寺前寺內多和尚打扮與廟祝類的村民式男子,叫人看相祈福或購買平安符.這些其實均非禮佛活動,但動輒收費數百元,在中國遊覽寺院,隨時給搵老襯.

龍岩巨石上樹木茂盛,樹木盤根錯節,被視為金木相生(本來金木相尅)的奇異現象.因人們相信石頭靈氣迫人,集天地精華,所以是練氣採氣的好地方--如果不太接近民居,如果少一點垃圾,如果沒有人推銷平安符,如果沒有人打麻將...諸如此類.

如意氣功的老師帶領我們繞石三周練功,又按石採氣.只見人人神情肅穆,總之天罡護體,心誠則靈,希望能與靈石的氣基結緣,藉以袪病健體強身改運.

民間信仰有石頭崇拜一項,可上溯至石器時代,是全球現象.據說,外星人把一些在地洞中攀爬敏捷的猿猴的DNA改變,使他們對採石特別有興趣,協助開礦.後來外星人離去,猿猴進化為人類後仍沒有忘記崇拜石頭.

岩底有一山泉,據說可以治病.泉水出口水龍頭已經上鎖,不隨便可以取水.老師們為節省時間,一早準備了.師生集體向水發功,灌注信息.姑勿論是否泉水,學員都鄭重飲下.

我手按巨石採氣,忽覺頭暈,莫名原因,是靈石氣沖,還是體虛勞累所致?

之後郝老師再帶化瘤班同學約十人,在石上集體練功.

四點幾,起程返回羅湖,六點過關,人山人海,隨著人流返回香港.中途和同樣是膀胱有事的同學李劍平--四十歲出頭,但孩子臉,研究姓名學--談睇中醫的經驗.

七點九趕到官塘,趕及劉松飛主持等正準備離去,喝符水.

八點鐘回家,今天有種莫名的疲倦,是練功太多,還是體虛所致.回到家不及十一點便睡.(二.完)


| 28-Nov-05, 12:53 PM | Diary | (6694 Reads)

星期六(26/11/2005補):

因為集合時間地點是八點半在深圳羅湖海關出閘前,最遲七點便要出門,所以六點半一醒來便倒瀉籮蟹,結果帶了兩對鞋和兩條長褲,卻沒有多帶一件衫留星期日穿.這正好反映我的精神狀態.

人生每到這種紛亂的時刻,總會自問:為什麼要這樣勞碌?當然,勞碌有時也是樂趣,要這樣安撫奔忙的心.

山長水遠九點才趕到羅湖,沿途人擠,沒有坐位,站了一個小時很累,這些俗世的苦是避不了,出閘後見郝老師等拿著一張小小的紅色上書如意生活營的三角旗,在人群中等候,在一百個參加同學中,只有我共六個人遲到.當中有一母二女,不跟人打招呼,又是一種典型的香港式冷漠.

眼前只見人多車多,四處都是一種中國式嘈雜.我們沿著行人天橋走到停車場,郝老師見我拿著兩袋行李走在最後,便替我拿一袋.

郝老師:

郝老師是如意氣功中心的老師之一,全名好像是郝文軍,負責帶似乎是棘手的一班--化瘤班,因為學員常見愁眉苦臉,帶功老師要像個開心佛,才能化解當中的病氣.

他有典型的內地人樣子,四十歲或更年青,剪陸軍裝頭,笑時瞇著眼,像個淨面羅漢.他跟Dr Rose有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說話永遠正面.每次我告訴他膀胱不舒服,他總是說那是是好轉前的氣沖現象,問我每天有否站摏練功,然後又教我一兩招應付痛楚的方法.

郝老師說他們沒有宗教信仰,只信相氣功.這種唯物主義式口脗是目前中國氣功的主流,人人都要跟法輪功劃清界線,另外,在科學主義當道下,把氣功從傳統宗教(如道家與道教)脫離,亦是可以理解的.

當然,賣花讚花香,郝老師說,他帶功多年,認為氣功治病能力最強.

當然,氣功毋須與宗教掛鉤,正如道家不等如道教,也並非宗教.

兩個月前,大學時低我兩班的同學陳善美來電,推薦我去練一種叫如意氣功的氣功.她盛意拳拳,加上很久沒見她,便即管一去參加推廣活動,原來她並沒有練習此功,只是想讓她的母親去練,但陳母似乎並無興趣,反而對我為何不做手術更表關心.

其實,這一段日子,不少朋友給介過不同的氣功,早前如不歡而散,要求我一天練功八至十小時的太極五行功http://www.wishasiapacific.com/)我覺得這種練法未免有點笨),後來又跟一位叫張斌的中醫學過大小周天(我原本是去求醫,他卻叫我去學氣功,很無厘頭,後來我想是他並無醫我的把握,這是題外話).之後,我踫見蘇明達,他介紹江妙音Alice給我認識,江介紹我去練大套叫515平衡操的健身操--發明者馬光武老師強調它不是氣功,到今天,我每天仍有練習,但這操法變化不多.

Michelle Wong:

對我亦師亦友的Michelle Wong,除了是奇難雜症過來人與中醫師,認識不少隱世醫術外,也是氣功專家,她曾給我傳功,懇切希望我能自我發功氣基--self initiation,毋須外求.

她現在在黑龍江實習,但在內地仍四處給我找尋可供求醫的門路,那種這咫尺天涯的關切之情,叫我覺得人生有此紅顏師友,夫復何求!

起初,我對如意氣功興趣不大,只是它的中心在灣仔克街,交通方便,便姑且一去.其實,我是被郝老師的笑容所吸引,長期療病需要某種沖喜--那未必是長篇大論的勵志說話,或權威型"你必會病好"的指令(除非是來自神),而可能只是一個眼神或笑容或手觸撫摸,便令你如釋重負.

就是因為郝老師的笑容,我想反正有空,不如試試看.這中心分功比較仔細,沒有像其他氣功班,把醫病與非醫病的學生(有不同的練功要求)混在一起.

這裏,把純為醫病的學生都編入"化瘤班",這對大家都有好處.我參加Art of Living http://www.artofliving.org/ 的活動,我是"唯一"的病人,雖然其他人都待我很好,但我是另類的感覺始終叫我不舒服,所以,我後來沒有參加他們的活動.這個原因,其實應該告知亦師亦友的AOL的老師--也原是朋友的Sylvia Luk的.

半年來,我還接觸過香功(Club O周兆祥兄帶功),智能氣功,又上過一個自稱是李小龍師兄弟的郭南和的氣功工作坊等...,只是認識,並無上課練習--同一時間最好只練習一門功法,除了要專注外,生也有涯,每天亦沒有時間做這麼多事情.

對太極五行功的體驗:

這裏一妨一提太極五行功.

我參加太極五行功,是因為去年初經濟日報的麥華章麥Sir邀約傳媒與專欄作家與何斌輝老師飯聚而開始,今年初,我窮極無聊,收到他們開班的電郵宣傳,想起氣功治療,便主動報名,但他們給我免費(練功強化班與平日練功等動輒全數上萬元),大抵,如中心總監彭祖基兄所言,目的是想我為他們多做宣傳.

但我的為人比較慢熱,我又已不在傳媒工作,叫我推薦沒有經過親身體驗,道聽途說回來的硬銷俗套,我是不會做的,你總要給一點時間讓我先了解一下.

我也不會因別人的三言兩語,便認某些是機不可失,不練便笨的絕世功法,畢竟這不是武俠小說的世界,沒有高人,只有凡夫;沒有奇功,只有苦功.

又如Michelle說:愈是說自己天下無敵的,你愈要懷疑.

今年二月尾起,練習了太極五行功兩三個月後,有一天該在灣仔的氣功中心的馮教練,來給說,說是中心趙婉君院長吩咐他來傳話的,認為我練功有三錯,以後不要來練.

三錯是:

一,每天練功時間不夠:中心要求我每天最少練八小時,如果能帶功入睡更好.(其時我每天最多練功五小時,距離達標仍遠.如果練足八小時,連同交通食飯如廁等時間,即每天要十幾小時練功,當然,為了治療惡疾,你必須徹底改變自己)但每天如此,我便沒有家庭與社交生活,

練功方式是重複聆聽兩張由何斌輝老師用普通話帶功的CD光盤,因以靜功為主,便可以單聽CD,降低成本,但長期如此,我覺得有虛無感,練功如洗腦--當然這其實是技巧竅門之一,但不適合我的性格,今年三四月我正處於人生最低潮,練功中情緒湧現,非常辛苦,飽受貧血與尿頻的折磨,又要接女兒上學放學,我正需要別人諒解與支持,而不是這樣那樣的Dos & Don'ts);

二,我練功不專心:連續呆坐幾小時在中心的暗室聆聽CD,有時的確很悶,我有時會看看電話誰來過電,熟識我的人會知道我愛拍Snapshot之類的生活照片,又愛做筆記,加上疾病使然,常上廁所和情緒問題,所以我坐立不安是可以理解.中間因去了Art of Living的靜心營,沒有上足共六天的練功強化班(其實,我是不能忍受連續六天跟一百人在六國酒店Basement闢室練功的擠迫感覺,那時我情緒問題).

三,中心不想不練功不成功的例子:馮教練舉了幾個他們不准上來練功的例子(其實是更要幫忙的個案),認為我也屬於這類人,所以不要再來練功(我想:這個理由對我有點殘酷,但始終是宣傳手法惹禍,既然說得如此明白,我亦無謂自討沒趣,世上哪有免費午餐?做人要認趣,多練三天後,我便沒有再上中心練功,之後由於已有心理陰影,也沒有再練此功.)

我對趙院長與彭祖基總監等,並無怨言,如我站在他們的立場,可能也會這樣做,也感謝他們免費給我認識太極五行功這套氣功,也感謝麥Sir麥華章與Mary張瑪莉的關懷,期間我亦認識了不少功友.但我跟此功法無緣,也達不了每天練功最少八小時的要.緣盡人散,有緣再見.

後來有些曾一起練功的功友,為何不見我再上中心,我都沒有詳細說出原因.既然不受歡迎,與太極五行功的故事就告一段落,無謂多犯口業.

言歸正傳.來深圳的目的是到壩光紅樹林採氣,與明天去龍岩轉運.晚上在金沙灣酒店過夜.

星期六上午,因交通擠塞與司機不諳路程,幾經波折,終於抵達一處叫壩光的地方,離深圳市約一小時半車程.

其他學員似乎對捉魚與海鮮餐,更感興趣,這幾天我本來打算茹素,對此皆無興趣,為此我也較沉默寡言.這裏風景不錯,大鵬灣海天一色--如果少一點垃圾與多一點環境保育,便更好了.

下午,兩天不停的練功活動開始.先在海邊練功,然後到紅樹林採氣,後者並無上百古樹,但感覺尚算不錯.如意氣功全部由老師帶功,不用聽CD,除了老師與學生之外,亦無其他行政職銜.

由於如意氣功以動功為主,所以最好由老師親身帶功.但學生之間,比較冷漠.親和度不及組織文化比較相近的515平衡法中心,在此按下不表.

晚上和翌晨,在金沙灣海邊練功,感覺最舒服.

因同房學員冼先生回深圳過夜,我儼如住了單人房.

但是晚睡不好,心絮不寧,或與終日練功有關,或因睡前喝了茶,或因在房中讀完第二十七遍地藏經,是房中有另類能量...(一,完)


| 25-Nov-05, 8:30 PM | Diary | (833 Reads)

昨天想起:原來有兩個星期沒有找過Dr Rose.她曾說我神出鬼沒.今天中午,便去找她.

十二點抵達她在上環的診所,見到Pricilla和新相識教國畫的陳素梅,前者氣色很好.我們談近期情況,Pricilla家姐在醫院昏迷,醫生說是紅斑狼瘡上腦,但Dr Rose說紅斑狼瘡不會上腦,叫Pricilla帶她兩歲幾的兒子去探姐姐,可能會叫醒她.

和Dr Rose談近期經歷和所得乩文,她亦嘖嘖稱奇,說她只會管醫陽病,陰病便要靠宗教力量與蓮姑這類人物.

她說蓮姑不是一般靈媒,她把收到的錢都拿去建廟,另她一早想退休去加拿大,但立刻病到五顏六色,再開工,便立刻冇事,即上天不准她退休.起初她沒有見過Dr Rose,但能跟她人說出其容貎與辦公室布置,後來她們約飲茶見面.冥冥中又組成了一個有趣的關係網.

Dr Rose說有些來找她的病人的奇難雜症,很棘手,她會提議病人去找蓮姑,用更另類的方法去治理,有時蓮姑的解釋叫人出乎意料之外,但竟又見效.

Dr Rose說有時病人拿著黃大仙簽文或道壇乩文來找她,久而久之,她對這些不會抗拒.我則說:真是一山還有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Dr Rose今次換了新藥,說新藥不會痛.

下午去官煻飛雁洞飲符水,踫見劉文傑,他是明報舊同事,現在在都市日報經濟版工作,他也是劉松飛主持的兒子.

之後,想回港大,但到堅尼地城時已近六點,便轉回家.

今天的確有點累,似有微燒,但探熱探不出.或許是在消業.

明天去深圳兩天,回來再寫.


| 24-Nov-05, 7:03 PM | Diary | (701 Reads)

早上九時半出門,去域多利道那邊的賽馬會診所洗傷口,自前天出了瑪麗後,兩邊傷口的紗布掉了大片,瑪麗D5分流病房的姑娘,因這不在她們的工作範圍,也沒有理會.

診所很多人,不少是來打流感針,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感

忽然想起很多氣功師都說其功法可以對抗流感,這是很難驗證的,大家都向禽流感抽水擦咭,但也真想看看若果禽流感真正爆發,哪家功法管用--大吉利是.

賽馬會診所的姑娘很好人,給了我不少護理傷口的意見.洗傷口是很貼身的活動,誰細心誰大意,是即時感受得到的.

十一點,才能趕去牛頭角找蓮姑.今天是除日,是除病關的日子.原本約了十點九,但以上次經驗,必然遲到,但也盡趕.

抵達時,有兩瘃家人與兩位婆婆和一位年輕人,連我共十人.

我帶了五個蘋果,給蓮姑作法(請問觀音菩薩),她問我是否病了一段時間,因為她發覺我不只要過一關,而是有多關要過.

她又問我是否經常不夠血,和晚上睡不好,我答是.她撿出合用的符籙燃著,然後在我身上作法,身轉四周後,她說:病關已除,你之後各種事情都會較順利.又說我毋須再來,回去看叫你來的醫生便行.

離開蓮姑處,我去淘大花園一素食店吃午餐,之後去官塘裕民坊飛雁洞找劉松飛主持,起初我不知道他叫我上來的目的,但因曾發願只要是祖師召喚,我必會盡心盡力.原來是求呂祖恩師降符水,我必須親臨壇前叩謝,方能成事.

劉主持老人家都算用心良苦,他見過很多靈妙事情,今次一心要求祖師醫好我.

完了後,我過海回港大,同事Kiki等仍未下班,坐了半小時,發覺冷氣空調太凍,我似乎有點發燒,沾寒沾冷,腰背又痛,心中有點驚慌,擔心發炎.

回家後,發燒繼續,吃了必理痛.劉志賢給我送飯,十分感謝,但我不想吃肉,也沒太多胃口.

九點許便上床睡,兩點醒來,燒似乎已退,之後斷斷續續睡至天光.

一天經歷多種事情,心有點累.


| 24-Nov-05, 5:33 PM | Diary | (570 Reads)

呂書前天練來電,說看了我的網誌,發覺我異常忙碌,非常出奇.

像Esther,也來電郵,言下之意認為我忙得有點不正常.

或許我是香港最忙碌的病人--當然根據四忘原則(忘記病情狀況,忘記負面的診斷評語,忘記練習進度,忘記自我),我毋須時常把自己定位標籤為病人.

像昨日,我早上離開醫院後,竟然想去西貢,的確是遙遠了些,之後去麥當奴道,其實是順道回家.下午去大角咀塘尾道雷生春樓對面的十醫聖壇,最初我也覺得無謂.但劉松飛主持提醒我昨日是十醫聖日,最好來向十醫聖問病.

十醫聖即十位中國歷史與文化上十位專門醫病的仙佛與名醫,如藥師佛,神農氏,扁鵲,華陀,孫思邈等.

昨日"值日"的,醫聖孫思邈.來壇的人有三十幾人,在一輪儀式與問事之後,終於等到問病時段,問病者毋須填表或宣講出心中問題,更沒有人為你把脈,飛雁洞的師兄跟我亦不熟識,對我的情況幾近一無所知.我們只須跪在壇前,醫聖便會降乩.

降下來的乩竟跟我的病情脗合,連我不願說明的隱疾,也直接指出,不能不叫人大表奇怪,也覺得十分玄妙.我雖然已有多次扶乩的經驗,但對今次的乩文,也目瞪口呆--我正在思考應否把它公開.

孫醫聖還開出藥方,其中有洋葱水一滴,我以為是真的要去搾一滴洋葱汁,劉主持說藥是象徵性,主要是早晚服用的法水,在供奉時已把意念灌入.今次算是開了眼界.

你說我迷信或是心誠則靈也好,但我還是很乖地完成了各種指定動作.


| 23-Nov-05, 9:26 PM | Diary | (656 Reads)

清晨兩點,家人已睡,我忽然扎醒,發覺左腰部脹痛,是左邊的PCN(尿喉的一種)--朋友多不察覺,右邊的無碍,心中非常不安,而且脹痛愈加劇烈,便忍著痛楚,收拾行李,去瑪醫院急症室.對為何閉塞,我摸不著頭腦,想起入院,又可能要留院多天,覺十分無奈.

下街截的士,截獲的是早前同一天在數碼港回家搭過的同一輛的士,司機名叫區國倫,我們對此都嘖嘖稱奇.

深夜一個人入急症室的滋味,一點也不好受,況且谷尿的壓力叫人坐立不安.天氣有點清冷,急症室的氣氛又叫人不安.幸好今天求診者不多,我很快便被安排去D5分流病房.病房內病人不多,但有個很嘈的老伯.

姓黎的年輕Houseman嘗試用鹽水打通PCN,但不成功.我因脹痛無法入睡,連唸經持咒也乏力,非常徬徨,忽然想到:去廁所--其他地方有人,向當天/呂祖恩師叩了九個頭,求恩師救命,如果能捱過此關,PCN暢通,我什麼也肯做(這是一個頗重的願).

返回18號病床後,因太疲倦睡了,一刻鐘後忽然坐起來,把PCN駁口拆開.這是幾近無意識的動作.發覺一直無尿的小管竟有尿湧出,接駁零件則有個別閉塞,但很快弄通.大喜過望,腰部脹痛感覺亦消失.一個月前上一趟,要捱了大半天,翌日下午三時入手術室做手術換喉.今次竟然自行暢通,有驚無險,幾近不敢相信.

到此,我便在心裏向當天說:"祖師,我真心佩服.你把我這個多心的人收服了."說完此話後,便睡著了.時為清晨五點幾.

七點半,泌尿科的王博偉醫生來看我,認為我的PCN己暢通了,毋須留院,可以回家.

我實在太累,再睡至八點半,忽然想起似乎還趕及去西貢放生,上週因入了院,沒有去.我其實還未瞓醒,竟然以為可以趕及,結果去西寶城門口搭官塘小巴時已九點二,到十點我仍在牛頭角.船不等人,最後始終趕不及.在屏石邨找早餐吃,才發覺自己沒有胃口.

打電話給Melody Mok,說有時間可以去見八十幾歲的恰美寧波車,在麥當奴道二號酒店,便搭地鐵轉的士前往.

恰美寧波車和藹可親,說沒有帶藥來,傳了我藥師佛心咒和給我加持,提議我在寺院供奉一襲天馬旗.

之後回家,下午還要去飛雁洞十醫聖壇,又有新經驗,但今天太累,日記明天再續.


| 23-Nov-05, 1:03 PM | Diary | (469 Reads)

怨氣日重:

達賴喇嘛的上師多竹千仁波切說:
 
儘量告訴其他人持誦六字大明咒而且要到達百萬遍並回向

 
因為這次禽流感人心惶惶

 
中國大陸已宰殺六百萬隻禽鳥
 
這股怨氣非常的重

 
往常仁波切作超度可以化解

 
但這次的夢兆很不好,全世界都會受到災難
 
他希望我們趕緊持誦---------為眾生也為自己
 
稍後國際竹巴出版社網站會刊載此則消息

 
請大家互相轉告


| 22-Nov-05, 2:40 PM | Diary | (502 Reads)

早上,讀第二十六遍地藏經.

妻Wendy 要投訴花旗銀行,因銀行職員來推銷投資計劃時,事事皆能,到Wendy落踏時則不能deliver,還給她面色看.Wendy自覺不是小投資者,不會任人宰割,便向銀行投訴,順便告訴傳媒與警方.

警方只想息事寧人,Wendy曾向商台何良何亨求助,回覆是口講無憑,不受理,壹週刊並無回覆,皆叫人失望,但東方日報記者則表現積極,理應給了對方壓力.

連日來銀行高級職員多次來電,Wendy見招拆招,當中理據複雜,不能在此細表,事件最後總算"解決”--今天中午雙方尋得一兩方可接受的方案.

經此一役,Wendy說對銀行服務質素,投資者權益與傳媒投訴渠道與效率,多了很多了解.另又說要感謝東方日報.

是日傍晚,香港大學的Mentorship Program http://daaosys.hku.hk/mentor-web/Index.action 在數碼港舉行今年的開幕禮.與港大負責傳媒聯絡的同事Polo合攝,我們曾多次並肩作戰.

另,BJ,李笑開與陳蘊輝幾位姐姐,請給我電郵地址,讓我回覆.可把電郵地址寫給:chiulf@sinaman.com

 

 

 


| 21-Nov-05, 5:49 PM | Diary | (1179 Reads)

我的十月初近照天氣轉涼之後,覺得更累.

網誌收到很多朋友的回應,有鼓勵,有提議,一時間未能即時全部回答,希望大家見諒.在起初階段,大抵會是這樣,也多謝大家支持.

或許,像邱景華兄說:香港人其實都很忙,未必會每天都會來看你的網誌.

這一點我也明白,很多事情都是受制於五分鐘熱度規律,我寫日誌的原因,也不過是讓我跟朋友的距離拉近一點,目的很私人,並不是要搞什麼大計劃.

今天,趙家苗學後賣物會後放假,中午帶她往牛頭角,找一位叫蓮姑的靈媒.蓮姑面尖鼻尖,面有紅光,個子不高,但有種氣勢.找蓮姑的緣起,是Dr Rose介紹提議,但我拖了兩個月才聯絡.

蓮姑的會客地方,門外寫著蓮姑宅,很直接,客廳掛了多張蓮花圖晝.

她通過觀音菩薩查找我的情況,說我的問題不是因為有冤親債主纏身,純然是因為命的問題,命中有病關要過,關過了便病除,提議我在除日再來作福.為求心安,我亦預約了時間.

趙家苗第一次看見靈媒作法,嘖嘖稱奇,是她的新鮮經驗.

今天其實很忙,差點忙記了給"溫暖人間"(http://www.buddhistcompassion.org/)寫稿,跟飛雁洞劉松飛主持的約會便爽了,心中過意不去.


| 20-Nov-05, 6:25 PM | Diary | (453 Reads)

中午,去IFC的千兩迴轉壽司,跟剛上完主日學課的Wendy和趙家苗會合,還有家苗同學槃樂瑤和她的媽咪.今天,沒有多大食慾.

之後,我一個人到觀塘飛雁洞.在地鐵站附近麥當勞會合Rocky和他的太太.Rocky是在Dr Rose處認識的朋友,身體也有事,對扶乩有興趣,便提議他來參觀,都算是有緣.難得的是他的太太對他的體貼與支持.

大概等到五點才開乩,洞址內仍是人頭湧湧,人多總叫人易覺累.

開乩時我問了兩個問題:一是應否做手術?(答覆是要多搜集資料才作定論),二是何時可除下PCN?(答案是先把應承了的事做了才說).

Rocky的乩文是他的私隱,大概是叫他不用害怕,只要多積福行善,病情便會改善.

我和Rocky都不獲濟佛(濟公活佛)接受開乩,做了其他該做的事後,我們便離去.長途跋涉回到家後,趙家苗已經睡覺,我也非常疲累,主要是精神上的疲累.

回程途中,一位叫阿德的新相識朋友--在Club O聚會認識,打電話來,認為從我在講座中的談話來看,我缺乏治療方向.

我本不喜歡用手機講長時間電話,但還是談了半小時,講完電話後,有點頭痛,但無論如何,多謝阿德的關心.


| 19-Nov-05, 5:32 PM | Diary | (507 Reads)

今天有涼意,穿露趾涼鞋會叫腳趾著涼.我穿涼鞋不是為了灑脫,而是為了方便去廁所.

早上覺累,可能因昨日操勞.十時,去域多利道舊屠房對面的賽馬會診所洗PCN傷口,什麼是PCN?今天未有時間解釋,留待稍後日子.

然後,趕去列提頓道聖士提反學校,參加女兒學校的賣物會日,人山人海,非常熱鬧.逗留了一個多小時,然後和妻Wendy一起送女兒趙家苗往北角,參加香港兒童合唱團的課,至三點半回家.晚上,再帶家苗往荃灣,跟母親等兄弟姐妹吃飯,是姐姐生日.因時間衝突,其他活動,如去能仁書院上課便去不成.在知識與親情之間,我選擇了後者.

身體的不自在感覺,仍然未改善,昨晚問如意氣功的老師,他教了我幾式強化通氣的式子,且看管用與否.

邱景華兄來電郵問我是否沒再練515平衡操http://www.mgw515.com/,其實我仍爭取每天練習,只是近期因種種原因,沒有去參加他們的活動,像今天的聚會便又沒有去,這一點,看來要慢慢解釋.


| 18-Nov-05, 4:51 PM | Diary | (529 Reads)

今天無特別事.早上如常做功課--讀地藏經一遍.身體仍有種種莫名其妙的不自在感.

早上,女兒趙家苗燒已退,如常上學.中午本來約了Helen Ho,但因妻Wendy有事,我要湊趙家苗,跟Helen約會改在十日她從馬來西亞回來後.

下午,把一份update了的CV 給了港大同事Kiki,看到CV上的資料,覺得跟自己有些疏離,把人生濃縮成CV,當下會想這人是誰?當然也不要想得太牛角尖.

四點,帶趙家苗去海粟畫苑學畫畫,期間,我到港大.晚上,去灣仔練如意氣功.

昨日,Colee來電說,飛雁洞http://www.feingantung.com劉松飛主持為我在龍虎山向祖師求法醫病護身,卜杯結果祖師未肯,Colee推測說是祖師仍要考驗我,要我先多行善,聽罷心有戚戚然,仙佛不肯加持,可大可小,又是考驗個人定力的時候.

當然,貪法也是貪,就算得所謂仙佛加持,那又怎樣?最後,可能仍是阿孔(慶玲)常說那句:最後能幫到你自己的,是你自己.

當然,善事繼續做,所做目的也不是要跟仙佛交換什麼,做善事只為了活得開開心心,更也不只是為了積福消業,無為的善事並不易為,但這是一種修行.修行這兩字很奧妙,當你一想這是修行的時候,什麼艱難也變得輕鬆.

六歲讀小一的女兒趙家苗說,在學校祈禱,有為生病沒有上學的同學祈禱,也有為我祈禱,希望我及早健康.聽了,我感動到想流淚.


| 17-Nov-05, 2:08 PM | Diary | (527 Reads)

早兩天在瑪麗醫院,沒有電腦可用,故沒有日誌.

今早早上,在家,有點寒意,遲來的冬天,終於來了.對露台外的陽光沒有驚喜.

個人網誌收到不少朋友慰問,非常感謝,稍後會逐一回答.我只告訴了二十人這個網誌.其他朋友如何得知,我有點好奇.

今早清晨發夢,夢見很多曱甴由下體走出,便去浴缸洗澡,曱甴便給水沖走.我本來很怕曱甴,但夢中並無恐怖感.

今早,讀地藏經(第二十四遍)與持咒功課至中午,本來想回港大,但途中妻子Wendy來電說聖士提反小學來電說女兒趙家苗發燒,便轉去小學接趙家苗早退回家,下午帶她去看醫生.

兩點四十分,是東區醫院兒科顧問醫生的同學余則文來電,提議我去做全身檢查,我說過兩天安排.

其他活動補記:

Club O靜心講座:

昨晚離開瑪麗醫院後,七點趕到九龍黑布街Club O主持一個靜心聚會,結果變了講座,有二十人,有些像Helen和張耀霖,都是認識的.談病,其實是個悶題目,就算講笑話,也只能是黑色幽默,有二十人來,已是意外.關於講座的內容,稍後可到Club O的網址http://www.club-o.org/上聽.

昨晚其實很累,沒有氣,不覺輸了血,精神外貎總會亮一點.有聽眾嫌我講得負面了一點,我想我己盡了最大努力去搞多一點娛樂性.不過我又想,在這個階段,我毋須要討好所有人.

還是這兩句話:有話要直說,有好事要立刻去做.

在瑪麗醫院的兩天:

星期二早上十一點,去卑路乍街一茶餐廳吃了一碗米粉後,竟仍覺肚餓,再去荷蘭街吃了一碗素餃麵,然後去瑪麗.入院手續一如過往,今次當席的護士是陳樹亮與郭德娜,尤以後者對病人非常體貼,很高興又見到他們.

星期一騟血報告是血色素(HB)7.9.下午三點開始輸血,共輸兩包,每包平均約需四小時,最後於凌晨輸完,今次一切都算順利.應感謝捐血給我的無名人士.

傍晚托劉志賢買生日蛋糕,送給今天生日的Wendy,我在醫院無法回家分享.劉志賢又送來"劉家飯",今天是一條煎魚.我胃口特別好,罕有地把飯餸吃光,之後還吃了一個雞尾包.磅重體重有133磅,比兩星期前重了五磅.

晚上睡覺尚可以,一宿無話.翌日無事,早上九點,驗血隊嫦姐來抽血.

中午傳道人Michael來探,帶來午餐,給我祈禱,我們談了一會,他剛從菲律賓回來,明天又要回菲.他說太太乳癌已痊癒,明年一月復職,但轉地勤.他照顧太太無微不至.

下午兩點,阿May來探,在病房門口談了一句鐘,後去吃下午茶.

今天每週西貢海放生活動,不能出席.據說海面大浪.

下午,驗血報告血色素是10.5,已有一年起碼沒有逹至這個數字.

四點半醫生巡房,我未趕及回房,但張文釗醫生放我出院,於是收拾行李.

這次入院,雖跟隔鄰床病友言笑晏晏,但並無特殊見聞,從略.


| 14-Nov-05, 3:27 PM | Diary | (714 Reads)

今天早上,心神有點恍惚,有種淡淡的哀愁,膀胱仍然有痛.

昨早,去觀塘飛雁洞http://www.feingantung.com,劉松飛主持送了我一疊道教書籍和藥師佛法水,晚上去上如意氣功的課,學了幾招加氣的技法.今早醒來,如常做完每天要做的"功課"--讀地藏經中卷,持咒和練拉氣的氣功.沒有時間把想做或要做的事情做完,還是沒有把生活安排得好一些.昨天沒有陪女兒趙家苗去主日學,心情有欠缺.

今早十點,出門去祥記茶餐廳吃了一個沒有味道的早餐,近日沒有吃肉的慾望,所以吃通粉便餘下火腿不吃.堅尼地城這一帶沒有一處餐廳的早餐像樣.

十一點,到瑪麗醫院覆診,距離上次出院是兩星期,愈近覆診的日子,愈是擔心貧血,總覺得愈來愈累.

上星期五去看Dr Rose,她說我狀態幾好,比初找她時進了很大的步,勸我凡事要心平氣和,但我的性格總是疑神疑鬼.氣功的老師剛說練功的竅門是四忘:忘記病情,忘記醫生的負面評語,忘記練功的進度,忘記自我.這陣子,我正努力去琢磨這些提議.

但到了醫院.又被"提醒"自己是病人,MO朱天儒醫生對我頗算客氣,沒有給我過多的壓力,說我的血色素是8.1(上次出院時是8.9),是否需要輸血是邊緣情況,但最後還是叫我明天早上入院,可能明晚便可回家,不然不知星期三能否出院.

去抽血,排隊的病人在咒罵抽血的醫生--是一名男Houseman,手法不好令病人受苦,又手腳慢,便想今次又可能像上星期五,另一位Houseman給我插了三針,但輪到我時,一切順利.

一點許,回到香港大學,吃了Starbucks一客冰凍的茄蛋三文治和Mocha咖啡Short.回來是想打一份update的個人履歷表給港大同事Kiki,但好事多磨,還是沒有做完.

四點鐘離開港大,回家去看女兒.晚上要去上水彩畫課,其實是陪人去,我十幾年前已懂得透明水彩的技法,我還是喜歡隆重感強的油畫.但有時再拿畫筆,自我感覺良好.

周兆祥兄來電邀約明晚去銅鑼灣試有機菜,吳思源先生來電邀約參加病人小組聚會,港大通識的Donna則來電,問有沒有興趣開講神秘主義的課程.有幾個新emails沒時間覆.


| 14-Nov-05, 2:50 PM | Diary | (728 Reads)

每天我都會登入網絡電郵,看看有什麼人給我來信,發現的大多是垃圾電郵,叫人無聊.今天收到網誌的宣傳電郵,稍覺有點新意,所以便登記了--雖然,知道自己未必有那麼多時間每天撰寫網誌,寫作總又需要一點精力與意志.

無論如何,還是開始了,有開始,便有結束,且看可以堅持多久.

這樣也好,我的朋友很關心我的近況,這裏或許可以給大家一個了解我如何爭扎求存的渠道.

日日是好日,一切都要心平氣和,便天下太平.

趙來發


| 14-Nov-05, 2:34 PM | Diary | (665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